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245
评分: +26+x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应当事人Picsell Dois(真实姓名[已编辑],现供职于Site-CN-02)的请求(申请文书编号RAISA-CN-REQ-22450245),经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部、基金会人事部、基金会伦理道德委员会审批,本文档中大部分可用于识别(原)PoI-CN-22451963与(原)PoI-CN-22451967的个人信息的内容已被移除并标识为已编辑内容。

本文档(及本通知)中所指称的“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现已被解除需关注人员编号,且其信息已从基金会需关注人员数据库中被移除。在本文档外部查询“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所得到的人员指称(若存在)可能与本文档中该编号所指代的人员不同。为简便起见,并避免文档内部的歧义,本文档目前仍使用该编号进行内部指称,并可能在需要时进行必要的编辑和/或编号改订。

项目编号:SCP-CN-2245

项目等级:Eucli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已永久搬离SCP-CN-2245在当前基准现实中所逻辑占用的地点,且所有SCP-CN-2245-3个体已被销毁,经过异常检疫与空间连贯性检测,推测SCP-CN-2245已完成自我收容。

经上级管理部门批准,现已将SCP-CN-2245重分级为无效化,SCP-CN-2245的原有特殊收容措施已终止执行,并已被归档。被基金会租用的房屋将在执行异常检疫和消毒后退租。

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已接受了最低等级的记忆消除,根据事后评估,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对SCP-CN-2245的相关记忆已被移除。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现已被解除需关注人员编号,且其信息已从基金会需关注人员数据库中被移除。

描述:在被认为已无效化之前,SCP-CN-2245表现为一处当前基准现实中与江苏省苏州市[已编辑]小区[已编辑]单元305室的居民住宅占用同一逻辑空间位置的房屋(被编号为SCP-CN-2245-1),除该处房屋外,SCP-CN-2245同时包括了进出该房屋的稳定门径(被编号为SCP-CN-2245-2)、用于开启该门径的工具(被编号为SCP-CN-2245-3)、该房屋内部的居住人员(被编号为SCP-CN-2245-4)以及连通该房屋与外界的准门径和该房屋内部的其它物件(被编号为SCP-CN-2245-5)。

由于所有SCP-CN-2245-3个体已被不可逆地销毁,且所有SCP-CN-2245-4个体经异常检疫和背景调查综合评估认为不具备异常相关知识和/或制造异常项目的能力,关于SCP-CN-2245的相关记忆已经记忆消除手段被移除。因此,认为SCP-CN-2245-2目前已无法开启,由于未发现任何通过SCP-CN-2245-5进入SCP-CN-2245-1的方法,SCP-CN-2245-1已实际上无法进入。综上所述并经评估,认为SCP-CN-2245已完成了自我收容。因此,SCP-CN-2245现已被重分级为无效化。

在重分级为无效化之前,SCP-CN-2245各子编号及其所对应的项目的描述如下。

SCP-CN-2245-1:

SCP-CN-2245-1表现为一处与江苏省苏州市[已编辑]小区[已编辑]单元305室共同占用同一逻辑空间位置的空间异常,是SCP-CN-2245的主要空间。该空间呈现出普通居民住宅的样式,其内部装修与陈设的样式呈现出典型的20世纪90年代居民住宅内部装潢与陈设的特征,但同时放置了如平面彩电、新式冰箱、新近出版的书籍杂志等较为现代的物件,并在部分可观察到的位置进行了较为现代化的装潢,通过具备无线网络连接和分析功能的设备亦可侦测到经推测来自该空间的无线网络信号。目前的分析显示SCP-CN-2245-1可以从外部获取电力、水源、天然气与有线电视信号,并可以获得互联网连接,但是对相关职能部门和事业单位的调查未发现涉及SCP-CN-2245-1逻辑所在单元楼的异常记录。

SCP-CN-2245-1逻辑上占用了江苏省苏州市[已编辑]小区[已编辑]单元305室所在的空间位置。需要注意的是,该单元楼各住宅的门额上均粘贴了由当地公安部门制作的标示了该住宅编号的铁质门牌,根据推断,SCP-CN-2245-1逻辑所在的房屋的门牌编号应为“305”,但是该房屋门额实际粘贴的编号为“405”。由于暂时无法联系到当时承担门牌粘贴工作的人员,导致这一错误的直接或具体原因尚未确定。由于目前的实验结果显示,这一门牌可以经由正常的操作流程被更换为无异常的,写有“305”字样的门牌,因此这一现象可能归属于一个工作失误。

