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550
评分: +32+x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white-space: nowrap;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screen and (prefers-reduced-motion: reduce)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important;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width: 1%; }
    to { opacity: 1; width: calc(100% - 0.25rem); }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
    to { opacity: 1; }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1982年6月5日早晨,温柔的阳光透过玻璃撒在了肌肤上。我缓缓从沙发上坐起,摇了摇头,试图褪去那尚存的疲惫。

“你有一封新的邮件”打开一旁的笔记本电脑,我看到了这样的提示。

    • _
    自: 人力资源部指挥处
    至: Dr.Untidy
    主题: 无主题
    日期: 1982/6/04

    Untidy特工,你好。鉴于Site-CN-65内发生的研究员失职事件,我们希望你能够伪装为上级特派评价员前往其下属机构武汉市西派生物研究所,对4级研究员Dr. Sweet进行一系列的调查,并将报告发送至我们。

    我们已经将涉及到异常的文档发送到了附件里,请你注意查看。


看罢,简单地洗漱过后,我为自己准备好了早餐。过了一会儿,前来接送的车辆已经驶到了楼下,我一口气啜尽杯中的咖啡,跑下了楼。

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行人,似乎漫无目的地,痴呆般地走着,似乎一眼便能望到他们那毫无差别而几乎无用的大脑,像是被装在头颅里的玻璃球,这令他们看上去丝毫没有这星球上最高等生物应该拥有的模样。我觉得无趣,于是点开了邮件里的附件。

    • _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550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特殊收容措施:一切实验产生的过量SCP-CN-2550-A-1—3需在产出后5小时内通过与物质反应或动物活体吸收的形式进行处理。每次对于SCP-CN-2550-A的研究的采取量不得超过5ml。

    SCP-CN-2550-B-1—7被收容于Site-CN-65下属机构武汉市西派生物研究所内一栋独立大楼的数间双人标准收容间中,介于对收容的SCP-CN-2550-B的个体的Sweet转换指数1的分析计算,所有收容SCP-CN-2550-B个体的房间之间的直线间隔不得低于6m,房间内墙壁厚度不得低于3m,收容间的门上需有一块与墙壁等宽的夹层玻璃,内装有液态水2。房间内配备基本生活设施与一台空气更换设施。每日需有两名D级人员于当地时间11:00a.m.与7:00p.m.向收容间内投入食物,当月内同一名D级人员只得进行一次投喂工作,所有进行投喂工作的D级人员须在工作完成后进行心理检测并于当月月末Site-CN-65的例行排查工作中集体进行“集气瓶”测验。当SCP-CN-2550-B个体在收容设施内大量制造SCP-CN-2550-A,需向收容间内通入麻醉气体并保持收容间内气体处于持续流通状态,以防止SCP-CN-2550-A的残留。

    收容措施更新:在2550-W-B/03事故后,若出现SCP-CN-2550-B感染现象,应对感染个体采取“集气瓶”测验,若其Sweet转化指数达到1.2后立刻对其进行处决。

    为防止SCP-CN-2550-B个体对项目的适应性增强和保证收容的安全性,每个SCP-CN-2550-B个体在两周内只得进行一次“集气瓶”测验。

    所有对于该项目的实验需在4级及以上人员的批准下执行,每月对所有SCP-CN-2550-B个体的Sweet转换指数例行监测必须由该项目负责人Dr.Sweet负责执行。

    由于收容难度以及伦理道德委员会的要求,任何人员不得进行有关SCP-CN-2550-B个体感染人类个体的实验。

    描述:SCP-CN-2550为一种发生在人体身上的异常现象,受到影响的个体通常被称为SCP-CN-2550-B,目前共有7人,被编号为-B-1—7。

    SCP-CN-2550的异常现象一般表现为:
    受影响个体的身体机能逐渐增强,且其大脑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在收到影响达到一定时间之后,若个体仍然存活,便可开始分泌出一系列具有异常性质的液体,这些液体被称为SCP-CN-2550-A,在此之后个体将对人类表现出明显的厌恶情绪。目前共发现了三种SCP-CN-2550-A,分别被编号为SCP-CN-2550-A-1、SCP-CN-2550-A-2与-A-3。

