SCP-CN-1914
评分: +31+x

jiaotang1.jpg

SCP-CN-1914之上的教堂局部。


项目编号:SCP-CN-191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1914的不可移动性质,项目已被就地收容。封锁以SCP-CN-1914为中心半径1000m的区域,禁止任何未授权个人进入该区域。

仅在获得至少2名三级权限人员的预先批准后,方可进行与SCP-CN-1914相关的实验,且进入SCP-CN-1914的人员不可超过1名。

描述:SCP-CN-1914位于西西伯利亚███附近,为一处哥特风格废弃基督教堂的地下区域。其地面建筑不存在异常性质,但为防止意外情况,并未对教堂地面建筑进行拆除。

SCP-CN-1914的入口位于教堂大厅右侧告解室内。SCP-CN-1914由多条地下通道构成,通道由普通花岗岩砌成。异常性质未被激活时,可确定SCP-CN-1914的整体面积在300㎡左右,单条地下通道的高度为2m,宽度为2m;异常性质被激活时,SCP-CN-1914的面积难以确定。

在SCP-CN-1914的一处墙壁上,刻有一段俄文,中文含义为:

他们背弃了我,也背弃了荣耀。


经检测,雕刻此段文字的工具疑为人类手骨。

当2名及以上人类个体进入SCP-CN-1914时,SCP-CN-1914将出现异常性质。在30分钟内,人类个体彼此之间会产生强烈的不信任感与疏离感,该情绪变化持续一段时间后,SCP-CN-1914内部将出现人形异常个体(SCP-CN-1914-A)与非人形异常个体(SCP-CN-1914-B)1,同时SCP-CN-1914的建筑构造将出现无规律变化,身处其中的人员无法按原路返回。

SCP-CN-1914-A与SCP-CN-1914-B对身处SCP-CN-1914内部的人类个体存在强烈的敌对情绪2,并会对该区域的人类采取伤害行为。根据统计,目前2个异常个体已造成3名D级人员与3名外勤人员死亡。

附录:
███年6月,一组6人探险队在███附近失踪。同年7月,Site-CN-██对该区域展开调查,发现SCP-CN-1914。对其进行三次探索后,确认SCP-CN-1914具备异常性质,将其收容。

以下文件为探索Ⅰ–Ⅲ的文字本,以及探索Ⅳ过程中发现的手写笔记译本。


文件:CN-1914-探索Ⅰ记录
文本记录


[记录开始]

D-5074是1名30岁的亚裔男性。探索过程中,D-5074配备一台75瓦且能保持24小时照明的探照灯;一个手持摄录一体机,录像画面传输至身处教堂外的指挥官处;一个与指挥官保持联系的通话耳机。

莫斯科时间上午7:00,D-5074穿过教堂前方广场,进入教堂大厅。


D-5074:我穿过了教堂广场,这里长了很多杂草。

指挥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吗?

D-5074:暂时没有。

指挥官:好的,请继续。


持续3分钟的行走。


D-5074:我进入了教堂大厅,这里很大,我想至少有100㎡的样子。

指挥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吗?

D-5074:没有。


该教堂内部和普通教堂没有区别,两侧排布桌椅,墙壁与天花板装饰有烛灯、浮雕和彩窗玻璃,前方右侧有告解室。


指挥官:请进入告解室。

D-5074:(进入告解室)这里很小,很昏暗。哦!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地下室入口的洞,直径1m左右。

指挥官:请进入入口。


D-5074把灯照向告解室地面的入口,可以看到有一段向下的阶梯。D-5074下行1分钟,抵达教堂地下区域,一条通道向前延伸。


指挥官:请沿通道向前。

D-5074: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通道很窄,让我感到不适。

指挥官:探索完毕之后。请听指挥。


该教堂地下区域的通道排布较为复杂,有多条岔道,D-5074用60分钟左右探索完毕,大致确认地下区域面积在300㎡左右,没有发现异常现象。

在地下通道的一处墙壁上,D-5074发现刻有一段俄文,其含义为:“他们背弃了我,也背弃了荣耀。”

莫斯科时间上午8:35,D-5074归队,无异常反应。

[记录结束]


文件:CN-1914-探索Ⅱ记录
文本记录


[记录开始]

此次探索派遣3名D级人员,分别为D-5075(男,30岁俄罗斯人)、D-5076(男,32岁俄罗斯人)和D-5077(男,35岁俄罗斯人)。D-5075配备一台75瓦且能保持24小时照明的探照灯;一个手持摄录一体机,录像画面传输至身处教堂外的指挥官处;一个与指挥官保持联系的通话耳机。 其余人员配备与D-5075相同规格的探照灯。

