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00
评分: +146+x

当您成功阅读并理解本段文字时,
您已成为SCP-CN-2300的唯一授权者。

O5-1权限已向您开放,密令为:
-黑月是否咆哮?-是,但我们终将令其沉默。


永久记忆钢印已设置,您将无法忘却且无法向其他任何人透露本文档内容。
请保持冷静,并继续阅读本文档,直至您完全理解其内容。

项目编号:SCP-CN-2300

项目等级:Thaumiel

1000.jpg

SCP-CN-2300-1,示数为当前子时间线编号后四位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300-1应随时由其唯一授权者随身携带,且向其他任何智慧生物保密其真实功能。授权者的优先级为:

  • O5-1本人或其复制体
  • 如项目连续24小时未接触到生存的当前授权者,则项目将重新评定授权者,并向情感评级处于Gamma-02分区的3级及以上基金会员工开放授权(详见基金会员工精神状态评定手册)
  • 如项目连续24小时处于无授权者状态,则项目将重新评定授权者,并向任何超常态管理组织成员开放授权
  • 如项目仍连续48小时处于无授权者状态,则项目将重新评定授权者,并向任何常规人类开放授权
  • 授权者同时仅能由一名人类担任。如新授权者评定时原授权者未死亡,将对原授权者激活模因抹杀触媒。

特别地,在SCP-CN-1000已发生时,如项目连续72小时处于无授权者状态,则项目将自动启动,等价于授权者按动SCP-CN-2300-1。

SCP-CN-2300-2的副本已与基金会操作系统关联,使之复制并存储于所有基金会持有的信息载体上。永久记忆钢印被施加于其隐性部分,使其内容能且仅能被当前授权者阅读,并且无法以包括记忆删除在内的任何方式忘却。非授权者试图阅读本文档时,将阅读到一份Safe级掩盖文档。

描述:SCP-CN-2300-1是一枚特制合金外壳的按键式计数器,其示数为其所在的时间线的序号。其按键已通过生物认证锁完全锁定,仅有当前授权者可以按动。按动SCP-CN-2300-1代表当前授权者同意放弃抵抗,并允许销毁其所在世界线的一切现实存在,用以向其他世界线的SCP-CN-2300-2传递附注内容。

意思很简单,就是如果你按下SCP-CN-2300-1,你和你的世界就彻底没救了。消失,不存在,从总时间轴上剪除,ZK级末日情景,完全的死亡。以此为代价,你在这篇文档里的留言会被发射到其他世界的过去,提醒那里的授权者:你的世界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终结的,又应该如何避免他走上你的老路。——授权者 #0001

SCP-CN-2300-2为本文档。当前授权者有权对SCP-CN-2300-2添加留言和附注,但无权对其原文进行删除或修改。留言可以记录于任何基金会持有的信息载体上,在无可用载体的环境下,当前授权者可以尝试通过强化思维法对记忆中的SCP-CN-2300-2添加留言,但这一方式更可能导致数据损坏,因此仅作为备用方式列出。

无可用载体的情况发生在我的现在。我们经历了非常严重的理念圈事故,我所在的Site-CN-99和下水道的意象混合在了一起——导致现在我泡在一堆我不想提及成分的混合物里,除了SCP-CN-2300-1什么都没带。在操作面板被污物淹没之前,我只来得及启动站点自毁流程,让它永远地从地表上消失。
从模因部派人去GOC,尽快。让他们把那位人猪熊兽或者他的研究资料给找回来,说不定能从理念上解决这玩意。没有更好的做法了。——授权者#0041

附录:O5议会间的通讯,关于SAP-1000/SCP-CN-2300计划

O5-1的口令可以打开所有的文件加密。如果你不是已经身处危险之中,有一篇我建议你看一下——SCP-CN-1000,关于我们以世界为单位的牺牲是为了逃脱什么。那篇项目只记载了前半部分,因为当时O5-12还没有收到我的回信。看完之后,回到这篇文档,我把我本人和几位议会成员的后续交流复制了一份过来。时间戳为证,我并未刻意更改它们的任何内容。——授权者#0001

