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96
评分: +1+x

注意:你正在查阅SCP-CN-2496的已归档版本。

此文件是本文档的过往版本。它已被锁定并归档。其内容信息可能不准确,或是未能反映最新数据。

请点击以查看其最新文档(需要4级权限)

—— SCP-CN-2496研究团队首席研究员Dr.张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2496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neutralize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基金会的首要任务为探明SCP-CN-2496本质及其发生机理。鉴于目前SCP-CN-2496-1的精神状况及项目的无害性,长期收容SCP-CN-2496-1被认为是不人道且不必要的,因此允许SCP-CN-2496-1在帷幕外社会生活。一名基金会人员将被指派为SCP-CN-2496-1的负责人,以跟进发生的异常现象的最新情况与为SCP-CN-2496-1提供心理辅导,在这个过程中负责人应注意保持帷幕并被允许使用小剂量的记忆删除喷雾。目前的负责人为3级研究员Dr.梁。

描述:SCP-CN-2496指的是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何██(指定为SCP-CN-2496-1)及其相关人员身上的一系列异常现象。这些异常现象包括但不限于:

  1. SCP-CN-2496-1报告有强烈的受监视感,即使是在基金会人员的帮助下已经完全阻断了任何常规可能监视方式。
  2. SCP-CN-2496-1时常会梦见一名样貌模糊但“绝对认识”的男性,但其无法给出任何可信人选。
  3. 与SCP-CN-2496-1相关的物体会在无人注视时发生移动,这些移动往往是对SCP-CN-2496-1有利的。据SCP-CN-2496-1的回忆,包括但不限于:丢失的物件出现在明显位置;书架、衣柜等若不整洁1会自行调整到“干净顺眼”的状态;在SCP-CN-2496-1离家时其家中的未关闭的门窗会自行关闭并上锁,而在SCP-CN-2496-1有明确进入意愿时,其触碰的上锁的门窗会自行解锁。
  4. SCP-CN-2496-1的相关人员2会不定时在其所使用的社交软件上受到一个用户名为“D”的账号(被指定为SCP-CN-2496-2)的询问,内容主要为SCP-CN-2496-1的近况3,并且其会根据回答做出积极或消极的回应。值得注意的是被询问人员不会表现出对询问者的好奇、厌烦或是隐瞒,并会在询问结束后删除聊天记录以及表现出对该账号的完全不知情,这使得SCP-CN-2496-1在项目被发现前都对此事一无所知。
  5. SCP-CN-2496-1对模因表现出了较高的抗性,但无法判断是其先天的或是异常导致的。

发现:SCP-CN-2496-1于2022/10/26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记录着SCP-CN-2496相关异常现象的视频,并在其中直言自己“遭到了监视乃至于灵异事件”。基金会网络爬虫及时地发现了该视频并对其进行了下架与上报。后基金会人员Dr.梁(下简称梁)伪装成当地的执法人员对SCP-CN-2496-1进行了访谈,以下为访谈记录:

访谈记录

[开始记录]
梁:你好,何小姐,你在你先前发布的一个视频中怀疑自己遭到了监视是吗?我是来了解相关情况的。

SCP-CN-2496-1:我没有怀疑自己遭到监视,我他妈就是遭到了监视。

梁:额,何小姐,请[被打断]

SCP-CN-2496-1:而且还他妈是国家级的监视,我都不知道我干嘛了。

梁:国家级的监视?发生什么了?

SCP-CN-2496-1:我凭什么相信你?如果你也是监视我的一员怎么办?我前脚才发个视频,后脚马上就有个所谓的警察到我家问话,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他妈是谁?[停顿]等等,我觉得你很眼熟

梁:首先,你可以称呼我为默水。其次,的确,在经历了你口中令人不安的事情后,我的马上出现是有些令人怀疑,但请你相信,如果真有你视频里说的那些事,我很有可能是你唯一能依靠的。

SCP-CN-2496-1: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你是干嘛的?

梁:对你来说是解决麻烦的,而且似乎是不一般的麻烦。那么现在,何小姐,能说说你有什么麻烦了吗?

SCP-CN-2496-1:[沉默五秒]进来说吧。

[约半分钟的各类声音,包括脚步声、关门声以及两次沙发落座声。]

SCP-CN-2496-1:老实说,其实我不知道是不是遭到了监视,也许是监视还更好。[停顿]我觉得我被鬼缠上了。

梁:被鬼缠上了?你是说这屋闹鬼吗?

SCP-CN-2496-1:搬家前我也是这么想的,结果搬到这里后那些事还是没停。

梁:比如?

SCP-CN-2496-1:比如门明明是锁的结果我一碰就开啊,衣柜会自动整理啊,[叹了口气]还是我演示给你看吧。

[约十秒的翻找声]

SCP-CN-2496-1:就用这个吧。[物体掉落声]你觉得那支笔在哪?

梁:那边某处的地上。

SCP-CN-2496-1:很合理的判断,但如果我从你后脑勺后面拿出来呢?[约五秒的沉默]
你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梁:我见过更糟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SCP-CN-2496-1:只要我想,至少我不会丢东西了。

梁:自动开门、自动整理、自动找回,你干嘛这么急着摆脱它?感觉挺方便的。

SCP-CN-2496-1:要是你时时刻刻都感觉被盯着就不会这么说了。[停顿]对,包括现在。

梁:[约半分钟的沉默]什么时候开始的?

SCP-CN-2496-1:三四年前?我不确定,最开始没这么厉害,直到最近才这么[停顿]明目张胆。

梁:这么长时间,你的家人朋友知道这件事吗?

SCP-CN-2496-1:最开始我告诉了几个人,就像给你一样给他们演示。结果没一个信的。后面就不说了,而且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在搞鬼?

梁:搞鬼?为什么这么说?

SCP-CN-2496-1:只是一种直觉,我觉得他们有事瞒着我。

梁:直觉?好吧,这也会是我们的调查方向。好了,何小姐,今天就到这吧,很快会有专人来跟联络,到时请配合我们的调查。以及最重要的,对于我们,你要保密。

SCP-CN-2496-1:我明白。[停顿]你可以是那个负责联络我的吗?

梁:[约十秒的沉默]为什么?

SCP-CN-2496-1:我说过的,我觉得你眼熟,我现在信不过其他人。

梁:我尽量。

[记录结束]
后续:在SCP-CN-2496-1的要求及Dr.梁的个人申请下,目前指派Dr.梁为SCP-CN-2496-1的负责人,由其负责将SCP-CN-2496-1带往基金会前台组织精神控制计划(Spirit Control Project)进行各项检查。检查发现SCP-CN-2496-1患有中度的被害妄想症、焦虑症和神经衰弱,以及其有较高的模因抗性。

附录:在对相关SCP-CN-2496-1的相关人员调查时发现了SCP-CN-2496-2的存在,对其发起了网络追踪最终失败,考虑到研究团队目前对SCP-CN-2496的研究工作进展缓慢,经SCP-CN-2496研究团队讨论,决定由Dr.梁对SCP-CN-2496-2进行一次采访,以下为采访记录:

« SCP-CN-2495 | SCP-CN-2496 | SCP-CN-2497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