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210
rating: +27+x

你好!这里是作家先生,请收下这张名片!

很高兴认识你!

相信我们会有很多的共同语言。

姓名:艾特·劳斯特

年龄:25

职业:作家

地址:俄罗斯乌辛斯克

如你所见,我是一名作家,我很喜欢创作一些有意思的文章

见到你让我非常高兴,是时候进行创作了!


文档编号:2210-#001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Keter


我喜欢用这样的格式……真的吗?

哦,抱歉,我的话好像有点多。

让我们继续写下去吧!


特殊收容措施:应派出人员对SCP-CN-2210所处区域进行封锁,为防止不可预料的异常现象,需尽力阻止民众对其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触。若SCP-CN-2210有扩张的现象,应立即记录并报告上级。

描述:SCP-CN-2210是一座名为“利亚克斯”的小镇,其中人口约为150人,其位于俄罗斯乌辛斯克,目前无任何已知资料曾对SCP-CN-2210的相关内容进行记载。

SCP-CN-2210的异常性质在于其独立的昼夜循环系统。区域外的声音、光线已知都无法通入其内部,因此其中的居民无法对外界进行感知,这些居民被称为SCP-CN-2210-1。但人员可对SCP-CN-2210内部景象进行感知。被认为其内部的声音、光线可单方面传播到外界,原因未知。除此之外,任何进入SCP-CN-2210内部人员均失踪,无法被找回,在之后SCP-CN-2210内部将会出现一系列异常现象。事物被带入其中时会完全消失,但不会引起异常现象。

SCP-CN-2210会随机进行扩张,其在扩张的过程中会引起地震,风暴等自然灾害,目前其占地面积约为200平方千米,暂未得知其扩张极限。


很普通的异常,对吧?

不过它属于我,而我也属于它。

所以它对我意义非凡,我怀念原来的一切……

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继续努力!

附录-1:探索记录

以下探索记录为特工Bonuy探索SCP-CN-2210内部时的叙述,在探索完毕之后,特工Bouny失踪,一名SCP-CN-2210-1将其记录的文件展示在SCP-CN-2210内部的边缘地区使人员能够进行阅览。据看守该异常的安保人员声称,该异常带来记录文件的同时拖着一具怪物尸体,目前暂未得知其目的,推测其可对外界进行感知。

3月12日
我进来了,这里的空气非常清新,似乎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糟,我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测一下这里的休谟指数,出乎我意料的是,这里完全正常,我不知道为什么把这里传播的这么邪门,这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啊!

我拉住了一个老人,打算向他询问一点事情,可是他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有搭理我,我又来回找了好几个其他的居民,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冷落与无视,这让我有些心灰意冷,我推测也许是他们太久没有接触到外人了,或许是我的错觉,这里的昼夜过得非常快,这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我只当是找人找了太久而忘记了时间,于是找了一块小巷子过夜。

3月13日

昨夜睡得很不好,这几乎是我度过的最长的一夜了,太冷了,哪怕我把整个身体缩在睡袋了,我听到有脚步声,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不像是行人在走路,倒像士兵在巡逻,或许是孤独才让我疑神疑鬼的,今天的任务便是继续从镇民口中问出关于这小镇的一切。

找了几个人之后,我早知道结果,他们不会搭理我的,我的武器在进来的时候就丢失了,威胁他们也不可行,我找了一个便利店拿了几块面包,那老板也不在意,任由我肆意攫取他的商品,再享用面包的时候,我意识到昨天的推测被推翻了——既然他们与世隔绝那么这些商品是哪里来的,我分明看见面包的塑料包装袋上有品牌标签,但是这里没有工厂或加工的地方。

吃完了面包,天色竟然又暗了下来,此时此刻我才感到奇怪,这天似乎比昨天暗的还要快,这太诡异了,他们派我来做这个调查的时候什么都没告诉我!我没办法,找到昨天待过的地点再次凑合了一晚。

3月14日

有人在我附近低语!我昨晚没睡,一动也不敢动,具体说的什么我听不懂,但我本能的有危机感,当阳光渗入睡袋时,我的心才放松下来,谨慎得爬出了睡袋,我看到远处有一个很大的类似于书馆的建筑,我觉得这里可能会找到我需要的东西。