    SCP-CN-2550-B个体通常会从其指尖处分泌出SCP-CN-2550-A-1,此行为往往伴随着以个体为半径约1.5m内大气压强的减小,经过大量实验证明,个体产生SCP-CN-2550-A-1的质量与大气压强的减少成正比,比值被记作DU常数。脱离个体的SCP-CN-2550-A-1可稳定存在。

    当个体四周压强减小量达到5Pa时,其产生的SCP-CN-2550-A-1会开始自主转化为SCP-CN-2550-A-2,此过程伴随吸热现象。

    SCP-CN-2550-A-1转化为SCP-CN-2550-A-3的条件尚不明确,但根据对个体的接触,有理由判断此现象需在达到一定限度内由个体意识操控发生。

    目前对于SCP-CN-2550-A-1性质的研究总结如下:
    性质
    SCP-CN-2550-A-1 外观为无色液体,结构组成与水相同,在标准大气压下密度、粘稠度、溶解度、电导率等物理性质与37.0℃的水相同,但其分子间作用力在目前进行的实验内无法改变。作用于其分子上的内能会无损耗地向四周传递。SCP-CN-2550-A-1分子的内能在各种情况下均不会改变,因而宏观温度保持在37.0℃无法改变,符合热传递条件物体的分子在接触SCP-CN-2550-A-1时会产生类似溶解的现象,物体分子的热运动程度逐渐趋近于SCP-CN-2550-A-1分子的热运动程度。
    SCP-CN-2550-A-2 元素与结构组成不明,为红色透明液体,在标准情况下密度为1.3*103kg/m3。溶解度、粘稠度、比热容等物理性质与水相似,其结构稳定,目前对其化学性质的认知仅停留于其在未知条件下会转化为SCP-CN-2550-A-3。少量摄入SCP-CN-2550-A-2会使人体感到兴奋,现象与大部分兴奋剂的效果类似,并未发现其会使人体产生依赖性,但大量摄入会对人体脑部造成损伤。大部分人类实体在摄入大量SCP-CN-2550-A-2后会因大脑受损死亡3,少部分人类实体会在半个小时后恢复生命体征,这些个体大脑经检测无任何损伤。由于对于此类恢复的现象的资料掌握较少,仅了解到恢复后的个体的Sweet转化指数均会在约1小时后达到收容标准。
    SCP-CN-2550-A-3 由于其异常性质,一切对其性质的研究仅能在宏观层面下进行。SCP-CN-2550-A-3外观为灰色粘稠液体,相同情况下密度大于SCP-CN-2550-A-2。在离开SCP-CN-2550-B个体后,SCP-CN-2550-A-3会进入活跃状态。大部分接触到SCP-CN-2550-A-3的物体都会在宏观层面完全消失,目前并未发现其生成了其他物质,此过程被研究员称为“消化”。被“消化”的物质会在过程中持续放热,实验已证明在忽略误差的情况下,则其在“消化”中所放出的热量与同等质量该物质完全燃烧放出热在数值上相等,但并不知道其余物质是否与此类似。测量得到,1ml的SCP-CN-2550-A-3能够“消化”约2.5mol的物质,此数值可能因消耗物的状态以及所处环境而改变。在“消化过程中,SCP-CN-2550-A-3会转化为SCP-CN-2550-A-1,转化体积率约为1:1.24。SCP-CN-2550-A-3无法“消化”SCP-CN-2550-A-1与SCP-CN-2550-A-2。”

    研究记录补充

    尽管SCP-CN-2550-A-1与SCP-CN-2550-A-2均是良好的溶剂,但各种SCP-CN-2550-A之间互不相溶。有意思的是,与SCP-CN-2550-A-2接触的SCP-CN-2550-A-3会处于稳定状态,不再“消化”周围的物品,这使保存SCP-CN-2550-A-3成为可能。但由于项目收容措施的限制,SCP-CN-2550-A-3仍不得长期保存,我们只得在每次对SCP-CN-2550-A-3的研究时收集过量的SCP-CN-2550-A-2 。

    ——研究员Himan Lune


    SCP-CN-2550-B个体具有独立意识,在其愿意时能够与其进行交流。当人类个体靠近SCP-CN-2550-B时,SCP-CN-2550-B大概率会对其发动攻击,其攻击方式包括:
    ▪ 向无机个体溅射SCP-CN-2550-A-3。
    ▪ 使人类个体摄入SCP-CN-2550-A-2。由于SCP-CN-2550-A-2的异常性质,大部分与人体的接触都可以使其达到令人体“摄入”的效果。这一行为被视为SCP-CN-2550-B个体的感染现象。

