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170
评分: +16+x

项目编号:SCP-CN-2170

项目等级:Eucil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光源暴露在受异常影响范围内,于探索记录发现的7名受控制人员不应被救援,同时发现的25具尸体无需处理,以此作为该异常收容措施的一部分。

每周需派出一名2级及以下人员进入异常区域与SCP-CN-2170-1进行交涉,交涉内容大致为:

  • 给予SCP-CN-2170-1食物。
  • 传授SCP-CN-2170-1年龄段12-15岁的教学知识。
  • 赠送给SCP-CN-2170-1其想要的礼物。
  • 听SCP-CN-2170-1讲述某种故事。

进入异常区域内与SCP-CN-2170-1交涉的人员如24小时后仍未出离,则认定其已死亡,不应进行施救。

该项目已确认无效化,于异常原所在区域“璩█村”所发现的3名存活的 GOI-24123(“万芒光”)成员需被处决。

描述:SCP-CN-2170是一种智能意识波动,经探测,该异常准强值极高,该异常通常“寄宿”于发光体内,其使用可见光的形式传播、转移自身或意识数据束,因此,于其光照范围内,所有人员有可能受到一定的精神影响,此外受其影响的发光体将持续发光,发光能量来源未知,其散发的异常光束穿透力较强。因SCP-CN-2170拥有高额准强值,其可通过发射数据束对大部分生物进行意识控制。

SCP-CN-2170于20██年在中国西北部地区一座名为“璩█村”的山村被发现,此地区经过调查得知其先前为一小型GOI的据点总部,该GOI信俸某种神明,每隔一段时间,将举办某种邪教仪式,据统计,在过去的五年内有三位平民于此地失踪,探索后,一名失踪人员确认存活,当前称其为SCP-CN-2170-1。

SCP-CN-2170-1为一15岁男童,因未知原因,其所受SCP-CN-2170影响较小,被认为与异常有较为深厚的联系。

目前SCP-CN-2170已在该区域作为指挥塔形成了一定规模的蜂巢意识,于探索记录后幸存的人员所述,处于异常笼罩范围内时人员会陷入某种幻境内,这种幻境通常被认为是“美好”的,令人舒适的。

每隔一段时间,SCP-CN-2170会操纵一名受控制的GOI成员自杀,原因未知。

附录-1探索记录。

此为研究员Anybody与特工Roger探索璩█村过程中的视频抄录。特工Anybody和特工Roger下面分别简称为“A”和“R”。

此文件由Site-CN-00指挥部进行监督。

<记录开始>

指挥部:现在请开启你们的摄像工具,确保其各功能无误,然后向前进入异常区域。

画面向前推进,此时摄像设备出现频闪,画面饱和度增强。

R:虽然有些头疼,不过这个地方还挺暖和的,挺舒服的。

A:打起警惕,Roger,我们的任务就是探索完这个地方然后活着回去。

R:没那必要,放轻松,我们已经探索过很多地方了,现在还不是完好无损?你有些焦虑,Anybody。

画面向前推进,视野中出现了几栋房屋,随着人员前进,房屋内的烛光逐渐亮起,烛光透过了墙壁和窗户。

R:这真神奇,不是吗?有人在盯着我们。

有一座房屋没有烛光,此房屋装潢有着明显的宗教风,墙壁有大片焦痕。

A:先别出声,看那里,那个地方有些特别。

R:你说了算喽,他们不让我们携带手电筒,所以我倒是觉得我们应当待在光下。

画面向前推进,摄像设备饱和度恢复正常水平,已自动启用夜视功能。

R:这里真他妈的黑,你认为这种地方会有什么可探索的?晦气。

A:Roger,你着魔了,这些光让你变得懒散,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R:伙计,得了吧。

Anybody举起摄像设备,利用夜视功能搜查房屋,于房屋内部发现被火焰灼烧的痕迹,中部摆放着石制十字架,十字架前跪着一具焦黑尸体,尸体的额头撞进十字架内,其下方推着灰烬。

A:我想,这……该怎么说呢?这个人看上去是被活活撞死在上面的,十字架上面有血,还有没被完全焚毁的绳子,这东西原来或许是用来绑人的。

R:我看看,十字架下面堆着灰烬,灰烬里面有一些碎掉的骨头,等等……

Roger将尸体踢翻,尸体眼球部分丢失,十字架上出现一段用俄语所述的刻字。

A:“圣光会清洗我们的眼眸,美好的时代将尽在眼前。”

R:哈,他的眼睛的确被“清洗”了,真可笑。

10分钟后

A:这个地方大概没什么好探索的了,走吧。

二位人员离开了房屋,设备再次出现故障。此时部分房屋出现模糊人影。

A:我想我们需要看看能不能从这些“居民”口中套出什么话来。

画面向前推进,探索人员打开了房屋门,此时摄像设备饱和度变得极高,画面开始出现强烈的频闪。隐约能看见一站立的人形,房屋地板散布着死尸。

A:你好?