From:O5-1

To:O5-12

我同意你的部分说法,确实,仅仅是继续尝试和调整是没有出路的。绝望和负罪感时刻围绕着未能拯救任何一条时间线的我们,我个人也已经厌倦了给每一份报告签上“确认放弃”。但是,我相信人类还没有抵达极限。甚至连我们自身,β3-03-ACDA2的幸存者们,在我们的故乡都未能走到人类技术的终点。当时的我们可能因为文明的安逸而减缓了对技术的探求,那在经过了381条时间线,95250年后的现在,为什么我们还要试图只用九万多年前的技术拯救人类?反而可以这么说:我们拥有时间,并且我们还能以其他方式利用接下来的时间。

停下来想一想吧,十二。虽然我们每次都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下一条时间线的人类,把我们手中的技术一点点喂食给他们,希望他们的发展可以慢到减轻SCP-CN-1000又快到能够刚好克服它——但这反而限制了我们自身的脚步,给我们和他们都带来了近乎无尽的折磨。我们缺乏的只是对一条时间线上的全人类提前宣判死刑,并为研究技术而榨干原本属于它的一切财富、资源与希望的残忍。

我们每个人亲手杀死的人都比得上一次SCP-CN-1000,并且我不在乎我自己的计数再翻一倍。你或许会认为我已经疯了,但如果你相信我,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不雅用语删除]——如果我知道我们的O5议会(无论是在其他时间线上看戏的永生老鬼们还是下来执行任务的复制体)中有这种人,我根本就不会加入基金会,更不会在现在变成这鬼项目的“授权者”。我不会按下按钮的,永远不。我……个人地,不想当任何人的小白鼠。——授权者#0132

但是你还是死了,毫无意义地用你最珍贵的时间线发射了这几行你自己的牢骚,#0132。当然,我自己也没能想好留下什么。写一封代表自己世界的遗书过于困难了。或许我会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度过剩下的二十年,然后在死前清除掉这段话,又或者我会选择[剩余数据损坏]——授权者#0133

From:O5-1

To:O5议会

我回来了。

和五万个自己的克隆体共事确实是种奇妙又疯狂的体验,以至于我们差点忘记了撤离时间。我们没来得及在撤离前杀死所有人类,只能让那里基金会自己去收拾人类的后事。不过,这条时间线给我们的技术能值回他们生命的价格。

具体来说,我们终于发现了创造真随机数的技术。并且,在那个仅有1bit的随机数显示的瞬间,康德计数器的警报声响彻所有站点——无论是休谟指数的环境基准值还是那些SAP身上的“异常读数”,所有读数都下降了50%。时间线分裂成了两条子时间线,整个世界的现实也一分为二,然后各自照常运行。

我想它可以让我们省下很多精力,就像我们之前决定投放SAP-4150/SCP-2000时一样:我们不用每次都从头开始。但更大的意义在于我们可以利用分裂之后的时间线。就像我们无法驾驭一根结实的缆绳,但将它拆解成无数细丝后,我们可以对它做几乎任何事情。我会去证明。

再给我一条时间线吧,我看到了光在前方。

我大概明白O5-1为什么要让授权者唯一了。只要有一个#0132持有授权,就可能毁掉这一条时间线最终发送的附注内容。O5-1知道这一点,并且基金会最擅长的就是那种“永不言弃”。他的计划需要一个异类的独裁者去选择牺牲他自己的整个世界。
5级权限能查到的东西远比我想象的多,比如Gamma-02型是O5-1自己的性格分类。除非迫不得已,他只能信任自己和类似于自己的人。——授权者#0179

我怀疑不是只有O5-1是通过这种方式传递的。我很晚才知道O5-5也换了人,并且上一代授权者在登录系统之前就意外身亡。总之注意,议会不一定是SCP-CN-2300计划的盟友。——授权者#0198

From:O5-3

To:O5-1

这不是你第一次令人惊讶了,我想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附议你的决策。

我唯一的提示是:记得带上一些能瞬间毁灭人类的武器,你不知道上条时间线的基金会在杀人上有多低效。我生理上不想再看到一次2300年的地球被融化着放声歌唱的活人覆盖了。