莫斯科时间上午7:00,三名D级人员进入教堂。7:20,三人将教堂地面区域探索完毕,一切正常。


D-5075:长官,我们准备进入地下区域了。

指挥官:你到队伍前面进行摄录,可以与其他人员进行适当交流。

D-5075:让我走最前面?我不想第一个死。

指挥官:到队伍前方进行摄录,这是一次警告。

D-5075:好好好,明白。


三名D级人员进入地下区域,并开始探索。10分钟之后,能够明显察觉D-5075步速加快。


指挥官:没有下达加快速度的命令,请放缓前行速度,注意与其他人员的距离。

D-5075:(无回应)

指挥官:请立即回应。

D-5075:我在,长官。

指挥官:报告你与其他人员的距离。

D-5075:很远了,看不到了。

指挥官:立即与其他人员汇合,并继续探索。

D-5075: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指挥官:立即汇合,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D-5075:(无回应)


3秒后,耳机里传来墙体破碎声与D-5075的尖叫。录像画面捕捉到一个黑影,随后录像画面呈现黑色,无法确定损毁对象是探照灯亦或摄录机,或两者皆有。再5秒后,视频与音频信号中断,再未重新连接。

[记录结束]


文件:CN-1914-探索Ⅲ记录
文本记录


[记录开始]

此次探索派遣3名外勤特工,分别为特工-1914-01(男,35岁俄罗斯人)、特工-1914-02(女,31岁俄罗斯人)和特工-1914-03(男,22岁俄罗斯人)。三名特工皆配备一台75瓦且能保持24小时照明的探照灯;一个与指挥官保持联系的通话耳机,指挥官优先与特工-1914-01进行通话。特工-1914-01配备一个手持摄录一体机,录像画面传输至身处教堂外的指挥官处。此外,三名特工配备有闪光弹与手枪。

莫斯科时间上午7:00,三名外勤特工进入教堂。7:15,三人将教堂地面区域探索完毕,一切正常,准备进入地下区域。


指挥官:之前D-5075的行为无法确定是异常影响还是主动行为。尽量寻找三名D级人员的踪迹,如遇到突发情况,优先撤离。

特工-1914-01:明白。


15分钟后,特工抵达地下通道尽头,并发现墙壁上的刻文。


特工-1914-01:这些文字不像是用锐器雕刻成的。我收集一些文字附近的墙灰,看能不能在实验室里观察到有价值的东西。

指挥官:可以。目前是否有值得注意的事物?

特工-1914-01:(短暂的沉默)(压低声音)确实有值得注意的事,这令我不得不做一些决定。

指挥官:什么事?

特工-1914-01:(压低声音)我身后的两名队员,我觉得他们并不值得信任,我需要摆脱他们。

指挥官:我需要提醒你,他们是你的队友。

特工-1914-01:(压低声音)是的,但我仍然觉得他们不可信任。

指挥官:你与02共事多久了?

特工-1914-01:(压低声音)十年以上。但是,头儿,时间长度并不能决定一切。我会尽快摆脱他们,并向你报告此事。

指挥官:(短暂的沉默)我无法确定你现在是否正常。

特工-1914-01:相信我,头儿,我现在是正常的。


指挥官暂时切断与特工-1914-01的耳机通话,并接通特工-1914-02的耳机通话。


指挥官:报告队伍状况。

特工-1914-02:我们抵达了地下通道尽头,正在计划返回,但是地下通道似乎发生了改变,我们可能无法原路返回。另外,我正在尝试摆脱另外两名队员,他们明显存在异常。

指挥官:详细说明情况。

特工-1914-02:我会在归队之后向你报告的…… (耳机中突然出现巨大的破碎声,并伴随有特工-1914-02的喊叫。录像画面中断。)

指挥官:立即报告状况。

特工-1914-02:(声音急促)遇袭!发现非人形异常个体,它突破地下通道墙壁,并击杀了01!手枪无法威胁到它!我准备撤离!

指挥官:同意撤离。你的队员呢?

特工-1914-02:(愤怒)你没有听我之前说的吗?他们都存在异常!我必须远离他们,我只能一个人进行撤离!该死,通道构造发生了变化,我需要重新寻找出口!

指挥官:我认为03并不存在异常,你需要和你的队员一起撤离。

特工-1914-02:拒绝接受命令。异常个体正在追逐我和03,03在我身后……我必须摆脱03,我必须归队,我需要作出决定。

指挥官:再次命令,与03汇合,一起撤离。

特工-1914-02:拒绝!(枪声)

指挥官:你开枪了?

特工-1914-02:我击中了03的腿部,这样他会拖延异常个体一些时间,我已经找到出口,准备归队!

