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52
评分: +12+x

项目编号:SCP-CN-195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基于SCP-CN-1952的异常性质,已于该项目周围向外50m范围建立Area-1952-A并伪装成自然保护恢复区。同时在Area-1952-A内,SCP-CN-1952-B向外10m建立Area-1952-B。任何在Area-1952-A工作的人员必须佩戴头戴式隔音耳机和麦克风进行交流,以隔绝SCP-CN-1952-C造成的影响。

%E8%AD%A6%E7%AC%9B%E5%A3%B0%E6%BA%901.png

SCP-CN-1952(图中黄圈)

Area-1952-A由高度至少为3m的铁栅栏网建造或维修,鉴于该地区附近有较大人流量,必须每隔125m设立一个瞭望塔,并有警卫24小时驻扎和巡逻。当发现尝试进入该Area的平民时,应第一时间对其警告,必要时可以在经至少一个4级人员许可下使用且仅限使用A级记忆删除。

Area-1952-B为10m高,2m厚的混凝土围墙,内外表面安装0.2m厚的不锈钢板。围墙南侧安有一道防爆门该防爆门已由混凝土封闭。

收容措施更新:文件-&被发现后Area-1952-B已被封闭并禁止任何人员进入,任何进入SCP-CN-1952-B的人员都将被判定为失踪,且不会有任何救援行动。同时停止对该区域的所有探测。

描述:SCP-CN-1952为一地区性异常,位于中国华北██省██市境内。根据卫星图像观测,其总体分为两部分,SCP-CN-1952-A为一片草原,其地域范围直径约为300m。SCP-CN-1952-B位于目标区域内正中位置,其外观为一片常绿阔叶林,地域直径约为100m。已经确认没有任何已知方法可以有效破坏树木。

在对项目实验中,位于SCP-CN-1952-A内,SCP-CN-1952-B外的人类实体都会表示听到持续的,令人不安的警笛声,并认为该警笛声的声源位于SCP-CN-1952-B内,且被影响的人类实体会产生强烈的逃离欲。当对象进入室内或地下时,该影响便会减轻(该声音后来被命名为SCP-CN-1952-C)。但当进入SCP-CN-1952-B后,任何仪器都无法接收到此声音。如果有实体进入SCP-CN-1952-B内并断绝与外界的视觉接触时,该实体便会消失,也无法接收到该实体发出的任何信号。

SCP-CN-1952最早被发现于19██年,一组勘探队在该区域听到警笛声并进行了录制。随后该勘探队决定对该声音来源进行搜索,但最后全员在搜索中失踪,该录音也不知下落。起初该事件未被关注,约两个月后,一探险家███再次在该区域录下SCP-CN-1952-C的录音并将其送至当地报社进行报道,此文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次日,距离该地区最近的机动特遣队被派往异常区域并对该异常进行了临时管控。在确定异常性质后建立了该收容区,并对其进行长期的实验。

    • _

    警告,以下内容需要4级权限,请输入员工编号及授权码

    员工编号:██████████
    授权码: ██████████████

      • _

      探索记录4

      日期:████年██月██日

      对象:MTF-乙巳-03 “探险者地图”

      成员:队长:███,队员:刘█特工,沈██特工,███特工,███研究员。

      装备:该机动特遣队常规配置

      [数据删除]

      文件-1952于该特遣队失联后第42天下午2点在Area-CN-1952-B内被发现,为特工沈██的一本笔记本,以下为笔记内容。

      我现在记下的这些东西,希望在以后不会人看到,因为进入这里就意味着没有出去的可能。

      这里面具体情况跟从外面看的一样糟,这些树都非常茂密,长得也很高。基本看不到天空,如果这里有天空的话。能见度和亮度都很低,还下着雨,虽然是酸雨。刚进来的时候███说闻到一股火药味,而且我们往里走也看到土壤和树干上都有烧焦的痕迹。从破坏程度来看应该是爆炸留下的。

      之后最糟糕的事发生了,我们又往里走了一段距离我突然发现透过树干间远处有许多烟柱,虽然周围啥也看不清,但那些烟柱却看上去很显眼。我想把这个情况告诉指挥部,却发现通讯已经断了,然后当我抬头看向其他人时,周围却没人了。

      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树林。

      当时我第一反应是我走散了,但我又想到我们之前不是为了避免走散用缆绳绑着,排成一列前进的来着。我抓起缆绳,发现末端被烧焦了。我尝试着用无线电联系别的队员,但没有一个有回应。于是那时我决定往回走,那时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我还活着。如果我出去了,我还能把里面的情况报告给指挥部。但我往回走……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意识到一个问题,走了这么久,理论上应该已经出去了。然后我就明白了,这是一个封闭空间。

      虽然我觉得应该有出去的方法,但我不知道。

      之后我就开始寻找不寻常的地方,这在口袋空间求生课上讲过。结果还真被我发现了,不管在什么地方,总能从某些树干之间看到烟柱。但从烟柱和树干之间什么也看不见。

      这意味着从我所在的位置往烟柱方向可能是一条特殊通道,想到这我立即起身朝烟柱方向走去。

      随着和烟柱的距离越来越近,周围的环境也出现了变化,地上出现了一些碎屑,像是黑糊糊的混凝土或者石灰之类的,树也稀疏了一点。我越往前走,这些碎屑越大,树也越稀疏,最后是一块块石灰石就像拆迁工地一样,但看上去全都是被炸黑的,树也只剩下树桩,但天空依然不可见,看上去是被烟柱遮住了。

      最后我终于到了烟柱的位置,那时一个大坑,仿佛有个炸弹在这里爆炸了,周围全是废墟,曾经似乎是一些平房。

      随后一个恐怖的东西从废墟堆里升了起来。

      那是一个架子,上面吊着我其他的队员和一个身穿橙色连体衣编号为D-14232的人。

      他们被吊死在这里。

      我转头就跑,我害怕极了,感觉下一个被吊上去的就是我。但那并没有发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我精疲力竭,一头趴在地上。过了几分钟我抬起头,几排灵位出现在我面前,我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站起来检查了一下这些灵位,但并没有发现特别的地方,右两边相距3m左右的地方也陈列着差不多数量一组灵位,一直往右延伸,围成了一个圈。我绕着这个灵位圈走了一圈,其中一个灵位上的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我曾祖父。

      我听我父亲说,我曾祖父死于抗日战争,整个村子被炸为废墟,最后尸体都没能找回来。

      那这里的其他灵位……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万人坑。

      圈的中间,我看到一束久违的阳光照了下来,在周围的黑暗衬托下显得那么耀眼。

      阳光照耀之处是一片草地,中间竖着一根杆子,顶端有几个喇叭。我以前在老家见过这东西,那是抗战时期留下的空袭警报。

      杆子下有一块石板,上面长着一只左臂。脑海中一个声音告诉我,这是我曾祖父的手臂。

      我跪下来,紧紧握着那只手。[纸张浸水,字迹无法辨认]

      以上这些就是我所经历的一切和我要说的一切。停止一切探测,[字迹无法辨认]给这里无辜的灵魂留下些宁静,愿他们在这片林中安息。

      [数据删除]

      根据基金会员工档案,特工沈██的曾祖父出生于中国██省██市██区██县███村,该村于19██被炸毁,其原址地理位置与SCP-CN-1952相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