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996
评分: +107+x

项目编号: SCP-CN-1996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1996-P当前已被封锁,对外声称该建筑不具有相应的建造许可,且多处结构老化,需紧急拆除。所有SCP-CN-1996-1实例当前均已被移出SCP-CN-1996-P,当前收容于Site-CN-1001处的大型收容仓库内。

SCP-CN-1996-2与SCP-CN-1996-3当前已被位于地下的隔离带所阻断。应注意任何可疑的地下工作机体,并在任何机体接近二者前检查其许可。必要情况下允许攻击无授权靠近SCP-CN-1996-2/3的工作机体。

SCP-CN-1996-4当前未处于收容中;其于被发现的当晚消失,正在全力排查其去向。一旦发现其所在地或持有者,应不计代价将其回收。


Dr. Goldie已被视为Euclid/Keter级异常个体,其曾用个人资料及当前已知外观可自行查阅。目前认定其已出逃,但不排除其因任何目的返回任何基金会设施的可能性。结合其过往资料判断,该人员有能力于某种程度上对外混淆其真实身份及信息,但确信其当前不具有任何非异常方式外变换其外貌的方式;即,其整体外貌于短时间内将不会出现巨大改变。已启动天基定位系统并于全球范围内搜索外观类似Dr. Goldie的人员,同时对时间跨度为两标准周内的样貌变换类机构顾客名单进行审查。负责该项目的收容人员于外出执勤时应随时佩戴具有目标锁定功能的记忆强化目镜,以避免任何主观偏差;若任何目标被锁定,无论其实际身份为何,应就地将其压制并运输至Site-CN-1001提审。任何非收容团队的基金会在职人员遭遇到该个体,应立即上报并视情况展开适合于当时的收容行为,拖延其行动进程并等待专业收容团队来临。未知其是否以及何时重获其曾身为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的能力;武装人员在与该个体遭遇时,若有必要,允许将其处决。

Dr. Saboria已被降职为名义上的三级人员,并具有2级人员的访问权限;预计于约一年后或其下一次出现工作纰漏时将其降为2级人员。其应被24小时监视,一旦发现其出现任何异常反应或行为,应立即上报并对其展开进一步收容行动。该文档从此刻开始禁止上述人员访问。

描述: SCP-CN-1996指天海市市立海洋生命科学展览馆及与之相关的一系列异常。

天海市市立海洋生命科学展览馆(后称SCP-CN-1996-P)占地1080平方米,共有五层展区。其为免票入场,不具有任何相关的纪念品/礼品商店,亦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被某人/某司投资,未知其日常维护及营业资金从何而来。所有展区内及入口处均不具有任何人类向导或任何用途的人类个体,但其内部所有展出设施均有能力照常运作;其对外声称其可实现全自动化,因此不需要员工。对其整体结构的探测表明其内部具有一定数量的机械结构,但远远达不到其日常需要的一系列工作强度及密度;同时,SCP-CN-1996-P并不具有任何有效的水电来源,未知其内部供水及供电如何被实现。每日的3:00,其内部地面及墙壁上的任何污渍、附着物及垃圾均将消失;此种现象似乎仅会清理广义意义上的垃圾,换言之,记录设备及定位装置不会被此现象影响。目前,SCP-CN-1996-P的建成时间与所有人及任何相关人员无法被查明;所有与其有关的线索均在调查时某一时间点消失。对该项目开始进行调查的契机亦已不明确。

SCP-CN-1996-1指SCP-CN-1996-P内的2683件展出生物,分别被编号为SCP-CN-1996-1-1~2683。其中包含有1743件具有早已灭绝的生物形象的展物,例如双髻鲨(Sphyrnidae)、翻车鱼(Mola mola)、棱皮龟(Dermochelys coriacea)、岩龙虾(Australian Spiny lobster)等。所有SCP-CN-1996-1实例均被放置于符合其形象的生物所适宜栖息的模拟生态之中,但所有SCP-CN-1996-1实例均不具有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且其多数本身为无机物所构成。876件SCP-CN-1996-1实例为等比例塑胶模型;1189件SCP-CN-1996-1实例为瓷制高仿工艺品,其余实例均为剥制或塑化标本。尚未知已灭绝物种标本的来源。

