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829

评分: +31+x
2019102205392375672.jpg!cc0.cn.jpg

SCP-CN-2829的概述图

note

条目认证

[Outpost-CN-82]

SCP-CN-2829(Euclid)

收容于第82号观测哨站,由站点AI-Xylia.aic审核而成。

SCP-CN-2829是一例类节肢动物门昆虫纲节肢动物,其外观与蜚蠊目(Blattaria)蜚蠊科(Blattidae Handlirsch, 1925)蟑螂(Blattodea)基本一致。

SCP-CN-2829于1900年2月10日被基金会发现于阿麦瑞卡的基拉韦厄火山外围,于同年2月15日项目收容权被转交给基金会中国分部,于同年3月1日基金会在当地建成第82座观测哨站,编号为Outpost-CN-82。

目前,可在世界各地的活火山中发现SCP-CN-2829及其幼体、卵等。据古文明夜之子的壁画推测,SCP-CN-2829早在夜之子文明时期便已然出现在地球,并被夜之子遗弃地下某处遗迹之中;这也正好解释了项目的活跃范围广泛和项目表现出的异常性质的原因。

基金会已发现的SCP-CN-2829种类亚种已超过23种,其中有3种项目个体在各处活火山附近最为常见。基于上述信息判断,SCP-CN-2829因此已被归纳入由Storm博士所著的《异常生物见闻录》中,被认为是从夜之子时期保存最为完好的异常生物之一。

2019103118445150019.jpg!cc0.cn.jpg

由SCP-CN-2829挖掘出的通道,注意并非单独个例

项目分类

k级情景 敌意 蜂巢意识 腐蚀性 感知力 活物 节肢动物 昆虫 历史性 掠食性 群体性 生物危害 生物性 适应性 武器 夜间活动 有机 杂食性 种群

%E9%A9%AC%E5%B2%9B%E8%9F%91%E8%9E%821.jpg

外观与马岛蟑螂基本一致的SCP-CN-2829
疑似已经发生同化渗透效应

特殊收容措施

鉴于当前世界范围内的多处休眠火山重新活动,且活火山活动亦相较于以前更为频繁,对SCP-CN-2829的收容与观测应在保证自身、哨站、封锁线不遭受火山威胁的前提下进行。附近平民应在接受记忆修改后,被责令迁移至其它区域,并保护其不受SCP-CN-2829或火山的威胁。

所有机动特遣队被允许使用武装以处决从火山内部岩浆中逃出的项目;基于项目外壳的异常坚硬程度与抗高温特性,每个特遣队均应携带奇术发射枪,以崩毁项目的行动逻辑。当前各种类的SCP-CN-2829样本个例已被收容于Outpost-CN-82中的左翼昆虫单元地下5层,6号室中的仿生态循环收容舱中。

形态特征

目前已发现的23种SCP-CN-2829均与当地的蟑螂种类具有一定相似度,这一现象被认为是项目为了渗透入常态中的一类必要手段,该手段被基金会称为“同化渗透效应”。虽然SCP-CN-2829与对应种类的蟑螂个体外观相似,以至于难以用肉眼分辨,但二者间仍具有微弱差别,该差别主要体现在下述各项非外观差别中:

SCP-CN-2829可承受辐射总量的平均约为1929000~2000000rem,远远超出了一般蟑螂的可承受辐射总量。这一事实同样是SCP-CN-2829难以被常态的核武器消灭的前提。

2019103120275365197.jpg!cc0.cn.jpg

观测到的第一例由SCP-CN-2829挖掘出的一道地下通道

SCP-CN-2829的口器较为锋利,因此一般的收容舱难以收容项目个体,这一事实被认为是夜之子时期刻意培训的结果。

SCP-CN-2829与正常的蟑螂不同的是,其作为一类极为特别的不完全变态(Incomplete Metamorphosis)的渐变态昆虫,其幼体却仅需经历两类时期;这一成长周期同样表明了项目的成熟期之快。

SCP-CN-2829的单次产卵量无法准确计量,据推测其总数可能过万。但幸运的是,其中将有87%的个体因无法适应环境的变化而死亡;这一数值随海拔上升而增大;根据实验推断,在海拔约为8900m的高空中,一只SCP-CN-2829的单次出生总量约为2只。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二次实验中,单只SCP-CN-2829的单次出生总量变为了4只,随后的几次实验中这一数值呈现出了指数级增加,但在将这些个体所处海拔下降至0m时,其毫无意外地全部死亡,证明了SCP-CN-2829的进化速度之快,但无法在短时间内适应环境的变化。