观察显示,SCP-CN-2245-1可以通过安装于墙壁上的透明玻璃窗从外部环境采光,并可以透过玻璃观测到SCP-CN-2245-1外部的情况。分析显示从SCP-CN-2245外部观测到的情况与从该窗所在的逻辑空间位置观察到的环境情况,包括景观、天气与街道上的活动物体等,是一致的。但是,尽管SCP-CN-2245-1逻辑所在的单元楼外并未存在植被覆盖,仍然可以透过SCP-CN-2245-1内的玻璃窗观察到窗外存在被稀疏的爬山虎(Parthenocissus Tricuspidata)植被覆盖的情况,并且若从SCP-CN-2245-1内的窗扇向外观察,可观察到SCP-CN-2245-1所在的“建筑物”外观与其当前逻辑占用的单元楼相同,但该“建筑物”的外立面被爬山虎被覆。

对城市规划资料等的调阅显示,SCP-CN-2245逻辑所在的单元楼修建于1963年,并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进行了重建。对该单元楼原居民的采访显示,该单元楼在重建前,其表面确实存在被爬山虎大量覆盖的情况,并且爬山虎造成的结构性损伤是该单元楼重建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根据此前居住在该单元楼的居民回忆,SCP-CN-2245-1内部的房屋结构与该单元楼重新装修前的房屋结构类似。同时,该单元楼在重建前,编号为405室与406室的房屋确实存在。根据目前查询到的结果,405室与406室的屋主应已搬迁至其他居住地。

对SCP-CN-2245逻辑所在的建筑的原始设计与建造者,以及承担该建筑的重建工作的全部人员的调查未得到表明这些人员和/或组织具备异常项目相关知识,或具备制造异常项目的能力的证据。

测量显示,SCP-CN-2245-1内部的休谟指数、EVE粒子浓度、VER强度、空间连贯性指数(DSSI)等与外部非异常环境的读数一致。

SCP-CN-2245-2:

SCP-CN-2245-2是与基准现实中该单元楼的305室占用了同一逻辑空间位置的钢制防盗门。目前认为SCP-CN-2245-2是通往SCP-CN-2245-1的唯一门径通道。当且仅当SCP-CN-2245-2被开启时,SCP-CN-2245-1会暴露,并允许相关个体通过SCP-CN-2245-2进入或离开SCP-CN-2245-1。

SCP-CN-2245-2为一扇高2050 mm,宽960 mm,厚30 mm的钢制防盗门,使用锁钥进行保护,安装有猫眼,并在表面涂覆了仿红木质感的包漆。SCP-CN-2245-2上的厂商标志显示,该防盗门品牌为“飞云牌”。经核查,该品牌的防盗门制造厂商确实存在。对该厂商的调查显示,这一样式的防盗门在2006年至2008年期间被批量生产。目前的调查未发现该厂商及其职员具备异常项目相关知识或制造异常项目的能力的证据。由于与SCP-CN-2245-2同型号的产品为量产产品,并由大量经销商进行销售,目前暂未查明SCP-CN-2245-2的购买地与经销商。

在通常情况下,SCP-CN-2245-2是不可见的,其所在的位置呈现为305室实际使用的防盗门。若SCP-CN-2245-2需要被从外部开启,则当且仅当持有SCP-CN-2245-3且具备开启SCP-CN-2245-2的能力的个体(请参阅SCP-CN-2245-3的描述文档)出现在SCP-CN-2245逻辑占用的房屋所在的楼层时,SCP-CN-2245-2才会出现。当SCP-CN-2245-2从内部被开启时,SCP-CN-2245-2会立即出现,并在从SCP-CN-2245-1中出现的个体离开SCP-CN-2245逻辑占用的楼层后消失。高速摄影机分析显示,SCP-CN-2245-2的每个出现/消失过程所需的时间小于1 ms。

