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48
评分: +33+x
kerosene-lamp-1202281_1280.jpg

SCP-CN-2748(仿制品)

项目编号:SCP-CN-274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748应被放置于阴暗干燥环境中,以防止其遭到进一步的侵蚀。

在观看SCP-CN-2748的图片前须接种认知阻剂,且SCP-CN-2748的图片须在登记后才能进行使用。

描述:SCP-CN-2748外观与一盏黑色老式煤油灯相似,高约250㎜,底座半径55㎜,体积约为2374.625㎝³。其灯头材质为铜,灯座与灯身材质为铁,灯筒的材质为玻璃。SCP-CN-2748目前正面临侵蚀危险,应妥善保存。

SCP-CN-2748底部刻有字符,大意为:“知情者皆已重生,唯有无知者仍在迷惘”。

SCP-CN-2748大多数时间处于熄灭状态。SCP-CN-2748发光时,其内部并未发生燃烧反应1,同时会有大量不带有特性的初始EVE2从其灯筒中射出。SCP-CN-2748释放的光不会吸引对趋光性生物。

当人类个体接近SCP-CN-2748时,会感受到周围温度的上升,但即使人类个体接触SCP-CN-2748,也不会感到灼烧感。高EVE浓度生物会产生与人类个体相同反应,且EVE浓度越高的生物在处于SCP-CN-2748周围时,其对环境温度变化的感知度越强。

直接或间接视觉观察到SCP-CN-2748的人类个体3会进入1~5秒的无意识状态,并在1~3天内无法对外界刺激迅速做出正确的反应,甚者会出现全身乏力、昏厥等现象。受试对象的心理承受能力越强该现象持续时间越短。当SCP-CN-2748-1情绪恢复至稳定状态后,其对外界刺激会表现出消极态度,且有极强的自杀倾向。

自杀死亡的SCP-CN-2748-1的尸体上均刻有未知字符,该类字符与在SCP-CN-2748灯座底部发现的字符属同一语言体系。SCP-CN-2748-1尸体上的字符均由其自己雕刻。字符的出现部位疑似随机,但出现在头部与左胸前部者较多。

SCP-CN-2748-1的死亡会影响SCP-CN-2748发光现象。如长时间无SCP-CN-2748-1死亡,SCP-CN-2748内部光源发光强度会逐渐降低,直至熄灭,新的SCP-CN-2748-1个体死亡后重新发光。


附录:附属项目记录

    • _

    相关项目


    lamp-2903830_1280.jpg

    SCP-CN-2748-B(仿制品)

    项目编号:SCP-CN-2748-B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748-B周围应有抑制性奇术法阵确保其处于低威胁状态或无效化。

    在观看SCP-CN-2748-B的图片前须接种认知阻剂,且SCP-CN-2748-B的图片须在登记后才能进行使用。

    描述:SCP-CN-2748-B是拥有与SCP-CN-2748相似异常性质并被猜测与之存在某种关联的灯具。目前基金会拥有的SCP-CN-2748-B数目是:8。

    SCP-CN-2748-B的材质大多为玻璃和金属,但种类并不完全相同。SCP-CN-2748-B均不可摧毁。

    SCP-CN-2748-B的形状、尺寸等与SCP-CN-2748存在差异,且灯座底部也未刻有任何字符。SCP-CN-2748-B的灯筒与灯座高度比符合黄金分割率。

    SCP-CN-2748-B周围无稳定持续光源时,其内部会释放出光亮,且光照强度会随周围生物对光亮环境的适应程度改变,但内部并没有发生燃烧反应。

    在对SCP-CN-2748-B进行拍摄、描绘、描述时,当事人会将SCP-CN-2748-B的形象美化。

    SCP-CN-2748-B周围的物质与生物、直接或间接观测到SCP-CN-2748-B的生物会向SCP-CN-2748-B移动,且生物会随着与SCP-CN-2748-B之间距离的缩短而逐渐失去情感控制能力,并伴随发笑、认知错误、无法控制唾液分泌等现象;构成物质的各种粒子则会随着接近而变得活跃。人员触碰SCP-CN-2748-B后会失去意识,其生命体征会急速衰减。


    附录:事故记录

      • _

      陈羽 博士:(笑声)光!我找到光了!你们快看!

