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98

评分: +331+x

我们——

我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未来某日,我们的太阳将不再升起。

我清楚你们此时的心境。内部报告公布以来的一周,我看到了太多人,他们以恐惧的眼神望向夜空,望向冥王星轨道外不可视的某处——过去,我们称它为Wow或幽灵,称它为SCP-CN-2798,太阳系中的第九行星。

报告里说开罗事件造成了这一切,是那场灾难导致了无法挽回的结局。但在我看来,事情远非这样简单,这一切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流动环环相扣。如果一定要给它找出一个起点,我想——

终末的种子在六千年前便已经埋下。




以下文件涉及一已归档的项目。被归档项目指:其文档信息已失去时效性但依旧有其他记录与其有关的项目,和因编号整理问题被移除出数据库列表,但仍因内部工作需要而被保留的项目。

如您需要查阅现在使用CN-2798编号的项目文件,请查看文件结尾的跳转链接。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798-ARC的完整信息已封存在Site-001的数据库中,五份经过编辑的副本文件储存在全球五个负责收容项目的站点(Site-50、Site-96、Site-CN-100、Site-07-RU与Site-120-FR)中,仅有站点主管和经过授权的特别行动人员具备查阅权限。

经联合国(UN)和全球超自然联盟(GOC)批准,赫里奥波里斯计划已开始执行。

1968/7/17更新:赫里奥波里斯计划已停止。

描述:SCP-CN-2798-ARC为一项埃及第一王朝时期的仪式,其核心围绕古埃及神话中太阳神的部分展开。据有关记录记载,项目被正确执行时,能够将一已死亡的生物复活。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指令,更多细节已锁闭。请出示您的授权代码。


.
.
.
.
.
.
.
.
.
Command:\users\LoganIgotta>XKw0a9c540T
.
.
.
.
.
.
.
.
.
验证通过,正在读取文件
.
.
.
.
.
.
.
.
.
.

附录CN2798.1.ARC
开端

从1914年开始,考古学家Monroe Halifax便致力于寻找图坦卡蒙的安息之地,但随着图坦卡蒙陵于1922年被Howard Carter发现,他坚守多年的梦想破灭。在愤懑不平中,他将自己的研究方向转向了神秘学领域,并试图着手寻找尼罗河流域的种种巫术与古埃及文化之间的关联。

时间流转,1929年,Monroe第十一次进入沙漠寻找证据,这次他再未返回。5年后,他的干尸被发现于撒哈拉沙漠东南部,掩埋在层层黄沙中,死因为脱水。在他的随身挎包里,当地人寻到了这份手稿,它在随后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几经易主,最终流传至基金会手中。基金会于其中发现了对SCP-CN-2798-ARC的详细记载。

以下为Monroe Halifax的手稿节选,无关内容已省略。

……

古埃及人相信,君王之死并不是一切的终点。相反,他的灵魂将在那之后去往冥世,并升格为神。为此,一代代古埃及统治者建造了独属自己的陵寝,也就是金字塔,它被誉为通往上界的金色天梯。法老的尸体将被保存在内部,等待着在太阳神的光芒下向上飞升。但很显然,宗教神话并未使它的信奉者都能籍此摆脱对死亡这一终极归宿的恐惧,即使是法老王也无法坦然面对这一切。

Ancient%20Egypt.jpg

我手中的史料记载大多支离破碎——知识之花仅仅在少数人中间开放,劣质的记录载体也使得文字与图画难以经受漫长的岁月而得以保全。但稀少并不代表无从知晓。这些年来,我努力将一件荒谬的传闻拼凑成为详实的记载,即古王国时期,有一位名不经传的死而复生者曾在位数十年,并为他的国土带来了无尽的饥荒与战乱。

最令我留意的是,在他统治期间,有一场宏大的魔法仪式被详致记录在官方文献上,多个颇具象征意义的元素甚至深刻影响到了未来几千年里,南部尼罗河河谷地带居民的宗教崇拜。记录中,为了使身患恶疾而死去的法老王重生,当地的某个魔法结社基于古埃及巫术,构造了一套完整的复活仪式,据称可以将跨过冥河的亡灵拉回世间,并重塑完整的肉体,使之得到新生——颇有神迹的意味。原文这样讲:

然后它实现了,
阿图斯,神的侍从,
从伟大的神庙里,
在一个秘密地点复生了。
(含义未知)
它实现了。

在仪式的最后,法老被描述为“得到了阿努比斯的祝福而获得新生”。但事实似乎并没有那样美好——自从仪式成功举行,法老的事迹便越来越少地被提及,而这似乎是严厉的言论管控所致。

尽管言论控制的重压无时无刻不存在着,仍然有关于法老的只言片语流传下来。在那些破损的石板和莎草纸上,法老王被描绘成一个双目失明、腐烂且不需要进食的绿色活尸,其恶臭竟能随风传扬数十公里,到后来,法老只能穿上一件填塞满珍贵香料的袍子来掩盖周身的臭气。他几乎整日待在王宫内,接受着来自各地的祭品,所有的指令都由宰相与大祭司代为传递。

而这还不够糟糕,一首赞歌里甚至提到了“变化”一词,或者译作“塑形”更加合适:

(破损)用了塑形的力量,
阿图斯塑形了,阿图斯有了脉搏和光辉。

简而言之,法老王在神秘仪式的作用下,以一种糟糕的状态复生了。除了外在形态的破坏,他的智力也似乎受到了严重损害。在那之后,他常常自称为来自天界的四使者之一,并不断地在无必要的情况下强调这一说法。下面的摘录仅是一小部分:

王说:“
要记下,让人们都记下。
我是漫游的,
在巨大的球上,
我和三人一同,
用火的战车升上天国,
绿色的太阳于那里照耀。”

同时,复活的法老热爱征战,他举全国之力发动了数次针对周边地区的战争,意图将其他政权都归于他的掌管之下:

在王明智时,
王命令开采石头与树木。
王命令建造。
王命令最强大的烈火。
王命令战争,
吹响号角。


……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十余年,他最终被自己的次子杀死,宣告了这一病态统治的结束,但我怀疑这样的“死而复生者”是否能真正得到安息。

我想我做到了。神秘学的光辉的确存在,它就在几千年前的古埃及,在层层黄沙的掩盖下闪曜。

Monroe Halifax,1926.7



附录CN2798.2.ARC
首次尝试


播放录音文件19720811_010037.MP3

[记录开始]


那是个混乱的年代,也是个奇迹层出不穷的年代。

当席卷全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随着登神事件的结束归于沉寂,第七次超自然大战也随即告一段落,无数具有超自然,或是魔法力量的物件随着旧秩序的破碎散播到了世界各处。与此同时,约有112个新兴的奇术结社——其中的大部分都在接下来的十年内覆灭,亦或是被吞并——开始因为失去了战争中的目标而流散漂泊至世界各处,基金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POI-027处回收了上文Monroe Halifax的手稿。

起初,没有人真正在意上面提及的东西,即使有个别研究者感兴趣,也很快会被迫打消自己的念头——资历最老的一辈奇术师会告诉你,根本不存在什么起死回生术,在死亡的一刹那,灵体就彻底消散了,法术的能量无法将其拘束,更不存在复活死者这种说法。当然,欲肉教除外,但他们复活的仅仅是靠本能活动的生物质团块。

但历史往往超出人们的预期。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爆发了,它对世界的影响不可谓不巨大,那是人类自诞生以来距灭亡最近的一次,死于亲手创造的核武器,以及接下来的核冬天,好似雪花般漫天飞舞的辐射尘。

在热核战争阴云的笼罩下,美苏都启动了自己的废土应对预案研究;GOC致力于创造一个通向口袋宇宙的门径来保存人类文明;原欲肉教计划用人祭的方式进行某种物种改造;而基金会,得益于关键人才的引进,奇术部的研究已经到了质变的阶段,于是那篇古旧的手稿再次被翻出,实验场地秘密建立在尼罗河畔——基金会试图用千年以前非洲大地上发源的古魔法,即SCP-CN-2798-ARC,于核爆炸的废土上,复活所有那些因此而死的人类。

