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824
评分: +17+x

项目编号: SCP-CN-2824

收容分级: Safe1-Keter2//Contain1

项目等级: Damballah2-nuntii3

危胁系数: ◉ 五级

系统分级: [已修订],当前已规整至机密分级区。


特殊收容措施:

鉴于SCP-CN-2824的模因异常性,对项目进行相关实验的人员应在提交实验报告后,向记忆删除部提交申请,并饮用液态Ω级记忆删除药水;对项目本源进行调查的人员同样应在提交相关报告后,饮用该药水,以防止SCP-CN-2824诱发潜在的收容突破事件。

SCP-CN-2824被收容于Site-CN-82-α右翼地下7层的9号单元129号室内,并由至少24名员工轮换看守项目收容室。该室及相关收容措施应满足下述条件:

  • 收容室内除SCP-CN-2824外不得收容或存放其它物品或项目。
  • 收容室除必要的实验外不得开启。
  • 收容室在闭合时,不应与外界有任何流通。
  • SCP-CN-2824不得于任何时间被移出收容室。

上述条件将在站点被判定发生收容失效时自动锁死,直至站点主管 Jasper Diample使用主管密钥重新解锁站点自动化管理程序。


blank.png

SCP-CN-2824

描述:

项目于1930年以未知手段被收容于Site-CN-82-α,于同年制定了相对有效的收容措施。

鉴于当前对于SCP-CN-2824的信息知之甚少,项目被暂时性推测为一类隐藏自身不完全的逆模因,受试者在接触项目后,会在其潜意识内瞬间知晓其包含的一切信息,从而导致受试者意识或大脑的基本功能出现永久性的损伤,这一损伤被认为是不可逆的。

上述信息的主要前提在于一次发生在1933年4月2日的深层心理诱导实验:一例受影响者(编号为SCP-CN-2824-1)个体被选定为受试者,此次实验的主要目的在于诱导对象阐释SCP-CN-2824的具体信息;但在此次实验结束后发现,此次实验未被记录,所有曾记录在案的出场人员均否认了进行过此次实验;这一结果被推定为SCP-CN-2824具有一定的强逆模因性质的前提。

据悉,于当日,记忆删除部曾批准了一批Ω级记忆删除药水至心理部门,但在后续调查中,所有人员均否认了饮用过该药水。于该日后,上述人员均频繁地表现出了间歇性遗忘症,已观测到的最低次数不低于92次。在后续的心理调查中,所有人员均表示自己出现了幻听、幻视等现象,但在提及SCP-CN-2824时,此类人员均表现出了一系列的迷茫、困扰,并随之引发了一次间歇性遗忘症。

由此判断SCP-CN-2824具有一定程度的逆模因与信息危害效应被认为是高度准确的,但据逆模因部的QNTM逆模因指数检测装置判断,SCP-CN-2824并不具备任何程度的逆模因性质,这与其造成的逆模因结果相悖。逆模因部与模因部在多次联合调查下撰写了一份与SCP-CN-2824强相关的文件报告,该报告在被撰写完成的瞬间具备了强模因性质,包括Dr.Gorena在内的一共28名研究员受到模因污染。尽管如此,此次事故发生后,研究人员开始更加频繁地提交对项目的各类报告。

SCP-CN-2824-1表现出了对Ω级记忆删除药水的强烈渴望,并试图以各类方式获得过量的Ω级记忆删除药水。SCP-CN-2824-1的具体外在行为与毒瘾发作的人员相一致,反复强调“SCP-CN-2824在自己的脑内”,以此向基金会请求提供Ω级记忆删除药水,并拒绝了其它种类的记忆删除药水。

据实验分析,除对象反复强调的“SCP-CN-2824在自己的脑内”语句外,SCP-CN-2824-1并不具备正常交流的能力,并会在该现象持续约2~3天后自杀于收容室中。若在这一过程中阻止了-1个体的自杀行为,其将在短时间内因神经衰竭或脑衰竭而死亡。

目前此份有关SCP-CN-2824个体的具体信息文档已被收容于Site-CN-82-α高威胁文档保管库中,一份掩盖文档已被上传至空编号“SCP-CN-2824”。


附录A:

于1933年10月5日,多数员工观测到地上的血迹,并发生了一次小范围的恐慌。随着对血迹的追踪,发现一例SCP-CN-2824-1个体的尸体倒于记忆删除储存库中,对象周围布满了破碎的Ω级记忆删除药水瓶,水瓶内空无一物。

