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0

评分: +40+x

项目编号:SCP-CN-23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通往SCP-CN-230的一切入口需时刻上锁,其适用与标准Y-103“废弃地区”掩盖协议。隶属于MTF-Alpha-1(“红右手”)的一支分队被派遣至SCP-CN-230附近监视是否有未授权人员进入项目。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除非获得六名及以上监督者的允许,任何人员不得进入SCP-CN-230。同时,任何非监督者议会成员不得查阅该文档。

对于POI“Aaron Siegal”与未知个人/组织“地球裨益公约”的调查正在进行。

fang

SCP-CN-230的一角。

描述:SCP-CN-230系一座位于[已编辑]的综合性建筑群。其南方主要入口上对该建筑的命名为“反常部”。

SCP-CN-230在内外部构造上与基金会Site-01拥有高度相似性,在其内部回收到文件证明项目曾是基金会Site-01。这与基金会数据库完全相悖,据基金会记录表明,Site-01的最初建立时的地址即在[已编辑]处。

SCP-CN-230在整体结构上呈环形,占地面积24.64平方千米,高约13m,共三层;至地下约26米,共6层。其外部结构处于严重失修状态,但内部保存较为完整。确信其曾经历过多次扩建。

SCP-CN-230曾受到极高强度的逆模因覆盖,这导致长时间内项目未被发现。根据对基金会深井数据库的调查,在此前项目既被记录,但所有记录在此前均显示为“此并非圆。”这导致此最初被视为SCP-055的异常性质增强。直至最近一次监督者议会轮换后,上述异常效应解除。

SCP-CN-230内部建筑构造与物品时常展现出异常性质,包括但不限于静物赋生,异常移动。同时,所有这些效应的发生均在有基金会人员在场时,其后果时而帮助时而阻拦。

记录到一部分知情人员被毫无征兆地凭空移动至SCP-CN-230内部,同时该人员均在此次移动到离开过程发现具体价值性文件或物品。此过程的任何援救行为因各种低概率事件的发生而无一成功。

╣ 附录 ╠

SCP-CN-230的首次探索记录文字复原件如下,由基金会非常规多功能无人机拍摄:

外部掩盖设施:

标准商用型写字楼, 严重失修。周围铁栏杆全部生锈,墙面凹凸不平且布满枯萎的爬藤植物,墙角颜色呈黑黄相间,路面已长满青苔,高楼层处出现严重坍塌倾向。外部围墙留下大量弹痕以及钝器敲击印。周围可见出现血肉模糊的人类尸体或残缺的人类肢体。

北门入口处路径上出现燃烧与爆炸残余物,路旁告示牌模糊不清地书写着“商用地区,无关人员回避。”,对外登记设施处出现大量人为破坏痕迹,包括栏杆断裂、哨所木门疑似造受斧制工具劈砍、玻璃破碎、墙壁上拥有污血与人类足迹,哨所内部发现一个保留较完整的人类尸体,确认其为基金会人员,死因为被利器击穿心脏。

员工宿舍:

房屋构造与外观保留完整。内部大部分房间环境脏乱,但生活设备齐全,具有一定多人共同生活痕迹。其绝大部分房间均完全相同,经对比与基金会标准人员宿舍相同。并无重要发现。

于北方的一间被认为是最大的宿舍,其门上具有一人名“Aaron Siegal”。在其中无人机发现大量异常物品战斗与燃烧痕迹。对痕迹的分析表明此处曾发生至少两人手持长枪与剑进行战斗。此外,在其墙壁上发现微小且缭乱的书写痕迹,为“他快来了吧?”在该房间内发现大量有价值文件,见附录-回收文件。

收容楼

共14间,详细描述见下:

  • A号收容间

标牌名称:目不转睛
描述:大门被多重上锁,墙壁为正常混凝土钢筋结构并含多个视窗与摄像头。房间内部空无一物,地面可见一种成分未辨别的红褐色物质。

  • B号收容间

标牌名称:巫女
描述:一间单人房间,其墙壁上检测到含有一定量的SCP-148成分。内部拥有一张床,其上具有一件符合常规影视作品中“女巫”形象的衣物、一台心电图仪、一个静脉点滴。

