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09
评分: +38+x

来自基金会黄河治理研究组的已归档通知(1938/6/10)

此文档本身指涉的对象并未找到实际所指,亦无法确认其内容可靠性。因与近期黄河改道以及洪水决口灾情相关而被关注并归档,文档的完整版本由黄河治理研究组成员持有。文件已被锁定并归档,其内容信息可能不准确,或是未能反映正确数据,请访问者保持审慎。

——李桂心,黄河治理研究组


9222f408d8414af4.png

显现中的SCP-CN-2409,须注意项目与黄河区分开来。

项目编号:SCP-CN-2409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全面禁止未授权团体及个人对可能的SCP-CN-2409区域的探索和研究。基金会机器人(I/O - Constellation_Sea)将在互联网上实施对相关词条及学术研究的检索和报告,对任何可能与SCP-CN-2409性质相关的信息应在IntSCiPNET内保留备份后实施删除和失信化处理;一份依照黄河实际情况的伪造资料将会替代所有与SCP-CN-2409相关的讯息。

程序-卡日曲被启动以关注黄河及SCP-CN-2409的关联和可能发生的收容失效。当前已实施制定出台黄河禁渔期制度以减少任何接触SCP-CN-2409的可能,若仍存在暴露风险,基金会将直接宣布区域性掩盖程序,并对黄河沿岸实施封锁。所有未授权的进入将直接处决。

包括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及山东在内9个省份的所有大型站点应时刻关注黄河改道及决口,程序-玛曲将汇总设立在黄河沿岸的[已编辑]个前哨站对可能显现的SCP-CN-2409现象进行观察和分析,并在第一时间进行汇报。当新的冲积平原出现时,将被认为是SCP-CN-2409全面收容失效的先兆,在HK级欲望缺失情景发生后人类将被实施隔离。

目前SCP-CN-2409将由黄河治理研究组全权负责。

描述:SCP-CN-2409是一段长约64km的水域,曾属于黄河支流,最终流入渤海。依照共识,SCP-CN-2409起源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盆地,但目前对其实际流域的测定并未发现与黄河连通的区域,亦未发现其地理上的实质源头,当前无法确认其水流的来源。

暴露于SCP-CN-2409的对象将表现出对于黄河的渴慕感,这种感觉不仅会使对象对黄河的历史渊源及文化传承进行崇拜和传播,并且会强迫性地产生进入SCP-CN-2409内的想法;此影响对尸体同样有效。受影响对象会前往玛曲或卡日曲区域,并在超过10000人后同时向黄河缓慢走去。此时,对象不会对外部刺激作出反应,一种关于回到黄河的共识在受影响对象之间产生。与之相反,存在极少数案例表明直接暴露在SCP-CN-2409影响下的对象将彻底失去所有情绪和本能欲望,对象失去包括性格和思维能力在内的脑功能,但其身体仍然正常产生自主神经系统和激素,且器官能够发生生理反应,但对象主观意愿上感受不到任何情绪的产生。

进入SCP-CN-2409的对象会在完全被淹没后彻底消失,对其内部及沿岸的探索并未发现任何尸体。虽然在部分野史记录中曾出现过关于在过去投入黄河的个体在黄昏时刻集体从水里爬出海岸并袭击居民的资料,但由于原文体裁为志怪小说,故研究组对此情况持保留态度。此前所有消失的对象都会从SCP-CN-2409里重现,并不断引渡未受影响的生者进入SCP-CN-2409。

由于相关资料的佚失,SCP-CN-2409可能存在当前未被发现和记录的异常性质,对其异常性质的定性可能包含推测和假设。至今对SCP-CN-2409所有异常性质未完全知悉。

附录SCP-CN-2409.1:收容报告
发生日期 收容概述 结果
1960/07/06 遣送所有受影响对象离开。抽干受影响水域。 成功。进入SCP-CN-2409被判定为已损失。
1968/06/14 抽干受影响水域。 成功。进入SCP-CN-2409被判定为已损失。
1970/06/18 抽干受影响水域。 成功。进入SCP-CN-2409被判定为已损失。
1974/06/13 抽干受影响水域。 成功。进入SCP-CN-2409被判定为已损失。
1977/06/13 抽干受影响水域。 成功。进入SCP-CN-2409被判定为已损失。
1985/08/23 实施镇压爆发地点的暴乱,抽干受影响水域。所有的尸体实施集中管理。 成功。
1990/10/30 焚烧所有受影响尸体。 成功。SCP-CN-2409暂时处于可控范围内。