当一名或多名人类个体以任何方式进入SCP-CN-1996-P的任一区域后,SCP-CN-1996-1的异常性质将被集体激活;届时,所有SCP-CN-1996-1实例将表现出生命体征与行动能力。这一状态下的SCP-CN-1996-1实例被认为均遵循符合其形象的生物的行为逻辑与智能程度。尽管多数实例表现出与真实生物的高度不同,目击SCP-CN-1996-1的人类个体将通常认为所有SCP-CN-1996-1实例均为活着的真实生物,并在一定程度上无视大多数实例为已灭绝生物的事实。处于激活状态下的SCP-CN-1996-1有能力做出正常的进食/休眠行为,但在无人监视的情况下,其通常不会如此;被SCP-CN-1996-1实例进食的食物在事后检查中发现并未进入其内部,未知其去向。若SCP-CN-1996-1实例不处于SCP-CN-1996-P中,则其将不会与其他SCP-CN-1996-1一同被激活。当SCP-CN-1996-P内不再具有任何人类个体时,所有位于其中的SCP-CN-1996-1实例将回归无生命状态。

SCP-CN-1996-2与3为于SCP-CN-1996-P地下400米与800米分别发现的巨型奇术法阵。SCP-CN-1996-2表现出被长年多次频繁触发的迹象,且损耗严重;SCP-CN-1996-3尚未被完成,确信其当前完成度已超百分之七十;用于绘制SCP-CN-1996-3的溶液构成当前无法被解析。根据SCP-CN-1996-3已完成的部分,可以确信-2与其均为具有「代换」功能的奇术法阵,但因前者损耗严重而后者尚未完成,当前难以确凿判断二者的工作原理及具体代换事物。

SCP-CN-1996-4为埋藏于SCP-CN-1996-3下方的人形尸骸。其表现出对所有损伤的高强度抗性;鉴定表明SCP-CN-1996-4死于约三个月前,但因上述原因,该鉴定结果被认为是没有意义的。结合围绕于SCP-CN-1996-4的高强度休谟场、强烈eve粒子流/团及反常的akiva辐射反应,可以认为SCP-CN-1996-4死前为一顶点型多功能实体1。未知其具体身份,以及为何被埋藏于SCP-CN-1996-3下方。

目前对于SCP-CN-1996本身的调查已告一段落。同时,项目负责人Dr. Saboria声称其对于天海市内部居民对于SCP-CN-1996的平淡反应有所怀疑。其申请重新启动项目调查组,用以调查天海市本身。该申请在提交至T4议会后被否决,T4议会成员认为在SCP-CN-1996先期调查时期已对天海市本身进行过中度调查,且所有相关人员均确信该次调查中未发现任何天海市的异常之处;在此前提下,于SCP-CN-1996已经调查完毕的当下,重新启动项目调查组无异是一种浪费人工行动力的行为。已给予Dr. Saboria三个月自由时间用以自行调查天海市本身,且若其确凿发现了异常之处,将仍予以立案。

附录1:

████年10月12日,Dr. Saboria出现反常行为。其停止对于天海市本身的调查,并开始高强度阅览翻查同为基金会四级人员的Dr. Goldie的人员留存档案。此种行动被认为不符合该人员当前应具有的行为逻辑,且偏移了其先前的行为轨道。对Dr. Saboria实施问询后,其声称其于3天前曾就天海市的疑似异常一事与Dr. Goldie进行过线上采访。采访于某一处突兀中断,且此后其再未能与Dr. Goldie取得联系。

二者的通讯记录已被附于下方。

此次事件后,因Dr. Goldie已于一周内未出现于任何基金会设施内,其被定义为失踪。收容措施更新。

附录2:

████年12月3日8:36,监控显示Dr. Saboria的办公桌上凭空出现一空白纸张,来源未知。上述人员阅读后表现出了疑惑及畏惧的神色,随后其将该纸张收于其办公桌内。

检测显示该纸张被经过高强度奇术加密,加密类型为仅有特定人员可阅览。对Dr. Saboria的反应测试证明其有能力阅览纸张上的内容。该人员随后成为目前刚刚起步的记忆读取技术的首位实验体。实验结果为阳性,相关记忆读取成功。纸张内容被转录于下方。

Dr. Saboria随后被施以记忆切除手术并释放。后续结果显示该手术极为成功,仅删除了对象约一个月内的记忆且仅影响到了少量思维能力。执行该次手术的人员被授予三等站点之星,有关其后续巡游基金会各部以传授其切除经验的申请已被提交,且已被初步认可。收容措施更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