  • C号收容间

标牌名称:机械之心
描述:收容间均由有机材料组成,其房间中心处有一台液体器皿,其中含有浓度约47%的盐水,其上具有一根被割断的棉制线。

  • D号收容间

标牌名称:
描述:空无一物。

  • E号收容物

标牌名称:亚当之子
描述:收容室房间墙壁遭到高强度加固。内部空间巨大,其距入口正北方最远处有一座异常坚硬的石棺,无法通过常规手段打开棺盖。四周墙壁具有多架致命性重武器,通往入口的道路上铺设了众多陷阱,收容室外同样布置了可供人员使用的轻重武器。

  • F号收容室

标牌名称:消亡悲奏
描述:内含一个三重上锁的收容柜,据判断其中曾存放着外形上近似于一盒录像机磁带与一把刀形器械,后被掠走。

  • G号收容室

标牌名称:难灭
描述:内部拥有一间5m*5m*5m,厚25cm的加固抗酸钢板容器。收容室外有着多个武器存放处,其中发现大量盐酸溶液。

  • H号收容室

标牌名称:红宝石
描述:一个保险柜,内含一个框架为宝石的器皿,其被强化玻璃包裹。无其它发现。

  • I号收容室

标配名称:机械改造
描述:一个空房间,地板上发现数量众多的机械零件以及少量的有关“改造人员”的报告。

  • J号收容间

标牌名称:无底
描述:房间遭受锁死,通过透窗可见一个A类通道,其间传来一个年龄未知的孩童哭泣声以及后续回声。

  • K号收容间

标牌名称:不洁
描述:一面镜子,其上具有一固定装置。

  • L号收容间

标牌名称:保无恙
描述:一个敞开的保险柜,确信其之前遭受高强度上锁。

  • M号收容间

标牌名称:我们很抱歉
描述:包括七台可以施行酷刑的器械,旁边布置有多个座位。其中六台已经无法使用。

  • N号收容间

标牌名称:
描述:一间老式英式风格的房间,进入其中的人员均报告感到“异常愉快,希望再来。”

发现物品

  • 一个小型雕像,其形象近似于基督教中的天使。

相关记录:该物品被无人机移动后,位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交口处附近发生剧烈爆炸与极高温燃烧,SCP-001从其当前地点消失,随后出现在SCP-CN-230上空,再次记录到高温现象,约5分钟后重新回到原地点。在事后确认中,表明无人机位置方圆十千米任何具有致死性的生物与非生物以异常方式死亡。值得注意的是,监督者议会人员无论具体何等致死性仍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lu

该小径一部分拍摄图片。

  • 一个小型的按钮装置,启动后制造一个A类通道。

相关记录:该A类通道通向一条位于林中的环状小径,以逆时针方向行走时,路途会是持续的上坡,就算通过起始点亦然;以顺时针方向行走时,路途的上、下坡数量是相同的,而没有异常。其路边树上(暂时无法辨别种类)吊死有多个人类尸体。所有观看录像中尸体的人均表明自身思考得知某种异常且已知如何制造它,该异常为何是不定的,随后,观察人员在随后便主动辞职,在不等时间后,观察人员描述的异常被发现。仍然的,监督者议会人员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tang

画面中出现的教堂。

  • 另一个小型按钮装置,启动后会在启动者面前生成一个镜面,其上的画面为一座疑似位于墨西哥的大型教堂,接着出现BERRYMAN-LANGFORD模因抹杀触媒图像,在随后的时间内逐渐聚焦至一座坟包,在其右边粘贴着一张名单,其内容为:

待摧毁名单(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已废弃)

  • DeCIRO目录编号:SC-001/13-001/01
  • 无信者之矛
  • Calvin Lucien
  • Anthony Wright
  • Olivia Torres
  • Adam Ivanov
  • 混沌分裂组织
mu

