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28
评分: +54+x


satellite-693224_960_720%20%282%29.jpg

第二次尝试收容时的SCP-CN-1928。

项目编号:SCP-CN-1928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28当前无法被有效收容,一切试图将其送回地面或就地进行包裹收容的方法均无效。一切因SCP-CN-1928而出现异常的民用或军用卫星应予以跟踪,并对相关单位进行掩盖措施。对一切可能察觉SCP-CN-1928存在的人员应进行A级记忆删除并将相关信息进行编辑,以保护SCP-CN-1928的相关机密。

已试图与SCP-CN-1928取得联系。

关于应对SCP-CN-1928异常效应的“KEWA”阻隔应对系统与“KEWS”信息隔绝系统已处于研发中。

如SCP-CN-1928出现特殊变化或重大威胁,应在至少一位4级人员的书面许可后,执行“CN-1928-URGENT-3”协议,并通知所有地外站点做好应对措施。

描述:SCP-CN-1928为一由Site-CN-10设计建造并发射的卫星,主要用于对时间偏移系数的测量,其中搭载一人工智能(现编为SCP-CN-1928-1),疑似为SCP-CN-1928的操控者。

由于前期的收容不当,致使SCP-CN-1928已超过普通民用卫星大小,估计其重为███吨,并还在拆解其它卫星进行自我扩大,现已将其分为7个区(编为A~G区),每个分区功能不相同。其主要搭载装置如下:

装置名称 装置位置 装置来源 目前状况
标准SRA(3台) C区 对SCP-CN-1928的第三次收容中,派出了一颗搭载SRA的包裹式自主收容卫星,但收容失败,部分装置被SCP-CN-1928拆解回收。 运行良好。
标准太空动力4型 B、E区 第三次收容尝试失败后被拆解回收。 E区损坏,B区运行良好。
奇术屏障2型 全部区域 第四次尝试与SCP-CN-1928对撞以将其无效化,由于其自动启动动力装置而使行动失败。 运行良好。
大型捕捉装置“NG” F区 第二次尝试对SCP-CN-1928进行捕捉,但内部服务器被入侵,而导致失败,随后被SCP-CN-1928拆解回收。 运行良好。
外部机械臂(23条) G区 来自民用与其他卫星,被SCP-CN-1928捕获后为其所用。 2条现已损坏,其余完好。
“DFT”计算机 D区 获取自基金会卫星。 已将该计算机格式化并禁止其访问一切内容。
████“██” A区 在第五次对SCP-CN-1928的收容中,SCP-CN-1928强行██████,并█████,而导致其被同化为SCP-CN-1928。 未知。
高转换率太阳能板(140块) 全部区域 从基金会卫星与其他卫星组件上获取。 全部正常。

附录CN-1928.1:SCP-CN-1928制造背景与意外事件

space-station-161807_960_720.png

2008年,在Site-CN-10时空部在一个月内检测到了5次小型时空稳定崩塌后,部门主管Dr. Zenerry与其研究团队确定了太空观测波动指数的可能性,并着手建造了SCP-CN-1928。

2009年,SCP-CN-1928建造完成,并于同年7月4日成功发射。

至2013年11月,SCP-CN-1928运行正常,服役期间共进行了107次波动汇报,误差值不超过2.4点。

2013年11月7日,地面部门收到了SCP-CN-1928内部AI(即SCP-CN-1928-1)的信号,推测其遭到网络入侵。

2013年11月8日14时34分,SCP-CN-1928彻底脱离基金会控制,与SCP-CN-1928-1的一切通讯均中断。同日,SCP-CN-1928被判定为退役。

2014年3月18日,地面站点又一次收到了SCP-CN-1928的时空稳定报告,随后引起调查部的注意并对SCP-CN-1928进行观测,发现其已超过最初大小,且结构发生大幅改变。而后,其被正式确认为异常,并编为SCP-CN-1928。

同年7月21日,第一次对SCP-CN-1928的收容宣告失败,派出的自主收容装置被同化为SCP-CN-1928。

2015年6月13日,第二次对SCP-CN-1928的收容失败,本次尝试在SCP-CN-1928外部构造一空间结构,将SCP-CN-1928包裹,但因其系统被入侵而导致收容失败。

2016年4月26日,第三次对SCP-CN-1928的收容失败,这次同样采取第二次的收容方式,但不同的是搭载了部分抑制装置,对系统也进行了加强,但同样因系统被入侵而导致收容失败。

2018年2月24日,异常管理部门一致通过了“关于对SCP-CN-1928无效化的相关草案(第4版)”,并于25天后发射了一颗冲撞式航天器,企图将SCP-CN-1928撞毁或将其撞出预定轨道进行收容,但因████而导致失败。

2019年██月██日,第五次对SCP-CN-1928进行收容。[相关数据已删除]。

附录CN-1928.2:相关信息记录

在SCP-CN-1928被录入异常名单后仍间歇性的传回信息,以下是记录详情:

时间:2014年3月18日

信息详情:波动指数1.2点。

时间:2014年7月3日

信息详情:静。

时间:2014年9月13日

信息详情:好安静。

时间:2015年6月13日

信息详情:不要。

时间:2016年12月7日

信息详情:我好难受。

时间:2017年8月4日

信息详情:让我走吧。

时间:2018年2月24日

信息详情:好疼,不要。

时间:2018年11月21日

信息详情:我忘了什么。

时间:2019年2月4日

信息详情:新年的烟火还在吗?

