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80

评分: +38+x

项目编号:SCP-CN-2480

项目等级:Neutralized(前Euclid)

men

一个SCP-CN-2480实例。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与意大利官方达成合作协议,所有已知的SCP-CN-2480遭到上锁以及监视,其适用于标准Y-109“废弃民居”掩盖协议。同时,若干名联合特派员将在罗马城内外寻找未发现的项目实例。

描述:SCP-CN-2480是对位于罗马城内以及外围部分地区出现的超维度通道的统称。其外形通常表现为样式不定的门径。项目无法通过常规方式启动,有效方式为将任意生物的不定量血肉置于项目前。当其对上述祭祀性行为作为反应后,项目将通向一处超维度空间,即SCP-CN-2480-A。

SCP-CN-2480-A是一处实际面积大小未知的沙漠地形,确信其内部具有生命活动迹象以及人造建筑。在部分地区可以寻找到归属未知的血迹与内脏、机械零件。向下地挖掘将发现具有相同特征的人类尸体——通常失去头部与手掌,并伴有明显枪伤、烧伤及刮伤痕迹,且腐烂严重(后文均称为SK-BIO类型008)。其具体数目是未知的,基金会内部假说认定该数字极其庞大。

sha

SCP-CN-2480-A的部分景象。

人员进入SCP-CN-2480-A的过程是不可逆的,尚未发现有效使生物或复杂机械体撤离项目的方式,但部分普通物品可通过空间技术传回。

SCP-CN-2480-A中的太阳位置在通常情况下是固定不变的,至项目被发现至今始终保持在落日时刻。其位置的上升受到一种在特定区域进行的献祭性行为的影响,即任何人员将取自人类活体的身体组织置于该-A项目内的任意地面,或是罗马尼亚霍阿森林深处以及莫斯科地下1而下降被认为与当今欲肉教活动受阻程度呈正相关。

SCP-CN-2480-B是一支在-A项目内沿不定路线游荡的队伍,其主要人员构成为一名欲肉教徒(被编为SCP-CN-2480-B1)以及机神教徒(被编为SCP-CN-2480-B2),B1实体被视为该队伍的领袖。除此之外常有其他人员迫于某种需求而临时加入,B1实体也默许人员离开队伍。

B1实体与B2实体分别自称为「全视者,高阶术士纳克多斯2」与「Derdekeas监察者」。尚未知双方为何能放弃极端的宗教仇视而互相合作,目前认为在长期处于此环境下导致信仰意识淡薄,以及对研究目的上的共识。

SCP-CN-2480-B通常声称自身正在进行一项具有重要意义的研究,当被问及研究课题时将回答「无比鲜绿的未知」,其具体含义是未知的。来自蛇之手的情报共享认为其追溯到公元前十三世纪末一次重要战役机械降神般战败的原因。

SCP-CN-2480-C是一座位于A项目中的庙宇建筑,由未知所属的生物组织构成。基金会暂时缺乏与其相关的详细资料。在报告中该建筑内频繁出现SK-BIO类型008以及少数的其他类型,同时发现人类活体以高处坠落的形式出现在该建筑中。在后续记录中,其被认为具有祭祀与召唤的功能。

在最近的教会潜伏人员递交的情报,查寻到一份与项目相关的章节:

mdPgbad.jpg

亚恩之印

E questo è il segnale per noi che, anche se ci sono tre tramonti, le spine di Dio saranno saldamente nelle nostre mani, e quando il sole sorgerà al suo punto più alto, Arne e il suo impero rinasceranno nel fuoco.

而这即是给予我们的信号,纵使三度迎来日落,神之荆棘仍将牢牢把握在我们手中,在太阳又一次升到最高点,亚恩和他的帝国便会在烈火中迎来重生。

该章节所描述的内容受到极大多数的欲肉原宗教徒完全否决,声称此为“对亚恩意志的污蔑”且“终将引火上身”。

特工Lafite因具有在沙漠地形执行勘察职责的行动经验,且接受过欲肉教以及破碎之神教会相关专业知识教育,而被选中进入项目内部进行勘察。携带生存物资以及传送装置以传递情报。

我进来了,现在让我把日期记下。

正是日落的时候,沙漠被晒得烫脚,我不得不边走边记录。我爬到一个小丘上,借着落日的余晖扫了扫远处,试图找到点人的痕迹什么的。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是大片大片的沙子。

我拿出罗盘来看了方向,然后决定朝着西边走。

见鬼。

我感觉我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但那太阳好像动都没动一下,依旧挂在那里,晒得人脱皮。核对了表,确实走了三个小时了。

好事是一片绿洲就在眼前——我现在去歇歇脚。这太阳真叫人受不了。

我又动身了。沙漠的绿洲总是让人恋恋不舍。

还是几乎什么都找不到。虽然这在沙漠中很正常。

我踢到了一个硬东西,表面上似乎有些褐色的布料——磨损相当严重。那玩意埋在沙子里,我挖了半天才把它弄出来。它/他/她?

