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59
评分: +22+x

蜂

一个第四阶段下的SCP-CN-2359个体

项目编号:SCP-CN-235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已知SCP-CN-2359-11被收容于Site-CN-65的生化收容区域中。任何SCP-CN-2359-1接触实验需遵从《基金会标准生物危害防治程序》进行。

经伦理道德委员会决议通过,允许向被收容的SCP-CN-2359提供D级人员以维持SCP-CN-2359种群存续。

基金会现已与同行组织SPI达成合作,对可能是SCP-CN-2359-1的SPI成员的搜寻正在进行。

描述:SCP-CN-2359为一种异常蜂类生物,基因比对表明,SCP-CN-2359可能是蜾蠃Eumenid poher wasp的一个亚种。SCP-CN-2359营寄生,寄生于人类脑部,被寄生的人类编号为SCP-CN-2359-1。

SCP-CN-2359群体为以该群体的蜂王为中心的蜂巢意识集合体,其智能与群体大小呈正相关,一个正常大小2的蜂群智力水平与一个正常人类相当。

根据SCP-CN-2359的生理周期和SCP-CN-2359-1的外在表现,SCP-CN-2359-1大致分为以下四个阶段:

  • 第一阶段:SCP-CN-2359的卵进入体内至幼虫进入脑部区域,历时约5天。此阶段下SCP-CN-2359有较大几率被免疫系统杀死,SCP-CN-2359-1表现出普通感冒的症状。第一阶段后,约16%的SCP-CN-2359能够存活,SCP-CN-2359-1将进入第二阶段。实验表明,注射免疫系统抑制剂可有效提高SCP-CN-2359的存活率。
  • 第二阶段:幼虫开始啃食SCP-CN-2359-1大脑,直至SCP-CN-2359发育成虫,历时约16天。此阶段下SCP-CN-2359-1表现出记忆力、思维能力衰退、嗜睡、偶发性昏迷等症状。第二阶段中,通过手术摘除、药物治疗的方式可杀死SCP-CN-2359,SCP-CN-2359-1将转化为正常人类,但造成的脑功能损伤不可逆。
  • 第三阶段:SCP-CN-2359开始产卵至SCP-CN-2359的蜂王死亡前一个月,历时5~7年不等。此阶段下SCP-CN-2359开始迅速繁殖,直至SCP-CN-2359群体发展至正常大小。原SCP-CN-2359-1在进入第三阶段后约一个月后脑死亡,SCP-CN-2359通过未知方式取得其记忆及身体控制权,此后SCP-CN-2359-1应被视为SCP-CN-2359的蜂巢意识体。第三阶段中,SCP-CN-2359需进行正常的生理活动,如进食、睡眠等。虽然SCP-CN-2359拥有与宿主相同的记忆,但其通常被描述为“性情大变”、“像变了一个人”。
  • 第四阶段:SCP-CN-2359群体的蜂王死亡前一个月。此阶段下SCP-CN-2359群体的蜂王将通过SCP-CN-2359-1体表的开放性伤口3离开,离开后SCP-CN-2359-1被视为死亡。SCP-CN-2359将会主动攻击人类,并试图将卵产在被攻击者体内。

流行病学上,SCP-CN-2359的基本传染数(R0)仅为0.83。截止至14/05/2021,尚未发现除SPI成员以外的SCP-CN-235.-1,推测SCP-CN-2359已野外灭绝。

SCP-CN-2359最初发现于某次与SPI的联合行动中,SPI成员██████4于某次会议期间进入第四阶段,SCP-CN-2359试图攻击与会的其他人员,并被当场处决。事后SCP基金会迅速控制与会的其他SPI成员,经检查,其中共有一名SCP-CN-2359-1。初步了解其异常性质后,基金会立即与SPI达成合作,同步开展搜查。截止至14/05/2021,共发现两名SCP-CN-2359-1。

访谈记录CN-2359/3

访谈记录CN-2359/1


采访者:Dr.Libra

受访者:SCP-CN-2359-1

采访时间:24/09/2018


备注:本次采访对象采访时处于第三阶段,原宿主为D-2926,因数起暴力犯罪被判处死刑。


[记录开始]

Dr.Libra:你好,SCP-CN-2359-1,你可以叫我……(被打断)

SCP-CN-2359-1:没必要,Libra博士,我们,不,D-2926和你见过面。

Dr.Libra:也是,那我们开始今天的访谈吧。首先,我们需确认一下你取得了多少D-2926的记忆,这本来不应该问你的,但你母亲它并不配合我们。

SCP-CN-2359-1:没事,你们问吧,我尽量配合。

Dr.Libra:你先介绍一下D-2926的基本信息吧。

SCP-CN-2359-1:赖██,43岁,男,湖南省██市人,父母双亡,有一个前妻和一个女儿。

Dr.Libra:嗯,与事实基本一致。其他的呢?

SCP-CN-2359-1:呃,我回忆一下……唔。

Dr.Libra: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吗?

SCP-CN-2359-1:不,没事,我只是有点恶心,对这个人。

Dr.Libra:还可以继续吗?

SCP-CN-2359-1:抱歉,我不太想对他做过的一些事进行描述。

Dr.Libra:可以理解。那我们换一个话题吧,你对你们,也就是SCP-CN-2359这个种族了解多少?

SCP-CN-2359-1:说实话,基本不了解。就外形来判断,我们应该被你们称为蜜蜂。

Dr.Libra:准确来说,你们可能更接近蜾蠃,或者叫土蜂。

SCP-CN-2359-1:无所谓了,也差不了多少。你们好像是负责研究一些超自然的东西,你们把它们叫作异常,我们会被你们研究的话,应该是某种异常蜜蜂吧。

Dr.Libra: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吗?

SCP-CN-2359-1:还有?在有什么的话我也不清楚了,没准你们还比我更了解呢。

Dr.Libra:那你是否清楚你们是怎么控制宿主的身体的?

SCP-CN-2359-1:这……你要问我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当时我钻进他脑袋里,然后就自然而然的能控制他的身体了。这可能就跟那个生物本能差不多吧。

Dr.Libra:取得记忆又是怎么一回事?

SCP-CN-2359-1: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吃了他的脑子就能获得一部分记忆,吃的越多,记忆就越清晰,越完整。

说起来,我很困惑,Libra博士,我现在有着和赖██一模一样的记忆,一模一样的外表,那我到底算什么?我和D-2926有什么区别?说到底,我的存在真的有意义吗?“我”这个意志真的存在吗?

我说不定还是那个D-2926吧,只是我脑中的寄生虫给我塞了点它的记忆,让我以为我是一群蜜蜂。这么说起来还更有可能,毕竟一群蜜蜂能像人一样思考也太不可思议了。

Dr.Libra:我没有这样的经历,不太能体会你的感觉。但,有一点我很明确,你绝对不是原来的D-2926,你们在本质上有根本的差别。

SCP-CN-2359-1:本质?

Dr.Libra:怎么说,你表现出来的性格、待人接物的态度等等。在这些方面我都能看出你们的不同。好了,这次采访时间要到了,我该走了。

SCP-CN-2359-1:等一下,为什么你这么确定我们不同。

Dr.Libra:因为,D-2926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丝忏悔,更别提感到恶心了。

SCP-CN-2359-1:我明白了,谢谢。

Dr.Libra:不客气,再见。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