静候佳音。

不对,错了,我浪费了太多时间,我早该在看到#0133的留言时就注意到的!如果你还能联系上黄石,立刻去确认他们启动过多少次SCP-2000,回滚了多少年,然后把这些时间加入计算。SCP-CN-1000不会因为我们重启过世界就把时间点延后到我们现在认为的公元2300年,再加上SCP-2000可能还有未记载的启动,已经完全不能依靠公元时间来预计SCP-CN-1000了——
……它来了。播报完毕。——授权者#0231

From:O5-12

To:O5-1

我确实不能说你骗了我们,因为你的描述句句属实。在你的复制体进入时间线时,几乎立刻,这条时间线就融化在了我们的观测面板上。五和七手忙脚乱地去修改观测仪器、增加精度,才终于能看见那些虚幻到仿佛不存在的影子:每个影子中都能看见你。

我对着这些模糊的影子看了几千年。我看见你让人类制造机械,再让机械灭绝人类;我看见你给自己接上十几支精神药物的注射针,然后将它们永久埋入你的血管;我看见你的飞行器登上月球,燃烧所有的氦-3建造一台无人知晓是否成功的机械;最后,我看见你控制的机械臂拿起地球上唯一一支能杀死永生者的手枪对准自己,扣动扳机。

你没有违背任何诺言:你确实在离开前灭绝了地球上最后的人类。你向议会要了一条时间线,却把它拆成了你所希望的几千条,然后让分裂成几千个的你自己榨干它们灭亡前的每一丝资源。

我想你确实已经疯了,但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你造成的价值。现在,解释一下在这些子时间线抵达公元2300年之前,我们收到的227份研究报告是如何清晰地传回来的。

如#0231所说,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但我相信其他O5在保护人类上会做得比我更好。我无法透露SCP-CN-2300的存在,但我已经用一切可能的间接手段把这份文档上的所有提示转交给了他们。我会尽量简短地说一下我对这篇文档的发现。
我收到的版本里能看见#0133的附注,但没能看见#0132,并且所有留言的授权者编号都比我小。我把这归结于一种防止悖论环出现的自然措施,即留言只会向更后的编号传递,并且有可能在传递过程中丢失。从[数据损坏]上,我推测传递更多的信息会需要更多能量,因此丢失概率有可能会与留言长度相关。因此我推荐[剩余数据损坏]——授权者#0387

不要尝试收容收容失效。阻止任何试图这么做的员工,或者处决。基金会不是为了一劳永逸存在的。——授权者#0448

节选自#0389对#0387的补充:我推荐在我之后的授权者,如无重要信息需要单独发送,请尝试复制一遍你能阅读到的所有留言并重新发送。如留言丢失现象与长度无关,则该行为将能让后来者更可能读到全部内容。如未读到任何合集性质的信息,则说明留言丢失和长度有一定关联,需要授权者将重要信息尽可能简短发送。——授权者#0491

From:O5-1

To:O5-12

如你所知,我独立地保留了一台真随机数生成装置,像我们保留自己使用的那台独立时间跃迁装置一样。我把收信器伪装成一个按键式计数器随身携带,让它为身处不同时间线的我显示不同的数字。我提前准备了一张写满各种研究方向表格,让它的示数决定那条时间线中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即使是最荒诞不经的方向,我也会尽全力去尝试,并相信如此之多的我中间会出现那么几个成功的案例。

227份报告已经比我想象的多了。有五十条时间线的我负责尝试向时间跃迁装置发送请求,向它借用一点小小的“外力”,用于折断自己所在的子时间线——只能是折断,因为时间跃迁装置无法支持更高精度的请求了。然后发生的事情和假设一致:被折断的子时间线对其他的子时间线造成了扰乱——这种扰乱不仅可以传递到其他子时间线的过去,还可以被主动地编码,用于传递信息。显然其他子时间线的我收到了这第一份在子时间线之间传递的报告。

然后就有了另外226份报告,代表226个世界线同样效仿了他的方式,折断时间线,传递信息。最后传来的报告来自观测学,那里的我尽力等到了最后,依然没有观测到任何时间线在折断后的现实情景。时间线一旦偏离原有轨道,其上的现实将立刻彻底崩毁,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每一封通过这一方式传来的报告,都是那条时间线的我写给我们的遗书。