我们叫它赫里奥波里斯计划。而这,便是我们在超越生死这一领域的首次,也是最后一次尝试。

[记录结束]




项目提案:赫里奥波里斯


顶级机密-LEVEL4


报告日期:1966/██/██

主管部门:Site-001,监督者议会

参与部门:Site-50、Site-96、Site-CN-100、Site-07-RU、Site-120-FR、

总负责人:O5-█

研究团队主任:Dr. ████ █████

目的阐述:

  • 探究SCP-CN-2798-ARC的施法效果本质
  • 论证SCP-CN-2798-ARC作为核废土应对预案的可行性

计划简报:

sitelocation.jpg

Provisional Armed Unit and Bio-Research Area-04

由于SCP-2000在纳粹德国引发的001-登神事件中受到的致命打击,以及诸多次生影响,格尼美德(Ganymede)协议已经不再是一个可考虑的战略选项。在两个超级大国带来的核战争威胁下,基金会此前的核废土预案必须作出调整。

作为██个备选方案之一,SCP-CN-2798-ARC已经在一系列针对哺乳动物的先导测试中表现出良好的高等神经系统兼容性,在高等灵长类动物的测试中,这一结论的把握已经达到了73%。

由于地域位置对SCP-CN-2798-ARC施展过程的影响尚不明确,鉴于事态的紧迫性,为尽量避免无关变量的干扰,赫里奥波里斯计划将在尼罗河河畔,即它在历史上最初的实施地点展开。

在监督者议会的直接指令下,基金会联合大使团已经与埃及当局签订保密协议,以军事基地为由,临时武装生物研究区域04被建立在29.████°N,29.████°E的位置上,设施周边15km被划为封锁区。为了避免可能的生物侵染与不可控扩散,一套完整的火力打击系统与测试性奇术冰结装置Z01T将作为意外保险被部署在设施边界地带,机动特遣队Beta-7(“Maz Hatters”-疯帽商)应当在实验正式启动前3日进入B级作战待命,并向区域04报道。

作为计划的必要保证,一组受过严格训练的高阶奇术师与生物研究团队已经被指派至计划中,小组将对共计131名D级人员——即本计划中实验耗材——进行单体,以及群体唤回测试,并就唤回个体进行一系列严格的认知能力评估。如果这一实验成功,我们将立刻着手于针对唤回个体的结构重塑实验。

研究团队主任,区域主管,大奇术师
Dr. ████ █████




Dr. ████ █████的日志抄本(节选)

1968/2/3

毫不奇怪地,针对1号实验体进行的唤回实验失败了。说好听点,他的躯干没能保持基本结构;说难听点,1号变成了一滩黏糊糊的绿泥,碎骨头渣子到处都是,臭得让我庆幸提前备好了防毒面具。

清理场地的工作就留给后勤部吧。

1968/5/25

这回我们改进了仪式流程,也确实起到了不小的成效——我们成功保证了2号的基本结构完整(对象左臂缺失,无伤大雅)。尽管他的神经系统因为未知原因受损,但对象仍具有基本的运动能力。

下一场实验将尽快进行。

1968/7/16

说点题外话。从接手赫里奥波里斯开始,我就一直在思考仪式中每一个稀奇古怪的步骤,思考是怎样的原理,竟能够以全身的组织溃烂重组为代价,在某种搜索-牵引框架下,将个体从死亡之地唤回。一定有什么被遗漏了,在术式施展的算式中,有一个变量像幽灵一样难以捉摸。我甚至……甚至有某种奇怪的预感,这个意义不明的变量,正是整个仪式完成的关键所在。

但你也知道,一如既往地,O5们给出的工期极端紧迫。我没有时间去思考、测试这个变量带来的影响。

明天就是3号实验了,祝我好运。



附录CN2798.3.ARC
后果


1969.5.24,针对开罗城郊居民的采访

[记录开始]


我依然记得……是的,印象那么深刻的事情。

你说预兆?不,很寻常的夜晚,我们早早就睡下了。奇怪的事情一直到午夜才出现。

那晚我睡得很不踏实,我听到断断续续的雷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但不确定是梦境还是现实。在梦里,我看到大地在吼声中开裂,周围的一切都是火红色,燃烧着,那占据了半边天的太阳……升了起来——像是一颗毁灭之星。