一具尸体,真叫人反胃。没了头没了手,浑身都是撕裂的伤痕。埋在沙子里不觉得,挖出来真是恶臭扑鼻……

噢天那,看起来不止一个……

我脚下这片沙子,掩盖了无数的尸体。我已经换了四个地方,每个地方都隔了很远——可我都挖出了干尸。没有头,双手都被剁掉,有一些还能依稀看到手骨被利器切割留下的痕迹……

我不能再去想了,我没有足够的水分去出冷汗——这沙漠真是见鬼。

没有任何事情。

没有任何事情。

没有任何事情。

没有任何事情。

我不能再宣称没有事了。

我的物资耗尽了,但下一个绿洲依旧是未知数。

我可能要死了,这恐怕是最后一条信息。

对不起。

看来我得救了。

我睁眼的时候发现我换了个地方。拉走我的是一支行队,它们给了我点衣服,食物和水。然后我大概跟它们的成员碰了个面。

领头的是个欲肉教徒,很奇迹地没什么恶意。手被类似刀刃的生物组织代替,也能重组成其他形状的玩意;背后有几根触手东西,下肢同样也有两个,也还能长出更多。它自称“纳克多斯”,这个名字我是熟悉的,一位高阶术士就立在我面前……呵。

另一位看上去像是重要成员地是一名叫“Derdekeas”的破碎之神信徒。是的,两个水火不容的信仰能合作确实令人匪夷所思。不过历史也证明过这是存在的,至少在它们有相同目的时。

在我与纳克多斯的交谈中,了解到了它们的目的——研究一场战役,以及其中出现的神秘事物。

约在公元前十三世纪,鼎盛一时的狄瓦汗国内忧外患,瘟疫席卷了整个国家,在第零次超自然世界大战中被狄瓦所灭的有央国建立反抗军,阿拉卡达城国人暴动。哈斯塔大汗吊死在歪脖子树上,整个城邦便在随后消失了。

伴随着狄瓦汗国的突然覆灭,有央反抗军顺势接管了狄瓦统治的领土,即Adí-üm帝国。这支军队的领导者便是亚恩,它的五位圣徒也是在此时相遇的。在此之后,亚恩也莫名重操起了向外扩展的旧事。

这场扩张战争以Adí-üm帝国的覆灭结束,在双方的描述中有关「通体绿色的事物」和「身着黑白色服饰的欧罗巴人」被反复提及。在伊比利亚反抗军进攻亚平宁半岛时更是被描述为「扭转战局之物」。

当时的伊比利亚反抗军势如破竹,反血肉同盟的联军主力仍纵深在乌拉尔山脉,反抗军已兵临机械教帝国首都不末城下,而在战场上出现了一名欧罗巴人和一棵树——反抗军失败了,它们将所有物品埋在了地下。一切如此突然,而基金会的史书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但我推测这与该项目有关,甚至为直接成因。

这两个事物具体是什么有待考究,纳克多斯的研究也是针对于此,具它所说,斯凯尔(亚恩的第五位圣徒)以很重要为名委托给他进行研究。同时也有其他目的——那场战争的真正发动者,纳克多斯对亚恩总以“心怀大爱”等词汇描述,它不相信亚恩发动了战争并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好吧,这与我知晓的知识相差太远了。不过它很乐于向我证据这点,它说明天(实际也就是睡觉起来,这鬼地方可看不出明天昨天)会带去图书馆拿证据给我看——这地方还有图书馆呢。

它领着我到了一处坍塌的石堆,路上的阳光令人烦躁,我隐隐约约发觉太阳有些变高,不知是否是错觉。目的处有扇门径——这地方有通往被放逐者图书馆的密径,确实令人吃惊。

我在前往的路上向纳克多斯问了问有关这片沙漠下尸体的事,它给的回答令我诧异:“有吗?在哪?”当我试图向下挖以证明时,我感觉我挖到了什么,却什么也看不到。脑袋有些错乱了,我得缓缓。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跟着它。