指挥官:(短暂的沉默)你在背叛你的同伴。

特工-1914-02:不是背叛。归队之后,我会向你进行报告……(尖叫)该死!又一个!人形异
常……长枪!(尖叫)

指挥官:什么状况?请回应!

特工-1914-02:(无回应,耳机信号中断)


指挥官尝试接通特工-1914-03的耳机通话,无法接通。

[记录结束]


文件:CN-1914-异常信息记录
文本记录


探索Ⅰ-Ⅲ后,指挥官再度指派一名特工进入地下甬道。本次探索与探索Ⅰ一样,没有遭遇异常现象。在探索过程中,特工于甬道墙壁内找出一本笔记,内容如下:


三月三

我从小便没有记笔记的习惯,但席卷欧洲的黑死病已蔓延到我的城市,人们一个接一个被感染,死的人越来越多,到处都透着绝望和死亡的气息。我想将之后我的所作所为记录下来。

疫情不断蔓延,教会也作出回应,他们决定将城市外一处教堂旧址作为隔离区,并派人将患者送去隔离,以让上帝的光辉治愈他们。

主教大人从教会骑士团里选出五位见习骑士来执行遣送任务,并承诺完成这个任务后便会向国王进言,授予这些人真正的骑士称号。

而我就是这五人的其中之一。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黑死病如同恶魔,所到之处皆是死亡,或许我们根本撑不到受封骑士的时候。但我最终还是决定执行这个任务,履行骑士的誓言,永不背离自己的家园。

主教给了我们五套用圣水浸泡过的铠甲,我们穿着它们,骑着马,领着或是病入膏肓、或是刚刚患病的人们走向那栋安静的建筑。


三月四

天气冷得不像话。第一批病人已经被送到旧址。

虽然是旧址,但仍然算是宏伟,墙壁很高,没人可以翻越,所以我们只需要守着大门即可。

透着大门铁质栏杆的缝隙,我能看到里面影影绰绰的人,他们东倒西歪,就像是被大火烧过的森林一样。我很渴望上帝的光辉能治愈这可怕的疾病,让这些人得以健康地回到自己家,也让我得以顺利受封为骑士。


三月六

是他们的信仰不够虔诚吗?

已经开始出现死人了。里面的人跟我说,让我们把这些死尸带走,带到远处烧掉。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幸好科罗尔替我说对那些人说,死人没什么好怕的。

没错,我早该想到,死人没什么可怕的,以后在战场上,我会见识到更多的死人。


三月十一

越来越可怕了。

近些日子以来,我向上帝祈祷的次数越来越多,但作用甚微。

城市里仍在出现病人,我们不断地在旧址与城市间奔走。

我察觉到令我不悦的事,无论是居民,还是主教大人,都不愿意与我有碰面。主教大人难道不相信圣水浸泡的铠甲吗?

除此之外,还有更令我担忧的事情。旧址里死的人越来越多,那种死亡的速度让人无比心慌。而且里面的人常常聚集在大门口,有骂我们的,有求我们的,黑压压一片,跟老鼠们一样恶心。

我打算明天跟科罗尔商量一件事。


三月十二

万幸大家与我想的一样,那些每天都聚集在门口的人们实在太可怕了,我们决定把这些人赶到地下室去。起初他们很不配合,我们就用长枪驱赶他们,过程中也杀了几个人。

他们病得要死,没什么反抗的力气,我们不算很艰难地将他们尽数赶入地下室。

等过几天,我们再把旧址里的尸体都烧了。不过不是今天,今天有点累了。


三月十三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还能回去吗?我该怎么办!该死!该死!那帮该死的家伙!居然扔下我跑了!

上帝会惩罚他们的!

现在跑有什么用!我们已经做了这么多了,等到明天,我去见主教大人,让他换一批人来接替我的任务,我要去见见父亲母亲,好久没见他们了。

我觉得我应该有资格受封骑士,我忠诚,我勇敢。


三月十四

他们拒绝我进城,我没见到父亲母亲,主教也不见我,我有圣水浸泡过的铠甲,我不知道他们在怕我什么。

上帝,救救我吧,救救我。


三月十五

上帝,你知道我现在在哪吗?我在旧址的地下室,这里原来这么黑,这么冷,都是死人,没几个活人。

这里太臭了,我吐了好几次。

我又被阻止进城,我想进城,我想逃离这一切,可他们居然把我和我的马赶进这里来。

我有圣水浸泡过的铠甲。上帝,耶稣,等我出去之后,我要把背弃我的人,背弃骑士荣耀的人杀死,我觉得这也是你们希望看到的。


三月十六

他们吃掉了我的马。

他们背弃了我,也背弃了荣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