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72
评分: +17+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异常为3/CN-1972级异常,访问需要3级及以上权限
禁止未授权人员访问
SCP-CN-1972


项目编号:SCP-CN-1972
项目等级:Keter
负责站点:Area-CN-07-β
项目主管:Eyus ███████
首席研究员:齐澜
指派特遣队:MTF-甲戌-77“厄尼尔之声”
3/CN-1972 级
保密

wilderness.jpg

SCP-CN-1972-B事件现场,残留的形态辐射场已通过VERITAS系统渲染着色。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972应被就地收容。SCP-CN-1972-A所处住宅与邻近设施将被征用作为临时站点。Tislehr型奇术踪丝需时刻紧系在项目脊柱处,方便在SCP-CN-1972收容失效后尽快锁定下一处SCP-CN-1972-A的所在方位,并再度完成收容工作。

工作人员每月需模仿SCP-CN-1972-A体表的纹路图案,在SCP-CN-1972周围扑洒足量的人类与爬行纲蜥形纲生物骨灰。前者的需求由基金会已消耗人员焚化厂定期供给满足,在紧急状态下时可考虑联系当地火葬场解决这一问题。

当SCP-CN-1972收容失效并导致SCP-CN-1972-B事件时,工作人员需立即编造合理借口紧急疏散SCP-CN-1972所在地周围的所有居民,并处决站点内的所有D级人员,连同事先准备好的尸体陈放在项目行进的道路上。战术小组则应尽可能对项目造成破坏,通过火力压制来为上述工作争取时间。当SCP-CN-1972-B事件结束,并衍生出SCP-CN-1972-C后,应立即在场地周围建立隔离带,在这期间,任何人不得接近项目SCP-CN-1972一百米以内。

针对SCP-CN-1972的收容工作已交由MTF-甲戌-77“厄尼尔之声”全权负责,准许武装特工在工作过程中视情况而定使用部分小型奇术,包括用于便捷式记忆消除的帷幕响指,与抑制项目异常能力的欧申纳斯式反奇术符文阵列等。研究专家则被委派调研SCP-CN-1972的历史由来与异常结构,旨在获得一种可长久稳定且经济的收容措施。

描述:SCP-CN-1972是一具完整的男性骨骼,高约1.95m,重达8.2kg。对象的身体在许多地方显示出与人体骨骼不同的结构,例如颊齿形态单一,下颌由多块小型骨头组成,颅后仅有一个枕髁,下腹部长有数根肋骨等。项目具有异常的韧性与强度,现已尝试过的任何手段都只造成磨损程度的破坏,且均能在十分钟之内迅速恢复。通过检测SCP-CN-1972异常表现时的EVE辐射水平,确信对象生前曾为,或现仍为一名非典型蓝型个体。

SCP-CN-1972-A是一类纯容积足以容纳SCP-CN-1972的立方体结构,包括但不限于壁橱、衣柜、冰箱、棺椁等。SCP-CN-1972-A始终被锚定在原地,其体表具有数十条大小不一、含义未知的奇术纹路,原先存放于结构体内部的所有物体将被强制移出,且结构体内部空间将异常增扩。SCP-CN-1972被多条由铝合金、不锈钢以及少量铍青铜打造成的锁链所捆绑,锁链的两端尽头嵌入SCP-CN-1972-A的内壁。

SCP-CN-1972将在上弦月夜逐渐展现出活性与多项异常性质。尽管明显缺乏支撑物、动力源,以及可供关节灵活调控的韧带与软组织,对象仍能以符合人体力学的标准正常运动。最先,对象会开始挣扎,试图摆脱锁链束缚,并操控周围物质异常升温直至燃烧。在烧毁锁链与SCP-CN-1972-A后,SCP-CN-1972将摘下腹部的一根肋骨,通过现实扭曲转化成一支稍经打磨钻孔的粗制骨笛。随后,对象将开始吹奏骨笛,同时朝向外界缓慢移动(该现象编号为SCP-CN-1972-B)。

笛音被描述为嘈杂无章且毫无乐理可循的。任何暴露在笛音下的人类个体体温均会迅速升高,并出现头痛、恶心、癫痫、肌无力等不良症状。随后,个体全身皮肤与肌肉将发生异常撕裂,其骨骼将有自主性地从个体体内剥离而出,并跟随项目前进。这些骨骼的形态结构转变得趋近于SCP-CN-1972,并同样具有部分不朽性与特异性(编号为SCP-CN-1972-SSP)。已知经过转录的笛音不具有该程度的声觉危害。