这时候我醒了,我睁开眼睛,听到孩子的哭声,还有狗的狂吠。整条街道,乃至整座小镇都是声音的来源。

我和衣起身,推开房门,几个士兵拿着枪跑过街道,一股压抑的热风卷着沙尘涌进来——我从未经历过那样沉闷的天气。人们……都醒来了,在诡异而不安的夜里,各家的窗口一个个亮起。我走到大街上,和同样不知所措的邻居们面面相觑,而后不约而同地抬头仰望,在远方的天边,尼罗河的方向竖起一道光柱,绿色的光直直地从地平线通往天际。
……

[记录结束]




事故记录,开罗1968-CK级重构事件

1969年,5月24日,破晓之时

[记录开始]


[T- 20:00]:D-1541被安置于处刑台上。

[T- 15:00]:九名奇术师进入场地

[T- 10:00]:Dr. ████ █████挥动法器,创造出一个包裹试验场地的结界。

[T- 08:00]:D-1541被处决。

[T- 07:00]:1号操作员上前,用一把黑曜石匕首纵向割开2798-ARC-03号对象,即D-1541的腹腔。

[T- 05:00]:2号操作员上前,她捧起被血液染红的泥土,撒入对象的腹腔。

[T- 04:00]:Dr. ████ █████上前,他在对象的面部和心脏部位召唤了两个法阵。

[T- 02:00]:场地外实验人员挥手,示意日出时刻的到来。

[T- 01:00]:3号操作员上前,他用由纯粹的古埃及魔法构筑成的长矛刺穿对象的头部。此刻正是破晓之时。

[T+ 00:00]:4号操作员上前,将祝圣后的清水装入杯里,投入已被填塞满泥土和血液的死者腹腔。随后,在SCP-061的作用下,18位在非自愿状态下被移除大脑前额叶的D级人员共同吟唱起古咒。这一步代表着所有仪式的完成,被指定为2798-ARC-03号对象的个体将从死亡之地复生。

[T+ 00:10]:意料之外的强烈环境休谟指数波动,法阵开始失稳。2798-ARC-03号对象并未表现出唤回的迹象。

[T+ 01:00]:检测到最大值为3250000灵的形态辐射,这是第一次记录到该级别的能量读数。

[T+ 02:00]:大量的乌云开始非自然地堆积在法阵上空,紧接着是强烈的风暴,雷电不时劈砸在地面上。

[T+ 03:00]:Dr. ████ █████下达终止命令,32道终止符随即升空,围绕阵法一周排布。然而符文释放出的光晕并未向内收缩,而是呈现出向四周逸散的趋势。

[T+ 03:05]:法阵的能量进一步扩散,EVE裂口出现。

[T+ 03:09]:Dr. ████ █████后退两步,他指着地面叫喊,周围的实验人员惊恐地望向天空,而后四散逃离。

[T+ 03:12]:耀眼的光芒,胶片中已经无法辨认出任何画面。

[记录结束]





事故简报:开罗1968-CK级重构事件


最高机密-LEVEL5


报告日期:1973/4/25

主管部门:Site-001,监督者议会

参与部门:Site-17、Site-50、Site-CN-82、Area-CN-07

负责人:O5-2

简报:

从一开始,这就注定就是一次荒谬而失败的行动——没有充足的人才资金储备,没有预先进行周密的的测试,亦没有发动仪式所必备的材料。这场灾难由基金会直接引发,从1966年起,至1968年的事故爆发,基金会动用了约十三亿美元的收容拨款,并将1283名基金会雇员和百余名GOI人士牵涉其中。它是核战阴云下的疯狂之举,然而就这一全新的古魔法领域,我们所不了解的机制还有太多。

经过数次记录回放与无害化情景模拟,我们确信开罗1968-CK级重构事件的诱因已被发现,它源于某种罕见的地脉共鸣1

根据推演,T- 02:00时,地脉共鸣就已经发生,而此时它的规模还不足以表现出明显的迹象。但随着仪式的进一步进行,基于单一指向场,共鸣造成的损害只会一步步加大,直到——

