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17
评分: +39+x

项目编号:SCP-CN-2417

项目等级:Archived

特殊收容措施:针对SCP-CN-2417的有效收容措施正在讨论阶段。已全面禁止民间关于字体排版学中有关SCP-CN-2417的研究与讨论,并监视文学类学术期刊与新兴媒体中的排版知识,任何包括影响现有字体框与字面框尺寸比例的字体设计都应经过审查,通过对印刷系统和排版系统进行修改以避免引发川流事件的可能。

基金会运作机器人 (I/O-UNOOSA)负责对网络小说社群、论坛通讯平台与个人博客的内容进行审查,对SCP-CN-2417与页面实际尺寸的对比是当前唯一有效发现川流事件的方式。篡改文本因被掩盖或修复,被识别为潜在威胁对象应采用502错误页面作掩护与标记。

Stream.jpg

Fig.1.1 红色标注为一例SCP-CN-2417现象。

当前主要收容方向为纸质文件的威胁性排查。

描述:SCP-CN-2417是一种发生在文字排版中的现象,指在文章中因排版、语言运用能力或标点符号的不协调使用所导致出现的连续空白,一般被认为会导致川流事件。刻意重复、违反标点符号使用规则或不具有实际含义的文章不会引发川流事件;字身框的距离和字重并不影响SCP-CN-2417的产生。未发现除规范汉字以外的语言文字所引发的SCP-CN-2417,其中音素文字与注音符号并不被ISMETA水文学检测为一种有效文字。

SCP-CN-2417的主要异常效应表现在大气水循环的水文过程中。当一个行政区划或地缘划分的区域内的文学作品中出现SCP-CN-2417的频率超过一定阈值时,通常会导致距离当地文学创作圈或地域文化发源地最近的水体发生变化,并由此影响当地水文循环的加速;确信触发川流事件的条件与当地最大水体的径流量正相关。通常认为文学作品中刻意避免准确描述、内容模棱两可、无明确语义或无意义的文字均会导致川流事件程度的加剧。

川流事件可通过对一特定地点地球大气层的状态进行观测,其发生前兆包括但不仅限于超过往年最高降水量的暴雨、无征兆的台风登陆、平均直径超过10cm的冰雹、长江与黄河的决口、违反大气环流形势的寒潮或洪水;川流事件可通过毁坏纸质书籍或删除电子文档的方式缓解。对此情况,一种关于川流事件显现将导致全球性水灾的观点被提出,其最终将可能促成LP级“液态行星”事件的发生。

排版时段末、开头、特殊艺术风格设计或横平竖直的空白并不会触发SCP-CN-2417的异常效应,对于可能引发川流事件的样品进行双盲实验无法分辨出二者的区别,似乎在部分个例中主观感受占更多影响因子。即便在数字分析中不存在符合“连续空白”的情况,但仍然被判定为可能引发川流事件的案例存在至少13例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诗歌作品在ISMETA水文学分析中被划分为无意义的文字。


附录SCP-CN-2417.1:阶段性总结

  SCP-CN-2417直接受文学创作的影响,由早期学者奠定的黑体确保了汉字得以在新媒体印刷中清晰地呈现,而方正字体在改变字面率的方向几乎达成了美感、实用性与抑制川流之间达到了完美平衡。之后我们的工作也集中在对新兴媒体中常用字体的设计与字面率规范着手,并发现三种可用于解释川流事件无法抑制的现象:

  • 字标设计与字体设计概念的混淆,导致川流自身的不确定性。
  • 多语言的混用,导致川流在排版中难以避免。
  • 现在多为自动排版,在手动排版时无意识规避川流的形成。

  对这些因素的定性可能包含推测和假设。


附录SCP-CN-2417.2:回收记录

以下是SCP-CN-2417项目负责人钱秦艽对历朝有关SCP-CN-2417的传闻证据和理论的评估。

024

Fig.1.2 川流过后,大气环流形势突变。

  …尽管已超过50余年再在发现川流事件的迹象,但未来依旧令人忧心。更甚者,目击者看见那些死者大笑着跑进水里,于是他们也开始确信在水里真的有诗。那些人在这之后“偶遇”了宗教,此后更难以管理。根据我们现有的资料差不多可以还原一个大概的来源,历史文献足够多也足够杂,我们也仅能还原一个被美化修饰过的结果:正如他们所说的,川流来源于诗歌,来源于文学。

  在此前的历史记录中,我们观察到地质考古中的洪水痕迹呈现逐年上升,至最高峰后突然降至低点,而这种周期变化与冰川周期的循环正好符合;当前基金会仅还原了两次川流时间循环的时间点:一次是夜之子,一次是狄瓦文明;二者的文字都已消匿在历史中,但仍在诗歌里流传。