当跟随SCP-CN-1972移动的SCP-CN-1972-SSP达到三十名以上时,对象将停止吹奏,并滞留在某一偏远而人迹罕至的荒野(编号为SCP-CN-1972-C)。所有个体将一同起舞、互相打斗、演奏使用骨骼转变成的简易乐器、释放异常效应等。事件平均持续约三小时,结束后,实体们将共同失去活性,项目受异常制约而被传送至附近新生成的SCP-CN-1972-A内部。

附录CN-1972.1:SCP-CN-1972-B事件记录

笔记:以下内容是对2016年7月23日所发生的一场SCP-CN-1972-B事件的文字记述,由SCP-CN-1972经由道路上的闭路监控视频与目击人员的口供编汇而来,摘要抄录如下。事后该事件被以煤气爆炸事故为理由掩盖。

[记录开始]

00:00:00 | SCP-CN-1972-A存放于Provisional-Site-1968三楼右侧的主卧内,现状正常。

00:13:17 | 观察到SCP-CN-1972-A上的奇术纹路变得通红鲜明,与壁橱相连的墙体上蔓生出数条静态裂纹。监控摄像头因水雾干扰而变得模糊。

00:13:51 | 主卧内突然发生爆炸,直接导致站点三楼坍塌并引起底楼大火。驻站的五名员工有三人立即死亡,两人负伤幸存,在逃离现场后立即向邻近站点发送通讯。

burnthouse.jpg

被焚毁的Provisional-Site-1968。

00:14:11 | 联通站点内的所有监控系统全部失联,转由场外设备记录站点情况。确信SCP-CN-1972-A已损毁,项目收容失效。多支收容小队被派遣支援第一次阶段的收容工作。

00:14:15 | 检测到站点所在区域EVE烈度增强,形态辐射呈黄玉,升调,松散。

00:15:23 | 观察到站点出口处的火势反常分裂至左右两端,火舌朝外燃烧,中央空出一条路径。

00:16:07 | 观察到SCP-CN-1972于路径尽头出现。对象折断上腰的一根肋骨,监控系统随即受到干扰而出现故障。待几秒后恢复,肋骨已变作一支骨笛。SCP-CN-1972将骨笛放置嘴吹奏,同时不断前进。

00:18:32 | 陆续有三副破损焦黑的骷髅从火场中离开,跟随项目前进。确认为死去的站点员工。

00:25:43 | 区域内收到警报通讯的基金会收容站点开始对周围的民居发出警告并引导疏散,以求将危害与影响降至最低。数十具尸体被安置在预测项目可能经过的道路上。

00:37:12 | MTF-甲戌-77抵达现场,着手监控项目的行动。

00:49:34 | 观察到SCP-CN-1972有逼近人群密集区域的趋向,特遣队员在获得许可后向项目开火与炮击,尽管收效甚微,但成功迫使对象改变轨道。

01:02:08 | SCP-CN-1972远离城区,在穿过一处公墓时[数据删除]。先前放置的尸体受异常影响而尽数骨骼复苏离体而出,跟随项目前进。SCP-CN-1972在随后四十分钟内未受阻碍。

01:24:17 | SCP-CN-1972-SSP数量达到饱和,对象停止吹奏骨笛。

01:44:30 | SCP-CN-1972与SCP-CN-1972-SSP群体抵达SCP-CN-1972-C。数十团球状燃烧体环绕场地游离不定,时而坠落在附近的乔木上,缓慢,稳定地燃烧,近几乎不产生任何可见烟。

01:46:24 | SCP-CN-1972-SSP分布开来,部分开始起舞,部分制造骨哨骨萧等乐器吹奏。检测到环境EVE水平正以对象所在为中心迅速上升,特遣队员随即在SCP-CN-1972-C外围建立起隔离带,并在其四角处各安放一枚Sinclair - Scranton现实稳定锚1

01:54:11 | 一声无法识别是从何处传来的尖啸响起后,除舞蹈与演奏的个体外,其余SCP-CN-1972-SSP均做出攻击姿势,接连不断朝项目方向冲去。凭借着优于其他个体的异常身体素质,SCP-CN-1972轻易将攻击个体打散,打碎,或是抛掷出十余米。

