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53
评分: +12+x
writer7_1126.jpg
SCP-CN-1953。異常效應已移除。

項目編號:SCP-CN-1953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53目前保管於Site-CN-77的27-A研究室。其保存及操作應遵循標準的認知危害物品安全協議。相關實驗需獲得項目主持人(目前為Darryl Winter)的許可。

描述:SCP-CN-1953為一張撲克牌,牌面為黑桃七,牌底為純藍色,構成材料為PE纖維紙。材質檢測未發現異常。

SCP-CN-1953的異常之處在於其上帶有認知危害。其具體效果不明,但是能夠被基金會的自動檢測系統篩選出來。

目前的研究著重於確認其帶有的認知危害具體效果為何。

附錄:

    • _

    [開始播放]

    太好了,至少新創的實驗紀錄還能用。

    我是Darryl Winter,如果你聽到這個錄音,應該代表我成功說服你過來檢查這個文檔,不確定我是怎麼做到的,也不知道我有沒有顯得太可疑。不過這都不重要。

    你也許會對這個文檔如此簡略感到有疑問,讓我告訴你,他會如此簡略是因為他從檔案被創建時就是這樣了,我沒有……應該說我不能去更動它,不對,我能去更動它但也沒有用,而且說他從創建就是這樣也不太對,我想說的是……

    我想說的是……,嗯,我想我應該從頭開始說起吧?沒關係,我們還有時間,我做了點手段應該能讓這個紀錄在短時間內不被刪除,我想至少能撐到你聽完吧。

    三個月前,我被指派主持SCP-CN-1953的研究,首要任務是確認其認知危害的確切性質。被指派的同時我也被升格為三級研究員。

    不過,要確認認知危害物品的效果並不容易,我們的自動檢測系統能夠辨識簡單的認知危害,但是比較複雜的類別檢測系統就只能夠知道認知危害存在而無法辨識其類別。

    這種狀況的驗證方式就很原始,讓D級人員曝露在認知危害下,然後長時間觀察這對他是否有造成甚麼影響。漫長、費時、且無趣的實驗。但是還是得去做,定期報告依然得去交。雖然升到三級研究員但是並沒有被指配屬下所以我也只能自己一個人去做這些事。

    然後有一天我提早起來……為什麼我會提早起來?記得是因為頭痛,大概和前一晚有關。這不重要。

    總之,因為我提早起來,所以我就提早進了研究室想說先準備接下來的實驗。在準備過程中,大概是有時間靜靜思考的關係,也可能是前晚喝的東西還沒完全代謝掉的關係,我突然領悟到,我被選為項目主持人是多不自然的事情。

    老實說吧,我接到這消息時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被選上。我過去的成績一向不是最好的,進基金會後同期的其他二級研究員也都通常有更好的研究產出,也不像我經常因為一些小錯被責備。我對於認知危害的了解也不是非常透徹。如果你問我二級研究員中誰該被選上,我大概會舉出Agatia或其他人,就是不會想到我自己。

    但是我被選上了,這應該要是開心的事情,所以我明知道這不合理卻還是把疑慮埋在心底不去管它。

    直到那天,就像被閃電打到一樣,我突然察覺我不可能毫無理由的被選為項目主持人,一定是有某種原因。沒有可能基金會只因為SCP-CN-1953需要人主持實驗就把我晉升上來。

    所以我決定去進行調查,首先是從Chi博士開始。

    我知道你想說甚麼,這不可能,Chi博士完全不像是會搞這種陰謀的人。那你就錯了,你得懷疑所有人才行。

    你看,Chi博士是指派我為項目主持人的人,也是我的直屬長官。如果有誰因為某種原因把我安插到這個位置,他是最有可能的嫌犯。完美的邏輯。我原本打算先試試能不能旁敲側擊出甚麼線索。

    然而我卻發現他不在CN-77內。

    他似乎是因為某個項目的問題被調去上海那邊支援。而且不是最近的事,他幾乎是在我的人事異動案通過後馬上就出發了。

    這時機是巧合嗎?我不覺得。

    也許你會覺得我是太多疑了,但是我注意到第二件不正常的狀況:我這陣子定期寄給他的進度報告都沒收到回覆。

    仿佛是有人刻意想要阻止我和他聯絡上。是為了讓我無法向他詢問指派的事?從證據來看很有可能。

    有如此明確的證據,我被牽扯進某人的陰謀之中這件事是再明白也不過的事了。如果你和我同樣講求邏輯的話想必也會同意的。

    那麼為了找出這個或這些陰謀分子,合理的下一步是去調查誰有能力影響Chi博士選擇人選的決策?