从木屋正前方的拍摄。

  • 一扇严重失修的木屋,其屋顶上具有一个具有各种高危异常效应的人形实体,任何非监督者议会成员进入将受到其袭击。通过木屋的前面进入将抵达一大型非欧几里得空间,内部近似于一座工厂,多名严重瘦弱的人形实体正在制造不同的异常物品。
  • 一台圆柱状复杂聚合机械,核心处散发微弱蓝光,当其位于顶部的开关被启动时,该物品将立即消失。与此同时,多元宇宙部报告多元宇宙结构中毫无征兆地出现一平行现实,内部与现今地球环境与世界格局完全相同。在后续持续观察中,确信该物品直接建立该现实,且在随后的时间内随机出现在一座不定的废弃建筑物,该建筑物将不断扩展且凭空出现人员,并自称“SCP基金会正在建立,欢迎帮助扩展。”

回收文件

是的,Aaron Siegal,我们找到一个真正的超自然威胁了,毫无疑问。我们可以向那群家伙证明反常部的存在是有用的,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拿到资金。

“高六英尺五英寸,重97磅,能够创造微小的奇点,作为传送与防御的手段。这些奇点会在几秒内消失,但大量辐射与重力仍然有能力对周边地区造成严重的损害。”

这棒极了,不是吗?尽管有些危险,但相信我们能照顾好它的,至于它从哪来的,哈,那什么所谓的“地球裨益公约”,直接找到我送来的,不过来源重要吗?

更重要的是,我们签成了协议,它将继续给我们提供异常,而我们提供的仅仅是个名誉上的监督者身份并且在任何情况下不得摧毁异常,保证异常存在,“真正的监督者?”“不得违约否则后果严重?”“基金会与异常将密切相关?”“反常部必须存在?”谁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何况,“基金会”是什么?

反常部必将壮大,Aaron Siegal。

Aaron Siegal,这次有两件事。

随着那该死的公约将那些鬼异常丢在人口密集处还美曰其名“给你们几个当英雄的机会。”——不过还给了我们所谓的“记忆删除药剂”,倒也管用。言归正传,我们的作用越来越大了,上头在考虑将我们独立出去而不是一个小部门,我们需要个面向政府的新名称。而在投票中,同意将称谓定为“SCP基金会”;其他替换称谓(如“学会”、“组织”、“机构”、“前哨”)被否决。当然,这座建筑物的仍叫做反常部,或许有什么纪念意义,尽管我不大理解你为什么把它看的那么重。

然后是另一件事,公约给的些异常,除了极其危险外毫无研究价值,并且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我们不得不考虑去无效化它们,不用担心公约那边的问题,我询问过他,回答是“可以,这种违约十分理解。”尽管他仍然怪异的笑了一声,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无效化工作极其成功,现在只存留了39个异常。但显然我们遇到点麻烦。

  • 一个名为“混沌分裂者”的组织建立,其宣称基金会无比残暴,公开与基金会完全敌对,收容于Site-19与Site-18的多个异常被夺取。
  • 全球范围内开始频繁出现CK级现象,体现为复数个基金会站点地址无端遭受强烈的现实崩溃后消失,但异常并未消失,反而获得本质促动能力与高侵略与敌意性。
  • 基金会莫名大规模出现在帷幕前,大规模记忆删除无法抑制该现象,且所有平民以至于政府和GOI对基金会表示极端厌恶与仇视。已有多名基金会人员或高管莫名身亡。
  • 已知宇宙范围的休谟指数开始逐步下降;基金会人力物力财力大规模异常缩减,原因未知。

这仅仅目前最糟糕的,还有更多的详细内容我会另发一封文件的。这不得由让我联想到“不得违约否则后果自负”以及公约的诡异的一笑的含义。

混蛋。

[音频记录开始]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会遭到这种世界末日的原因就是我们无效化了那些异常?

是的,我们已经骑虎难下了,有些东西不证自明。那天煞的公约就是要玩死我们,把基金会和异常从概念绑在一起,异常的消失意味着基金会消失,基金会要壮大就要有更多的异常。

不必多言,七。直说计划。这个临时现实可撑不了多久。

好的一,首先也是最重要的,自然是一个新的生存环境,换而言之,新宇宙。我们暂时把它命名为“围栏计划”。看见旁边那些圆柱形装置了,之前向各位发的计划书上的,现在它成功了。

原来这样吗?