SCP-CN-2829的甲壳极为坚硬,使用一般的碾压手段难以破坏项目躯体。鉴于不少平民选择使用杀虫剂毒杀项目个体,反而会促进项目幼虫对此类杀虫剂产生抗药性,因此基金会特遣队员应选择使用奇术发射枪震荡SCP-CN-2829的反射神经使其行动能力消失,处以无效化。

从夜之子时期的壁画中判断,SCP-CN-2829被研制出来的最初目的在于开发地下资源;SCP-CN-2829的排泄物中80%为可利用资源,夜之子通过这一性质开采地下矿物质、建造地下洞穴/宫殿等,而其排泄物则被夜之子用来充当可回收资源,并加以利用。

根据发现于法国████地区岩洞中的夜之子文明壁画记载,夜之子的地下矿工们可能大量豢养SCP-CN-2829个体,并用之进行矿物开采,鉴于该符号与夜之子常用的表“生物”与“开采”的符号具有相似性,基金会史前文明学部将该类活动命名为“生物采矿”,是夜之子开采难以开采与熔炼的矿物质的主要方法之一。

——★——


附录A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00年3月2日

探索队伍: 勘探家小队#82-01A847

目标: α区域(第一条被观测出现有SCP-CN-2829的非人工地下通道)

领队: C.H.

小队成员: Goffee、Kevin、Leo、Peter

随行研究员: C.H.、Frank·Hans


[记录开始]

Goffee: 这里就是我们发现的第一条地下通道。

Kevin: Hans博士,请小心。

Hans因重心不稳,脚滑不慎碾碎了地面上的一个项目的卵鞘。卵鞘破裂,一些细小的SCP-CN-2829个体从卵鞘中四散爬出。

Peter: 哦天哪,那是德国小蠊?博士,请小心您的脚下,这里我们还没怎么勘探过。你知道的,这些虫子的口器可不是好惹的。

Hans: 我知道,我知道。

C.H.: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里是通往地心的?

Peter: 声呐反射的结果是这样的,只是……

C.H.: 只是什么?

Kevin: 只是我们在声呐的反射中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Hans: 详细说一……

Hans的话还没说完,从洞穴底部传出几声轻微的虫鸣,其声音回荡在洞穴中。随着声音的传开,洞穴深处多处地方逐一传出了虫鸣。

Hans: 那个?

Kevin: 没错,声呐反射的结果显示,这里面的空间大得很,还有一些……不停在移动的,体格较大的生物在里面。

Hans: 看来这里面还有我们还没探究完的东西。

跳过3小时44分钟的深入过程,期间C.H.发现了不少SCP-CN-2829,但均为若虫。

Hans: 你们看看这个。

C.H.: 皮?

Hans: 而且很大,看这个体格,大概是我的半身了。

C.H.: 看起来就像那些2829的巨化。Hans,我有点不详的预感。

Hans: 而且……

Hans将手电照向洞穴更深处,显现出更多的棕色皮。

C.H.: 而且还有这么多……

Kevin: 博士,请小心,前面空间越来越大了。我们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东西。

Hans: 当然的,你们只管管好自己就行了。

Peter: 博士,你该看看那个。

Peter将手电照向洞穴岩壁处,赫然显现出八具被啃食过的山羊尸体。

Hans: 真是……血腥。

Peter手持手电向前走去。在其接近尸体时,洞穴内再次传出几声虫鸣,相较于上一次声音明显更具有威胁意味。同时尸体上的伤口中钻出多个SCP-CN-2829个体及幼体,仍然可见个别项目个体仍搬运着肉块。

Hans: 我从没听说过蟑螂也会有储存食物的习惯。

C.H.: 很明显它们不是蟑螂。Goffee,把奇术振荡器打开。

Goffee: 时刻待命,队长。

奇术振荡器被插入岩洞地面中,随着“哔——”一声,振荡器的四周发射出微弱的、飘浮的、淡蓝色光粒,同时隐约形成了一直径约为10m的半圆形的EVE粒子罩;振荡器发生变形,四个金属支架向地面张开并钻入地面中,露出内在的四把奇术发射枪,随后四名行动队员从振荡器中拿出奇术发射枪。

Hans: 看看这些蓝色的EVE粒子,多美啊……

C.H.: 是挺美的,不过我们得继续朝里面走了。

Goffee走在前方,随着一行人的深入,SCP-CN-2829的数量开始增多,其中部分项目个体甚至飞向Goffee的脚踝处。四名行动队员将C.H.和Hans保护在中间,手拿手电,同时使用奇术发射枪对地面上越发集中的SCP-CN-2829发生奇术共振。

Hans: 真是令人感动。

C.H.: 什么?