02:06:56 | 被打散的骨架重新拼接复原,再度朝项目发起攻势。SCP-CN-1972取下一根肋骨,转化为一把骨刃,朝攻击个体砍去。砍落下的骨骼不再被观测到有复原的倾向。

02:19:51 | 第二声尖啸响起,随后身处外圈的SCP-CN-1972-SSP停止歌舞,连同新复原的个体同时向SCP-CN-1972发起进攻。检测到SCP-CN-1972-C的环境EVE浓度再度增强,形态辐射色调由柠檬黄转变为蓝宝石。以SCP-CN-1972为中心辐射开来的地面如液体般上下起伏,SCP-CN-1972-SSP逐渐往地面下沉。当个体沉没至腰间时,地面重新固化,恢复常态。

burntsoil.jpg

SCP-CN-1972-C事后现场。

02:23:51 | 观察到SCP-CN-1972开始不断折下肋骨,通过异常扭曲为尖锥状后朝无法动弹的SCP-CN-1972-SSP掷去。穿透实体后,骨锥两端喷薄出橙红色火焰,顷刻将对象燃至灰烬。

02:26:18 | 火焰席卷着骨灰形成气流环绕在SCP-CN-1972左右,并逐贴附到对象身上。观测到项目体表开始生成淡粉色与脓黄色的物质,并在生成的同时氧化为灰烬。鉴于该情况前所未见,在获得指挥部许可后,特遣队员使用特制弹头向SCP-CN-1972开火,未造成任何可见效果。

02:28:31 | [数据删除],对象上下颌骨高敞,冒火的眼眶转向特遣队员。观察到数串锁链凭空产生,束缚住项目并平息火焰与气流。SCP-CN-1972周围空间如被水淹没一样剧烈扭曲,随后突然消失。残留下的火焰演化成普通山火,被闻讯而来的护林员扑灭。

02:47:05 | 通过奇术踪丝锁定SCP-CN-1972-A所在地,宣布SCP-CN-1972被再度收容。

[记录结束]

附录CN-1972.2:访谈记录

采访记录摘要 2016/7/24
采访者:Dr.Eyus | 受访者:特工齐澜


[记录开始]

Dr.Eyus:晚上好,齐。

齐澜:晚上好,老师。

Dr.Eyus:你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昨晚辛苦你了。但我很抱歉你还不能就这样去休息,我们长话短说。

齐澜:(叹气)我知道。

Dr.Eyus: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收容程序已经一整年没出过岔子了,分级委员会甚至开始考虑降低风险评估。然后眼下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平白无故又丢了十几条人命,他们有点不高兴。

Dr.Eyus:齐,这件事情你一直负责的很好。你们都是我教出来的,我会不相信你们连照搬一个最基本的法阵都能搞砸。

齐澜:(摇头)没搞砸。昨晚幸存的收容小队成员向我发誓说他们一大早就准备好了程序,入夜前还反复检查了好几次。我去看过了,现场残留的骨粉和摄像记录能证明他们没有撒谎。

Dr.Eyus:这么说,对象开始对收容程序产生抗性了?

齐澜:也不对,程序无疑还是有效的。只是现在看来我们有必要做出点小改动了。

Dr.Eyus:怎么说?

齐澜:全拜照料小动物的Wilde所赐,他可真是个傻瓜,虽然我现在这么说颇有马后炮之嫌。不过我希望您不要过多责怪他,据我所知收容失效时他是第一个被烧死的。

齐澜:总之,起码我们得到了一条有用的情报——合弓纲的骨灰不太合那副骨架的胃口。

Dr.Eyus:果然,都对上了。我会吩咐后来的小队的,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齐澜:我……(犹豫)我觉得我们需要加紧脚步了。

Dr.Eyus:你在担心这种一知半解的程序还可能出纰漏?

齐澜:不,我的意思是整个改掉,找一个能让他彻底消停下来办法。我们老把这种收容程序称作“抑制”,如果,如果它不是呢?如果它的效果其实等同于“献祭”呢?因为我们满足了它的需求,项目才暂时表现的那么安分;而倘若我们停了下来,或是和这次一样,祭品不合它胃口,那它就会亲自动身,猎取所需。

Dr.Eyus:这种新理论是否有任何支持证据?