不,这就是天方夜谭,不可……

八,我认为你确实需要看看心理医生,这里没人想害你。接着说。

该装置的成功率毋庸置疑,它的目的有三个,第一我们说过了;第二,在我们的现实不可继续存在时,转移到其它现实,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还装备了“基金会”装置;第三,迷惑“真正的监督者”或者按照面向其它人的说法“虫”,让它无法快速地找到我们。至于对这些平行现实的管理交给了五,他很有这方面的天赋。

七,干的很好。但我相信这还不够。

是的。据以我在议会刚开始所说,基金会从概念上依靠异常存在。根据后续对一次人造宇宙的研究,表明维持基金会存在的异常其实只有公约给我们的那几个,现在只剩14个了。但基金会的壮大与就与所有异常有关。

所以,我提议将这14个异常移至异……Site-01,进行最严密的看管,我们的第一个守卫就非常成功。然后我们将开始人工制造异常,公约也就是“真正的监督者”已经不再向我们“提供”异常了。而对此,我们的“螺旋路”“工厂”以及“资料卷”计划都执行的不错,异常的流水线已经成立。

不,女士,这与基金会与我们最初的理念真的相符吗?这样做难道不是我们制造所谓多元宇宙且给那里的人们带去无穷的异常?为何我们不能以基金会的终结让世界上所有的异常消失?

想象很美好,九。允许我首先质问一下,基金会做过什么很“白”的事情吗?如果你的方案可行的话,我们相信在座的十三位都有勇气去死。但请记住,监督者也与基金会从概念密切相关,而“真正的监督者”仍然存活,只有还有一位监督者活着基金会就不会消失。人形引力奇点已经帮我们实验过了。我们的唯一出路只有是保证基金会的存在,甚至和“真正的监督者”打起异常军备竞赛,直至我们消灭它。用那家伙的话怎么说来着,对了“一个不被他者影响所玷污的宇宙。安全。你的亲人免受黑暗侵袭。你的孩子不必生活在恐慌当中。结束你永久的斗争。终结黑暗。自由地生活在光明之中。”

哈,杀死个仅仅在推测被认为是全知全能的顶点型多功能实体,实际上可能更麻烦的人。确实,有够“简单”的。

无论如何,这是唯一出路,八。一,还有什么话吗?

投票,开始。

(沉默)

通过。

[音频记录开始]

七,这次议会是你要求召开的,你先说。

混沌分裂者开始了一项名为“DeCIRO目录编号:SC-001/13-001/01”的计划,在于建立一支四人小队歼灭监督者议会。

七你在犯什么糊涂?四人?后面在加上几个零都无所谓。

你说得对八,相对于此我更认为你会死于对你的身体进行的各种改造。

(嘈杂声)

安静!七,接着说。

(沉默)好的,一。重点不在此,我去询问三——全视之眼甚至一些预知者,没有人看出结果,他们的回答总在更改,一会说混沌分裂者会失败一会成功。

(沉默)

这样的事之前已经有很多次了,但这一次极其特殊,更何况我们的时间机器至少还需要几千年还能再用一次。在所有的预知中,他们最不确定的变量是……一,无意冒犯,Aaron Siegal,也就是您。如果他们没错的话,您现在非常矛盾,不断地改变判断——当然,按照规矩,预知不可当做议会的标……

哈,各位,还记得Frederick Williams吗?二,复述一遍。

我不太理解……好吧。当初还在康奈尔大学的时候,您便和Frederick Williams结交,当初似乎出现了什么事件,导致您们两个兴致勃勃地讨论起了超自然,在您作为著名物理学家后声望越来越大时,您成立了反常部。

随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异常,面临着金融危机。直到十三从所谓“地球裨益公约”处拿到了原型,还源源不断地获得新异常,才逐步发展成了现在的基金会。

Frederick Williams在我们制造神之双子时走了,倒不如说,自杀了。我仍然记得他的最后一句话是“续罪”。当时您也叛逃了,去了混沌分裂者,随后又回来——抱歉,这事本不该提。

好了,二,我来吧。我完全理解Frederick Williams为什么选择那么做。允许我盘点些我们的孽,利用死人获得永生在被发现后留下替罪羊然后逃窜;剥夺九个无辜孩子的灵魂……