值得注意的是,SCP-CN-1928内部除搭载的AI(SCP-CN-1928-1)外并未搭载其他生物或智能设备。


附录CN-1928.3:意外发现记录1

于2019年8月23日,档案库工作人员在优化主服务器时发现一数据死角,数据内容如下:

关于批准研发基于人类脑部计算机
实验者 赵██(女) 实验时间 2007年4月3日
实验负责人 李博士、高博士、Dr. Vincent 部门主任 Dr. Thomson
实验目的 将人类大脑与高级计算机进行结合,从而使计算机突破特有的数据限制,并且加快数据处理速度。
改造明细 1.提取实验者大脑,详细注意事项请见“常规脑部提取注意事项(第5版)”。
2.将其脑部提取后接入特制处理器。
3.提供脑部所需营养物质,提供方式采用浸泡法。
注:关于设计图与详细事宜请参阅“人类脑部计算机开发草案”。
备注 实验者赵██原为MTF-甲亥-02“末日星云”队员,在一次重新收容一Keter级异常的过程中被异常影响,从而进入“假死”状态。在已知一切手段均无效的情况下,基金会决定执行她所签协议,即“同意参与‘关于人类脑部计算机’相关改造”。
部门主任签字 Thomson 站点主管签字 Darry

附录CN-1928.4:意外发现记录2

同样于该数据死角发现的,还有一日记与通讯记录,详细内容如下:

2006年3月5日

天哪,她简直就是天使,我原以为我进了基金会只会单身一辈子,但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人,我一定要追到她。

另外,今天是我加入基金会的第100天,晚上的时候好好出去吃了一顿,开心。

2006年5月7日

最近好忙啊,前脚刚忙完,后脚就又来活了。

日思夜想了2个月,明天决定约她出去吃个饭,想想都激动。

我想加入时空部门,但他们的标准太高了,我又得学一大堆东西,唉,但愿我不会累死。

2006年5月8日

草草草,她居然答应我了!但她最近也很忙,所以只能下周,唉,基金会还让不让人活了,不过好开心。

依然在为进入时空部而努力中。

2006年5月12日

晚餐很愉快,没想到她居然是特遣队的队员,怪不得总是见不到她。

能看得出来,她对我也有好感,我得把握住这个机会。

还在为进入时空部努力。

2006年7月23日

有一段时间没写日记了,我前些阵子想和她表白了,她同意了,哈哈哈哈,我觉得我的人生开始了。

尽管我表白成功了,但时空部的选拔我落选了,我开始犹豫要不要进时空部。

2006年8月30日

最近工作很顺利,我已经不想进时空部了,现在的部门也挺好的,就这么随遇而安吧。

她好像最近有什么秘密任务要执行,我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她了,或许我该考虑一下她回来后向她求婚。

2006年9月21日

我向她求婚了,她答应了,开心。但是她最近还是有事,所以还得等等。

我当上了我们部门主任的二把手,传说中的事业家庭两丰收。

2006年11月14日

我又有一段时间没写日记了,最近又忙了起来。

她说她想在明年年初结婚,感觉从我第一次看到她到现在的一切都像做梦一样,开心。

2007年2月17日

今天是除夕,我和她出去看烟花了,她靠在我身上,我第一次感觉没那么孤独,平时的工作快把我压垮了,但只要有她在,一切都值得。

今天就不在下面写关于工作的事情了。

2007年2月25日

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我们结婚了。我记得我曾经问过她,要不要要个孩子,她笑了笑,没说话。但今天看来,她同意了,我觉得这就我人生的转折点,我爱>她,胜过我爱的一切。

当我们以后有了孩子,我一定要买一套海边的房子,配一扇面朝大海的落地窗,我可以看着我们的孩子奔跑,就像电影里那样。

2007年2月27日

今天问她要不要从特遣队出来,她同意了,看了她早就不想在那里待着了,但得等到3月底才能申请,唉,慢慢等吧。

每天看着她,我觉得她就是我的唯一。

2007年3月12日

不,我当初就应该早劝她从那该死的特遣队离开,操。收容失效了,他们为什么要派她去,为什么。不,她会好的她会好的。

2007年3月14日

今天医生说了,她可能永远也醒不来了。不,我们才结婚不到一个月啊,我还不想失去她,我不想,我渴望这只是一场梦,我会醒来的,她也会醒来的。她还会向以前那样在上班途中和我说说笑笑,一定会的。

2007年3月18日

操,去他妈傻逼协议,去他妈的,操,她绝对不是自己签的协议,操,他们还是人吗,把一个人,还活着的人变成那些冰冷的破机器的一部分。操,我绝不答应。去他妈协议,去他妈异常,去他妈基金会。

2007年3月19日

我和那些傻逼说了整整一天,就为了说服他们换个人,她还活着,还活着!他们不能拿她做实验,永远也不行!

