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44
评分: +31+x

通知 - 请不要擅自调取其中音频文件


以下文件中的音频存在一定认知危害,未接种认知危害疫苗者严禁聆听,此外,由于认知危害疫苗只可以阻隔一部分危害,故全音频没有放出,如果需要使用该音频用于研究上,则需要至少三名或三名以上的三级人员批准后,向SCP-CN-1944该项目总负责人提交申请。
whole%20rest

SCP-CN-1944-1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44现收容在Site-CN-16中。在非实验情况下,需要将SCP-CN-1944-1与SCP-CN-1944-2分开收容。二者都需要被收容在同样标准的安全物品收容室中。实验要在3级人员批准下并在10mX10mX10m的隔音室内进行,实验记录人员需要在试验场所至少距离10米的场地通过无线设备进行对受试者的命令与实验的记录。

由于“出画”仍然进行,故需要配备至少三名武装安保人员看守,以防收容失效。

描述:SCP-CN-1944是PoI-141125创作的艺术品的总称。“PoI-141125”是一名生于19██年名为孟███的艺术家,未发现其与其他异常组织有关联,现处于无梦睡眠状态,目前PoI-141125已被基金会回收,确保维持其生理机能。等待“跨越睡梦之墙”事件发生,用于SCP-CN-1944的研究。

SCP-CN-1944-1是一幅长2m,宽1.1m左右的油画。对其进行耐光力,吸油量,可塑性等方面进行了相关测试,已确定该绘画颜料与普通颜料相同。已经确定了的自然颜料来源有:白色虞美人,曼陀罗华,六月菊,蓝蔷薇等。鉴于其中一部分并不适合作于颜料,相关研究正在进行。画中的女子标记为SCP-CN-1944-1-1

SCP-CN-1944-1目前已知存在两个阶段,分别是:

  • “出画”:可观察到画中植物,生物,河流向画外扩散的情况,并确定该生物或物质的构成符合自然定律。如果将画取下,已经出画的实体则会成为颜料。目前已经扩散到画外的有:
  • 3平方米的草地,其上植物全部不存在于已知的植物种类,目前对其的科、属、种的分类仍在进行。
  • 长7米,平均宽度约为2米的的一条河流,水环境质量检测为II级,已批准用于Site-CN-16C区瑞亚级生态自循环系统,部分导入到下水管道中。
  • 一株榕树,无异常性质。
  • 一只大杜鹃,存在自我意识。
  • SCP-CN-1944-1-1的右手,无生命体征。
  • “跨越睡梦之墙”:SCP-CN-1944-1-1完全进入至画外。推测受到SCP-CN-1944-1异常影响的人员在“跨越睡梦之墙”发生之后异常解除。

SCP-CN-1944-1目前仍在“出画”阶段,推测于14 Aug 2020 06:21结束,进入“跨越睡梦之墙”阶段。

SCP-CN-1944-2是一页用黑色墨水在信纸上写出的乐谱。Site-CN-16站点内部分对乐理知识有一定了解的人员表示该乐谱结构不常见或怪异。SCP-CN-1944-2的异常性质表现在其内容被任何乐器在SCP-CN-1944-1的附近1弹奏出来,其乐曲具有加速SCP-CN-1944-1的“出画”速度的能力,按照推测出的全曲时长以及加速后的速度,全曲结束时,“跨越睡梦之墙”也同时结束。已知SCP-CN-1944-2存在一定精神影响,其会使弹奏者逐渐进入无梦睡眠状态。完全进入睡眠时,乐曲只进行了一半。目前尚未找到唤醒的方式。

附录I:最初回收SCP-CN-1944-1时,在其画框后发现了SCP-CN-1944-2与一封手稿,确认为孟███进入无梦睡眠前所写。部分相关内容摘录如下:

我不知道遇到你是不是一个错误,但是我在你那里看到了真真正正的,从我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出现过的爱。我真的遇到你非常开心,虽然我们每天的相遇只有短短一个夜晚。

