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99
评分: +27+x

观测镜

正在更换老化部件的淮左名都观测镜

项目编号:SCP-CN-2099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淮左名都观测镜内置原子钟系统将自动与Site-CN-91主系统时间进行比对,一旦站点时间落后原子钟系统秒级及以上,一次SCP-CN-2099将被视为发生。系统将立刻报告当前时间戳以及项目产生情况,优先于排除系统故障的自检行为。

基金会环形监狱系统将自动响应此报告,立刻对当前时间点的全球活动进行一次信息快照,并与最近的记录进行匹配。任何反常变动将连同相关记录副本一同发往Site-CN-91的“矩子”超算服务器,进一步分析是否由于其他异常或非异常原因产生。经排查未发现已知原因者,将归档入SCP-CN-2099档案中。

针对SCP-CN-2099的研究,因其性质难以进行实地分析,目前以在实验室环境下尝试重现现象为主。

人员应尽可能减少在淮左名都观测镜内所处时间,非必要不进入观测镜运转与操作区域,且在必须进入的情况下尽快离开。

观测镜内已专门开辟空间存储储备物资,以可供一人存活十年为最低标准。物资将包括粮食、饮用水、常规药品与注射型氰化物药剂。每半年或一次SCP-CN-2099产生后进行一次检查,依保质期和物资存量进行物资补充。

描述:SCP-CN-2099为一时间异常现象,表现为全世界范围的时间流动停止。该定论基于项目效应消除后的时钟对比与变动筛查,因为项目发生期间无法对世界进行有效观测,推测电磁波已因绝对时间暂停而停止传播。

SCP-CN-2099的效应范围被认为是世界性的。在曾经进行的全面时钟比对实验中,太空航天器、月球站点和口袋空间的时间均与受影响的时间相同步。由于已遭遇时间暂停异常个体的能力范围与有效时间长短在统计学水平上有限,推测SCP-CN-2099并非由此类异常对象引发。当前未知项目的产生原因与具体原理。

经过对SCP-CN-2099发生前后情况的快速记录,目前观测到项目的发生将伴随数种反常变动。当前未知此种变化属于项目自身异常的一部分,还是在项目效应期间由其他异常导致。变动记录列表请参阅附录M-CN-2099.2。

SCP-CN-2099由Site-CN-91的淮左名都观测镜发现,发现时机为观测镜的第四次实验性启动。目前认为SCP-CN-2099在历史上已发生多次,但因观测手段缺失而未能进行有效记录。

截止目前,已因SCP-CN-2099造成淮左名都观测镜内人员3人身亡、2人退休。对人员的长时间囚困给予了福利待遇补偿。

附录M-CN-2099.1:淮左名都观测镜简介

淮左名都观测镜,一种用于跨时间线观测的超技术设备,系“觉梦海棠花”计划产物,由时间异常部研发并在Site-CN-91最初投入使用。

该设备被设计用于对过去或未来进行更为有效且便捷的观测,即通过观测镜直接获取目标时间点的景象。不过该设备仅能对经过标记的时间点进行观测,以精度换取了自由观测的功能。设置新的标记点还需要人工初次进行,通常意味着首次观测还需要常规时间旅行方式的介入。

在观测镜启动时,整个内部将与外界完全封闭,并在镜舱内制造一个稳定时间流速的隔离区域。该区域时间将作为基准,促成在时间线上的流动观测,并在锁定标记后因观测效应间的虹吸而自然锚定目标时间点。

事实上,SCP-CN-2099的首次记录并非淮左名都观测镜的设计使用目的造成的,而是因为作为基准的内部稳定流速区域的存在,使得外部世界在时间停止后两方的时间流动出现了偏差错位。

附录M-CN-2099.2:反常变动记录节选

下列列表仅为节选,展示了SCP-CN-2099效应过后存在的反常变动包含多个方面。时间均为当地时间。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评判一个变化现象是否与SCP-CN-2099相关的标准,只有发生时间点与是否追溯出其他来源。因此有可能有相关现象事实上是由于巧合或者其他异常导致,但因未能查明起源而被认为与该项目相关。

中国,合肥,1995年11月16日,下午3时22分


绕城公路一原本正在行驶的中巴车消失,车上15人失踪。该起现象在首次报告SCP-CN-2099后发现,起初经由交通监控系统内基金会爬虫识别,并标识为一独立异常事件。在动用资源现场勘查无果后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记忆删除,伪造了一起交通事故现场。

日本,宇都宫,1997年8月2日,凌晨1时6分


市郊两座山丘山顶高度被削减,断面光滑且由外力造成。一农田中心可见宽度约两米的动物爪印,兼具哺乳类动物和鸟类的特点。

巴西,伊瓜苏,2003年2月1日,上午7时14分


一架飞机于当地坠毁,坠机现场发现机上所有人员均在坠毁前死于失血过多。在尸检中发现了长而细的通道直通体表与大动脉,推测为外力造成。飞机残骸在正上方初有一约一米直径的破损。

刚果,卡南加,2011年5月16日,上午11时54分


多具异常动物尸体突然显现,随后被环形监狱系统的卫星阵列标记。一尸体体长约24米,六足,站立高度约11米。背部有一折叠翼,全翼展约150米。爪印兼具哺乳类动物和鸟类的特点。在该尸体四周有五具小型尸体,体长约1.5米,面部口器为一中空吸管。尸检显示小型尸体死于全身外力冲击,大型尸体死于失血过多。已为尸体给予额外编号。

附录M-CN-2099.3:受影响人员名录

因SCP-CN-2099造成的外部世界与淮左名都观测镜内部之间的时间差,且在项目效应期间观测镜完全封锁,目前已导致9起人员被困事件。

在此再次警告,人员应尽可能减少在淮左名都观测镜内所处时间,非必要不进入观测镜运转与操作区域,且在必须进入的情况下尽快离开。

姓名 日期 时间差长度 备注
袁汝震 1995/11/16 4小时 首次遭遇项目效应且首次有人员被困
吕文绍 1995/12/2 22分钟 在设备旁加装安全提醒
南宫燕 1997/4/20 11月25天 首起死亡案例,死因为饥饿
越志伊 1999/2/1 5年 自前述事件后增加了必备生活物资。已安排人员退休离开基金会,为其提供福利待遇补偿
管建炎 2001/4/7 6天 为其提供福利待遇补偿
韩妃月 2004/6/6 9年 因合理饮食规划,人员在被移出观测镜时仍然存活。紧急转运至医疗设施中,安排退休与福利待遇补偿。
向英超 2010/11/4 15分钟
裴紫娥 2016/3/9 约500年 第二起死亡案例,尸骸已白骨化。对观测镜内老化部件进行了替换。
彭默 2021/3/21 2天 第三起死亡案例,观测镜大门遭外力破坏,死因为失血过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