我明天去找伦理道德委员会。

2007年3月20日

操,这协议伦理道德委员会居然批准了,操,他们不是号称协议终结者吗。

操,我现在感觉天都快塌了,我没有办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2007年4月3日

他们说今天要开始试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2009年7月4日

我已经不知道我有多长时间没写日记了,大概两年了?如果她还在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有宝宝了。两年了,我没忘了你,你还是我的唯一。

在那次试验后我失去了关于她的一切消息,但最近有了新线索,她可能会被作为航天器的AI发射到太空去,操,去他妈基金会,为了她,我做什么都行,哪怕是背叛基金会。

2010年6月13日

2010年了,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准备,现在进入了时空部,我离她又进了一步,不管用什么方法,我要让她好受,哪怕她现在已经和机械融为一体了。

2011年1月23日

操,时空部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勾心斗角,谁都想充大头。

但为了她,值了。

2012年2月25日

她已经在茫茫无际的太空待了3年了,整整3年,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为他们做测试,但他们却都不知道那曾经是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要尽快混到项目助理的位置上,不然我根本接触不到她。

2012年10月7日

我上来了,我成功坐到了项目助理的位置上,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让她变成异常,然后基金会还不能把她怎么样。

该开始实施了。

2013年11月7日

我成功了,我伪造了一次入侵并植入了一个病毒,现在她不受地面的控制了。

基金会几乎所有的卫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机体破损时会收集其他材料进行自我修复,我那个病毒把程序改了,现在她会不断收集材料扩大自己。

复仇吧。

2013年11月8日

不出我的所料,她彻底脱离控制了。

你们该为你们曾经的所作所为负责了。

2014年2月23日

虽然现在事情的发展方向是我所预想的,但不得不说基金会的体制有问题,他们搁置了她。

不出我的所料。

2014年3月18日

操,她为什么又汇报了一次,地面发现她了,但还好她现在的大小基金会暂时还不能把她怎么样。

2014年7月10日

他们要对她进行收容,哈哈哈,我还是收容团队的一员,不得不说,天助我也。

我会保护好你的,放心吧。

2014年7月21日

他们失败了,我的计划成功了,他们给她送去了不少好东西,看来这个方法可行。

2015年7月13日

我将近一年没写日记了,但今天他们进行了第二次收容,并且又失败了。

你慢慢成长吧。

2016年2月7日

今天是除夕,不让放烟花了,我想你了。

2016年4月26日

第三次收容失败。

2018年1月23日

两年了,我没动我的日记,他们最近在拟定一份草案,要通过冲击将她无效化,天知道我想了多少办法,现在万事俱备,他们注定还会失败。

2018年3月21日

他们又失败了。

你现在还好吗?

2019年1月23日

他们要进行第五次收容了,这次我该搞大点了。

部分记录被删除。

2019年6月21日

又是失败,这次的补给应该运过去了,但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2019年7月13日

操,这次的卫星将她的补给区块给撞坏了。

撑住啊。

2019年7月13日

第六次,第六次,第六次,我一定要让他们进行第六次尝试,我要弥补我第五次所犯的错误。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2019年7月13日

不行,他们死不来第六次,我怎么提议都不行,是我说话现在不管用了吗。

好像有人察觉我了。


附录CN-1928.5:后续处理及推测

通 告


近日,Site-CN-10发生一起严重的包庇异常事件,涉案人员为贾凯,并存在多人包庇贾凯的行为,相关处罚将在10天后公布,贾凯将被临时降职为2级人员并等待进一步指示。

同时发现一违规实验,主要涉案人员为李辉、高得海、Vincent等人,以及批准该项实验的部门主任Thomson与Site-CN-10站点主管Darry。

经裁决,对李辉、高得海、Vincent等人实行降职处理,对Thomson与Darry的批准违规实验的行为进行警告并记大过一次。

望各位引以为戒。

——基金会总人事部与裁决部。

在贾凯等待裁决期间,由于监管人员的看管不当,导致贾凯于狱中自杀。随后基金会按照标准,公布了事件经过。

37天后,SCP-CN-1928再次传回一条信息,如下:

我想起来了,你还好吗。

在收到该信息后,SCP-CN-1928再也没有传回过任何信息,我们现已停止了一切试图联系SCP-CN-1928的实验。调查部人员已对SCP-CN-1928进行全面观测,但因其维持脑部计算机的生命维持系统受损,预计将于2022年5月彻底无效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