但或许我们之间真的出现了些问题。

我为了让我们可以再次相见,画了那幅画作,但真的太慢了,太慢了,我看着河流从画框边缘溢出,鸟儿从我创造的那个世界飞出,但你何时才能提着你的裙子,让你那秀巧白嫩的小脚轻吻我为你擦得铮亮的地板上呢。

我那晚又去找你了,向你请教音乐方面的事,你的回答确实给了我很大帮助,你还跟我说你的音乐方面不怎么好,哈,说什么呢!你就是我的约翰克里斯朵夫。想想这首曲子,实在是精妙绝伦,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到的。

你不要嘲笑我的懦弱,我真的不知道这样做到底行不行。好吧,与一个纯种梦神相爱真的是蠢透了。

附录II:下面是部分实验记录,目的是测验SCP-CN-1944-2的异常性质,并尝试加速SCP-CN-1944-1-1的出画速度。全部实验记录请在Site-CN-16的资料库中调取。

Exp-CN-1944-A
受试人员:D-84320
实验过程:只让D-84320弹奏SCP-CN-1944-2中的前四分之一,随即让两名做好隔音的安保人员将D-84230从实验室中送出。
实验结果:D-84320表示出强烈的抗拒。后被暴力拖出。SCP-CN-1944-1“出画”速度微微加快,停止弹奏后加快时延伸出的部分迅速转变为油画颜料。

Exp-CN-1944-B
受试人员:D-84320
实验过程:要求D-84320弹完全曲
实验结果:D-84320在3分钟后进入睡眠状态。2“出画”速度加快,可观察到“跨越睡梦之墙”即将发生,停止弹奏后加快时延伸出的部分迅速转变为油画颜料,SCP-CN-1944-1-1再次融入画里。

Exp-CN-1944-C
受试人员:D-94620,D-94722
实验过程:要求D-94620弹奏全曲,当D-94620进入无梦睡眠后,命令D-94722继续弹奏全曲。
实验结果:D-94722表示无法继续弹奏,并宣称“没有后半部分,高潮就已经用休止符结束全曲了”。其余现象同Exp-CN-1944-B一致。

Exp-CN-1944-D
受试人员:基金会内部作曲软件
实验过程:使用基金会内部作曲软件将SCP-CN-1944-2的内容转换为乐曲。播放。
实验结果:无反应

附录III:SCP-CN-1944-2中的音频数据的一部分,请确保您已经看了上面的通知。









































whole%20rest

在画中的SCP-CN-1944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44需要收容在Site-CN-16的一个标准停尸间的锁尸屉中,屉中配备有导液管,输送至管外的由SCP-CN-1944分泌出的颜料将立即送至科学部门进行检验,目前未发现其中存在有异常性质。

在原先SCP-CN-1944的收容室中,定期对其中“画”(归档前版本为SCP-CN-1944-1)中新分泌出的颜料进行清洗。由于之前的错误决定,Site-CN-16C区瑞亚级生态自循环系统与下水管道进行定时过滤,以免大量油画颜料掺杂其中。

描述:SCP-CN-1944外貌为亚洲女子,身高170cm,体重49kg,推测为少数成功从梦境到达现实的梦神之一。经过对其血液,毛发的抽检,发现其为油画颜料,经检测,已经确定了的自然颜料来源有:白色虞美人,曼陀罗华,六月菊,蓝蔷薇等,经研究确定其中的一些分子结构发生了改变,使其中一些并不适合做颜料的物质成为了合适的油画颜料。

推测其曾为PoI-141125的恋人,也为已知的唯一创造SCP-CN-1944的人。目前已经在收容失效事故Acc-CN-1944-A中身亡。SCP-CN-1944在事故Acc-CN-1944-A中被警卫张██击毙。

SCP-CN-1944死亡后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中包括:

  • SCP-CN-1944的尸体开始逐步转变为颜料,任何防腐设备都无法防止这一现象。
  • 在SCP-CN-1944的原先收容室中,其中由“画”(归档前为SCP-CN-1944)中扩散出的实体全部变换为颜料,除了其中扩散出的河流之外,其余实体都已经不在产生更多颜料。现在已经截断了其对于Site-CN-16C区瑞亚级生态自循环系统与下水系统的运输通道。基金会为其专门建造了一个储存库,以此来将颜料转化与回收利用。
  • 画框上开始分泌颜料,平均一天约为15克。

附录IV:在“跨越睡梦之墙”事件发生后,SCP-CN-1944自愿在原收容室中生活,并愿意接受基金会的采访。以下为SCP-CN-1944与研究员Obsidian Zhang的采访记录,目的是调查SCP-CN-1944的来历与其与PoI-141125的关系。

采访记录


采访者: 研究员Obsidian Zhang

收访者: SCP-CN-1944


<记录开始>

Obsidian Zhang:你好,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

SCP-CN-1944:嗯,要吃点吗?(从树上摘取苹果,可看到枝茎处有颜料溅出)

Obsidian Zhang:不用了,我来这是为了问你点事情。

SCP-CN-1944:啧,我就知道,坐吧。(坐到草地上)

Obsidian Zhang:不必,我很快就走。首先,我想问一下,你的故乡在哪里?

SCP-CN-1944:这个问题有必要吗?我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生于梦境,我也就是你们说的“梦神”——尽管我不愿意以此来自称。

Obsidian Zhang:那你为什么来到我们的世界,你和梦神集团有关吗?孟███跟梦神集团有关系吗?

SCP-CN-1944:不,没关系。梦神集团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都清楚。没有哪个正常的梦神会去招惹他们的。

Obsidian Shard:呃,那就不说了,我们过几天再跟你说梦神集团的事。那是孟███把你带到现实的吗?

SCP-CN-1944:呃,你们可能不知道,在我们世界,用“现实”这个词来描述你们这边真的是蠢透了,我们都用“肉身世界”这个词来说你们这个世界

Obsidian Zhang:啊,抱歉,那么是——

SCP-CN-1944:(挥手)你不用再重复一遍了,我知道。呃,确实是他。

Obsidian Zhang:那你和孟███是什么关系?恋人吗?

SCP-CN-1944:呃,你可以那样认为。

Obsidian Zhang:那么也是他把你带过来的?我们在他的零散记录里发现了一些与你相关的东西。

SCP-CN-1944:是他那么干的,虽然我并不想到这面来,我觉得我们每晚可以见到面就已经足够了。他最后一次来的时候问了我一些有关音乐方面的东西,我音乐很渣,真的,特别是把音乐和奇术联系到一起,我的学历也仅仅局限于一次趁着爱丽丝夏赫与魔法乐团来梦境演出时跟里面一个小号手的交谈罢了。

Obsidian Zhang:等等,你刚才提到你不想到这面?

SCP-CN-1944:嗯……他怎么样了?

Obsidian Shard:你说孟███?他在沉睡。

SCP-CN-1944:那是他自找的。

Obsidian Zhang:所以……

SCP-CN-1944:我们能换个时间再说吗?

<记录结束>

附录V:Acc-CN-1944-A事故报告。

事故记录


在“跨越睡梦之墙”事件发生后,SCP-CN-1944出现。在进行对其的一系列访谈后,SCP-CN-1944收容失效,杀死了PoI-141125,后被击毙。详细信息记录如下。

23:36:可看到走廊尽头有模糊的人影,似乎在检查有没有警卫。

23:37:人影走进,可明显看出其为SCP-CN-1944。走进了PoI-141125的护理病房。

[切换至病房监控]

23:38:SCP-CN-1944站立在原地。

23:41:SCP-CN-1944走进了PoI-141125,在一旁拿了一个椅子,坐在了他的旁边。可看到SCP-CN-1944双手抱头。

23:46:看到SCP-CN-1944抬起头来,可看到其嘴唇在动。很有可能是在说话。 1

23:52:SCP-CN-1944站了起来,将PoI-141125的营养输送系统强制关闭,警报响起。可以看到SCP-CN-1944大吃一惊。

23:53:SCP-CN-1944快速用旁边的椅子破坏了休眠舱,用随身带的刀子刺入了PoI-141125。拔出后看到喷溅出的血液中混有大量颜料。

23:54:SCP-CN-1944快速跑了出去。

[切换至走廊监控]