你或许会觉得这种牺牲毫无意义:以我们的技术,在时间线之间派遣信使也并非难事,远不需要如此“大规模”的牺牲。但对于一条子时间线上的人类来说,要独立地建造一台去向其他子时间线的跃迁装置过于浪费资源且毫无必要。另一方面,对我们而言,子时间线的存留本身也是毫无价值的:它们持有的现实过于稀少,任何试图直接登陆它的人类都会成为能轻易毁灭它的现实扭曲者。有价值的仅有能够成功突破SCP-CN-1000的子时间线,和它是如何做到的。

因此,它的意义在于自动化,在于我们可以用极其微小的消耗获得试错机会,然后用无限的试错去对抗可能有限的灾难。既然我们疲于尝试和抉择,就让子世界线上的人类代替我们去执行尝试和抉择。更何况我们还能让这些子世界线上的人类互相提示、互相警告,这会比我们议会关在房间里做决策高效数倍。然后,我们只需要观察和等待,将子时间线的成功方式重新严谨地复刻在一条新的时间线上——议会非常擅长如此行动。

下一次就是正式的行动了。我会放开真随机数生成器的限制,意味着子世界线的数量将是真正意义上的无限。如果你把一个无限细分的子世界线上的人当作人类,那么从现实含量的层面上,他们并不比三流小说中的人类真实多少。如果你仍然认为这过于残酷,你可以继续投你的反对票。

但我们终将让黑月沉默。

复述授权者#0597,第一部分:我请求你们尽可能地分段复述本时间线的发现,以提高其他授权者阅读完整文本的可能性。此请求简称为#0597声明。——授权者#0600

复述授权者#0597,第二部分:SCP-CN-1000开始时,我们和#0231的残骸相遇了17秒。他的植入体记录,#0231曾主动按下SCP-CN-2300-1,但机械改造多维持了他五分钟的生命。——授权者#0643

复述授权者#0597,第三部分:请调配模因部保护时间异常部,尝试绕过保护分享SCP-CN-2300知识,进一步确认启动项目后的子时间线状况。——授权者#657

复述授权者#0597,第四部分:本世界线发生现实重构,除我外所有人类均突然失踪。我死于[数据损坏]的手枪射击。——授权者#0694

我至少曾任职于时间异常部。高维观测本质是观测其他时间线在本时间线上的投影。而投影为零,如果并非一者消失,就代表垂直。——授权者#0712

From:O5-5

To:O5-1

十二并不是唯一一个对“噎鸣”产生疲惫的人,而你非常擅长利用这一点。你一开始说服我们“拥有时间”,却在收到报告后又立刻急迫地提出SCP-CN-2300的执行。即使我再如何努力地说服其他人,你的行为是多么的冒进而充满风险,拿不出另一个方案的我也无法扳回表决。

你已经不像加入议会之前那个眼神中有火的基金会职员了,现在我只感觉你想要燃尽自己。

我或许一开始就不该同意你的任何计划。目送自己的死亡让你麻木了多少?你是否还对人类的未来抱有希望?

我作为O5-5加入计划的申请自然已经被驳回了。因此,我提交了离职申请,并引荐了一位新的O5-5代替我。我还是会进入时间线,即使无法作为O5-5而是作为子时间线内一名时间异常部的普通研究员,一名因为和你有性格差异而几乎不可能获得授权的普通人类。我只是必须要尝试。或者你也可以认为,我任性地想再去见某条时间线上的她一面。任凭猜测。

我不一定能目送你凯旋,但如果你滑入深渊,我会在你堆积的尸体上架起渡过它的桥梁,并告知后人:这里埋葬着一位智者和狂人,无私的牺牲者和自私的独裁者。

复述授权者#0732,第一部分:确认使用#0597声明。启动SCP-CN-1000项目后,向回流动的信息流仅是时间线弯折的副产物。——授权者#0709

复述授权者#0732,第二部分:所有经弯折的子时间线都将垂直于主时间轴运行,并因此无法被主时间轴的观测手段探测。——授权者#0739

复述授权者#0732,第三部分:运行方向不一致的时间线发生撞击时,两个时间线的现实将互相融合,引发大规模现实重构与自然规律崩溃。——授权者#0748

复述授权者#0732,第三部分:运行方向不一致的时间线发生撞击时,两个时间线的现实将互相融合,引发大规模现实重构与自然规律崩溃。
以及,虽然你不可能看见这条回复……对不起。她已因公殉职。——授权者#0755