无回应,特工Roger向前拍了拍站立静止的人形。

A:怎么样?

R:还没死,这家伙活着,他看起来有些内向?我倒是不觉得,这地板上全是脏兮兮的杂物,很难闻,不过待在这里让我感到很舒服。

人员进行了时长为2小时的搜索,清点后共发现7名异常人士,摄像机共拍摄到24具尸体,死法不一,其共同点是尸体均丢失眼球部分,除此之外,无任何异常

R:等一下,还剩最后一间房屋,我有点累了,头很晕……我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这些屋子里到处都是乱糟糟的东西,大概是布匹之类的?我觉得这里也没那么危险啊,除了之前我们发现的那个被烧焦的尸体和几个怪人外,没有其他的异样了,这里估计也没什么可以探索的,不如回去吧。

A:别发牢骚了,进去吧。

视野中出现了一座规模较大的房屋,内部具有多处光源,人员进入了房屋内部,此时画面饱和度急速增强,视野极不清晰。

未知声源:谁呀?是父亲回来了吗?

此时出现了急促的脚步声,同时传出一阵声音,声音显得较为稚嫩,视野中有一较小的模糊人形,推测为儿童,目前将其称为SCP-CN-2170-1。

R:等…等等?这地方有个孩子?这他妈竟然有个孩子?!他是从哪来的?

SCP-CN-2170-1:不是父亲?有客人来了吗?父亲说对待客人要慷慨,你们要不要吃零食?

SCP-CN-2170-1走进房间,端出了一盘食物,“食物”看上去像是一盘被捣碎的熟肉。

R:这是什么?肉松吗?哪里来的?

特工Roger拿起“食物”进行观察。

R:这肉松闻起来有一股奇怪的腥味,好恶心……

SCP-CN-2170-1:客人们不满意吗?

R:所以,这是什么……闻到这玩意让我头更痛了……我现在恨不得把我的颅骨撬开。

SCP-CN-2170-1拿起一块“食物”,放入嘴中咀嚼,似乎很享受。

SCP-CN-2170-1:软糖,小零食,很好吃的,父亲给了我很多的零食块,只需要用刀切除其中的一小块……用刀切的时候还会冒出一些果汁,不过零食这时候还不能吃,父亲需要把它们加热。

SCP-CN-2170-1走进房间,再次拿出一盘被切整齐的肉块,取出其中之一递给Anybody,对方接过并将其放入了口袋中

SCP-CN-2170-1:这颗糖果送给你,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糖,父亲原来对我很严厉,无论如何对外要用“父亲”来称呼他,我不清楚自己上一次吃糖是什么时候了……但是我清楚的,这个色泽不会错!就是味道有些涩,怪怪的……

A:好的,我们……很喜欢?所以,孩子,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个村庄发生了什么?

SCP-CN-2170-1:这个嘛……可以,你们跟我来。

人员跟随着SCP-CN-2170-1来到了最初调查的房屋内,其指着十字架,身体微微颤抖,有些害怕那具被踢翻的尸体。

R:我已经很累了……最好别耍我们。

SCP-CN-2170-1:父亲……被他们绑在这上面。火……很多的火,还有很多的欢呼声……

R:然后呢?

SCP-CN-2170-1:村庄里的烛火亮了……村民们都睡着了……当然,他……他死了。

SCP-CN-2170-1看向了那具被烧焦的尸体。

R:哈?就这样?

对方点了点头。

R:操,我真他妈受不了了,我现在头痛欲裂,而他却在消磨我的耐心?

A:等等,冷静,冷静一下!

R:我他妈真冷静不起来。

Roger挣脱了Anybody的束缚,准备对SCP-CN-2170-1实施暴力。对方感受到恐惧,开始哭泣并逃离房屋,Roger应声追去。

SCP-CN-2170-1:你们是客人……

Roger没有回答,继续追赶SCP-CN-2170-1。随后其停止了跑动,拿起随身枪械,跪在地上,此时其身上的摄像设备画面紊乱,出现不明文字,经鉴定为“I Love You”。

A:Roger,发生什么了?

研究员Anybody绕到Roger眼前,此时Roger正用枪托猛击自己的眼球,泪、血液与唾沫溅射至屏幕,其发出了沙哑的笑声。

A:住手,你这家伙!

Anybody抓住了Roger的胳膊。

R:松开,白痴,快松……救……手!