    附录:“集气瓶”测验为由Dr.Sweet提出的对于SCP-CN-2550-B个体Sweet转换指数的测量方式,具体步骤为将一个SCP-CN-2550-B个体放置于一个密闭恒温26℃的4*4*3m标准收容间内,利用使SCP-CN-2550-B吸入一氧化二氮的方式促使其使用异常能力产生SCP-CN-2550-A-3到达极限,通过测量收容间内压强变化量的峰值与完全转化时间的比值与DU常数的乘积,即为Sweet转化指数。排除测验精度干扰,Sweet转化指数高于1.2的人类个体被视作转化为了SCP-CN-2550-B。

    根据对多名SCP-CN-2550-B个体每月Sweet转换指数例行监测数据进行分析,可以得出SCP-CN-2550-B个体产生SCP-CN-2550-A的能力会随着其产出频率与对自身异常性质的熟悉度或认知而增强。

    部分关于该项目实验的申请:(最后编辑时间:198161日)

    申请对SCP-CN-2550-A各5ml用于对其的高精度性质分析。——Site-CN-65研究员王笠 1978年3月5日


    结果:批准,实验编号2550-W/04 处理人Dr.Sweet

    申请对D级人员采取SCP-CN-2550-A-2活体注射实验。——Site-CN-65解剖员Dr.Hammer 1979年5月12日


    结果:批准,实验编号2550-W/11 处理人Dr.Sweet

    申请将SCP-CN-2550-A-2用于站点内吸毒D级人员的戒断剂。——Site-CN-65解剖员Dr.Hammer 1980年1月30日


    结果:拒绝 处理人Dr.Sweet

    申请对SCP-CN-2550-B-2的Sweet转化指数高强度测验。——Site-CN-65研究员Dr.Wonter 1981年5月4日


    结果:批准,实验编号为2550-W/23 处理人Dr.Sweet


    记录更新(198165日):由于2550-W/23实验失败,将其更名为2550-W-B/03收容事故,对于此次事故的详情见下方。由于这次事故,项目的实验得到了伦理委员会的关注,在对其进行评估后,伦理委员会禁止了任何将无关实体转化为SCP-CN-2550-B的实验继续进行。

    申请制造更多的SCP-CN-2550-B个体用于实验。Dr.Sweet 1981年9月3日

    结果:拒绝 处理人Site-CN-65站点主管

    申请解除使用D级人员制造SCP-CN-2550-B个体的限制。Dr.Sweet 1981年12月25日

    结果:拒绝 处理人Site-CN-65站点主管

    申请延长实验室保存SCP-CN-2550-A用于研究。Dr.Sweet 1982年2月6日

    结果:拒绝 处理人Site-CN-65站点主管
    备注:根据命令已基本暂停对SCP-CN-2550的研究直至科研水平能够达到要求,请项目负责人Dr. Sweet遵循站点规定。

    申请解除减缓对于SCP-CN-2550调查的规定,你们这群愚蠢的母猪快给我通过,你们不知道这的重要性,无知的人类们!!Dr.Sweet 1982年5月21日

    结果:拒绝,鉴于Dr.Sweet多次违反规定并作出反常行为,上级对其作出停职处理并取消了他阅读SCP-CN-2550的资格,目前他仍在接受心理检测中,基金会正在对其进行暗中监视。

      • _

      1981年5月4日,研究员Dr.Wonter在对SCP-CN-2550-B-03进行2550-W/23号实验时加大了一氧化二氮的用量,使对象情绪失控。

      对象利用自己的异常能力,产生了大量的SCP-CN-2550-A,突破了实验室的收容,对负责看守的警卫进行了进攻,导致了现场的6名警卫员以及研究员Dr.Wonter全部死亡。

      由于这次事故造成了现场部分监控设施与报警设施的损坏,在事故发生一小时后,项目负责人Dr.Sweet才接到了事故的通知。随后,Dr.Sweet带领13名警卫于西派生物研究所左翼实验楼地下室对对象展开了镇压。这次镇压导致了3名警卫的死亡,多名警卫及Dr.Sweet的受伤,以Dr.Sweet将一枚普通手枪子弹射入对象脑部导致其当场死亡而结束。