T+ 00:00,当仪式的最后一步完成,法阵的意义指向已经彻底偏移,地脉的力量开始波动并涌入阵法破碎导致的奇术裂口。由于这股力量早已远超在场所有人能达到的最大EVE输出,施法主体在刹那间由人类变为地球本身,而被复活的目标也不再是D-1541,而是那颗未知的行星。

此刻大势已去,但仍有最后一个保险措施能够阻止错误的法术被释放。即所有与阵法能量相连的奇术师一同,将构建的符文网络拉向相反的一端,这将直接中断仪式回路的完整性,从而避免灾难的发生。但操作人员里无人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只道这是计算失误导致的仪式崩解,仍在徒劳地向其中灌注能量,试图对抗脚下的整颗星球。

T+ 03:00,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情景的失控,并开始摆出终止符切断回路,但为时已晚,再没有什么能阻止这场仪式。仅仅12秒后,行星级的能量便似潮水喷涌而出,轻而易举地击碎了上空的遮罩场,在一系列复杂导引下,冲向了最后的目的地。

很不幸地,基金会的测试彻底失败,其后果也已超出了奇术师们最坏的预期——失控的能量在距地86亿千米处汇集,“创造了”一个天文级别的实体,太阳系中的第九行星。


[报告结束]

.
.
.
.
.
.
.
.
.
.

1971年,在NASA发起的第四次太阳系行星轨道测绘计划中,一股此前从未被发现的天体摄动作用引起了广泛关注,随学术界探讨,“第九行星”理论逐渐占据上风。该理论指出,在人类已知的太阳系外仍有一颗未被发现的行星,它的质量约为地球的1.1倍。

1972年11月,至尊奇术师Franklin Leighton在研究中意外发现了一条由地表连接至冥王星轨道以外的奇术通路残存,进一步论证证实了1968年仪式与第九行星的强关联。

1975年10月,基金会三号深空卫星发射升空,它将借由三次引力弹弓前往“第九行星”。

1977年8月16日,Jerry R. Ehman接收到了一条明显经过编码的无线电讯号,它来自空间位置25RJ900X1-1C8F,即“太阳系第九行星”在彼时引力模型中应当处在的方位,这一事件后被掩盖为公众熟知的“Wow讯号”。

PLANET.jpg

“第九行星”在引力模型中的位置,由哈勃望远镜拍摄

1986年4月21日,即Wow事件发生后9年,基金会三号深空卫星抵达冥王星边缘,2日后,卫星因未知原因机能终止,所有远程修复的尝试都失败了。

1990年4月24日,哈勃空间望远镜进入地球轨道,在第14个工作组朝向第九行星理论位置拍摄了210幅图像,但并未观测到第九行星,亦没有探测到证实其存在的迹象。

1999年4月21日,三号深空卫星任务文件被编入LEVEL4机密。

2000年3月,在基金会千禧年数据库计划中,“第九行星”的引力轨道被重新计算以获得更为精确的数值。

附录CN2798.4.ARC
未来


[2000年5月1日]

SCP-CN-2798被重新归档,这一编号被分配给“第九行星”。

[2006年9月3日]

ASYNC研究集团提出,由于面225和面224之间的高程不协调,一个微弱的子空间可能在某些特定条件下产生。

[2011年7月1日]

世界首架空天飞机(SSTO)投入使用。

[2016年6月8日]

核盐水引擎首次试车成功。

[2017年3月16日]

欧航局向第九行星发射的探测卫星在第三个加速段失联,有消息称卫星被激光武器击毁。

[2017年8月21日]

斯蒂芬·霍金在接受两年的实验疗法后,宣布康复。

[2019年6月17日]

国际空间站被陨石击毁,五名宇航员死亡。

[2020年8月]

席卷全球7个月,被编号为COVID-19的病毒及其衍生体确认灭绝。

[2020年10月14日]

一场大雾笼罩了全球几乎所有区域,又很快自行消散,原因未知。

[2021年12月12日]

伦纳德彗星回归。

[2022年9月]