我很高兴终于能躲开头顶上令人昏沉的太阳。走进门径后到了主厅里,白亮的阳光从天窗照进来,把地上的图书馆烫金印记照的闪闪发光。我自打进入项目就没见过这种温和的阳光。

长桌边坐着些穿着独特的人,而后面的家伙就不是穿着独特那么简单了——他们没有眼睛和腿,似乎就长在凳子上——我想应该是图书馆的管理员一类。

再往后看就只能看到一排一排的书架了。来这之前就听说过图书馆规模超过一切人造建筑,现在看来这种描述丝毫不为过——一眼看过去我觉得甚至有上千排书架,每个大概七八米高。有几个蜘蛛一样的生物在里面穿行,我想如果没有他们那样的身体取书一定是很麻烦的事情。

我很喜欢这里舒适的环境和静谧的气氛,可惜不能久留。

我试图借助图书馆的其他门径离开项目,结果是失败的,有一面不可见的墙挡住了我。随后纳克多斯把我拉了过去,并解释到:“大蛇不会让祂母亲的信徒在图书馆乱跑,留给我们一块地方算是旧情。”

它带着我走过一串走廊,无数个的形态各异的血肉造物和牧师在一旁查阅书籍。最后停留尽头的门径前,上面画着欲肉教的标志。纳克多斯站立在门前像是在施展奇术什么的。

我向后看去,我发誓我看到了一个熟悉而格格不入的身影,一个身着灰色风衣,戴着浅顶软呢帽向这边走来。没人注意到他,不久走到我的面前,递给我一张纸条后便离开。纸条上面写着“无人知晓时,向东走。”没有人会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无论如何,现在我得暂时忽略这个。纳克多斯已经把门打开了,我得跟着它进去,这对获取项目的相关知识很重要。根据它说的,这个地方是专门记载欲肉教的,在亚恩通过六兽3的考验后,它是为数不多能进入这里的。

我得在这待较长一段时间了,后面的几份文件传回去的大概是我对书籍上重要信息的摘抄了。

特工附属信件:这本书类似于自动播放的音频,说的是欲肉教语言和狄瓦语的混杂,翻译真是麻烦。我根据声音大概以ABC的形式区分了下人物。


A:……先锋者4教过我如何应对这种狄瓦的法术。可惜人数太少,很多术士在亚恩回来后被以煽动战争的罪名处死,挽回不了最后的结局,但至少留给我们的时间多了。城内情况如何?

B:混乱不堪,Mekhane的追随者们目前组织不起他们的联军。所以你明白刚刚发生的是什么吗?

A:没时间去搞清楚了。重要的是,施睡术5。先知替我们造好了这片空间,把重要的东西埋下去,待主的后继者将它们唤醒。不过不足的就是把那棵树也弄来了,我会去除了它。

A:我会去在剩余时间内写封信给Skaal,很遗憾地告诉他帝国最后的希望破灭,但我等已施术成功,当此处的太阳升至最高点时,便是新生。

尊敬的Klavigar Skaal:

各种材料正在向第一外殿送去,亚恩即将前往内殿经历六兽的考验,此时他将无法执政,根据他本人的命令,大权将移交至圣徒院6

我们正在干涉与我们的战争态度持相反意见的术士的行动,拉拢尽可能多的术士与我们站在同一边上,以此扩大我们在议会中的影响。

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战争法案的通过将顺通无阻,公约[大段的模糊不清]。为了国内名义的正当性,我们已经拉好傀儡了作为伪“亚恩”,各种文献已经修改。

PseudoIon

文件最后画像的概念复原图,被称为“Sulkisk术士”。

Alku已经说服了大部分拥有兵权的军官,军方也不用再考虑。在公约[模糊不清]下,主回来之时也只能被迫同意。异教徒将就此灭亡。

前言:在上述临近文件被发送回的十三小时后,基金会接收到来自特工随身设备的视频记录。一次有关可能发生XK级或SK级末日情景的预案已被上传,对当今欲肉教新动态进行持续监视。

特工附属信件:有关视频的事我竟然有些记不清楚了,无端地怀疑起是否真的发生过,或许是什么来源未知的记忆影响。有关最后太阳的事我又问了问纳克多斯,据它所说,这片沙漠里的太阳已经三次快升到顶了,都又落下了下去,我不清楚这次意味着什么。


[记录开始]

画面为一处近似为走廊的建筑,墙壁为红白色并出现大量含义未知的符号,同时发现整个走廊具有轻微搏动现象。随后,画面剧烈摆动,出现液体流动声与金属刺穿声,随后出现血液飞溅。

Lafite:拐人者7……靠。

特工开始向佩枪装弹,镜头移至地面,发现大量残缺的人类手部与头部,以及少量的SK-BIO类型008。随后镜头向前移动,记录到不断的喘气声以及混杂着的脚步声。出现复数只向画面靠近的SK-BIO类型008。