齐澜:是这样的,后半段SCP-CN-1972-B我一直都待在现场。我看着项目率领着一众骷髅大军行进,起舞,奏乐,把火焰喷的到处都是,然后一齐厮杀,目标全是项目,而它一如既往地轻易获胜,把它变来的随从挫骨扬灰。上上次他用了整整三个小时,上次它只花了一小时半,这次您猜多少?不到半小时。

Dr.Eyus:(沉默)你检测过现场ARad场烈度了吗?

齐澜:将近七千了,蓝宝石,中性,致密,课本上可学不到怎么应对这种情况。不过跌落的也很快,恢复平均数值后当地的地貌整个变了一番,我们不得不对潜在的无关人员也进行记忆消除。

Dr.Eyus:变得更棘手了。

齐澜:也更难缠了。我朝它打空了一梭子的子弹,枚枚镀银,上头刻满混沌语,它甚至没有为此多注意我一眼。它只关心那些骨头,它把它们碾碎,扬成灰烬绕着它飞舞。现在看来可不只为了取乐。就连这一次的SCP-CN-1972-A也较往常出现的要稍晚,晚了整整十分钟,两者之间不无关系。

Dr.Eyus:这倒是事实。不过不必紧张,必要的话我们可以再加固一层封印。何况……它少了一点东西。

齐澜:这还不是我最担心的。

Dr.Eyus:还有什么更糟的?

齐澜:它说话了,见鬼,它他妈的说话了。就在它被锁链捆起来时,我隐约听到它在狂风中朝天呐喊,声音像锯木头——不,锯骨头一样难听,鬼知道它在用什么发声。听了大半天,我大概只听明白了那么一句:

(齐澜深吸一口气,尖声说)

齐澜:Let Me Hear!Let Me Hear!见鬼,它想听什么?要我说,其他骷髅吹得也一样烂。

Dr.Eyus:不必从字面意义上揣度,那不一定是英语。以及,不止是这些吧。

齐澜:……是的。毕竟说话这种事并不常见,大家都很担心。等到它安静了下来,我带头向它靠近了几步。(急促)我们都有准备好咒纹的,很安全。我离得最近,所以我能清楚地听到它在呢喃。这次我确信它的意思——它没有发声,声音是直接传到我的脑子里的。

齐澜:他说,灯。

[记录结束]

附录CN-1972.3:日志节选

笔记:以下信息收集于初次收容SCP-CN-1972时。来自于隐居的非灵性奇术师2,Arlott Vaughn的手账。确信对象为SCP-CN-1972实体与SCP-CN-1972-A术式的缔造者。根据对信息的解读制定出现有的收容措施,有效抑制了SCO-CN-1972-B现象的频发。无关内容为求简短已被删除。

2014/5/17

魔法与旅行不可分割,我一直这么认为。

然而世上可供我踏足的地方少之又少,多数密径始终被垄断在掌控帷幕者的手上。图书馆的典籍告诉我静态的虚空与直抵星空之门,但不会告诉我拂过湖泊的柔和清风与群星的绚烂;艺术家的妙笔能描绘下坠入深海的光明古城与血肉同奇械的碰撞后的断壁残垣,但我的手指却无缘触及这些战争的一角遗迹。这是何等可悲的一件事。

在禁林我无话可说也不可多言,否则缄默的护符就将失效。原住民早已与亡灵无异,存在的目的就是戴一副礼貌的面具,用谎言的刀子挑起入侵者的舌头,借此探探外界的口风。我曾听闻它的过去多么风光,新王率军在此加冕,女巫、精灵与公主为伍。无论那是真是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暴露在这片蔽日树荫下的,只剩下欺骗。

我在多洛米蒂山脉的嶙峋与酷寒寻觅了十天十夜,你猜最后我从洞里抓出了什么?一条蜥蜴!还不及我的巴掌大!它在我掌中不停胡乱撕咬,想要试着逃出去,我估计一不小心我的血都能把它烫死。多可悲,难道天底下的神话和奇迹都死绝了吗?

这是个对法师不友好的时代。

2014/6/21

Arian今天再一次登门拜访,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每一次搬家他都能第一时间找到我,我疑心他对我下了咒。不出所料,他三句不离国际统合奇术中心,并向我再三保证,一旦我同意登记,他可以替我争取到一些枢纽的访问权限。我谢绝了他的好意,于是他便失望的离开了。搞不懂,现在连做个法师也这么讲究了?路就在那里,既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凭什么我还要征得他人的准许方可行游?