  就像所有发源于一条大河的文明来说都一样,对于母亲河的赞颂是亘古以来从不会断绝的主题。那个笑话出现在早年间先民口口相传的歌声中,那些歌唱着爱情、歌唱着食物、歌唱所有一切,其中最多也是最重要的莫过于对大河的颂扬。那些情感汇集在地面径流和地下径流里,这些潜水排泄到邻近的水里,无数的小流汇成大水,于是大水冲垮了文明。大水几乎伴随了整个人类文明,随着我们的“无用文学”逐年壮大,河流也变得湍急。

  于是,我就此下定结论:SCP-CN-2417是无法避免的,我们必将面对我们的川流。就像我老师所说的:疯癫是人身上晦暗的水质的表征。与之相关的,还有一个在我们研究组前身的各位前辈之间流传着的传闻。

  不知多久之前,一个部落里,七八个家庭正生活着,唱着从祖先传下来的歌谣,唱的是在大洪水后的新土地上建立文明。一天,巫告诉所有人:“大水将要淹没大地”,结果只有一户人忙着收拾东西,要搬到更高处去,其他人依旧照常生活着。

  过了几周,河道开始变宽,巫接着说:“大水将会淹没天空”,又有三四家离开了这里。但还有两家人坚持生活在原处,不愿意离开一直以来生活的土地。于是又过了几周,天气已经连续几周都是乌云,不见任何日光,不时伴随着几道闪电,巫再次来到:“大水已近在咫尺,我不会再来劝你们了”,终于其他人都忍受不住,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一个人生活在这里。

  巫问那人:“你为什么不去躲避?” 只见他回答道::如你所说的,当大水来临时,天空和大地都被淹没,我们也无处可去,倒不如直接去面对大水,” 他看着远处的河道,“就像歌里唱着的,当我们被水带走,会有新的文明在我们的遗骸上重新建立起来,而关于我们的诗歌也会继续被诗人流传下去。”

  “然后呢?” 我当时这样询问向我讲述这个故事的老师。

  “于是,大洪水真的来了。淹没了村子,再也不见那个人了。只听谁,有族人恍惚间看到那个人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大笑着跑进了迎面而来的大水里。”

  这个故事没有结尾,老师也只是叫我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创作,但是关于他疯疯癫癫的言论在所有研究与治理黄河长江的团队里广为流传,告诫那些意图放弃抵抗迎接川流的人们。一支铝制外壳的钢笔还有一段传说,研究组正式由我接管,川流是一个由来已久且正在持续发生中的状态。有人说,这个故事最早从川流里蕴含的声音传出,只是我们都没有机会去证实。


附录SCP-CN-2417.3:局域川流现象记录
时间(年) 事件 影响
[编辑] 铅活字排版被彻底淘汰。 黄河上游、嘉陵江上游、汉江上游及长江中游干流先后大水。
1900. 为应对油墨陷阱,早期汉字印刷负形缺口设计的出现。 长江上游干流和岷、涪、嘉陵江及乌江大水。
1961. 宋一体与黑一体完成设计,中国第一部《辞海》修订完成。 七大江河水势平稳。
1979. 第三代照排机的发明,“喇叭口”的出现。 海河流域北部、滦河下游及洞庭湖区大水。
[编辑] 宋七体正式被选用。 川流泛滥。

附录SCP-CN-2417.4:分析猜想

026

Fig.1.3 泄洪开始回溯。

  比起早期在SCP-CN-2417项目研究中,对过程的过度简化而忽视项目与实际造成的水文痕迹之间的因果性。根据现有水文观测数据与国内汉字印刷与排版学之间的直接链条仍然不能建立,作为依据被提交的:在1961年,宋一体与黑一体设计的完成以及中国第一部《辞海》修订完成在其各自含义以及对汉字排版历史中具有重大意义。而同样在1961年,除东部地区发生局部水灾外,七大江河水势平稳——这很显然是不符合研究组以往推断的结论的。
  
  在排除排版学与项目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后,针对可能与ISMETA水文观测数据有关联,且实际造成水文影响的因素,当前已发现包括以下工程:

  • 浙赣运河 - 关注等级:低
  • 赣粤运河 - 关注等级:低
  • 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 - 关注等级:中
  • 引江济淮工程 - 关注等级:高
  • 黄河黑山峡水利枢纽工程 - 关注等级:非常高

  对上述工程的实地考察与水文观测情况基本吻合。由此推测,SCP-CN-2417实际影响的是水利工程的建造进程,其中完成落地的工程工期可与当年水灾情况对应,这反映在汉文排版中的川流现象。中文排版学的技术进步总是与当年水利工程的技术进展相关,当前仍无法确认二者在项目作用谱系研究里的主次关系。


