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17
评分: +3+x
pen-4392471_960_720.jpg

SCP-CN-1917无效化之前的图片

项目编号:SCP-CN-1917

项目等级: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17被收容于一间标准收容室中。SCP-CN-1917被放置于收容室中央的透明罩1中。禁止Dr.Ye以任何形式接触SCP-CN-1917。 该项目无效化的后七天内,Dr.Ye被限制于隔离间中,禁止任何成员与Dr.Ye接触。

描述:SCP-CN-1917是一支鸽类生物的尾羽,外观为紫色。于2020年四月十八日由Dr.Ye携带进入Site-CN-10,因检测出休谟指数异常,站点人员将其收容。除Dr.Ye之外所有以任意形式接触SCP-CN-1917的站点人员均表现为不同程度的焦虑症状,有部分人员出现轻度的酒精依赖以及抑郁症。70%的接触者自称在接触该项目后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幻视。据描述,该幻视一般与接触者内心压力源有关,实验记录见附录。2




SCP-CN-1917的无效化发生于2020年五月一日的一次收容失效后13小时。收容失效后于Dr.Ye个人通讯设备中发现其私人日志,经确认与SCP-CN-1917及其异常性质有关,收录如下。


SCP-CN-1917的异常性质由Dr.Ye进行完全阐释和说明后,介于项目已无效化,根据已有实验记录可基本证实Dr.Ye的理论,描述更新如下。


附录:


“我可不记得我‘伟大的老板’会在这个时候来视察工作,”酒保盐先生放下已经可以映照出整个酒吧的玻璃杯,“香槟先生,您一向都是无事不登门,这次又是…”
“又是…又是来给你这个不争气的擦屁股。”香槟先生用食指和大拇指反复地揉搓着两边的太阳穴,“我说…你啊,给人解决问题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下方式…你还记得刚才那个客人么?”
“我的职业道德让我可以记住每一个客人,我的‘老板’,我当然记得他,姚童,一个虚无的空壳,需要一个鲜活的灵魂,所以我给他调了一杯“生活”,我从来没有调成功过这种酒,他还是蛮幸运的…”
“幸运!你把这叫做…幸运!现在他对自己的认知是‘Dr.Ye,25岁,基金会最有前途的青年研究员’…”
“这不是很好么?他来的时候刚被基金会拒绝,我帮他获得了生活的动力之后,你看,凭他的能力是可以选上的嘛。”
香槟先生用双手捂住脸,从指缝中露出的眼睛,露出一丝无力:“你给他塑造了一个全新的人格你懂么,这个人格没有过去,自然也不会有未来…虽然过去可能很不齿很罪恶很无趣,但过去是我们能在世界上立足的根本,逃避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跟你说多了你也不懂,这次我帮你解决了,下次别再乱解决问题。”
酒保露出了一丝迷茫:“可是,虽然他是个空壳,但是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痛苦…”
“对,每个人都会痛苦,但是每个人都要面对,酒吧可以为逃避者自我狂欢,但是对于他,我想给他选择继续生活的权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