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145
评分: +31+x

SCP-CN-2145
项目名称項目名稱 SCP-CN-2145 基础等级基礎等級 Thaumiel//Object
威胁程度威脅程度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Eparc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其它事项其它事項
项目分类項目分類 基金会制 门径 时间影响  
标签標籤 .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现存的SCP-CN-2145已被封存或销毁,目前仅保留的一台SCP-CN-2145与其原型机存放于Site-CN-10时空部以供研究。使用SCP-CN-2145需要向时空部与后勤部取得共同批准。

为防止可能对SCP-CN-2145-1造成的影响,应当尽量减少对其的探索活动。

描述:SCP-CN-2145是由基金会Site-CN-10时空部制造的一种T类γ型分选虫洞门径发生器。由于设计过程中出现了原因不明的异常技术失控现象,因此,SCP-CN-2145无法正确设置门径坐标,所有产生的门径都会通向另一坐标未知的平行现实(SCP-CN-2145-11)。

当SCP-CN-2145进入稳定工作状态时,将会产生有效半径3米的虫洞门径,并不定期2以虫洞中心为原点持续向四周散逸不定量但通常较多的EVE粒子。值得注意的是,SCP-CN-2145所产生的门径会随机将传送者传送到SCP-CN-2145-1地表的某一空地角落,但门径无法通过除人类以外的任何物质实体,但根据奇术师试验认为,人类在通过并到达SCP-CN-2145-1后仍然会处于非实体状态。准确的说,达到SCP-CN-2145-1的人类将会由物质实体转变为由大量EVE粒子密集聚合3形成的生命能量体。但在返回本现实后,则会恢复实体。

另外,多次探测结果表明,SCP-CN-2145产生的虫洞门径与非实体态的本现实人类似乎无法被SCP-CN-2145-1内部的原住民所观测到。

经过大量探测可知,SCP-CN-2145-1在历史上相较本宇宙现实快六十年,并且,SCP-CN-2145-1之现实与本宇宙现实中的常态社会几乎一致,存在与本宇宙现实一致的包含人类在内的自然界生物种类与地质结构、常态社会结构、政治客体、文化。特别注意的是,多次探测均显示SCP-CN-2145-1不存在任何异常,也不存在基金会与任何异常相关组织。


探索记录(部分)4


采访者:(A)时空部CN-2145项目负责处


受访者:(B)D-1415

记录时间:1963.3.6


A:首先说一下,你记得自己最初的传送点在哪里吗?有没有什么特征,比如地标性建筑之类的。

B:呃,我记得好像是传送到一处公墓里了,具体地方我也不知道。

A:描述一下你当时的感觉,身体感受如何,走路和其他肢体运动有无阻碍。

B:没有,感觉很好,跟平时差不多……不过我好像只能在刚出现的地面走路,上楼梯或者经过什么建筑物就会直接穿过去。

A:穿过去?

B:嗯,就是字面意思的穿过去。不过我那会好像还可以飞,应该说是飘着,就是想本能一样,走着走着就知道怎么做了。大概能飘好一段距离吧,不过飘着感觉挺累人的。

A:描述一下周围的具体事物,建筑,人,都可以。

B:刚到的地方有蛮多树的,然后我大概走了一里地差不多就从那里出去了。周围都是很多楼,很高,墙上都贴了镜子似的,蓝的,还有点反光。

B:有些大楼上面还有电视哩,不是黑白色的,五颜六色的那种,里面的人啊啥玩意的都很漂亮。有些楼就没有这个,不过竖着有一些字在飘,我不怎么看得懂。还有街啊之类的,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是五颜六色发光的,还有很多……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长的有些扁扁的四轮车在路上跑。

B:我觉得我应该还是在国内的,不过就是看不懂字,虽然我自己也不是很识字就是了。不过说起来,那里的大街上倒是不贴大字报和刷油漆字了。那地方挺不错的,比我们这好多了。



受访者:(B)高级奇术师 Belo

记录时间:1970.4.5


A:记录开始。Belo博士,请说明你的初次登陆点的具体位置,周围标志性建筑,社会概况。

B:好的,登陆点位于一民房门口,周围无地标性建筑,但从建筑和当地语言风格来看应该是中国东部吴地。当地建筑多为五六楼的独栋房,四周有田地,结合以前的记录,我认为这应该是属于现代发展后的农村。

A:好下一个,关于SCP-CN-2145-1的EVE与休谟环境,你有何看法?

B:实际上,除了我周身以外,那里似乎没有任何EVE粒子环境可言,我自身散发的AKiva辐射比起现在来说也具有一个相当快的扩散与消散速度,而且相对而言的,辐射最大范围也缩短了不少。休谟现实的话,我本人对这部分的造诣相当肤浅,不过我初步推断,对SCP-CN-2145-1而言,休谟现实极有可能并无意义或并不存在。

B:很神奇的是,进入那里后,我居然还保有意识和相当程度的感官,虽然没有物质实体——我相当确定,这就是国际奇术联合探讨了很久的“生命能量极聚合生命态”,那种浓度的EVE粒子是我们这个世界完全无法想象的,它太浓烈了,浓到我几乎不敢相信——一个手指头大小的极聚态EVE粒子量就足够我至少展开一个阵列奇术。能量直接构成生命,这是目前常态科学绝对不敢想象的事,不过我可以说,它在民间倒是有不少传说。

A:您指的是?

B:鬼,或者说幽灵。

B:极度纯粹的能量体的智能生命,但唯一不同的是,在那里,尽管我的能量庞大并浓缩到足够我挥霍无度,但不管我展开什么类型的奇术,都没有办法影响到现实——那怕连一丁点大小的反冲效应都没有出现——这说明我所施展的奇术完全没有对当地现实框架起到任何冲击效果,不过我认为,倒不如说是因为那里并没有以休谟现实为基础构建的现实框架,现实就是现实,无法抽象,更无法量化。

B:不过,有一点让我有些在意……

A:发生了什么意外状况吗?

B:是意外,但并非什么大事——我当时在边走边尝试大型奇术的展开效果,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走到了哪里,不过我敢肯定,我遇上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之所以让我一直记着,是因为她长得很像我女儿,你知道的,除了胎记,人与人之间总是会有些奇妙的感应。虽然我不相信这些,不过当时这个神似我女儿的人毕竟扰乱了一会我的心思,导致我因为操作混乱引发了一次EVE粒子暴乱——在我们这会引发严重的现实冲击效应,不过在那一点事都没有。但是当时那个女人却转头看了我一眼,她好像有些表情,我不知道能不能这么说,毕竟有可能……

A:她能看到你?这不可能。不过,她或者她周围是否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我不相信你在施法时还会随意乱窜。

B:[沉默]……有,我记得她当时好像在烧纸,烧纸钱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从那些灰烬和正在燃烧的纸上面传来了很强烈的EVE粒子反应,我大概是被这个吸引过去的。

A:这样嘛……谢谢你提供的资料,如果有意向,你可以在下一次探索行动中投递申请。

B:等一下,同志……

A:还有什么事吗?

B:不,只是一些……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不记录也行。

B:……你知道的,同志,虽然我是个英文代号的奇术师,但我毕竟是接受了四年多的马克思唯物主义的教育……这些年我经历过很多次收容失效,可是这次的事,却好像有点让我动摇了什么……

更新于20██.04.05,基金会首次观测到了在本宇宙现实中存在的生命能量极聚合态生命体(PoI-2864),人型,但并没有观测到其对现实框架做出任何影响。观测到其存在时间共持续2小时左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