      【广播:博士,请退回安全线后,否则我们将对您进行射击。】

      陈羽 博士:(咳嗽)杀了我?!我现在已经找到光了!(笑声)可笑!你们真是可笑!你们永远也不知道他的怀抱有多温暖!

      【广播:研究员陈羽,请立即退回规定安全线以内。重申一遍,请立即退回规定安全线以内。你已违反收容室相关条例,警告无效过后即将进行抹杀。】

      陈羽 博士:(笑声)你们居然把死亡当做威胁?!真是愚蠢!你们这群无头苍蝇!你们就在这片迷雾中迷失自我吧!(咳嗽)愚蠢!

      【广播: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博士,请退回安全线后,否则我们将对您进行射击。】

      陈羽 博士:光!昏黄温暖的光!同僚们,毋要阻拦。我愿永远笼罩在这目灯之下!

      (枪声)


    附录:采访记录

      • _

      采访对象:王琴 博士

      前言:王琴博士在SCP-CN-2748-B的试验中受到其影响,在触碰SCP-CN-2748-B后被紧急救援组救治,并于5天后恢复意识,但仍有部分疑似遗留症状(口齿不清、情绪化等)


      ("Q." For "Question")
      "Dr.W." For "Dr.WangQing")

      [记录开始]

      Q.:请描述你对SCP-CN-2748-B的印象。

      Dr.W.:一个完美的造物,一个人类永远也不可能造出的事物。上面每个铁片连接处本应该存在的焊接口等完全没有,其材料的强度也远高于常规者。而且他完全是一个完美的“灯”的形象。他会根据环境和使用者眼睛对光的感知程度等事物做出变化。那种光还自带温暖与舒适,能够刚好把环境加热或者冷却到合适的温度。

      Q.:你在昏迷时,你的梦境是否出现过任何异常?

      Dr.W.:我对昏迷时期的梦的内容记得十分清晰。我在记录下来后尝试过遗忘,但似乎无法实现。可能是记忆影响类的精神异常。

      在梦里我看见了人类从诞生到毁灭的全部过程。我看见了每个人的血液中流淌的痛苦同死亡的灵魂一起消散。我还看见痛苦与灵魂又一次被聚集在胚胎中,再一次被物质困住这个世界。梦境类异常吧。

      Q.:你认为这是真的吗?

      Dr.W.:你觉得我在看了那么多东西之后还会想象世界是美好的?

      Q.:你为什么会那么急切地想要靠近SCP-CN-2748-B?

      Dr.W.:在看到SCP-CN-2748-B后,有一个结论突然出现在我脑中。告诉我死亡只是假象,只有在SCP-CN-2748-B周围才能真正的死去,才能结束痛苦。我一下子觉得我找到了人生的意义。我们活了这么久,其实全靠着别人的指点前进。没有人知道我们该干什么,我们只不过在人生的迷雾中摸索着前进,而且还不时摔跤、受伤。但我忽然找到了离开迷雾,或者让迷雾消散的方法。

      真的,你们也应该去试试看,你们会明白的,那种强烈的欢愉与冲动!如此的……

      Q.:可以不用说了。你认为SCP-CN-2748与SCP-CN-2748-B的关系是?

      Dr.W.:这也是我迫切想要告诉你们的。快点把SCP-CN-2748无效化,那是SCP-CN-2748-B的低劣的仿造物,是邪恶的。它会欺骗人们继续在苦痛的迷雾中挣扎,相信我,死亡才是解脱!

      Q.:这是你观察到SCP-CN-2748-B时,与之前那个结论一同出现的吗?

      Dr.W.:是的。

      [记录结束]

附录:事件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