尸检发现个体脑后有一道长达15cm的裂口,但个体死因为摄入过多记忆删除药水导致的脑死亡。此后多份被报告出现有异常现象的监控视频记录被指出(即下述视频记录)。

自突破记录后,人员每月记忆删除剂的使用量减少了20%,每周使用次数减少了50%,人员对记忆丢失症状的报告减少了20%。

摘录自监控视频的副本:

视频记录


日期: 1933年10月4日

笔记: 本次视频记录摘自多条来源于各楼层的统合。


[记录开始]

19:03:32 空无一人的收容室防护门被人为地从内部破坏。

19:03:34 血液从收容室内流出并一直持续至走廊。

19:03:43 血迹在收容层徘徊,同时地上留下大量的圆形血液足迹。

19:04:22 随着血液足迹散播,血液从天花板上滴下,并离开了监控视线。

19:04:23 一块被完整切割的天花板从上方被甩至地上并碎成了多块碎片。

19:12:03 一名员工从天花板处摔下。

19:30:09 清洁员工走过血迹并撞上天花板碎片,并对此表现出困惑。

19:59:53 清洁员工工作结束,但血迹与天花板未被清除。

[第一段记录结束]


[记录开始]

19:12:03 血液足迹突破地板来到上层,一名员工在路过时跌入缺口并摔至下层。对象对此表现出困惑。

19:12:06 大量血液足迹穿过办公区走廊,血迹使多名员工滑倒,可观测到对象表面附有大量血迹,并对此表示迷惑。

19:12:19 一名员工在通过血迹后被绊倒。

19:12:25 摔倒的员工重新爬起,同时未对这一事件表现出迷惑,可观测到对象身上沾有大量血迹。血液足迹在短暂停止移动后继续。

[第二段记录结束]


[记录开始]

19:13:04 血液足迹一直移动至记忆删除药水储存库门口。

19:13:05 储存库大门出现多个圆形血液足迹并发生变形,门被抛至一边。员工在经过时被门绊倒。

19:13:06 血液足迹进入储存库内。

[第三段记录结束]

项目编号: SCP-CN-2824

收容分级: Safe1-Keter2//Contain4

项目等级: Damballah5-nuntii6

危胁系数: ◉ 五级

系统分级: [已修订],当前已规整至机密分级区。


特殊收容措施:

鉴于SCP-CN-2824的模因异常性,对项目进行相关实验的人员应在提交实验报告后,向记忆删除部提交申请,并饮用液态Ω级记忆删除药水;对项目本源进行调查的人员同样应在提交相关报告后,饮用该药水,以防止SCP-CN-2824诱发潜在的收容突破事件。

SCP-CN-2824被收容于Site-CN-82-α右翼地下7层的9号单元129号室内,并由至少24名员工轮换看守项目收容室。该室及相关收容措施应满足下述条件:

  • 收容室内除SCP-CN-2824外不得收容或存放其它物品或项目。
  • 收容室除必要的实验外不得开启。
  • 收容室在闭合时,不应与外界有任何流通。
  • SCP-CN-2824不得于任何时间被移出收容室。

上述条件将在站点被判定发生收容失效时自动锁死,直至站点主管 Jasper Diample使用主管密钥重新解锁站点自动化管理程序。


blank.png

SCP-CN-2824

描述:

项目于1930年以未知手段被收容于Site-CN-82-α,于同年制定了相对有效的收容措施。

鉴于当前对于SCP-CN-2824的信息知之甚少,项目被暂时性推测为一类隐藏自身不完全的逆模因,受试者在接触项目后,会在其潜意识内瞬间知晓其包含的一切信息,从而导致受试者意识或大脑的基本功能出现永久性的损伤,这一损伤被认为是不可逆的。

上述信息的主要前提在于一次发生在1933年4月2日的深层心理诱导实验:一例受影响者(编号为SCP-CN-2824-1)个体被选定为受试者,此次实验的主要目的在于诱导对象阐释SCP-CN-2824的具体信息;但在此次实验结束后发现,此次实验未被记录,所有曾记录在案的出场人员均否认了进行过此次实验;这一结果被推定为SCP-CN-2824具有一定的强逆模因性质的前提。