Roger撞翻Anybody至SCP-CN-2170-1脚下,此时Roger看向Anybody被撞倒的方向。

R:我……爱你……

沉默,随后Roger用手枪抵住自己完好的左眼,连开数枪后倒下身亡。

SCP-CN-2170-1:父亲唱的摇篮曲一直很管用,他睡着了,嘘……

<记录结束>


备注:特工Roger已死亡,Anybody成功逃离,其口袋中的“食物”检测为经过简易加热人体组织。后经研究员Anybody口述,其在探索过程中受到了一定精神影响,导致其看到部分的事物与录像内容有所偏差。

“我觉得Roger他……有些过于鲁莽了……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那种危机感,我们那样……就像在儿童乐园游戏的孩子。”

——研究员Anybody

I%20love%20you.png

此时的态度


附录-2:

2170-"视殇"协议


制定:本协议由SCP研究组,Site-CN-12精神异常研究组,Site-CN-12奇术部联合制定。


概要:该协议将用于异常区域的维护,避免于异常区域内的安保人员受到影响。对进入异常区域的人员进行相关培训工作,将死亡人数限制至最低。因SCP-CN-2170具有智能,应尽可能尝试与其沟通。

内容:新型奇术装置“THEROOFXII-2”需立即投入使用,避免更多人员受异常影响,此装置由Site-CN-12奇术部制成,用于展开奇术幕布,拦截可见光线,阻挡其中的意识波动。于异常区域附近的安保人员不可穿过奇术幕布。

14个光能意识接收板将呈环绕状安置于异常区域内,此装置用于接收异常所散发出的意识数据束,读取内部信息并转化为电信号传至附近的站点设施,无法接收单源引导的数据束。

所有进入异常区域的人员不可辱骂、伤害SCP-CN-2170-1,需与其进行友好交流,不可拒绝SCP-CN-2170-1的要求,所有与其的谈话应被记录在案。

备注:你们需要知道我们应当做什么,我们不是恶人,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应该去对一个孩子动怒,何况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研究员Anybody


相关人员:研究员Anybody,研究员千坂玉子,Dr.Cecil等。


附录-3:以下为各人员与SCP-CN-2170-1交涉过程中所记录的部分数据,研究员Anybody曾致力于研究儿童心理学。

日期:20██年7月4日。

记录人员:研究员Anybody

准强值检测:824

记录内容:

“昨天的糖果你吃掉了吗?”

这是那孩子见到我后说的第一句话,我感到奇怪,昨天Roger甚至打算伤害他,但是他看起来依然非常热情,从他的屋子里又拿出了一颗软糖递给我,自己也吃了一颗。这颗软糖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普通的、正常的。不过扑面而来的腥味使我很快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肉,人类的肉。

这里的光给一切披上了斗篷,你不知道你看到的是否真实,但看上去必定无害,它不允许你对可怕的事物进行感知,你会因此而头痛欲裂,情绪崩溃。

我强忍着呕吐感将那块“软糖”含在嘴里,随后背过身偷偷吐了出来,看起来是吃掉了,那孩子很开心,他把我拉进了他温馨的小屋子,屋子中的零食堆积成了一个残缺的人形,呼,他的父亲真的很宠他——开玩笑的。

“母亲已经离开了很久了……她离开之前只是告诉我们要出差,大概过去了一个月吧,那本该是她回来的时候,但是我迟迟没有等到她,父亲那时候告诉我,在两周之前她的电话就已经失效了。”

“大概是两年后吧,父亲带我来到了这里——他说他找到了母亲的消息,得到这样的消息在他眼中抹上了两年未见的色彩,本该属于他的美好因为母亲失踪全部付之一炬……”

紧接着他不再讲话,我感觉似乎有什么事物在旁边提醒他该说些什么,但是我不能去问,一个小时很快就到了,我开始感到轻微的头晕,只好与他告别了。

日期:20██年7月7日。

记录人员:研究员Anybody

准强值检测:720

记录内容:

“嗨,你好,我今天给你带了糖吃。”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块水果软糖,递给了他。他看上去很开心,用手捏了捏软糖,没有急着吃,我看见他抬头问我:“你没有给自己留吗?”

我摆了摆手,怕他又拿出“糖果”,于是将口袋里的第三块糖塞进了嘴里,他看到后也心满意足的吃了手中的两块。

随后我开始了今天的教学工作,他在旁边认真听着。他的房间有一股尸臭味——尸体已经腐烂了。我不得不忍受这些来完成任务,他难道就闻不到这些吗?可他明明害怕那唯一的黑暗房间中的尸体,这些光可以干扰你的视觉,但是干扰不了其它的感知,这次是糖果,我想下次应该带点其他东西……

“我和父亲来到了这里,这里原先有不少村民,他们将父亲和我绑了起来,关进了地窖里,那里很黑……很冷……他们说我们黑暗的灵魂终将发光发热,他们会在一段时间后将我们献祭,献祭大概就是把人绑在祭台上……用火……召唤他们的神明。‘”