附录SCP-CN-2417.5:全球川流现象记录
时间(年) 内容 影响
1887. 根据对第一批中文印刷排版作业中发现的“会浮在纸面上的文字”异常,SCP-CN-2417项目正式建立。 针对川流形成原因的留言,大多数人在梦中得到启示。
1900. 针对可能的形而上学研究项目的展开。 一系列有关川流的赞美诗在市面上流传。长江与黄河开始被逐渐赋予特殊意义。
1906. 由SCP-CN-2417引起的群体性梦境,ISMETA水文观测法被提出以通过梦境观察川流事件的严重程度。 大规模的集体入梦,梦境内容多为“关于水质的赞美诗”或溺水窒息幻觉。
[编辑] [编辑]水利枢纽工程启动。 末日幻觉的案例数量增多,对于被大洪水淹没的恐惧开始蔓延。
1950. 大量堰塞湖的形成,洪泽湖阻碍洪涝排泄。 文学作品自发性缺漏与阅读障碍。
[编辑] 长江、黄河全流域泛滥。 所有水域逐渐汇聚成川流。
[编辑] 川流入渤海。 川流不息,渊澄取映。

附录SCP-CN-2417.6:已发现川流事件记录

023

Fig.1.4 一次小型川流事件。

  截止于2021年9月18日为止,基金会史学部依照来源于旧异学会的部分资料,后由黄河水利治理小组根据往年黄河决口频率整理与归档,并报告了有关川流事件的相关信息。根据水文分析表明当年水灾程度显著减轻,以推测所对应的相关事件,抄录如下:

  • 不明 - 夏鲧作三仞之城,共工氏修筑堤防,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
  • 不明 - 大禹治水十三年,从岷山导出岷江。大水缓解。
  • 公元前213年 - 秦始皇依照丞相李斯的建议,下令焚烧除《秦纪》以外的列国史记。
  • 公元前221年后 - 秦统一后由丞相李斯整理归档,籀文改小篆。
  • 公元前132年 - 黄河决口,由泗水入淮河,后复决向南分流为屯氏河。川流已归故道。
  • 公元前62年到公元11年 - 黄河开始反复决口,由此引发了若干次未被记录的历史洪水。与公元11年冲进漯川故道,由滨县利津入海。大量石碑文被毁,才使得川流平息。
  • 公元698年,粟末靺鞨首领大祚荣建立渤海国。大水缓解,化作淡水湖241个,咸水湖12个。水文监测受到扭曲影响。
  • [已编辑],已标记绥芬河、图们江、鸭绿江。
  • [已编辑],已标记海滦河流域。
  • [已编辑],黑山峡至河口镇区间及内蒙古内陆河的危害性提高至最高等级。
  • [已编辑],长江上游岷、沱江水系初步解除警报。
  • 1938年 - 花园口决堤。

  以上提及事件确信直接或间接由SCP-CN-2417及川流事件导致,但其中的大型水灾被认为与SCP-CN-2417的产生不存在相关性。一种观点认为,在中上层官僚阶级中诗词曲的兴起与流行可能加剧川流事件的程度,而经过唐宋元三朝中各自诗词曲创作巅峰期后,黄河或长江必将大泛滥。大多数被川流影响的人声称“听到美妙的歌声/诗歌”或“一个好笑话”,笑着跑进大水里。

  毫无疑问,汉字确确实实成为了近年来水灾泛滥最有可能的直接源头,相比于西方文字,汉字无疑是幼稚的、是野蛮的、是导致所有人类文明承受水难的罪魁祸首;关于废除汉字的提议已提交至议会。——钱秦艽研究员

  驳回。无法证实汉字的使用与SCP-CN-2417泛滥存在因果性。——黄河治理委员会


附录SCP-CN-2417.7:川流协议

川流协议梗概

负责部门:水利治理研究组

概括:此协议旨在引导、删节和阻碍传播现代文学的文本体裁,对母题引入更多被标示或确认无法引起SCP-CN-2417的内容以防止进一步促进川流事件的发生,应积极培养在非传统题材、新兴媒体与以“短、平、快”为主要特点的新型叙事架构,确保在人类总体文学创作数量比例上保证无意义文学的比重。

中文印刷规范应符合三个要求:

  • 字形风格要统一。
  • 观感大小要一致。
  • 整体中心要平稳。

此后川流事件逐渐减少。

例证:在基金会完成洪泽湖泄洪工程后,暴露出在1680年被淹没在湖底的泗州古城遗址中,陆续发现若干与狄瓦文明之间商贸交流/偷盗偷掘狄瓦遗址并买卖遗址文物的迹象,其中包括具有狄瓦特色的手工艺品和石碑,其内容因完全呈现竖版形式,且中间并无在其他狄瓦遗址中发现的句读或断句符号而被注意。所有出土的狄瓦制品均带有明显的水锈痕迹。