进入这栋建筑物的内部,这里只有寥寥无几的几本书和一个正埋头写作的人,他看起来全神贯注,我凑近了身子想要看他所写的内容但是他迅速把书合上了,随后回过头来凝视着我的脸,看了许久,我感到有些尴尬。随后一声叹息打破了这份寂静,只听见他说:“这里有床,你安安心心的睡一觉吧!如果想要离开,请走那扇小门!”他指了指远处的一个毫不起眼的门,这让我欣喜不已,一是我不用露宿街头了,二是终于有人搭理我了,我想和他再说会话,不过他走进了那扇小门,我也不想去打扰他了。但是这中间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我为什么会如此信任他?我没有多想,因为这几天快要把我逼疯了。

3月15日

早上好,哦不,我是说晚上好,今天的白日只持续了半个小时,我开始感觉有些难受了,忘记了许多东西,又或者……无法理解,好多的东西都没有了概念,一切都变得这么抽象,这次的记录非常简短,我花了大把时间去理解每个字的意义,那小门!我得出去!

3月16日

小门,有怪物,尸体,绞刑,追杀……等等,这些他妈的都是什么意思?

(模糊不清的字迹)

3月17日

我现在唯一能理解透彻的就是自我,周围除了绞刑用的杆子和上面栓着怪物的尸体一无所有,我明白,这是最后的回光返照,那些尸体上挂着名牌,标注着它主人的资料,它们生前或许是和我一样的“旅者”吧!我的泪水映出了我丑陋不堪的脸,我不明白!

3月18日

他死了。他逃脱了。1


你知道吗?我同情他,也嫉妒他,那……为什么?

他丧失的仅是外在,而直到最后他还惦记着他自己。

但是我没有这样奢华的资格,所以他应该被吞没,最后带着他的自我一起下地狱。

不够清晰,让我们结束这个小插曲。


文档编号:2210-#002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210所在区域已被封锁,需全天对该异常外部的压印叙事流进行至少10次的侦测,若发现有叙事流混乱的情况,需集中对SCP-CN-2210进行关注,有任何的异动应及时报告,同时布置好应急措施。其周围存在的居住区内所有人员需被疏散,研究人员应尽可能的阻止异常继续扩张。

描述:SCP-CN-2210是一座名为“利亚克斯”的小镇,其中人口约为150360人,其位于俄罗斯乌辛斯克区域,目前无任何已知资料曾对SCP-CN-2210的相关内容进行记载。

SCP-CN-2210的异常性质在于其独立的昼夜循环系统。区域外的声音、光线已知都无法通入其内部,因此其中的居民无法对外界进行感知,这些居民被称为SCP-CN-2210-1。但人员可对SCP-CN-2210内部景象进行感知。被认为其内部的声音、光线可单方面传播到外界,原因未知。除此之外,任何进入SCP-CN-2210内部人员均失踪,无法被找回,在之后SCP-CN-2210内部将会出现一系列异常现象。事物被带入其中时会完全消失,但不会引起异常现象。SCP-CN-2210内部的压印流极为混乱,进入其内部的外来实体会于几天后消失,随后一只不知名的怪物——SCP-CN-2210-3将会出现,SCP-CN-2210-3一般形态不可确定,其身体组成不规则,该异常通常没有敌意,其会获得相关失踪者的所有记忆,同时会尽可能远离“镇长”,SCP-CN-2210-3大多数情况下存活时间不超过1天,推测其被镇长所击毙,根据特工Bouny记录的记录文件显示SCP-CN-2210内部图书馆里可能有着大量的刑具,疑似被用来绞杀SCP-CN-2210-3。

该小镇镇长自称“伦特·劳斯特”,其乐意与外界进行交流,自称写过很多作品,SCP-CN-2210内图书馆所有书籍均由其所著,其被认为拥有控制SCP-CN-2210的权利和力量,所有SCP-CN-2210-1会无条件听从“伦特·劳斯特”的指令,目前SCP-CN-2210-1不受SCP-CN-2210内部异常叙事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其信息在“缓冲器”内部的登录。2

SCP-CN-2210会随机进行扩张,其在扩张的过程中会引起地震,风暴等自然灾害,目前其占地面积约为200平方千米,暂未得知其扩张极限。SCP-CN-2210现阶段增长快速,其增长时仍伴随有自然灾害方面的现象,被认为其增长的速度与时间成正比。


那里是多么快乐啊!你说是吧?

