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74
评分: +17+x

项目编号:SCP-CN-197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项目的异常性质,对项目的完全收容被认为是不可行的。基金会将确保上海市内的所有车站、机场等人员密集的交通场所已实现监控摄像全覆盖。MTF-庚午-55 “勿忘我”将排查所有与上海境内车站、机场等交通设施有关的人口失踪案件,若确认案件与SCP-CN-1974有关,将立即通过监控设备确定所有可能受SCP-CN-1974-1影响的人员,并对其进行长期的关注。若此类人员因医疗需求等原因进行DNA检测,并确认出SCP-CN-1974-1的遗传信息的存在,来自MTF-庚午-55 “勿忘我”的基金会人员将以医学专家的身份介入并使用奇美拉现象(Chimerism)对该结果进行掩盖。

描述:由于SCP-CN-1974的发生表现出偶发性与突发性,且直到异常事件结束前难以与非异常活动区分,故所有关于SCP-CN-1974的描述均基于被认为与SCP-CN-1974有关的监控视频进行的推测。

SCP-CN-1974是一种异常现象,目前已知的SCP-CN-1974现象均发生于上海市内的车站、机场等人员密集的交通设施中。

尽管当前未获得足够数量的样本以证明SCP-CN-1974事件的发生与参与人员的主观意愿有关,但目前记录在案的[数据删除]起SCP-CN-1974事件均发生于1~3名人类个体在上述交通设施内部对1名人类个体(此时该人类个体被称为SCP-CN-1974-1)怀有告别意愿的活动中,但目前尚不确定SCP-CN-1974事件发生的确切时机。

在与其他人类个体分离后,SCP-CN-1974-1将前往该交通设施的人员密集处1。当SCP-CN-1974-1处于人员密集区域做出弯腰、蹲下、跌倒等行为2,且该行为将使得SCP-CN-1974-1被其所处环境的人类个体完全遮挡而无法被任何第三方视角(如监控摄像头等)观测时,SCP-CN-1974-1将立即消失,对此过程的观测尝试均已失败。

在SCP-CN-1974-1消失后,其身体的大部分组织和器官3将以未知方式出现在其消失时所处位置附近4的人员体内,此时受影响人员的免疫系统不会对SCP-CN-1974-1的组织产生排异反应。而SCP-CN-1974-1的部分随身物品将于此次事件发生后的1年内随机出现在上海市内任意车站、机场的失物招领处5

此外,在被问及有关SCP-CN-1974-1的信息时,所有案例中的SCP-CN-1974-1相关者均表现出了对SCP-CN-1974-1去向的不关心或不了解,目前尚不确定该情况是SCP-CN-1974事件的发生条件之一还是SCP-CN-1974事件对SCP-CN-1974-1的相关人员产生了认知影响。

附录-1974-1:203█年6月,因工作调动等原因,隶属于Site-CN-34的基金会特工Michelle预定于[已编辑]乘坐民用飞机前往Area-CN-██所在城市。Michelle特工的女友,二级研究员Sandra违反规定私自为其送行,并因此触发SCP-CN-1974。此次记录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在异常效应出现之初就得到及时确认的案例,但研究员Sandra无视了来自站点的指令,并试图对异常过程进行干预,此行为造成研究员Sandra[数据删除]。

研究员Sandra目前已接受记忆删除并安置于[已编辑],对其体内出现的多种异常现象的研究方案正等待道德伦理委员会的评估。

关于SCP-CN-1974的潜在威胁性正在考察中。

203█年4月,一封信件出现在Site-CN-34大厅的失物招领处,信件内容被认为与研究员Sandra有关联,信件内容已收录于本附录内。

亲爱的San[字迹模糊不清]:他们本来可以阻止这一切的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字迹模糊不清]。我想我不会再有机会回到上海了。你的人生旅途还要继续,而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终将融入人流,消失无踪。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只是看着

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没有告诉你我真正的目的地,只是不希望你[字迹模糊不清]。希望日后你能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不要让每一次看似轻松的告别成为永别。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忘了我吧。没人能够拆散我们

——M[字迹模糊不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