    結果比想像中來得多。

    雖然和我一樣是三級研究員,Chi博士是管理好幾個計劃團隊的資深主管級人物,要他記得所有人員是不太可能的。因此他的人員指派決策是透過人事檔案及其他人員的意見來決定的,從這裡面能夠插手的地方就多了。

    這代表我沒辦法相信任何Site-CN-77的人,他們都可能有嫌疑。

    所以你知道為什麼我會選上你了吧?因為你是個最近才來到站點的外來者。

    當然我沒因此放棄,從誰有能力去推理已經不可行,就算我要站點的BD電腦協助推算可能人選也太多,光靠我和電腦去調查所有人是不可能的。

    所以很合理的,下一步就是從動機推理。

    為什麼要把我指派為SCP-CN-1953的計畫主持人?

    應該是和SCP-CN-1953的異常性質有關吧?我們只知道它帶有認知危害,卻不知道它帶有甚麼樣的認知危害。會不會與這有關係?

    這促使我去檢查這段時間的實驗紀錄,從這段時間累積的紀錄應該能看出點甚麼。

    但是甚麼都沒有。

    我之前有對文檔做過編輯,但是它還是處於你現在所看到的最初始樣貌。然後我的實驗紀錄是空的,連刪除紀錄都沒有,仿佛一開始就沒有寫過任何東西。

    所有資料庫上的編輯都會留下紀錄,這是基金會資訊安全的一部分。要做到連刪除紀錄都沒留下,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取得O5權限,另一個是把我的編輯在上傳到基金會資料庫之前就擋下來。

    前者就不用說了,後者我也想不到有任何人有能力辦到,連RAISA的人大概都沒有能辦到這點的後門。和我想的一樣,BD4同意我的看法,沒有可能的嫌疑者。沿著這條線調查似乎也顯得無意義了,所有有辦法做到這種事的人一定會藏得極好,不然早在我之前他們就會被基金會本身的人員盯上。

    所以他們不管是誰,都不希望我得知SCP-CN-1953的真實性質。

    但是為什麼?

    如果不知道SCP-CN-1953的真實性質,這麼做是沒有必要的。所以他們原本就知道了……?

    但這條路線恐怕也會變成死路。在缺乏初期的紀錄作為對照的情況下,除非症狀極為明顯否則很難直接從D級人員現在的狀態判斷出來。而我和他們談話的結果並沒有感到甚麼特殊的症狀。

    對,我是有和實驗用的D級人員談話。我知道基金會有關於二次汙染的疑慮但是我有適當的防護而且我認為解決當下的狀況更為重要。而且我需要人力,這事情看來不是我一個人能弄清楚的,諷刺的是,在這種情況下D級人員是最理想的人選。

    我解釋過狀況後,兩人實驗組的D級人員都同意我的判斷:有人為了某種陰謀刻意把我安插進這個狀況。只有控制組的D級人員似乎完全跟不上我的邏輯,所以我之後就沒把他納入討論。

    也許SCP-CN-1953的效果是強化被影響者的邏輯能力,讓他們更容易看到真相。

    不論如何,我們同意事到如今最好的作法是將SCP-CN-1953移除那些人的掌控,不論他們是誰。

    當然,我不抱著自己一定能平安無事的幻想,因此我才在這裡留下紀錄,希望萬一事情不如預料有人能夠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作。

    如果你看到這裡,請記得不要相信Site-CN-77的任何人,把祕密藏在心中,然後等到你回到原本的部屬區域後再告知你的直屬長官。不要使用基金會的信件系統傳遞訊息以免信件被攔截。

    我想說的大概就這樣了,祝你好運。

    [結束播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