一,这是必要之恶,你不必自责。

或许吧。当时我不理解我们的梦想不被理解还走向这样的结局,我怎么才能走向正确的道路完成完美。然后我想到了的罪,我建立了混沌分裂者,希望能推翻基金会来走向真正正确的道路,一个“不被他者影响所玷污的宇宙。安全。你的亲人免受黑暗侵袭。你的孩子不必生活在恐慌当中。结束你永久的斗争。终结黑暗。自由地生活在光明之中。”的世界,如我在神之双子计划中对曾经的十三所说,为了“基金会试图掩藏的秘密都从辉煌外观的流沙之中升起的一天,所有被征服者都挣脱征服者锁链的一天。”为了“续罪”。

然后就干了些事,就像现在的混沌分裂者一样,还又一次使用那群孩子阻止了一次XK级情景。在最后 ,我发动了一项歼灭监督者的行动,我成功了,杀死了在座的各位。

(笑声)

当我准备按下位于O5-1办公室的解散基金会按钮时,“真正的监督者”打来了电话。我又一次发觉了我的行为是多么无用功,随后我又成为了O5-1,利用异常手段把各位拉回,清除了绝大部分关于这一次事件的记忆。

现在又要发生一次且根据阴阳他们必然成功,也许那家伙真的在玩我们吧。无论如何,这次我的选择与Frederick Williams相同,让我们真正地死一次吧,让Calvin Lucien他们成功。在座的各位,谁不想就走吧,我会保证你活着。

(无声)

不一,我们最初还年轻时,和你一起坐在现在这个位置上时,就决定了我们会听你的。

那么,谢谢。

[音频记录开始]

Aaron,你确定你要这么做?“让自身一切信息消失,自身却仍然存在。”这听起来有够荒谬的,尽管我们收容了如此多的超自然物品也从未见过这种。

是的,Frederick。不过这一切的目的还是为了那个家伙。

直白点,公约,对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曾经的一次议会上七的方案不错,何必如此?

不,那些方案从来就不能起效,或者说,不能起到我们希望的最终效果。任何被衪意识到的方法是不可能战胜祂的。当我发觉我们做的一切尝试就是被祂当做玩乐时,我们就需要换个方式了。

等等,能解释一下吗?为什么说“不可能战胜”和“当做玩乐”?

你忘了你亲自做的统计吗?关于我们几百年来无数次的对公约进行的行动的成功率。

百分之零。所有的行动均出现了以常识看来不可能发生的低级且致命的错误。

至于靠搞异常军备竞赛,更不要指望了,不过是为了保证基金会壮大。倒是导致收容室百分之50被我们自己制造的异常占着。再想想公约制造了多少我们应付不来的异常,有基金会越壮大就越让祂越强大的,还有个黑月吧,当时我们是直接转移到平行现实,你倒是硬留在那把祂用烟灰缸砸死。

(笑声)

言归正传,任何能被公约意识到方法是行不通的。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祂意识不到和意识到也没有用。

这自然谁都清楚,有些废话。具体如何?

制造两个异常。其一,就是我曾经说的,让自身一切信息消失,一切事物都认识不到他,自身却仍然存在且自由行动。其二,任何对其的描述都将导致其转变为描述的相反概念,且无法再次逆转。同时,这两大东西要完全不属于基金会,或者至少他人认识不到它们属于基金会,因为基金会签订的条约,任何基金会内部的东西是不可能战胜公约的。

我听起来还是觉得荒谬,尽管听上去或许的确有用。但又出现了个问题,这些异常效应该给予谁?哪怕是议会里的其他人我也不能保证他们的绝对忠诚。

记得那张最初藏起来的模因图吗?

那张让人成为绝对忠诚的基金会员工的吗,它们被我存放Area-313的深度存储库里,至少十几年不会被人发现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去联系Area-313送……

不必,你记得那张图片截止目前有谁看过完整版吗?

抱歉,没有注意。

你,我。

[音频记录开始]

那么,Frederick,这是哪?

一个暂时算是不会被外界影响的空间,虽然基金会发现了它但暂时还进不来。来到这,汇报任务进度,不是吗?