无人探测器首次在月球深层岩层探测到固态水。

[2024年1月1日]

第一例冷冻人解冻成功。

[2024年5月29日]

核盐水引擎研发成功。

[2026年10月14日]

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去世,伊丽莎白二世出席葬礼。

[2026年11月8日]

首个重力环原型机在近地轨道测试成功。

[2027年8月16日]

人体冷冻法案通过。

[2027年8月17日]

世界多地爆发游行示威,抗议人体冷冻法案。

[2030年8月1日]

月球静海科研基地建立。

[2031年1月22日]

人类登陆火星。

[2032年3月1日]

新的太空法案通过。

[2032年8月28日]

基金会首艘深空测试机于近地轨道开始组建。

[2033年7月31日]

SCP-239,无效化。

[2034年5月14日]

SpaceX宣布破产。

[2034年11月28日]

SCP-096,无效化。

[2035年2月6日]

Site-19收容突破。

[2035年4月]

第一艘正式深空飞船开始建造,它被命名为万年风雪号。

[2036年9月11日]

特别联大通过地外行星采矿协定。

[2038年12月3日]

圣马可遭到突破。“神之双子”,无效化。

[2038年12月4日]

SCP-2399在一阵闪光中消失。

[2038年12月27日]

监督者议会通过关于建造赫利俄斯天基战略武器系统的提案。

[2039年3月17日]

哈里王子去世,伊丽莎白二世出席葬礼。

[2039年5月]

万年风雪号深空飞船竣工。

.
.
.
.
.
.
.
.
.

即使科技爆炸的浪潮已经人尽皆知,万年风雪号飞船竣工的消息还是震惊了所有人,她标志着人类终于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航行于整个太阳系的能力。就当人们就这艘具有跨时代意义的飞船的首个任务目标争论不休时,消息传来——O5们通过了决议,决定将她的处女航献给SCP-CN-2798,第九行星。

远航的准备工作持续了大约一年,那是我在文昌度过的最艰难的日子,人体冷冻、维生循环、太阳能帆板功率……直到中心的专家们一致同意万事就绪为止。遗憾的是,作为指挥中心的一名小小的操作员,我到底还是没能亲眼看到飞船启航的时刻,亲眼在指挥大厅见证这个历史性的瞬间。

但我清楚——当手表的时针指向7,当我踩着海浪间波动的夕光抬头仰望,万年风雪的重力环正在寒冷的宇宙中第一次开始它的转动,把0.9G的人造重力覆盖至整个舱体。随后,舰载反应堆将随着倒计时的尾音点火,核盐水引擎会向着地球的反方向,喷出那致命而美丽的尾焰,向前加速——

——人类终于迈出了征服星辰最关键的一步。




solar-system

SCP-CN-2798,引力模型中的位置

项目编号: SCP-CN-2798

项目等级:Pending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的性质,主动收容措施不适用。情报部门与外部关系压力减轻联合大使团已采取措施以避免任何无关国家或团体对项目造成更多人为扰动。

共六台SFD-017型望远镜构成的深空瞭望阵列被建立以保证针对SCP-CN-2798的全时段监控,所有数据将汇集至Site-CN-82-δ深空站点地面中央数据库接受审查与调用。任何观测数据的显著波动都必须被立即上报主管部门等候进一步指示。

对2041年启航的深空飞船“万年风雪号”的追踪将持续进行。

描述:SCP-CN-2798是对一距地86亿千米处基金会制超巨型星际物体的指称,据信该结构首次出现于1968年7月17日,即开罗1968-CK级重构事件发生当日。

一道性质不明的双向屏障——又称冥王星巨壁——围绕在SCP-CN-2798周边,所有频率的电磁波均无法通过该屏障,但实体和宏观作用力似乎不受其影响。鉴于这一性质,SCP-CN-2798得以沿着以太阳为中心天体的椭圆轨道稳定运行,但对项目的任何外围观测行动均无法实施,无人探测器亦无法返回观测报告。基于上述特质,SCP-CN-2798的任何具体状态都是完全未知的。

更多信息已根据协议-Mandjet锁定,请提交您的密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