附录SCP-CN-2409.2:历史归纳记录

以下内容部分资料来源于旧异学会内部记录,后由黄河水利治理与问题分析研究员凌君迁整理与归档。研究员凌君迁在此前曾负责并指挥了[已编辑]次黄河改道工程,因此由其提供的资料具有较高可信度。在此记录被接受后,一份关于建立SCP-CN-2409项目的提案被提交。

SCP-CN-2409曾与黄河完全重合或属于黄河的一部分,因在公元前602年发生洪水而导致在地理上向南整体偏移,使其与当时改道后的黄河出现部分偏离,并由此造成大规模投河、起尸和人口迁徙案例。直至公元前132年,黄河于今河南濮阳西南瓠子决口再次改道,此后SCP-CN-2409与黄河彻底分离。

尽管SCP-CN-2409的地理位置无法确认,但所有对项目的研究和分析均将其归入黄河流域。从SCP-CN-2409内取样的水质符合当时古黄河土壤分析结果。部分基金会史学研究者认为,SCP-CN-2409自公元前602年的黄河改道时开始显现,并与古漯川分流后完成异常区域的划分,尽管黄河整体上向南摆动,但根据公元11年异学会对SCP-CN-2409的重新测定发现其已完全偏离古黄河道,并与禹河重合,由此正式连通淮河。部分观点认为,SCP-CN-2409实质上是向徒骇河方向偏移并与之重合。

近年来,在古黄河道上陆续发掘出不同于任何记录在案的城邦遗址,其中大部分出土瓷器与农具均可以在夏县西阴遗址的出土文物中找到对照,但其仪式用具与新石器时代文化特征不符,其中不和谐之处包括可容纳数百人的主棺,以及不符合任何畜牧身形的骑具。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遗址在出土时其内部空间与器皿文物表面仍然保持湿润,但未发现任何生锈腐蚀的痕迹,所有文物皆焕然一新。对土壤分析表明黄河曾发生过逆流。

在1946年前,异学会曾逾50次实施针对SCP-CN-2409的流动问题而进行黄河改道工程以试图使之无效化,虽然每次改道后SCP-CN-2409的流速都有所减缓,但改道后的洪水决口都会比上次决口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和环境危害,记录中的洪水和决口都远超正常情况下所表现出的破坏力。此前因人为干预的黄河改道过于频繁,导致在一次由都水司主导的例行改道中发生泄露,其异常效应促使当时位于项目沿岸的所有个体均进入河流里,其中包括异学会黄河都水司全体成员的损失。在每次事故后,事发地的河道转变为了一处平原,土地检测没有发现任何曾存在河流的痕迹。关于此次事件的纸质文件其时间戳被切除,推测发生在明清时期(1368年-1644年)。

在1938年前,关于黄河改道的相关资料已大部分匿失,纵然事后基金会在介入并接管旧异学会事务时及时采取抢救措施,但仍然保留了自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间仅26次改道的资料。自1938年以后,黄河改道和决口发生愈发频繁,并造成了[已编辑]的决口持续了3周时间而没有任何停息的征兆;在黄河沿岸发现越来越多凭空失去一切情绪和本能欲望的对象,推测此情况可能与SCP-CN-2409之间存在直接关联。

也许SCP-CN-2409与旧文明的覆灭存在某种关联,但到目前为止,基金会对SCP-CN-2409的异常性质及其本质知之甚少。

附录SCP-CN-2409.3:未标记探索记录
于1999年6月10日,一次未记录在案的探索报告于次日被提交至项目档案,时间戳显示为1990年6月24日;当时的项目负责人凌君迁研究员并无授权此次行动的记录,因而无法确认其可信程度。