显然,计划极其成功。无论是谁都没有记得我是谁,以往的文件没有任何关于我的信息。有的仅仅是个半克隆半人工智能的“Aaron Siegal”替我在议会执行工作。不过他们把视为个SCP,被自己的组织收容,倒是有些好笑。不过你也照样是吗?凭借那群孩子的意外假装死亡然后溜走,异常效应就和我们当初说的一样,瞧瞧你的文档里大串的“[数据删除]”,哈。

好了Aaron,不要说笑了。你这几天干了些什么?

有时待在收容室跟来的研究员聊聊天,有时直接随便拿个给予它逆模因性质放在收容室里出去走走。

不,我是指,你告诉一些人去崇尚机械崇尚血肉、搞异常艺术售卖异常、去所谓的“死后世界”,还有一些不说了。为了什么?难道还觉得我们行动中的异常和变量不够多吗?

Frederick,你必须相信我一次,这是严重的失误,我很抱歉。因为条约限制了基金会,我们必须找到一个不受限制的组织,我试着建立一个,但天煞的公约总能在此之前签订成功,操。我举个例子,我找到那个叫Robert Bumaro的人,让他建立“破碎之神教会”,不久后基金会便发现了多个异常,我能看出来,那是公约的造物,我对祂太熟悉了。更重要的是公约的真的制造出了“麦卡恩”,将组成零件为教会送去,随后签订“教会只得做出为了重建麦卡恩这一终结目标的行为。”但我现在考虑出了一种新方式。

好的,这又是什么?两份文件?“混沌分裂者……”你为什么又要建立一个组织?还是这是2719?你又想用它做什么?

你会明白的,Frederick Williams。

[音频记录开始]

那么你打算在下一次德尔塔议会上提出一项歼灭现任监督者的计划?为什么?

是的。他们对任务产生了太多威胁。你得知道,他们妄图铲除混沌分裂者,而CI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希望了——唯一一个没有签订合约的组织。更何况,我们还需要限制基金会的过于强大,否则异常也会随着基金会呈正比关系。

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一切告诉他们?

Frederick,现在有个人时不时到你家来砸东西杀死你的家人抢走你的钱财,然后你的家人说其实他是在帮我们,你信吗?不是谁都像我们一样能暂时瞒过公约,我们很幸运,公约自大地认为一切都在祂的掌握,让我们可以这么做。但同样的把戏不可能玩两次,祂至少不是傻子,不会在同一棵树上吊死。

( 沉默)

好吧,你具体怎么行动?除非我们两个不要命地去参与,仅仅靠混沌分裂者是不可能杀死十三个不死的半神的。

准确点,十二个。让假的“Aaron Siegal”去煽煽情叙叙旧,游我给予一个人逆模因性质去在他们背后“扇风点火”。再说,内部仍然在我们手上。

Aaron你现在是真的有些无情了。(笑声)

如果你能到公约的面前跟祂说“你真是太没有人情了,听着,你该这样这样做。”如果行得通,那倒也可以。不过,戈比尼克那里我安排好了,他们会在那过的很好的。

Frederick,记住,一切为了有一天我们能杀死“真正的监督者”;为了“不被他者影响所玷污的宇宙。安全。你的亲人免受黑暗侵袭。你的孩子不必生活在恐慌当中。结束你永久的斗争。终结黑暗。自由地生活在光明之中”。

以下两份文件回收自“Aaron Siegal”的房间内。其一份被命名为“终结的方式”的文件,现摘入基金会数据库;另一份为一件关于SCP-2719的实验记录,其内容如下:
指针 结果
已与地球裨益公约签订协议 成为内部
Frederick Williams 进入内部
Frederick Williams 成为内部
混沌分裂者 进入内部
指针 结果
监督者议会 成为内部
终结的方式 进入内部
遗忘 成为内部
终结的方式相关记忆 进入内部

以下文件与[被编辑]时间后,凭空出现在Site-01 O5-1办公室中,其内容如下:

Calvin Lucien,你会看到这的,我也会让你看到一切的。我相信你会理解你该做什么。后会有期。

分裂者万岁;分裂者必胜。

——SCP-055 Aaron Siegal
或称永远的,O5-1。

翌日,SCP-055、SCP-579与SCP-004收容失效,Site-62失去联系。具体情况正在探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