“那……母亲呢?”我小心翼翼的问他。

“献祭的仪式失败了,他们的神明没有下凡……我恨他们。”他回答道。

日期:20██年7月18日。

记录人员:研究员Anybody

准强值检测:538

记录内容:我感觉今天的头痛现象有所缓解,兴许是产生了一些“适应性”?我不知道,当我到那时,那孩子正在井边打水,我凑上去跟他打招呼,井水中飘出来一些腐臭味,但是水看上去很清澈,我不能相信这荒唐的表面,谁知道井里面有什么呢?一瞬间我有些惊讶他是如何活到现在的。

来到他的小屋,里面的光芒似乎比以往稍微黯淡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或许吧?我今天给他带了一些食物,足够他吃一段时间了,房间内的零食山也重新变得完整了,新的零食山给我一种熟悉感,我知道他的运作模式,上一个“零食”腐烂后会被他丢在屋子里,他需要杀死一个活着的家伙——他需要补给,但是7个人一个没少,所以……难道是Roger?我不敢想象了。

“大概是过了几天,他们将父亲和我带走了,我看见他们把父亲绑在架子上,下面堆着柴火……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父亲在火焰里没有吭声,或许是他在之前的两年里受尽了黑暗……以及阴冷吧?”

我没有说话,他嘴里只是念叨着:“我知道的……我就是知道的……父亲告诉我的……我听见父亲的声音……他没有死……该死的是那些村民。”

我想他大概没有心情聊天了。

日期:20██年8月4日。

记录人员:Dr.Abe

准强值检测:416

记录内容:

我再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从Anybody那里了解过一些事情了,所以我给那孩子带了足够的食物,但是他仍然会选择食用一部分房间内的“零食”,那东西当然不好吃。

孩子似乎很沉重,但是仍然走出来欢迎我,他嘴里念叨着某句话,一瞬间我有些愣住了。

我想起了Anybody前辈告诉我的,她产生了一种“适应性”,因为起初的探索让她头痛欲裂,后面这种感觉则变得越来越小,我怀疑这不是因为人产生了一种适应性,而是异常变得越来越虚弱了,事实上,的确如此。

等到他走近了,我才听见他嘴里念叨的内容。

“父亲烧的不是柴火……是灵魂,这里没有柴火……为什么?我本以为他会一直陪着我的。”

日期:20██年8月12日

记录人员:研究员Anybody

准强值检测:311

记录内容:

这个地方比原来清明了很多,但是一切仍然非常美好,是的,温暖的幻象。

即使我每天给那孩子送食物,这里的活人却仍然在慢慢减少,我劝过他很多次关于“健康”有关的事宜,可他从没听进去,继续咀嚼那腐臭的“零食”,我有些不知所措,每天只是教他一些知识,给他送食物、礼品之类的东西。

“人的灵魂是可以被切割的吗?”他最近有些神神叨叨的,说真的,我很担心他的状态,他失去了干劲,这里的光也是。

“那天的仪式成功了……连同着灰烬……一起融进了光中,他们的神降临了,父亲还在这里。”

“所以……你是说,父亲融入了光芒中?”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是的,他承受住了足够多的光和热…连带着那些所谓的村民,一起跳入了火中……还有一部分,被处理掉了……这是他们应得的,他们该死,因为他们想要伤害……”

紧接着,他回归了原来的状态,热情、开朗,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日期:20██年8月26日

记录人员:研究员Anybody

准强值检测:156

记录内容:

这里的光已经变得昏暗了,和普通的烛光色调相差无几,但仍然能够很好的掩盖住这个村庄,他的意识已经很微弱了,但是仍然能爆发出准强值极高的数据束——至少对付我们绰绰有余的。

今天是一个比较特别的日子,他带我来到了那个黑暗的房间,手中拿着一朵看上去有些蔫的鲜花,插在了灰烬内,这是为了缅怀她的母亲。

“这里的光……很温暖。”他突然说道,“我感觉它快要消失了……父亲……”

“不会的,他一直都在,永远都在。”我安慰道。

“你说的没错,外面的光芒是否也像父亲一样温暖?”他问,“我不想离开他……我真的不想……”

不知不觉间我沉默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

日期:20██年9月7日

记录人员:研究员Anybody

准强值检测:0

记录内容:[数据删除]

备注:SCP-CN-2170已失效。

于9月6日,光能意识接收板接收到了一条信息,内容如下:

请在我消失前带走他,在之后一切幻象都会解除——我一手造就的烂摊子。他不该在这里受苦,这个地方有些过于偏僻了,我无法让他自己一个人……踏上这么远的旅途,感谢你们设下的装置,我的灵魂将要燃尽了,这一次……不会很痛的……至少不会像平常那样,杀掉那些邪教徒吧,我想要偿还的命已经足够了。

最后,我想让你们告诉他……我爱他——因为他是我的孩子,而我……永远是他的父亲,永远永远……不会消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