报告时间戳显示在1990年6月24日,Site-CN-75水生部门为探寻SCP-CN-2409本质及成分,与当地水利局合作执行了关于项目样本采集的行动。此次行动中,派遣队伍完全由无人机组成的,基金会低频低烈度对外探索小组实施远程控制。计划将在一周时间内,实施对扎曲、约古宗列曲和卡日曲完成对SCP-CN-2409的可能源头进行探究,并由分析部AIC完成事后扎曲的数据整理与分析工作。以下为无人机回收到的记录:

探索时间:1990/6/24

探索地点:扎曲,源于查哈西拉山

探索对象:SCP-CN-2409


<记录开始>


00:00 - 无人机-奔流从观测平台起飞出发。

00:12 - 无人机-奔流开始接近水面,此时周围没有任何对象的存在。无法看清水底下的情况。

00:24 - 无人机-奔流贴近水面进行低空飞行。画面中河水不断流动,但源头并非查哈西拉山,而是在其它观察站视野内不存在的一处山体。确信此时SCP-CN-2409开始显现。

00:52 - 无人机-奔流朝该实体方向前进以寻找河源,但在视野内似乎河水从每一个方向流向无人机所在的区域,无法准确识别可能的源头以及黄河的流向。

01:02 - 因探索没有取得进展,指挥部准备收回无人机-奔流。在操控无人机-奔流上升时,画面里与黄河的距离并没有拉远,而是一直维持在此前刚到达该区域时的状态。水流不断汇集,最后在无人机-奔流下方消失。

02:16 - 随着奔流上升至海拔3000m高度,画面中浓雾逐渐变浓,导致能见度显著变低。黄河的水面变得倾斜,流向自上而下。水面下逐渐清晰,发现有人影贴着水底不断向深处进发。

02:23 - 待画面逐渐清晰,可以发现不断有面部模糊不清的人形生物从水底不断走上陆地,濡湿的人形越来越多且不断布满整个岸边。

02:54 - 无人机-奔流上升至海拔11024米高度,穿过云层到达平流层。所有的浓雾随着太阳的直接照射而消散,视野内的黄河延伸至无人机上方且没有可见的尽头,持续不断的河水沿着既定路线流淌而下,其首曲绕过各姿各雅山的北麓,连通了地面的黄河。

03:42 - 奔流到达星宿海。与无人机的连接被无征兆中断,之后不断传回星宿海一处狭长盆地的影像,盆地中心发现有水流喷涌,随后重归平静。盆地边缘有若干无法识别面孔的对象不断朝黄河里走去,而从黄河里出现的人形遍布整个大陆,并组成了新的陆地。

04:01 - SCP-CN-2409向南飘移并逐渐消失。有观察站报告称在青海省玛多县上方发现未知飞行器痕迹,随后消失不见。

<记录结束>


备注:根据对内置跟踪器显示,最后研究组在黄河支流的一处潮浸地带发现了无人机-奔流,其内部元件被浸湿,但外壳完好无损。在探索过程中,我们的新措施似乎没有发挥作用,而且同时追踪到海拔11024米高度处以及约古宗列曲处存在两个相同的信号源,当前此情况原因不明。

我们无法确认SCP-CN-2409实际具有什么异常性质,它不仅表现出在认知方面和信息方面的性质,但却又在梦境和幻觉中有所体现,实体又好似某种导致现实空间充满意义漫漶的意象堆砌,到最后,似乎它什么也没有体现出来。根据从已有信息可以得出,SCP-CN-2409确实在心智上表现出某种异样,显然在应然层面它完全迎合了我们对它的期盼。失去了情欲的人同样失去了对黄河的渴慕,但憧憬和崇仰没有任何改变。

我们从来都只通过别的只言片语来拼凑出我们每个人脑海中的黄河,而从来不去真正的触碰,偶尔有接近的时候,也不过是远远眺望。黄河是一条伴随文明而流淌的大河,是交通要道,是我们这个民族心中又超越了民族所共有的图腾,但现在已再没有人去见证,所有人只是远远的看一眼黄河,又转身回到钢筋混凝土和现代化进程中,再没有人去渡河。黄河,依旧是黄河。若非因为1938年那一次改道,黄河会继续往南。南边一定有什么。——凌君迁

在1999年6月12日上午,以下记录由李桂心研究员提交至负责次项目的HCML人员的私人邮箱内,标注信息为“可能的内部干扰”。主要内容为在黄河治理研究组成立前,由凌君迁研究员负责收集可能的项目相关信息时与李桂心研究员发生的对话,冗余内容已编辑。文件内并无时间戳。

<记录开始>

李桂心:老师,您一定要这么做吗?