(枪声)(碰撞声)

画面旋转,特工转身向后奔跑,镜头转向地面,在长时间的持续中不断记录到地面上存在的残缺人类肢体。约三分钟后,镜头逐渐趋向平稳,在随后倾斜并静止。

拍摄到一处圆形空间,中心处出现一座高度明显高于其他地块的区域,其上五被矮墙以五等分划分开,其一被注意散发强光。中间具有一座描绘内容未知的雕像。注意到通过空间透窗所造成的影子长短正在缩小。

空间的东西以及北方具有三条隧道。记录到从天花板处突发出现大量人类手掌,消失后留下复数名人类活体,随后从一旁出现SK-BIO类型008,击倒人类活体并倒向隧道。

一位未知实体出现在中心高台处,随后上述被五等分的区域其一散发出刺眼光源,多条外形近似蠕虫的欲肉教造物从墙壁中出现,巨大的有机脊柱无端出现。区域内另外二个发生散发微弱光源。

于此同时,罗马尼亚霍阿森林以及莫斯科地区开始出现剧烈地质活动,上述地点的城市失去联系。前者被报告出现大量吸血生物,后者所有前往通道被有机脊柱堵死。贝加尔湖区域SCP-610活动频繁,多起SCP-2480现象被报告。

先前具有弱光的区域的光线强度逐步增强。在剩余的一个未有光线区域出现两名服饰不同的SK-BIO类型008,二者以未知方式发声并对话,翻译认为其内容接近于主人正在斥责仆人。随后,扮演仆人的一方从背后拿出刀具刺杀了主人。随后此区域同样开始散发强光。

空间开始剧烈晃动,所有欲肉教造物开始以叩拜的形式倒下空间中央。注意到一处空间通道正在形成,Akiva辐射指数开始迅速上升。

中央处空间通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未知实体,在记录中的形象不断变化:宇宙的微缩化、不定形的血肉造物,一位身着长袍的老者。最后固定为类似于电子屏幕上色阶细节劣化并造成色块打乱的效果。

空间内的天花板被打开,太阳正位于天空最高点。

(笑声)(叹息声)

空间中央传来剧烈震动,整个建筑开始出现坍塌倾向。空间内部分术士开始试图使用信息素控制周边造物,但所有造物均向中央拥去,被推测为某种“级别更高”的信息素控制。

太阳重新出现向西移动迹象。

空间内EVE粒子同样开始聚集在中央处,一句属于有央国语言的“不应这样”传出,整个空间在随后消失,一次传送性奇术被判断发生。基金会相关站点报告控制下的欲肉教异常项目失去活性。

莫斯科城重新取得联系,其周边的异常现象解除,“黑箱”被报告失去踪迹。罗马尼亚地区的欲肉教造物自发地开始沉睡。

建筑最终倒塌,画面被掩没。

[记录结束]

我醒了,就躺在意外冰冷的沙子上。周边的一些残缺肢体和废墟大概解释了刚刚说明了什么。我找到了录像设备,不过我没时间看发生了什么了。

周围渐渐暗下去。那太阳最终还是妥协了,在接受地平线的怀抱。它不再灼热,夜引来了凉风吹走空中的干涩。我看着远方赤红的天渐渐变成黄色,然后染上墨般的青。地平线似乎也被染的深红,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从大地之下喷涌而出。

我不知道那里翻滚着什么,但似乎已经熄灭了。太阳最终是落下去了,只余下一片万籁俱寂的黑夜于此终场。

设备显示空间稳定指数在下降,这片沙漠,也就到头了。


特工Lafite在此后的长时间内再无传来任何信息,其随身设备传回的自动信息显示身体状态仍健康,位置信息遭到异常掩盖,尚不清楚具体情况。Lafite已被授予基金会之星。所有SCP-CN-2480-A打开后通向与其对应的正常建筑内部,SCP-CN-2480被重新分级为Neutralized。










诚然,他们令骄阳悬挂在了最高点,但这一切带来的影响也仅仅如此罢了——枯叶飘落在草地上,没有人留意到它过去曾存在的声响。世界仍然继续着它的秩序。金色晨曦仍然从乌拉尔山脉之上流淌而出,到大西洋水天交接之处落幕。

很可惜,一群人坚定不移地信奉着他们伟大而不朽的主,并自持为主的意念的唯一正统,党同伐异。而这一切没有让这个世界更好,甚至没有加深对世界的理解,取而代之的,是千百年来的宗教战争与宗教迫害。

更重要的是,我们“伟大而不朽”的主,支持又或不支持我们,乃至于,存在又或不存在。

——05-R,此处的“R”代表“Religio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