SCP-CN-2245逻辑所在的单元楼305室所使用的防盗门,以及305室整体及其周边环境已进行了标准异常检疫和DSSI检测,不具备异常性质,亦不存在空间断裂/门径现象。更换305室所使用的防盗门无法阻止SCP-CN-2245的异常现象的出现。推测SCP-CN-2245所引发的空间重定向和/或空间断裂性质仅会在SCP-CN-2245-2开启时存在。

测量显示,SCP-CN-2245-2开启时,其门框所围成的矩形区域内,无论通过方向如何,DSSI读数均呈现出明显的波动。因此认为SCP-CN-2245-2是SCP-CN-2245-1内部的连贯空间与SCP-CN-2245-1外部的连贯空间连接中断并发生空间重定向效应的主要原因。

SCP-CN-2245-1内部的其他外界通道,如窗扇、烟道、下水管道口等区域,曾经也被分类为SCP-CN-2245-2,且双向通过这些区域时DSSI读数同样会发生波动,但目前尚未发现经由这些渠道进入SCP-CN-2245-1的可能性与方法,考虑到包括日光在内的电磁波等可以进入SCP-CN-2245-1,因此目前的推测认为SCP-CN-2245-1内的窗扇、烟道和下水管道等至少可视为一个从SCP-CN-2245-1内部向外部准双向连通的门径,但因目前尚未发现经由这些通道进出SCP-CN-2245-1的方法,推测这些通道仅为实现SCP-CN-2245-1的基本生活、居住功能与空间逻辑性而存在。因此,这些个体目前被重新分类到SCP-CN-2245-5中。

SCP-CN-2245-3:

SCP-CN-2245-3呈现为一把银色钢制钥匙,目前认为SCP-CN-2245-3是用于开启SCP-CN-2245-2并进入SCP-CN-2245-1的工具。目前共发现了3个SCP-CN-2245-3个体,分别由SCP-CN-2245-4和目前供职于Site-CN-02的助理研究员Picsell Dois1持有。根据Picsell Dois的回忆,目前已知的3个SCP-CN-2245-3均是购买SCP-CN-2245-2时附带的原配钥匙。SCP-CN-2245-3的复制品经实验表明不具备异常性质,对Picsell Dois提交的SCP-CN-2245-3样本的分析亦未发现SCP-CN-2245-3所使用的材料及结构具备异常性质。

进入SCP-CN-2245-1需要使用SCP-CN-2245-3开启SCP-CN-2245-2。目前,已知具有使用SCP-CN-2245-3开启SCP-CN-2245-2的能力的人员仅包括SCP-CN-2245-4(即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和Picsell Dois。

尽管曾进行过尝试,但是除助理研究员Picsell Dois外,目前尚未有基金会人员成功进入SCP-CN-2245的记录。这些实验人员即使持有SCP-CN-2245-3并抵达目标建筑的指定楼层,SCP-CN-2245-2仍然不会出现。在SCP-CN-2245-2开启时基于微型无人机或无人车的尾随进入和探索尝试同样没有获得成功。

SCP-CN-2245-4:

SCP-CN-2245-4为居住在SCP-CN-2245-1中的两名人类个体。其中,男性个体被编号为PoI-CN-22451963,女性个体被编号为PoI-CN-22451967。

PoI-CN-22451963[详细个人信息已根据相关指示移除]。

PoI-CN-22451967[详细个人信息已根据相关指示移除]。

根据目前的调查得到的信息,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系偶然发现并进入SCP-CN-2245,并因其内部陈设等与其原居住房屋一致,出于对原住宅的怀念等原因,不定期地前往或入住SCP-CN-2245。

基金会已从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处提取了生物检材。分析显示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在生理学层面上不具备制造异常项目的能力,且从生物检材测定得到的EVE粒子浓度、VER强度与休谟指数均显示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不具备应用奇术和/或现实扭曲术的能力。对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的个人生活经历的背景调查显示,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在截止目前的学习、工作、生活经历中不具备接触到异常相关知识的可能性与能力。

对SCP-CN-2245逻辑所在的单元楼重建前的居民的走访调查显示,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原本居住于该单元楼的405室,并应当已于2017年该单元楼开始重建时搬迁至[已编辑]。进一步的调查显示,当前居住于[已编辑]的两名居民分别与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在生物学上是一致的。后续的调查进一步表明,当前居住于[已编辑]的两名居民事实上即为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