凌君迁:如果我不来做,那么就真的没有人回去做了。一旦错过了这次决口的窗口期,可能我们再也等不了下一次的决口了。黄河对于我们文明的象征意义不言而喻,而且也是由我们造就了现在这个境遇。

李桂心:自古以来,黄河便会吸纳尘世的所有情欲,而近现代以来增长人口的速率超过里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由此膨胀的人欲也最终导致了黄河无法抑制的洪涝和决口。改道不过是其中之一的结果,但我们也不是毫无办法啊。

凌君迁:以现在的人力是无法控制好改道频繁的黄河的,所以我们只能管控好自己的情欲。我受O5-6的命令研发的去情共能芯片确实可以完完全全控制一对于个人的情绪和本能欲望的控制我们只需给每个人植入即可。人口增长是不可抑制的趋势,黄河的泛滥也愈发不可收拾,我们只能从自身出发谋求改变。

李桂心:也许我们可以借助黄河南方的那条大河的容量继续控制好人类情欲的影响,并不是一定要由黄河来执行,在水利工程上我们还可以再应付一段时间……

凌君迁:你还不明白吗?这里的“南方”指的并非地理上的南方,而是精神上的。秦岭淮河以南,青藏高原以东,那儿是真正的空置流域。我们都知道自古南方便是暑湿且障毒互生之地,在宋朝之前都是真正的蛮地。如今黄河的流向正确无误,当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黄河必然会再次蔓延,将我们所有人都带回到现代性出现前。黄河终究要回到原处,我们也将要还回去。

李桂心:您知道这论调很难说服我停止现在的研究,我也知道我没法说服您。现代性是不可逆的过程,我们是回不去的。

凌君迁:这不是说服,我从来不相信仅靠语言可以说服另一个人,除非那个人原本内心就接受这个观点。小李,我遵从自己的内心进入这雾里,我所见所闻就是你们唯一的确据——黄河并非随时都向任何人展现自己的。如果你们选择不相信我,那么此次行动毫无意义;反之你们愿意相信我,或许真的可以借此窥见黄河的一隅。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我们的文明终会被黄河淹没,我们的肉沤作花肥,在所有的花都开放了的那天,新的文明会诞生。

李桂心:您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我们还可以继续讨论,它一定在水文学和人类行为学上有所体现,而我们可以对现状加以控制,我们只需要管控好分歧就一定可以做到。为了收容,更好地收容。

凌君迁:你已经开始相信我了。人类的常态和异常之间产生了一条难以弥合的裂痕,黄河便在这间隙里滋生。桂心,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缘由要探明黄河,但依靠别人口耳相传和旁敲侧击始终是无法领略真正的黄河,你需要一次探索,一次实践,一次真正接触黄河的机会。我们的文明正是在黄河对旧文明的不断冲击下孕育而生。从河里爬出来的人形就是我们的上一代,而他们的过去即是我们的未来,何必执拗于我们现在这个将来的旧世界呢?

机会很快就会来了。

<记录结束>

于1996年10月15日,黄河治理研究组正式建立,并由担任原研究组副组长的李桂心博士负责管理。根据以上信息推测,凌君迁研究员在离开研究组后与SCP-CN-2409发生了未授权接触,并由此加剧了可能的收容失效风险。次日,经李桂心研究员审议批准,已革除凌君迁研究员所有职务,并对其实施隔离审查。