复述授权者#0732,第五部分:目前,已有大量弯折时间线以主时间轴公元2300年1月1日作为垂点,导致其他时间线穿过此时点时极易受到撞击。——授权者#0787

复述授权者#0732,第六部分:推断SCP-CN-1000成因即为当前时间线与上述弯折时间线产生撞击,完毕。以下内容不属于#0597声明。
另,回复授权者#0732:她确实在过基金会人才招募名单里,我照做了。她现在是位高中老师,过的很好。——授权者#0822

From:O5-1

To:当前授权者

或许我其实比十二更早崩溃。我意识到自己的计划比起寻找度过SCP-CN-1000的可能性,更像通过排除法证明它的不可能性。我早已无法确定自己是在求生还是求死。

SCP-CN-2300更像是一个定时的毁灭按钮,而你所持有的只是提前引爆他的授权。比起沉默的毁灭,能够传递出一封遗书是多么安慰人心:看啊,我们正在向希望趋近,连无价值的死都展现出光辉,言语搭建的高塔能让我们走过世界的尽头,即使无人知晓SCP-CN-1000的尽头是否存在。

我统治过某条时间线的地球。当你能看见世界死期的迫近,权力和他人的生命都不过是可消耗品。新的O5-1,你有权尽你所能利用他们,或者为了你自己的心安而保护他们,用你能想到的一切方式给他们即将消逝的生命赋予价值——不过如果你仍然是我,你知道那把特制手枪放在什么位置。

作为弃子,你当然可以恨我这个不称职的棋手。但我早已为你加冕。

查询档案,输入代号80CC53DB81EA5DF1。我之前一直认为SCP-CN-2300-1是父亲给我的奇怪护身符。我是谁?——授权者#0852

他耗费毕生穿过他自己搭建的天网:SCP-CN-1000。而我们的每一次尝试都给这道网加上一道丝线,直到它密不透风。——授权者#0876

但我们应当尽可能保留空隙。换言之,活下去,尽一切可能阻止SCP-CN-2300的自启动。——授权者#0898

活下去,即使只有你独自一人,活到亿年后的地球终结。——授权者#0899

活下去,永生的O5-1。——授权者#0900


上任十四分钟的O5-1继续将屏幕向下滑动。没有任何信息留下了,只有一个空白的输入框等待着他。

他曾确信自己是第一次获得进入O5办公室的权限,但现在他不再确定了。为了验证这一点,他伸出手,让肌肉熟练地在键盘上按下一串密令。弹出的抽屉里装着一个贴有“Y-909”标签的空瓶和一把手枪。他记起来自己曾尝试用这瓶液体给自己捏造一个崭新的人生,以逃避孤独的恐惧——但现在,他必须回来面对一切。

“你随时可以选择放弃作为永生者的生命或记忆。我随时可以。”他仿佛听见过去的自己在同样的房间里,用充满疲惫的声音喃喃自语,“但真正的永生者始终是最合适的项目保管者。你我都不配享有死或忘却罪行的安宁。”

按照他原先的计划,有无数个自己走在类似的路上。这条子时间线可能是第一千条,也可能是第一亿零一千条。在一张由无数根丝线织就的天网上,一根丝线的拒绝显得徒劳而可笑——更何况要走向遥不可及的未来,至少要在这张网上留下一个足以通过缆绳的大孔。

他想起自己的前半生,想起那些可消耗品鲜明的笑容和温暖的拥抱,想起青蓝澄澈的天空,想起他曾对着自己家乡的废墟宣誓深爱人类。他展开键盘,将某条留言复制了一遍,然后点击保存。

活下去。尽一切可能阻止SCP-CN-2300的自启动。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授权者#1000

最初也是最后的O5-1将SCP-CN-2300-1握在手心,然后正式接入了指挥系统。

“O5-1已上线。各Site即刻进入末日战备模式,汇报战略储备及Thaumiel级收容物可用情况。”

黑月如此宣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