对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的个人档案的调查表明,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分别为目前供职于Site-CN-02的助理研究员Picsell Dois的生父和生母,对Picsell Dois本人的调查证实了这一结果。

对Picsell Dois的忠诚度与保密能力调查现已结束,结果显示Picsell Dois不存在向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透露基金会机密、异常相关知识或协助其创建异常项目的动机、意愿、能力和行为。进一步的调查显示Picsell Dois本人体内休谟指数略低于平均值(Picsell Dois体内休谟指数的测量值为95.5),并且根据其个人档案的记录,Picsell Dois曾在躲避敌对组织对Site-CN-02的袭击活动时,由于躲避不及受到数个现实扭曲类异常的影响,导致其外貌发生改变并成为体型较小的雄性蓝色有翼马。因此,综合评估认为,Picsell Dois的异常外观与略微偏低的体内休谟指数系其在基金会工作中受到的异常项目的性质长期影响导致的正常结果,SCP-CN-2245的产生、发展和存在与Picsell Dois无直接关系。

SCP-CN-2245-5:

SCP-CN-2245-5包括SCP-CN-2245-1内的家具和电器等陈设物件、SCP-CN-2245-1中除SCP-CN-2245-2以外的可能作为门径的结构(如窗扇、水管、烟道、线缆管道等)以及被覆了SCP-CN-2245-1所在“建筑物”的外立面的爬山虎植株个体。

经由对从SCP-CN-2245-1内采集的样本的分析,除窗扇、水管、烟道、线缆管道等类门径结构具备准双向门径和空间不连贯的特性外,来自SCP-CN-2245-1内部的其他样本,包括书籍、摆件、水样等,以及爬山虎的茎、叶等,均未检测到异常性质。但是除水样和天然气样本经示踪分析确认来自正常的供水/供气管道,部分个体由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购买并放置在SCP-CN-2245-1内部之外,其余个体的来历是不明的。调查显示,这些来历不明的个体大多表现为基准现实中正在或曾经由PoI-CN-22451963、PoI-CN-22451967和Picsell Dois持有的无异常个体的副本,推测这些个体是在SCP-CN-2245-1形成时,一并形成并放置在SCP-CN-2245-1中的。

附录2245-1:SCP-CN-2245的发现记录与调查工作综述

SCP-CN-2245最初被发现于2019年10月3日,相关发现记录由江苏省苏州市[已编辑]小区[已编辑]单元305室(原)户主张某某提交。根据张某某的描述,其在下班回家时发现“两位老人(即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下同)用钥匙打开了自己家的门,并进入了屋内”,随即拨打110报警电话报警。但是警务人员在对其住宅的勘查中并未发现异常。张某某随后在楼道与住宅内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且位于楼道内的摄像头再次拍摄到了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进出其住宅的视频记录。张某某因此再次报警求助,但警方的调查中,虽在楼道内发现了疑似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的足迹等证据,但并未发现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在张某某住宅内活动的证据。潜伏在公安部门中的基金会特工上报了该现象,随后基金会组织人力对张某某及其家人和涉事警务人员进行了记忆消除和虚假记忆植入,并存档了相关视频记录。在初步确定该项目的空间异常性质后,为其分配了SCP-CN-2245项目编号。

在这一事件中,张某某及其家人根据传统思想认为其住宅“闹鬼”,随后搬离了该房屋。居住于该户对门的306室的住户在得知关于“305室闹鬼”传闻后同样决定搬离。这两套房屋随后由基金会员工租用并用于对该异常项目的监视。

后续的调研中,发现了供职于基金会的助理研究员Picsell Dois与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的亲子关系,相关调查以及对Picsell Dois的紧急忠诚度-保密能力测试随即展开。结果显示Picsell Dois不存在向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透露基金会机密、异常相关知识或协助其创建异常项目的动机、意愿、能力和行为。综合评估认为,Picsell Dois的异常外观与略微偏低的体内休谟指数系其在基金会工作中受到的正常影响的结果,SCP-CN-2245与Picsell Dois无直接关系。

在此期间,应Picsell Dois本人的请求,以及对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的背景调查和走访结果的综合评估,基金会对SCP-CN-2245采取了较为保守的收容政策。SCP-CN-2245暂时被评估为一个友善的惰性空间异常。