附录SCP-CN-2409.4:收容报告
发生日期 受影响人口比例 收容概述 结果
1990/06/01 0.00001% 就地隔离以等待SCP-CN-2409结束。 成功。
1990/06/10 0.00013% 就地隔离以等待SCP-CN-2409结束。 成功。
1990/07/01 0.00024% 就地隔离以等待SCP-CN-2409结束。 成功失败。黄河之水天上来。
1997/06/11 0.0053% 就地隔离以等待SCP-CN-2409结束。 失败。黄河流泝至青藏高原。
1998/06/10 0.016% 沿爆发地沿岸建立防护措施,并派遣安保队伍以防止大规模人口迁徙。所有土葬地点被严格管控。 失败。黄河流泝至黄石公园。
1999/01/30 0.12% 在国内九河古道处设立防护设施以防止大规模人口迁徙,禁止任何交通工具并以县为单位将当地人就地隔离。所有土葬尸体被集中管理。 失败。

附录SCP-CN-2409.5:程序-卡日曲

程序-卡日曲概览

此协议涉及V级危害实体SCP-CN-2409的滥觞与终结,因此设为5/SCP-CN-2409级权限。


项目负责人:凌君迁,黄河治理研究组组长

研究团队:黄河治理研究组,由Site-140、Site-240及Site-CN-75的研究员组成,全员被指派至黄河驻守。若非特殊要求及5/SCP-CN-2409级权限批准,研究员须终生与外界隔离。

目标概述:此协议旨在将SCP-CN-2409对帷幕和平民的影响降至最低,由项目所致的大规模人口迁徙将在开始前被终止,死者的安宁不会受到打扰。若此协议确认执行,SCP-CN-2409及其溯源行动将不再必要,SCP-CN-2409项目将会受到最大限度的压制和收容。

项目细节:在黄河沿岸以及旧河道每间隔10km处设立一座前哨站以确保实时进行对可能的SCP-CN-2409显现事件进行侦测。当侦测到一起SCP-CN-2409事件时,黄河治理研究组将立即前往发生地上游处进行黄河改道工程,以确保黄河停止向南偏移。届时所有关于黄河流向的知识将被修正以符合当前状态。在受影响区域内的所有人类应被置于模因措施的暴露下,并通过植入其体内的去情共能芯片以达到控制对象所有情绪的目的;届时,经改造个体将会在SCP-CN-2409出现时暂时失去所有情欲以避免受项目异常影响。

黄河改道工程主要集中于该区域内的黄河流向以及其所有下流分支的当前位置及后续影响,通过程序-卡日曲作用在需要进行改道的关键节点上,将该区域时区回溯至历史上与当前流向不同的时期以达到在程序-卡日曲执行后立即完成黄河改道的结果。

需要注意的是,在SCP-CN-2409显现期间沿岸受影响区域的土葬尸体将会自发朝着黄河前进,此情况几乎在同时发生,因而难以掩盖其对帷幕的影响。黄河治理研究组在黄河河道稳定后将立即前往受影响区域与当地前哨站配合阻挡所有试图进入黄河的尸体,并将其就此实施隔离。在黄河改道完成后,SCP-CN-2409及其异常效应将会消失,所有的尸体应被置回原处。一次区域性D级记忆删除程序将会在黄河沿岸实施,改道后的旧河道被命名为徒骇河、古徒骇河或古漯川作为标识符。

作为参考,以下为历史记录中为压制SCP-CN-2409而设立的改道工程地点:

  • 公元前602年,由沧州入海。
  • 公元[已编辑]年,由[已编辑]入海。
  • 公元11年,由滨县利津入海。
  • 公元1048年,由北流至[已编辑]入海,南流至无棣笃马河入海。
  • 公元1194年,由云梯关入海。
  • 公元[已编辑]年,由[已编辑]入海。
  • 公元1494年,由淮河入海。
  • 公元1855年,由[已编辑]入海。
  • 公元[已编辑]年,由[已编辑]入海。
  • 公元1938年,由淮河入海。

这些地点已被设立前哨战以进行侧重监控,对SCP-CN-2409显现事件归因为当时政治因素、发生战争、重大灾祸和地理环境的剧变;无法确认其与项目显现之间的关联。在此过程中,黄河始终保持在我们的监控之下。


以下为凌君迁研究员在其交予基金会的程序-卡日曲申请报告中附带的备忘信息,记录于Site-CN-75其个人主页内:

…我不止一次站在阿尼玛卿山上眺望我们母亲河的起源,也不止一次看见黄河在扎曲、约古宗列曲和卡日曲之间流淌。每每接触到它,我心中总难以言喻的想要去亲近它——抱歉我用亲近这么个奇怪的词——但我确实觉得它倍感亲切,混合着泥沙的河水击在阻石上,激起了白色水花又落回河里;我感觉每一瓢水都在述说着某些关于历史的模糊不清和讳莫如深,向世人倾述着什么,最后又无言地落回水里,成了大流。

我想要更进一步的了解黄河在述说些什么。我将从它那儿取样的玻片放在显微镜下,那就是水,混合了泥沙土壤的水。所有样本里都没有微生物,这让我更加确信其中真的在掩盖什么。我从研究室里偷偷带了些水样回到家里——我知道这不合规矩,但我迫切想知道——我将它分成数份,去电解,去蒸发,去涂抹,黄河的水仍旧是水,没有显现出任何异常之处。尽管我注意到浸泡在黄河水里的生物质不会发生腐败,但我需要更进一步。然后,我喝了它。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星宿海在我眼前浮现,在那片不起眼的盆地中的滩涂上,紫苑和菊、马先蒿和梅数不胜数的花在河源上同时开放,围绕着各拉丹东雪山北面,沿着扎曲逆流至布尔汗布达山脉顶端,在那片无人涉足的峰丛下,不断有新的花在石芽顶上冒出,喀斯特地貌沿着河曲向上生长。而后,无数的平原由它冲积而成,我们在它上面建立起文明,组建家庭和生老病死,时而分裂,时而重聚——我更知道了母亲河黄河:文明自它而来,文明因它而生。那个梦很短很浅,只记得了在结尾处,我们向着再次涌来的黄河,微笑着投入其中。这一切都藏在了那浓雾后面。

之后有人说,被编号为SCP-CN-2409的黄河在我的家乡玛多县上方显现,我知道它是被我引起的。逾万人声称做了同一个梦,在梦里星宿海的花同时开放了。我向承担了我原有工作的李桂心汇报了此情况,他曾由我教授,我说话兴许能有用——那水能引起黄河的改道,将我们引入同一个梦里。实验验证没有任何成果,他只是收起了我整理的信息,之后再没了回音。我们必须将世界还给他们,我们才得以延续。

而现在,我必须进去,雾已升起。


在此次编辑后,凌君迁研究员被报告在其居所内失踪。

附录SCP-CN-2409.6:收容报告

发生日期 受影响人口比例 收容概述 结果
1999/05/21 11% 将剩余人类实施隔离。 失败。
1999/06/10 31% 收容人类的情欲。 失败。
1999/10/11 49% 压制黄河水。 失效。
2000/02/06 52% 压制黄河水。 失效。
2002/05/21 66% 压制黄河水。 失效。
2008/05/21 79% 压制黄河水。 失败。
2008/05/24 91% 启动SCP-2000。 失败。
2008/06/09 99.8% 焚烧尸体。 失败。死者将带领生者。
2008/08/21 99.8% 将所有人类实施隔离。 失败。

9222f408d8414af4.png

终将逝去的SCP-CN-2409,须注意它永远属于黄河的一部分。

备注:

1997年6月15日

此前我们一直纠结于SCP-CN-2409与黄河的分别,纠结于它的历史来源与水文学成因,似乎很少有人真正的注意到——SCP-CN-2409就是曾经的黄河。所有土壤分析和异学会的记录都指向了公元前602年那一次自然导致的黄河改道,而古漯川,原本就是古黄河的一支——我们也欣然接受了它由自然因素造就的情况,但我们都忽视了些什么,包括前人们同样如此。如果黄河要入海,那么必然在渤海,不必舍近求远,很显然,这个程序的效用在日益减弱。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与黄河下游的泥沙堆积始终在进行,但在1850年情况和现在不同,北支为主流,南支才是黄河——如今的黄河本就在相对意义上的南方,而非北方。现在的疑惑也只剩下一个:越过古黄河道后,为何它还在迁徙?

