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116
评分: +37+x

项目编号:

CN-2116

收容等级:

Netu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CN-2116已自行无效化,目前无需任何针对项目本身的收容措施。对Pol-13472的详细生平调查仍在进行中。

描述:SCP-CN-2116为一种以未知规律在人类社会中发生的异常事件。不同的SCP-CN-2116事件表现出高度差异化发展,但其共性是每次事件中,均会有一人形个体(即SCP-CN-2116-1)出现在一人类个体(下称“对象”)附近1,并在接下来的数分钟到数年时间内与其共处。SCP-CN-2116事件在人类历史中多有发生,第一次有记载的SCP-CN-2116事件甚至可追溯到公园前278年的楚国。目前被记录到的SCP-CN-2116事件为34次,但由于大多数对象本身在当时的被忽视,至少有半数SCP-CN-2116事件未被记录到。

SCP-CN-2116-1为一汉族男性。在所有SCP-CN-2116事件中,其体貌特征均表现为相同或相似。其体貌特征已被认为与Pol-13472高度匹配。2所有SCP-CN-2116-1在出现时均穿着当时常见的服饰,因此往往不引人注目。值得注意的是,在以发生时间先后为顺序的各SCP-CN-2116事件中,SCP-CN-2116-1的表观年龄呈明显的年轻化趋势。

在大多数SCP-CN-2116事件中,SCP-CN-2116-1被形容为“友善的”、“谦逊的”和“平易近人的”。在一次SCP-CN-2116事件中,SCP-CN-2116-1倾向于与对象进行交谈,交谈内容一般为表达对对象的赏识和理解或对对象自身成就及对象价值观的讨论。但若对象表示拒绝或身体状况不允许,其会选择进行一些其他的活动以表达自己的敬意。目前未找到此类活动的规律。

在目前观察到的所有SCP-CN-2116事件中,SCP-CN-2116-1与对象的相处都被对象及在场第三者认为是愉快而有价值的。在部分事件中,对象会尝试挽留SCP-CN-2116-1,但SCP-CN-2116-1均会礼貌地表示拒绝并离开。SCP-CN-2116-1离开后均会迅速失踪,所有试图追踪其行迹的尝试均宣告失败。

成为SCP-CN-2116对象的个体具有诸多共同特性,以下列举目前搜集到的特性:

  • 在SCP-CN-2116-1出现并离开不久后去世(85.3%)
  • 生前没有或几乎没有知名度(70.5%)
  • 处于落魄或怀才不遇的状态(100%)
  • 死后名声大噪,为大众所熟知(73.5%)
  • 当时的心理状态为消极绝望(76.5%)
  • 为文学家或艺术家(94.1%)

附录1:对SCP-CN-2116现象的首次书面记录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3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楚辞•渔父》

附录2:部分SCP-CN-2116事件记录

发生日期及地点 对象 事件经过
B.C.278 汨罗江畔 屈平 见附录1
B.C.173 长安 贾谊 项目与对象在对象离开长安前夕时于长安一客栈内会面。二人闭门长谈三日。项目于第四日破晓时分离开。事后有人讯问对象所谈内容,对象笑答:“天下苍生。”
1080~1084 黄州 苏轼 具体经过未知,但可确定项目在对象被贬黄州期间以友人身份与对象长期保持往来。其存在及部分言行被记录于对象在此期间撰写的多篇诗文中。
1891/9/7~28 纽约 赫尔曼·梅尔维尔 项目以普通来访者身份进入对象病房中探望对象。由于对象身体状况不佳,二人仅进行了简短的谈话,谈话期间对象显得极为激动和兴奋。随后项目为对象朗读其当时尚未出版的著作《水手比利·巴德》约两小时。在接下来的三周内,项目每日下午准时造访对象,每次会面流程大致相同,即二人先进行简短的对话,随后项目为对象朗读对象的作品,包括《白鲸》、《广场的故事》等。28日,对象在项目朗读过程中去世。项目照例结束朗读,随后离去。
1950/4/15 无锡 华彦钧 项目以█████学院教授身份为对象录制二胡及琵琶曲共计17首。据在场第三者描述,项目录制曲目时所使用的录音设备极为精巧和便于携带,甚至可以被装在衣袋里。随后数小时项目与对象交流二胡演奏技巧。
1974/12/2 北京 顾准 项目以普通探望者身份进入对象病房。在得知对象精力无法支撑其与自己对话后,项目于对象病床前静坐超过一小时,期间数度垂泪。随后,项目在对象耳边耳语数句。据在场第三者者描述,对象在听完耳语内容后“潸然泪下,抓住他的手,费力地说道:‘谢谢,谢谢’。”结束耳语后,项目离开病房并失踪,对象于次日去世。
1997/4/7~10 北京 王小波 项目以██出版社经理身份与对象在对象家中会面,相谈甚欢。项目对对象所著的《黄金时代》表现出了高度兴趣并提议将其集为《时代三部曲》出版。随后项目又接连三日与对象会面讨论出版事宜及书中内容。由于项目的认可,对象心情大好。4月10日下午,项目离开对象寓所,并于当天午夜时分失踪。当晚,对象心脏病突发,因不堪忍受痛苦撞墙自尽。

附录3:无效化记录

2006年7月19日,Pol-13472所租住公寓突然爆发高强度电磁辐射,致使基金会于其寓所内部署的三具针孔摄像头暂时损坏,失去图像信号。约三十秒后,图像恢复,Pol-13472失踪,期间未记录到任何人离开或进入其寓所。

事后调查时,于Pol-13472书桌上发现一张写有四行汉字的便签,其笔迹经鉴定为Pol-13472。原文如下:

完成了,一张单程票。但我不会后悔。
最可惊叹的事情都始终是难以言宣的;
深沉的怀念是没有墓志铭的。4
永别了,世界。

Pol-13472失踪后1小时17分钟,一例SCP-4999出现在其寓所内。该SCP-4999将一根已点燃的香烟以直立状态放置于Pol-13472书桌上,待香烟燃尽后离开。该SCP-4999的面容被基金会针孔摄像头所记录,其面容被记录到处于时刻的变化之中。目前已区分出超过70种不同的面容,其中有42种与基金会人脸数据库中的记录匹配,包括艾米莉·狄金森、埃德加·爱伦·坡、埃瓦里斯特·伽罗瓦、刘██、王小波、文森特·威廉·梵·高、弗兰茨·卡夫卡等。

事件发生后,SCP-CN-2116被推定为已自行无效化,收容措施更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