      Dr.Sweet的右臂因收到重创而被切除,3日后Dr.Sweet因保护站点有功而被授予了基金会之星。

      由警卫声称在镇压过程中SCP-CN-2550-B-03产生出了异于SCP-CN-2550-A的物质且该警卫遭受到了枪伤,根据报告发现对其造成伤害的子弹与警卫配备的子弹并不相同,由此推测SCP-CN-2550-B拥有基金会还没有探明的异常能力。


    由于近期关于项目的一系列事件,对于项目性质的研究已经被搁置,一切实验都需在得到站点主管的进一步指示后继续进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罢,我感到一丝疲惫。

    抬起头,发现窗外不远处便是Site-CN-65的标识。我下了车,凭借早已准备好的虚假身份卡顺利进入了大厅。我径直走向了主管办公室。显然,他早已得知了我到来的消息,在看到我的搜查令后,几乎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只是把Dr.Sweet办公室的钥匙给了我,并告诉我在Sweet被处分后,由于他本人的强烈要求,还没有任何人进入过他的办公室,叫我一定小心。

    我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下了两层楼,在一个灯光黯淡的角落,有一扇孤独的小门——那门后便是Sweet的办公室了。

    我吸了一口气,将钥匙插入门孔,扭转了半圈,“啪嗒”一声,门开了。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说不上好不好闻的化学用品的气息,映入眼帘的是几把倒在地上的椅子和一个堆满了纸张的木桌,桌子上还放着不少的瓶瓶罐罐,这些大概是那奇怪气味的来源。

    其中,一瓶灰色的油状液体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打开了玻璃塞,用戴着手套的手蘸取了一些,正准备放在眼前仔细观察时,却发现手套上冒起了白烟,不一会儿便出现了一个窟窿。不难想到,这便是SCP-CN-2550-A-3。“私藏严禁长期储存的物品。”我在记录上这样写到。哪怕仅仅上报这样一条,也能让他吃个大处分了。

    我将门关上,发现门后有个立柜,打开立柜,发现其中有个圆柱形的玻璃缸,上面贴着标签“2550样本01”。打开顶盖,其中浑浊的液体冒出了更加浓烈的气味,使我不得不戴上了口罩。我用一旁的镊子将其中一团暗色的物体夹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仔细看看便能发现,那是一摊已经软掉的,沾满了液体的,乌黑的大脑,经过检查后在它的左上方发现了疑似弹孔的痕迹。

    “发现了疑似为2550-W-B/03事故中遭到击杀个体大脑的物体,可以相信Dr.Sweet在秘密进行与SCP-CN—2550相关的研究。”

    接着在房间中搜索,得到的只是一大堆已经归档的,或者从未出现在基金会网络记录的报告,基本都与SCP-CN—2550有关,但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只是随意拍了几张照片作为附件加在了记录上。

    之后,我在立柜前蹲下,在窗外阳光逐渐向西移动的帮助下,突然发现那木板的缝隙之间有一道光影——于是,我缓缓站立,用脚踢开了那块木板,发现其中有一个凹槽。

    凹槽中只有一个泛黄的印着SCP基金会标识的笔记本,而那其中的内容使我对我正在接受项目的观念瞬间改变:

    我是Dr.Sweet,一个傻逼。

    现在我只能用我的左手写字了。

    今天是,5月22日?在半个小时前我收到了上级的传真,我的所有职位已经被暂停行使,不久后我会被他们带走。

    他们或许会发现我的秘密,然后,我的一切都结束了。可我不会让我的计划毫无所得的,这不是我的打算。我得写下些什么,把我的计划记录下来,我相信,正在这封信的人不是愚昧的基金会人,而是一个拥有着和我相同理念的人,然后,你就可以继承我的理想,悄悄地逃出去,然后成为这世界新的统治者,狠狠地抽那群王八蛋们几巴掌,将这群愚昧的人类从他们那自以为自己就是这星球永远的主宰这个荒唐的梦中拉出来。