据悉,于当日,记忆删除部曾批准了一批Ω级记忆删除药水至心理部门,但在后续调查中,所有人员均否认了饮用过该药水。于该日后,上述人员均频繁地表现出了间歇性遗忘症,已观测到的最低次数不低于92次。在后续的心理调查中,所有人员均表示自己出现了幻听、幻视等现象,但在提及SCP-CN-2824时,此类人员均表现出了一系列的迷茫、困扰,并随之引发了一次间歇性遗忘症。

由此判断SCP-CN-2824具有一定程度的逆模因与信息危害效应被认为是高度准确的,但据逆模因部的QNTM逆模因指数检测装置判断,SCP-CN-2824并不具备任何程度的逆模因性质,这与其造成的逆模因结果相悖。逆模因部与模因部在多次联合调查下撰写了一份与SCP-CN-2824强相关的文件报告,该报告在被撰写完成的瞬间具备了强模因性质,包括Dr.Gorena在内的一共28名研究员受到模因污染。尽管如此,此次事故发生后,研究人员开始更加频繁地提交对项目的各类报告。

SCP-CN-2824-1表现出了对Ω级记忆删除药水的强烈渴望,并试图以各类方式获得过量的Ω级记忆删除药水。SCP-CN-2824-1的具体外在行为与毒瘾发作的人员相一致,反复强调“SCP-CN-2824在自己的脑内”,以此向基金会请求提供Ω级记忆删除药水,并拒绝了其它种类的记忆删除药水。

据实验分析,除对象反复强调的“SCP-CN-2824在自己的脑内”语句外,SCP-CN-2824-1并不具备正常交流的能力,并会在该现象持续约2~3天后自杀于收容室中。若在这一过程中阻止了-1个体的自杀行为,其将在短时间内因神经衰竭或脑衰竭而死亡。

目前此份有关SCP-CN-2824个体的具体信息文档已被收容于Site-CN-82-α高威胁文档保管库中,一份掩盖文档已被上传至空编号“SCP-CN-2824”。


附录A:

于1933年10月5日,多数员工观测到地上的血迹,并发生了一次小范围的恐慌。随着对血迹的追踪,发现一例SCP-CN-2824-1个体的尸体倒于记忆删除储存库中,对象周围布满了破碎的Ω级记忆删除药水瓶,水瓶内空无一物。

尸检发现个体脑后有一道长达15cm的裂口,但个体死因为摄入过多记忆删除药水导致的脑死亡。此后多份被报告出现有异常现象的监控视频记录被指出(即下述视频记录)。

自突破记录后,人员每月记忆删除剂的使用量减少了20%,每周使用次数减少了50%,人员对记忆丢失症状的报告减少了20%。

摘录自监控视频的副本:

视频记录


日期: 1933年10月4日

笔记: 本次视频记录摘自多条来源于各楼层的统合。


[记录开始]

19:03:32 空无一人的收容室防护门被人为地从内部破坏。

19:03:34 血液从收容室内流出并一直持续至走廊。

19:03:43 血迹在收容层徘徊,同时地上留下大量的圆形血液足迹。

19:04:22 随着血液足迹散播,血液从天花板上滴下,并离开了监控视线。

19:04:23 一块被完整切割的天花板从上方被甩至地上并碎成了多块碎片。

19:12:03 一名员工从天花板处摔下。

19:30:09 清洁员工走过血迹并撞上天花板碎片,并对此表现出困惑。

19:59:53 清洁员工工作结束,但血迹与天花板未被清除。

[第一段记录结束]


[记录开始]

19:12:03 血液足迹突破地板来到上层,一名员工在路过时跌入缺口并摔至下层。对象对此表现出困惑。

19:12:06 大量血液足迹穿过办公区走廊,血迹使多名员工滑倒,可观测到对象表面附有大量血迹,并对此表示迷惑。

19:12:19 一名员工在通过血迹后被绊倒。

19:12:25 摔倒的员工重新爬起,同时未对这一事件表现出迷惑,可观测到对象身上沾有大量血迹。血液足迹在短暂停止移动后继续。

[第二段记录结束]


[记录开始]

19:13:04 血液足迹一直移动至记忆删除药水储存库门口。

19:13:05 储存库大门出现多个圆形血液足迹并发生变形,门被抛至一边。员工在经过时被门绊倒。

19:13:06 血液足迹进入储存库内。

[第三段记录结束]

letter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