Hans: 这些蟑螂像是要保护什么似的,一直在试图阻止我们前进——一般的蟑螂可没有这种蜂巢意识。这说明前面有什么比起贮食室更重要的东西,或许就是这些蟑螂的母虫?

Hans的声音落下,洞穴更深处传出了多声虫鸣,位置不一。随着声音的消失,SCP-CN-2829开始越发疯狂地向一行人发起进攻,但因为奇术发射枪以及奇术振荡器的原因,并没能成功接近。

Hans: 看,我可能猜对了。

C.H.: 不愧是你。

跳过7分钟的深入过程。期间SCP-CN-2829的数量虽然有所减少,但仍在试图阻止一行人继续深入。在约2分钟后,Hans发现远处出现多簇发出微弱淡蓝色光芒的植物,令人疑惑的是,它们的根深入岩层中,未见其营养来源。

Hans: 这是夜之子用来照明的植物,好像是叫……

C.H.: 夜灯草,不仅有照明的作用,还有作为冷却剂的用处。这也正好解释为什么我们已经深入地壳,但却感受不到热量的原因了。

Hans: 2829为什么没有摧毁这些夜灯草?按理说,作为杂食类昆虫,这类植物往往是它们的绝佳的口粮才对。

Goffee: 博士,很抱歉打断您的思考,但您或许需要看看这个。

Goffee将手电照向岩壁上的某处,一具类似于人造盔甲的残骸被放在一堆山羊尸体上方,随着光线照射,反射出银白色光芒。盔甲上的SCP-CN-2829对一行人的到来无任何反应,并仍然专心地啃噬着盔甲。

Hans: 我需要仔细看看。

Leo点了点头,使用发射枪把上面的SCP-CN-2829全部驱赶,并朝盔甲走去。跳过1分钟的攀登过程,Leo将盔甲全部拿下,放到Hans面前。Hans蹲下用手仔细抚摸着盔甲,并将其反复翻面查看,C.H.在一旁用手电照着盔甲。

Hans: 真是神奇,这套盔甲看上去不像是人能穿的,而且……上面有夜之子的符文。

C.H.点了点头。

C.H.: 上面写的是“尊者”,而且语言是古夜之子语言,而非新夜之子语言。

Hans: 古夜之子语言?那就令人疑惑了,这盔甲按理说不可能保存这么久才对,早该锈蚀掉了。

在翻看了四五遍后,洞穴深处突然传出盔甲的碰撞声,以及大量虫鸣。随着声音的出现,洞穴发生微弱颤动。Hans连忙从地上站起,将手电照向洞穴深处。C.H.向Hans点了点头,并指示其他四人继续前进。

[记录结束]

——★——


附录B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00年3月2日

探索队伍: 勘探家小队#82-01A847

目标: α区域(第一条被观测出现有SCP-CN-2829的非人工地下通道)

领队: C.H.

小队成员: Goffee、Kevin、Leo、Peter

随行研究员: C.H.、Frank·Hans


[记录开始]

随着一行人的深入,洞穴内出现多个SCP-CN-2829的尸体。其中部分尸体大小与先前看到的蜕皮的大小基本一致,从外观看,这类尸体的外貌更接近于美国蟑螂,但其大小却是一般蟑螂的十倍左右。伤口处呈现等离子烧伤痕迹。

Hans: 你们说这是谁干的?总不可能是它们在自相残杀吧。

Hans用手电照向深处,远处出现三个发出淡黄色光芒的人形实体飘浮在地面上。人形实体在发现手电的光后向Goffee靠近,其身后为一堆大型的SCP-CN-2829尸体,伤口处出现明亮的火焰。

Goffee: 它们过来了,博士,我们该怎么办……

Hans: 别冲动,它们看上去没有恶意,先静观其变。

Hans制止了Goffee拔出手枪,并将单手举起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Hans: 它们来了。顺便一问,你会古夜之子语言吗?

C.H.: 我会。

一名人形实体在靠近一行人距离10米处停下,并开始发出一种极为低沉的声音,类似于新夜之子语言,C.H.同样以低沉的声音回应。人形实体在确认到声音后继续向前,并在距离5米的地方再次停下,随后再次发出低沉的声音。

Hans: 它们在说什么?