可惜我的眼前只剩迷惘一片,不知何时变得如此抽象。

甚至包括自我,我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就像一只无家可归幽灵。

文档编号:2210-#003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已归档>:不要打扰作家工作,他正在完成他所爱的一切,没人能阻止他,除了他自己。

描述<已归档>:

SCP-CN-2210降落于此而又莅临远方

SCP-CN-2210拥有一切而又失去了一切

SCP-CN-2210是守护者而又是侵略者

SCP-CN-2210正在和他的朋友们玩耍

SCP-CN-2210正在和他的家人们谈心

SCP-CN-2210正在检查他的作品

SCP-CN-2210躺在舒服的座椅上

SCP-CN-2210回忆着过去的事情

SCP-CN-2210很惬意,他闭上了眼睛

SCP-CN-2210的双眼从未睁开……


SCP-CN-2210是两张全家福,其分别被称作SCP-CN-2210-1和SCP-CN-2210-2。SCP-CN-2210-1的内容为三个面带笑容的人,背景大多数情况下为一间图书室,少数情况下背景会变为一条昏暗的道路,道路两旁插满绞刑架,一些绞刑架上有发现被绞死的尸体。SCP-CN-2210-1的中间部分内容有大量的缺失,于中间的人其左半边丢失,其右半边有着“伦特·劳斯特”的字样,疑似为该人员姓名,SCP-CN-2210-1的异常性质在于其内容会随机变得模糊,不可分辨,于此同时其左半边的空洞中会渗出透明状液体,经检测为泪水,泪水中染色体数目为23条。

SCP-CN-2210-2的内容为三个人,其背景为深灰色,无法辨认场景。相比SCP-CN-2210-1,SCP-CN-2210-2的内容有着更大程度的损坏,位于左右两侧的两个人面部内容丢失,均于其头顶写着“亲人”的字样,中间的人被用笔完全涂黑,无法抹除该痕迹,于其头顶写着[数据删除]的字样,其异常性质在于其周围不稳定的叙事流,因此,“亲人”的相关图像内容有时会消失。


啊,我的朋友,你对我给你的礼物满意吗?

现在总算有了那么一丝家的感觉了,这一篇只是象征性的牢骚,不会有任何事的,我累了,我想回忆原来的温馨时光,我们……真的很乐观,不是吗?真高兴,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掉。

这片地方只有冷冰冰的东西,你不用担心我,事实上我与你同在。

先等一等,别动,让我多感受一会你那边的温馨,真是舒服。

接下来我会继续写作,为我们的家园欢呼,或者为我们自己欢呼……


文档编号:#None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Apollyon Hiemal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210目前无法被收容SCP-CN-2210被收容在一抽象叙事域当中SCP-CN-2210所在抽象叙事域已被收容下层叙事已被抽象叙事域收容。

SCP-CN-2210将与自己互相收容。

应派遣人员随时对其进行监控,若该异常周围的叙事流产生任何的异常情况,需进行记录并关注“利亚克斯”内部的状况,当“利亚克斯”开始扩张时,需实行严格的防御措施。目前,严禁任何人员靠近其附近区域。

描述:SCP-CN-2210是位于一处抽象叙事域的未知异常,其本质推测为压印流,已知其具有较高的智能。该异常的异常性质在于其对所在抽象叙事域的掌控力,其可将所在抽象叙事域的混乱压印流以写作形式表达对下层叙事进行压印。SCP-CN-2210具有很强的敌意,但其似乎愿意与人交流,这使与该异常之间的沟通成为可能。

SCP-CN-2210被认为不完整,其情感与感知在抽象叙事域内被剥离——作为单独存在的压印流。该异常在跨越叙事时因为某种原因其一部分压印流被抽象叙事层所吸取,另一部分压印于此抽象叙事层下方的未知叙事域。这一部分为“利亚克斯”小镇中的小说作家,在此称其为SCP-CN-2210-1。其会对SCP-CN-2210所写内容进行整理,并对进入“利亚克斯”内的外来生物进行绞刑和安葬。

SCP-CN-2210会尝试对“利亚克斯”进行扩张,其扩张时往往会使周围的事物失踪,其目的被认为吞并该层叙事域。“利亚克斯”小镇的原型被认为是某个叙事域真实存在的城镇。


我所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园,它们被安置在这里,它们是独立的抽象叙事域。

放心好了,这一篇文章是我的构思,你知道的,我非常渴望这一切,因此总是会不经意间的去想,我认为我对自己足够了解,你也一样。

基金会确实已经意识到我的存在了,不过无伤大雅,他们不会成为我们的绊脚石。

我们的结局会怎么样?如果我把这个构想所描述的切切实实写出来?

由你决定好了,我或许会离开我的抽象家园,亦或者留在这里完成我们的大业。


是否发布这篇文章?

或者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