附录2245-2:助理研究员Picsell Dois关于SCP-CN-2245的相关情况的自述归档

助理研究员Picsell Dois(基金会内网邮件地址picsell-dois@scp-cn.org)关于SCP-CN-2245的相关情况自述是通过基金会内部电子邮件通信管道提交给SCP-CN-2245收容、研究与管理团队并(基金会内网邮件地址scp-cn-2245-main@scp-cn.org)被记录归档的。这些归档内容的真实性现已通过多种手段得到了验证。

涉及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个人资料的内容已被移除。

附录2245-3:SCP-CN-2245的无效化记录

2020年4月27日,助理研究员Picsell Dois向SCP-CN-2245收容、研究与管理团队提交报告,称其在私人物品中发现了疑似SCP-CN-2245-3个体的物品,并通过站点内的标准疑似异常物品汇报渠道进行了上报与提交。随后SCP-CN-2245收容、研究与管理团队接收了项目,但经位于SCP-CN-2245现场的驻点特工实验后无效。随后,Picsell Dois申请由其本人进行实验,并提出基于人道主义及传统公序良俗理由对SCP-CN-2245进行无效化/收容尝试。

经SCP-CN-2245收容、研究与管理团队,以及来自Mobile-Site-CN伦理道德巡回委员会的代表联合会商研判,决定批准Picsell Dois的实验与无效化请求。根据拟定的实验计划,以及Picsell Dois与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的通话记录,决定于2020年7月11日、2020年7月12日两日分别于SCP-CN-2245以及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位于[已编辑]的住宅展开实验。其中,2020年7月11日的实验主要进行对SCP-CN-2245-1的简单探索以及对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的简要访谈,2020年7月12日的实验主要进行对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的记忆消除以及SCP-CN-2245的无效化尝试。

2020年7月10日,根据基金会的安排,Picsell Dois离开Site-CN-02,前往江苏省苏州市。当晚,Picsell Dois抵达SCP-CN-2245所在楼层,进入驻点特工所在的[已编辑]小区[已编辑]单元306室。

2020年7月11日早上10时许,Picsell Dois在[已编辑]小区[已编辑]单元306室内接受了伪装模因的接种以使其外貌返回到被现实扭曲前的状态。11:09,在观察到PoI-CN-22451963和PoI-CN-22451967进入SCP-CN-2245-1后,Picsell Dois从驻点特工处领取了其上交的SCP-CN-2245-3个体,并佩戴了小型相机和可穿戴式休谟指数-EVE粒子浓度-VER强度-DSSI测量器等设备。在Picsell Dois离开306室,SCP-CN-2245-2随即对Picsell Dois产生反应并显现,Picsell Dois使用SCP-CN-2245-3开启了SCP-CN-2245-2并进入SCP-CN-2245-1。13:15,Picsell Dois离开SCP-CN-2245,并与在安全地点等候的基金会特工交接了实验数据以及部分采集到的样本。

2020年7月12日早上7时许,Picsell Dois抵达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位于[已编辑]处的住宅的临时观察点,进行了伪装模因接种和测量设备佩戴,并领取了预先配置的喷雾状和液体状记忆消除药剂,于10:43进入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的住宅。13:32,Picsell Dois离开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的住宅,在安全地点与基金会特工交接了所有3个SCP-CN-2245-3个体、实验数据和残余的记忆消除药剂。14:50,又试图进行了一次SCP-CN-2245-2的开启实验,但此时尽管由Picsell Dois持有SCP-CN-2245-3,SCP-CN-2245-2亦没有再次出现,并在随后进行的实验中,SCP-CN-2245-2不再出现。

2020年8月9日,在SCP-CN-2245收容、研究与管理团队的监督下,对3个SCP-CN-2245-3个体进行了不可逆的火熔实验,所得金属样品经成分检验和现场实验,未见异常性质。

经过为期90日的观察,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没有再次前往SCP-CN-2245所在地点,且走访显示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目前认为其原有住宅已在2017年建筑改造时被拆除。经SCP-CN-2245收容、研究与管理团队申请,SCP-CN-2245被认为已完成自我收容,并于2020年12月6日被重分级为无效化。PoI-CN-22451963与PoI-CN-22451967同日被解除需关注人员编号,其信息已从基金会需关注人员数据库中一并被移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