几乎同一时期出土的大脚怪城邦遗址中同样发现了被刻意抹除的断句符号和送气符号,导致二者文字难以被破解。在一些案例中,研究人员声称在水锈痕迹的地方听到断断续续的颂唱声。

确信在狄瓦文明与夜之子文明曾直接受川流事件影响。

结论:在我个人构思里,SCP-CN-2417是一类自适应模认知危害,且有意识地选择了有利于拓宽语义河道的文字。

SCP-CN-2417并不具有任何主观上的恶意,只是当有文字出现时,它们就自然地出现在了语义之间。只是我们自身语言的局限无法承载SCP-CN-2417的产生,一如即便是非异常的川流现象也几乎遍布所有横版排版文字之中。当句读出现时,川流也就出现了。

句读也许帮助了我们阅读,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们对原句的理解,而当语言发展到了近现代,白话文的出现有进一步推进了这个过程,我们确实能够在其中感受到于长句和不同断句对我们日常理解的影响,但随之而来的是新时代对进一步打开限制的需求,我们挤占河道太久,川流迫切需要被引流。

于是,我们刚刚在语义岸边填海造陆,一边不断挤压川流所能通过的剩余空间,直到它在悬湖上蓄势,然后一泻千里。我们被迫裹挟其中,我们的范式勉强承载着旧符号系统的意涵,也不断寻找着新时代新语义的方向。

在被动承受灾祸之前,我们应该主动收敛我们自己的语义边界,为川流让出原本的河道。我们没法确定大洪水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不知道它下一次又会造成何种影响。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个协议跟川流之间有什么直接关系可以决定其泛滥程度,只是有的人真的愿意去相信,相信它有用。

直到我们放弃了创作。


附录SCP-CN-2417.8:无效化记录

2021年9月24日,SCP-CN-2417在黑山峡最后一处川流事件已基本无效化。此后水文观测站对受关注流域的分析证实已无异常项目介入影响,潼关高程不表现出异常波动,水利治理研究组就此退役并解散。虽然尽管黄河水灾日渐严重,但研究人员一致认为与SCP-CN-2417之间并无关联。在下一次检测到川流事件出现之前,以下为在受关注区域中的关注项目:

  • [已编辑] - 关注等级:低
  • 赣粤大运河 - 关注等级:低
  • 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 - 关注等级:低
  • 泾河东庄水利枢纽工程 - 关注等级:低
  • 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工程 - 关注等级:低

尽管当然仍未可知川流协议如何成功遏制SCP-CN-2417的发生,但协议仍按照程序继续执行。SCP-CN-2417被重分级为Archived以待进一步观察。


附录SCP-CN-2417.9:已归档记录

以下内容记录于2021/9/29,Site-240被黄河决口淹没前,SCP-CN-2417项目正式归档并发送至基金会数据库的最后版本,由钱秦艽研究员撰写。此后Site-240与川流事件相关信息均无法追溯。

025

Fig.1.5 川流不息

  那天在病房里他问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他偻着身子想要爬起身,我忙扶他靠着床头,“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讲的那个渡河而死的狂夫的故事吗?你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讲这个故事,对吧。”

  我点点头。

  他接着说:“那些故事、故事里渡河而死的人,以及之后所有的人,那些执着着期盼在灾祸面前妥协,自己依旧能够流传下去的故事——一切都是假的,那些对新文明的畅想、淌在我们看不见的川流里,还有那些诗歌所描绘的故事也都是假的。我们的诗歌可能流传下去这件事也是假的。

  “拦不住的无数人渡河而死,此后再无以后,而我们至今仍然不知道川流到底是如何发生的——这难道不就是最大的笑话吗?” 于是我再忍受不住跑开来,向着花园口方向。黄河依旧这么淌着,丝毫不关切我们的想法。黄河还只是那么淌着。

  距离协议执行已过去了两年,我仍然能记得他当时的表情。我将SCP-CN-2417的文件都收在档案箱里,扔到了地下室。正如这一路来每个人跟我说的那样,可能川流并不是一种灾祸,而是前人用生命为我们铺就的去路,是一种对我们现代化进程中各自问题的警告:我们不能无限制地对外拓展。文明并不需要诗人去歌颂它,它只需要存在即可。

  于是,我彻底将它抛却脑后。又过了几年,我回到了黄河治理研究组的办公室,因大水决口被科技驯服,泾渭分明也彻底成为了一个工程问题,治理研究组也被解散。我站在可以一眼望见黄河的窗边,将那支铝制的钢笔扔进水里。黄河依旧浑浊,从一个路口赶去下一个路口 -

  就好像川流从未出现过一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