黄河改道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个在历史上持续发生且影响深远的工程,它至今仍在进行中,而且也不会有尽头。如果1938年那年的工程是历史中最后一次改道,那么到1947年堵复花园口后为止才算结束,这次改道持续进行了9年,直到黄河真正回归了北道。如今情景,即便是将长江也纳入进来也无济于事。

我们所做的不过是将它拨回原先的轨道上,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SCP-CN-2409显现愈发频繁的缘故,从此前的每数十年发生一次到现在每个月都要发生一次,它越来越急迫了,越来越多的泥沙和剥蚀碎屑被带到下游,几乎是一新的平原就此诞生,我在其中的水质里发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那似乎是一种未发现的生命形式。如果要彻底收容,必须要让它在古河道,流泝到黄河里。

我们从未改变过黄河,它的改道和决口不过是历史的重演。我今天依旧能在山东垦利县看见它流入大海,再无踪影——但有个无由来的声音告诉我:黄河从巴颜喀拉山北麓出发奔流到海,最终将流泝到那扎胧查河,并再次从卡日曲出发。黄河,竟是黄河。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

——李桂心

附录SCP-CN-2409.7:收容报告

发生日期 受影响人口比例 收容概述 结果
2012 /12/21 99.8% 使黄河流泝至中国。 失败。
2019/12/21 99.9% 使黄河流泝至中国。 成功。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水逆行,泛滥于中国。
2021/04/01 N/A 使黄河从巴颜喀拉山北麓出发,流入渤海。 成功。SCP-CN-2409已自收容。

此报告最后编辑于1938年6月10日。

附录SCP-CN-2409.8:归档声明
于1938年6月10日,基金会在准备筹划专门负责黄河水利治理与异常水文学研究小组用于探明近期以来黄河不规律汛期的情况。在会议当天此文档连同大量附属资料出现在会议室内,因此文档本身指涉的对象并未找到实际所指,亦无法确认其内容可靠性。以下为此文档归档结语:

这将是最后一份关于事故报告的声明,此前的记录已被我全部删除,只需要这一份记录即可,这也会是关于SCP-CN-2409项目的最后声明。此后这个项目将被永久封存并被遗忘。

黄河的汛情从最开始的数年一次,数月一次,到现在几天一次,以及每一次发生的频率、排水量和造成的破坏力都完全一致的情况上来看,这便是SCP-CN-2409显现的直接原因。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有人进入河里,又不断有人从河里出来,但浸过河水的人都彻底发生了变化,失去了一切情欲,同死人无异。活到临终,彼此彼此。

大洪水,这是每一个文明都会遭遇的灾祸。在大水里,所有人的情欲都会被融入水中,旧文明的尸体沉入河底,工程建筑被剥蚀,文化传承被遗忘。当新的冲积平原开始产生,一个新文明也就此诞生,而我们将会被淹没在蔓延的黄河水下,连存在的痕迹都不曾留下,只剩下风化岩石和剥蚀的碎屑。旧文明的毁灭只因黄河不断流向他们,而我们也将会在不久后毁灭于黄河不再流向我们。文明之间不断倾覆又重建,我们何必顺应早该死掉的旧东西。我们就是常态。

黄河的源头有三条,我们只是其中一条。

程序-卡日曲无法实际解决问题,而只能是将自己受困于对抗自身情绪的道路上,而人欲是最难以压抑的。必须使我们推理的过程确保合法,所导向的结果才有意义。正因为我们人类有如此多的情绪和本能欲望,泛滥到黄河水都无法承受,直至淹没了青藏高原,黄河流泝至高山上,最后化为了黄河。我们得以存在的基础正是建立在对前人的遗忘的前提上。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从上次事件之后,SCP-CN-2409再也没有显现过,澄清的黄河再次变得污浊,但是因为泥沙而非人欲。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现在,重新投入工作吧,不必理会我们曾在黄河里发生过什么,往事变得皱巴巴一片,就把它扔到脑后好了。

自此以后,无论从前与今后如何。黄河,只能是黄河。

——李桂心


事后审问证实李桂心研究员对此事和这份信息完全一无所知,且基金会数据库内并无有关凌君迁个体的相关记录。此文档被归档保存,前哨站保留工作以持续对黄河流向的监控。黄河治理研究组被解散并重新分配,组内将要安排负责程序-卡日曲的成员因其工作特殊性而被将分配至情欲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