    首先,我告诉你结论吧。SCP-CN-2550不是,从来不是发生在人类身上导致人类受伤的异常现象。它是物竞天择的进化,就和人类几百万年来从丛林法则中胜出所经历的那一切一样正常的现象。所以,我可以尽情地相信,基金会无法战胜这个“异常”,就像那些已经灭绝的生物无法战胜自然的意愿一样。

    不过说白了,什么是异常呢?不过是不遵守人类所认知的世界规律的事物们罢了。就好像在蝼蚁们看来,人类最普通的科技也是强大的异常现象一般,在更高级的生物眼里看来,那些令人迷惑的异常是那么规律而美好,而人类只是一群乐于标榜自己的伟大的混蛋。

    当我还是这个项目的研究员时,我没日没夜地思考着各种各样的实验来验证叠起来能有山高的关于项目的猜想时,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就像是个面对着量子力学教材谈它的文学价值的小丑。我站在,卑微的人类视角下看着那群被收容起来的兄弟们,一心想着的是想要拯救这群被异常所侵害的可怜之人,从来不曾想过他们才是幸运的,这一切仅仅是因为我所处的立场在他们的对立面而已——这是多么无耻的人类共性啊。

    因此,我得感谢那次事故。是的,在事故记录中,我只是失去了一条胳膊,他们并没有检查出我有任何产生异常现象的征兆。想来大概是因为我没了一只手,这导致我对异常物质的分泌能力的觉醒期限远远高于了项目的记录。于是,我成功回到了岗位。

    在项目记录中,对这个异常的记录几乎是仅限于它的物质上的变化。只有当我真正成为了一名异常的受益者时,我才懂得了这异常的特殊来。人类始终没有明白,自己能够懂得这个世界的奥秘,并不是因为什么无数的奇迹或是无数人的努力,这是自然决定的结果。人类仅仅花了数千年的时间,就明白了除了自身以外几乎一切的生物。之后呢?人类投入了前所未有的精力,耗费了不知多少人的前程试图探明自己——可是所获得的只是更多的问号以及一大段越走越远的歧途。可当我变成了异常之后,我突然发现人类的躯壳是那么的单薄,我一眼就能看透他们为了生存而在身体里不断运行着的把戏,能够看透他们每一次神经传导的奥秘,当然,也能够看到他们最致命的弱点。

    后来,我利用自己的身体进行了许多的实验,得到了不少的结论,这些结论通通说明了我们对项目的研究方向在很大程度上是错误的。我们就像一个个只会画出条条框框的小朋友,仅仅围绕在这个异常的表面打转。更多的研究内容,我来不及将它们隐藏,相信不久后你就能在信息库找到他们,这样的话你或许会对我的想法有更加深刻的认同。

    那么现在,我想你已经很明白我的想法了。我们是被自然选中的,将要走向新时代的分子,我们应该顺应那自然选择,成为新的霸主……并且,毁掉人类,我想你很清楚,宁愿在活在“我是高等生物”的不远醒来的人类中苟存着,还不如成为新人类,向光明迈向新的一步。

    我桌上从左往右数的第二个锥形瓶里装的就是SCP-CN—2550-A-2,去吧,孩子,放手一搏。

    你的 Dr.Sweet

    我走向桌边,握住了那瓶液体,感觉自己仿佛握住了未来。你将那光滑的玻璃在手中摩挲着,回想起自己来时看到的一切,思想的立场如同暴雨狂澜般反转,再次反转。

    “快到12点了。”我想起我与站点主管约定,要在12点前找他进行汇报。

    看来得做出决定了。

    于是,我把那瓶液体丢在了地上。

    无论如何,当我宣誓成为一名基金会人的那一刻,我早就背负了放弃自己的生命而为人类付出的使命,那么无论人类们有多么愚昧,异常能力有多么伟大,对我而言也都是没必要去考虑的。我需要做的,仅仅是一直保留住作为人类的骄傲罢了。


    我如实提交了一切证据,Dr.Sweet不久后就被特工从Site-CN-65带走了。

    在目睹了这件事的结局后,我终于可以离开。

    在轿车上,我正在唤醒着这次的事件是否会引起一阵轰动,以及基金会究竟会如何对待这个项目,突然发现自己的邮箱中又有了一封邮件,内容很简短:

    鉴于你已经知道了该次事故,即日起,你将加入Site-CN-65,参与SCP-CN-2550的研究工作。

    看来,得需要我自己亲自去回答那些问题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