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59
评分: +30+x

请搭配音乐食用。





项目编号:SCP-CN-1959

项目等级:Thaumiel [分级待审核,2045年46号,“坠星计划”]

特殊收容措施:标准基金会地外异常监控模组STAR-MOB-188负责追踪SCP-CN-1959,目前附近星域的基金会资产皆被用于进行“坠星计划”,无需对项目进行拦截或进一步收容尝试。

LH8i97ny5UMxEvj.jpg

“流光”。

描述:SCP-CN-1959是一未知型号的基金会星舰,无数据库注册信息,据外观推测其构造可能是多个类型星舰交互设计后产生的成功。值得注意的是,除常规加配引擎外,在SCP-CN-1959尾部另加增有四台引擎,其中有两台型号未知,两台外观与正在设计中的彩虹桥引擎高度相符,所有引擎皆有不同程度上的损坏,推测是全速冲刺状态超过其最大负荷。

目前,项目以100km/h的缓慢速度进行移动,如SCP-CN-1959航道不受外力改变,最终会抵达太阳附近。

SCP-CN-1959-1是一位于在SCP-CN-1959周边的异常区域,随项目移动而增大其范围,可通过该区域与周围正常空间边缘重叠出现的瑰红色痕迹判断范围。

SCP-CN-1959-1内部被引入了大量的“流”,这些“流”通过未知方式与可见光结合,形成被称为“流光”的异常现象。该现象会使任何人类个体进入SCP-CN-1959-1后,对周围认知发生停滞,生命活动减缓。同时,“流”将结合对象的基础感知改变个体附近的时间与拓扑结构。

发现:SCP-CN-1959最初出现在[已编辑]星云的边缘地区1,同时出现的伴随有大量的光与热,没有检测到门径或相位通道开启的痕迹。SCP-CN-1959出现位置仅造成了附近星域的局部时间紊乱,周围可见光被人类个体观测到的时间被无限延长。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损失被上报。

收集到的信息:SCP-CN-1959移动经过[已编辑]星云的基金会信息中转站时,以授权码███-████接入信息系统,不断尝试向Area-CN-07深空探索部修清木博士2传输邮件,所有邮件皆被拦截:

亲爱的,

你是否看到太阳的毁灭?那时,我就盘旋在那巨大空洞上方数千公里,我并不害怕,只觉得惶然。像是心中的某物炸裂开,显露出不见底的深渊。这是又一次旧日的毁灭——又一缕阳光的消失,自从遗忘你的姓名后,我就失去了属于我的阳光。

你听过宇宙中的呼啸吗?每当我想起你时,我想到都是那空无一物的呼啸声,回荡在空洞的记忆中。面对着寂寥、黑暗的宇宙,我转身回首记忆,看到的是陌生的景象,旧日在被逐步的遗弃。我多希望时间停滞在最美好的瞬间,那是我还记得你的名字,阳光洒满世界。

亲爱的,

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在团体中的日子,那时我们都是梦想家……然后,一切都变了,你还记得那些毁灭的日子吗?还记得毁灭之前,“深红之夜”那些滋长在人们心中原始而粗暴事物带来纯粹的混沌。人们最终还是活了下来,伴随着来自过去的苦难与无法治愈的阵痛,随后的时间,世界飞快的提速,像是要超过过去的时光,将它们遗弃在静默之处——ED-K,“忘川”,把往日打为碎片;彩虹桥和朗氏穿梭在银河,地球被远远甩在“最低速度档”留下的尾迹中。

基金会急不可耐地想使人们掠过旧日的一切,无论生死,美好或黑暗,原始或文明,他们统统划进空白的篇章。无垠的星河像帷幕遮盖过去,无限未来编制成的幌子,幻想和梦境趋势着人们掠过以前,乘着星舰飞向故乡外陌生的星系。

亲爱的,

在给你写这些信时,我正飘荡在扭曲的星空中,星辰在我身边爆炸成炫目的白光,死亡在宇宙回旋,未来正在缩减。我孑然一身,从漫长的航行中脱身,思考事情,我想到了许多模糊而久远的事情,却找不到一个锚点,那应是我最后的归宿——如你所见(我相信你了解到),世界正在崩塌,天空支离破碎,最快速的引擎也无法逃脱走向终末的时间。我们的时间屈指可数,我要寻找你,从这空无一物的世界开始,无论过去或将来。

更新20██/██/██:20██/██/██,17:04,SCP-CN-1959后方弹射出一具白骨化尸体,胸腔与口腔位置生长着大量鲜花。17:06,大范围的“流光”出现在尸体周围,直至将其与项目完全包裹,SCP-CN-1959的全部引擎被观测到开始运转。17:09,SCP-CN-1959通过基金会系统传输了最后一则信息:

清木,

我终于记起你的名字,我想这就是我的终点——我们的过去早已被抹去,未来正向着死亡下沉——时间走到了终末。所以,我拖曳着静滞的梦,将引擎推过“标准加速度”,240倍光速,越过时间。

世界在身边扭曲,如此久远,时间似水,横穿星河,我再次见到光,在那黎明前后的生死间隙,鲜花盛开时,与你相遇。晦暗星河中,这是最后一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