他说他刚从亚历山大港回来。临走前,他给我留了点礼物。这倒不赖。

2014/6/29

我花了一下午把它捏了出来,这比我预想的要轻松不少。莫罗教徒应该会很欣赏我的举动,或者不,因为这还只是骨头,没有肉。我不懂为什么会没有,根据我的经验这点时间应该够了,也许是它足够不寻常。

坦白说,它的体型有点叫我失望。我本以为它会更大一点,撑破这栋小茅屋,让我不得不去找片深山来安置它。现在看来也不比我高到哪去,什么术式能够化形到这种程度?但这不影响它的带给我的感受。无愧为[无法识别],尽管只剩白骨,但光是注视,我便顿觉万事万物应由他来发号施令。它所知所能远胜于我,它应是我的主人,是众生的主人……我花了好大功夫来努力忘掉这些不愉快的。

我猜Arian也只是一知半解,只不过想借我的手一睹它的真容。小傻瓜,部分影响整体,不是吗?奇迹的消逝造成个体的死亡,那么个体的重生也定能令奇迹焕发生机。倘若我真能借由它来复原过去,令到处生满长春花与荆棘,还需要登什么记?

2014/7/4

塔耳塔洛斯[无法识别]!外面到处是血和肉……我走开了的那段时间它都干了什么?

我得想个法子把它关起来,否则狗鼻子的狱卒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的。它居然能动起来了么?但看着又不太像。尸体我都做了点小手脚,但愿能在我找到下一个安全的据点时能拖住狱卒的脚步。很显然,他们都在朝它同化,它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又专挑骨头?

那就用骨头来作引子吧,好在我有一整村的储备。模具可以就近取材,没什么是仙铜锁不住的。

2014/7/5

那只蜥蜴派上了用场。

2014/7/6

可以肯定,是弦月促使它凭本能开始活跃,并召来同胞集会。这可能是出于某种信仰或节日,也可能只是取乐。它哪来的同胞啊……Arlott,正如他们老是挂在嘴上的,同类产生同类,我算知道它吹笛子是为了做什么了。但它的表现显然还不够格,与我想象的相去甚远,恐怕远不及它生前的三分之一。莫非,莫非它们那能有三个月亮不成……

自那晚之后它再也没有任何表现,都已经这么多天了,莫非是我看走眼了?

2014/7/20

真让我失望。

我本以为,它是不一样的。它的羽翼遮天蔽日,翱翔时可令半个城邦失去太阳。口喷魔焰足以炼金,而不像现世的法师,孱弱地玩弄着手掌上割出的蓝色火苗。还有爪刃和尾刺,以及那一身能抗下任何刀剑与咒纹的坚甲……它是非凡的,不可思议的,能把我们失去的奇迹从远古重新灌注到这个世界上来。

而现在快一个月过去了,在我眼前的除了骨头,还是骨头。一定哪里少了些什么,它是不完整的,我换了好几种咒语都没法呼唤它。它除了吹笛子,办舞会和殴打它变来的同胞外别无所长,继续钻研下去显然只是在浪费时间。我开始怀疑它的出身了,还是说,它真的已经死了吗?我不信。

授予,哦,它还能授予。有点风险,但不失为是条出路。既然它没能做到,那就让我自己来。抵抗笛音的符咒并不复杂,我有把握让自己不沦为没脑子的陪衬。

至于收拾掉一副骨头架子,我还是有些自信的。上弦月之会的胜者,该换人了。

基金会首次记录到的SCP-CN-1972-B发生于[已编辑]地区,该事件直接导致了该地区一处小型村落的人口全部死亡,但死亡事件直至半个月后才被外界所察觉。各种迹象证实,所有死者的尸体在失去全部骨骼的情况下,仍维持各自生前的行程起居继续生活了一段时间。确信该异常现象是奇术师Arlott Vaughn所为。

随行特工在村落附近的山区发现Arlott Vaughn的隐居地,以及位于其居所内的SCP-CN-1972-A。在SCP-CN-1972-A内回收到除项目外的另一具人类骨骼,该骨骼同样具有近似项目的身体结构,但并不受笛音的异常影响而产生活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