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博士开封得异物 艾曹掾行署收宝刀
评分: +52+x

诗曰:

皇天后土起异常,妖魔邪魅走四方。

财团组织收容事,联盟聚义守天纲。

怎奈魑魅通人言,探听魍魉岁猖狂。

如此生出误传曹,誓报常态靖荣昌!

却说这诗原是误传曹掾艾力福柯所作。这位看官就问,那艾力福柯本不是中原人士,又难通诗文,为何特来赋诗吟志?这一问不要紧,可说起这博士献刀一事:

话说有一财团博士名于一诺者,受了财团敕命,四处折踅,难得休息,这一日新来开封地界,正是散漫时节,天热得紧,于一诺左觑右觑,思量寻碗好酸梅汤解渴;如此便到市井街上,正见得四处有人打散勾唱,赚得人山人海价看。都道是:人聚则乱,于一诺有心躲开,径退了几步,忽试着脚下发硬,似有铁石抵住,心中生奇,便蹲下觑看起来。

列位须知:打散耍戏场处,原是一片烂泥地。常有遗失家当细软的,再有人人踩踏,自是陷进泥里;原多有人行春挖得银钿的,不在话下。言归正传,于一诺淘挖半晌,呵!竟是一把刀,一二尺长。到野地里揩了泥污,银光闪闪,好不利落!却问这宝刀怎生厉害?且看他:

雪花铁,百锻钢,琢磨成工接宝刀。银丝绞铜嵌刀环,错金护柄红绸绕。削压錾割剁刺挑,此番端的功夫高!

于一诺得此巨宝,登时大喜,敷衍了来事,速速回了误传曹行署。示予同僚,勾得众人眼神发直,没有不喜欢的。又一姓卧的,正任行署书案上行走,奇道:“真乃怪事,这是如何得的?”于一诺正要说起如何来到开封云云,却听得口舌行持全是话本言语,登时目瞠舌结。

旁一小吏笑说:“博士未免太没搭撒,我看这刀端的快利,大端是哪位匠人——”话及一半,脸吓得刷白。列位看官不知,这位小吏平日说话酸腐,凡“端的”“大端”之言断不肯用的。

万幸那卧行走见多识广,断言:“此定为误传鬼怪是也!快快着误传曹掾看过。”正所谓:只因一着错,得了误传宝。于是卧行走并于博士,不敢怠慢,速速拿了宝刀,献予了曹掾艾力福柯。

艾曹掾正手行持着端印,去往公文上盖,见着二人形色慌张,问道:“噫!行走如何来也?”——博士好言擢升之事,一概称他行走,讨吉利也。二人对刺说了,不外宝刀何来、如何称之云云。艾曹掾笑曰:“还有这等奇事!着我试试。”试之果然。又取纸笔来,试以财团抬头书写此刀,竟未果。又试以电脑,也不成。

艾曹掾低头细思半晌,道:“这等脚叉刀具,验明了是误传的鬼怪,合该挂号记录的。”于一诺道:“这般乖谬的鬼怪,怎样入库是好?”艾曹掾笑道:“我误传曹不合规制的文档不知堆叠几千几百了,这篇依样记述,不成问题!”于是挂号为贰壹伍陆,分级为稳当一类,二人所说,一一作了描述

卧行走又道:“尚有收容办法,曹掾口拟即可。”艾曹掾便道:“无妨无妨,着人把这刀收起来仔细看管。”于是上文所言,纷纷录入。艾曹掾正要将其入库,竟未果,方才想起尚有开科、结尾。艾曹掾又不通诗赋,好生草拟,终于填上。有诗为证:

魍魉魑魅虽邪道,财团足智又多谋。

曹掾有方降鬼怪,误传行署成功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