23:55:无法观察到SCP-CN-1944,警卫张██正快速跑来。

23:56:张██发现PoI-141125已死亡,使用对讲机请求支援。

23:58:SCP-CN-1944在走廊另一头出现,被张██发现,张██拔出枪来开了一枪,击中了SCP-CN-1944

23:59:张██向SCP-CN-1944追去。

0:00:张██将SCP-CN-1944击毙 2


此次事件过后,察觉到了SCP-CN-1944的尸体具有一定异常性质,重新将等级改为“Safe”,将电子版文档重新编排,对SCP-CN-1944重新收容。

经过一系列的调查,确定该事故为警卫事务的疏忽导致,已经对相关人员进行了降级处理。


1:唇语相关已经开始破译。
2:经确认张██并不知道SCP-CN-1944的存在

附录VI:以下为SCP-CN-1944的唇语破译结果,目前仍在第三次校对阶段,发现错误部分可向项目负责人Samuel Zhang汇报。

呃,真的好久没有见你了,怎么说呢。我爱你,但我恨你。

我从小到大都在我父母,朋友,以及很多人的控制之中。他们无非是说“我这是为了你好”,怎么说呢,我承认他们的一些决定确实对我有很大的好处,但是,你们疏忽了我的感受了啊,我究竟愿不愿意,你们都用着你们所认为,用着你们的理念去控制我,我不是你们,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也有我自己的思想。

我们要重新讲过,一切都要重新讲过。

我从小就是这样过来的,我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是正确的,多少是错误的,但一定是正确之多吧。但后来我才认识到,一个错误就可以把之前的正确全部毁掉。我在上学时遇到了我第一个喜欢的男孩,但又快速被父母调离到了另一个学校。我喜欢音乐,但是父母不同意,现在只能去外面听听乐团的曲子了,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也只能是随便抱着琴弹那么几个音了。

呃,真的。我一生都在被别人控制来控制去,我向他们提出我的意见,他们完全不去理会。包括你。

你认为我愿意到肉身世界来吗?你知道我在来到这里是是多么痛苦吗?我先是右手的几个手指头消失,然后就是整个手臂,最后大半个身子都不见了,当我的头部消失的时候,我还有意识,但听不到,看不到……五官全部都报废了!只能让最后那一点缓慢消逝,直到最后一点皮屑都要消失,我才能到这里。

啊,抱歉,真的实在是抱歉,我是真的爱你,但是你是对我伤害最严重,最深的一个。

抱歉抱歉抱歉,我真的太抱歉了。

我们会很快见面的。愿那个世界没有我所经历过的痛苦,有人能够真正聆听我的需求。

对了,再说一句,我在那个乐谱的高潮部分加了一个休止符,因为这我一生的主旋律——总是在高潮部分,在我满心欢喜时音乐戛然而止。

抱歉了。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CN-1944已经无效化,且实体已经不存在。转变出的大部分颜料都已储存到Site-CN-16的库中。

描述:SCP-CN-1944确认已经完全转变为颜料,实体完全消失。随着SCP-CN-1944的死亡,其画(归档前为SCP-CN-1944-1)停止分泌颜料,由画中扩散出的物体在其死亡的十分钟内快速消失,储存库中的部分非SCP-CN-1944分泌出的颜料也快速消失。

附录VII:其为在SCP-CN-1944完全转化为油画颜料后,在锁尸屉中发现的字条,推测之前在SCP-CN-1944体内。

剧名:休止符

蜘蛛之丝悬垂,吸附着露水般的你,却在刹那间断裂了。

主演:[因颜料而模糊不清]

献给挣脱绳索之人


——无名者剧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