C.H.: 它问我们是什么,我回答它人类。

该人形实体在听到C.H.的话后转身向其它人形实体移动,并用低沉的声音互相交谈。在约7分钟后,该人形实体再次朝C.H.移动,并在距离5米的地方停下,发出不太流畅的人类语言。

未知实体A: 你们,是,人类?

Hans在听到回应后向后退了半步,一脸震惊地拉了拉C.H.的袖子。C.H.吞了口口水后回应该人形实体。人形实体在得到回答后,再次发出一声低沉的声音,其它人形实体一同上前。

未知实体A: 它们,称,我们,是,尊者。

Hans: 谁?

未知实体A: 夜,之,子。我们,原本,也,是,人类。

Hans突然从C.H.的背后冒出,并开始走向人形实体。Leo想拉住Hans,但是C.H.阻止了Leo。

Hans: 你们原本是人类?那你们现在这种……像灵魂穿着盔甲一样的状态是……

Hans表示自己想触摸一下人形实体外部的盔甲,对方没有阻止。

未知实体B: 我们,是,自愿,接受,夜,之,子,的改造后,变成,这样的。

未知实体A: 这,身,盔甲,被,他们,称为,附魔,盔甲。它,让,我们,能够,活动,同时,防止,我们,四散。

Hans: 可是,可是……

Hans的手在盔甲的裂隙中穿过,在经过人形实体的身体时未触及到任何实体。

Hans: 你们现在这样……就像……

未知实体C: 你,可以,把,我们,看作,被囚禁,在,盔甲,里,灵魂。

人形实体C举起左臂,指了指远处的、被废弃的附魔盔甲。

未知实体C: 它,也是,尊者,我们,需要,把,它,带,回去。

[记录结束]

——★——


附录C


日期: 03/03/1900

编辑人: Frank·Hans


描述:

α实体是一类发出淡黄色光芒的、穿着银白色盔甲的外形体,上半身外观与人体上半身外观相类似,下半身未见明显的腿部结构。对象自称为“尊者”,这一名词在古夜之子文字中类似于“守护”。α实体被认为是一类与SCP-CN-2829完全敌对的人形实体,据它们所言,它们是自愿被研制出来的,用以针对SCP-CN-2829。

SCP-CN-2829早在古夜之子文明时期便已然出现了,这不是个好征兆。事实上,在一次回收过程中,一名夜之子遗漏了一只SCP-CN-2829个体,而这只蟑螂便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第一只母虫。这只母虫在一直深藏在地底,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实际上,这些蟑螂在古夜之子时期被称为“喀壳虫”,在夜之子语言中被翻译为“吃石头的虫子”。

古夜之子们很快便发现了这只被遗漏的母虫,但可惜的是,那时的母虫已然组建了一支庞大的喀壳虫军团。为了抑制这些虫子钻出地表,它们决定再次启动“罗穆塔计划”,研制出了一支专门针对SCP-CN-2829的军队,也就是所谓的“尊者”。它们依靠夜之子的科技力量,运用生命粒子(即EVE粒子),很快抑制住了喀壳虫。喀壳虫的母虫却在这一过程中不断进化,而它的子代也随着母虫的进化不断繁衍、进化。

很快,如同被遗忘者们一样,尊者们很快也随着古夜之子时代的没落而销声匿迹了。就这样,新夜之子们对这一事实毫不知情,在尊者的庇佑下幸运地度过了最后的时光。壁画上还指出,尊者们有一台专门制造α个体的仪器,那些在战斗中不慎牺牲的尊者就凭借这台机器再度复活,重新加入抗击喀壳虫的战斗中。如果这是真的,那台机器就会是古夜之子时期遗留下来的远古设备——第一台至今仍在运作的古夜之子文明的设备!这将会是基金会史上的一次重大发现!

对于尊者来说,只要自己的附魔盔甲没有被喀壳虫完全吞食,那么它就是永生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经历了如此漫长的岁月之后,喀壳虫仍被尊者们压制着。我们在地表上发现的那些小型项目个体不过是喀壳虫的前哨士兵罢了。

如果尊者们说得没错的话,喀壳虫在地下的数量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可预测的数量,SCP-CN-2829正是它们准备大面积的入侵地表现实的第一步,只要等待SCP-CN-2829完全适应了地表上的生活,那么喀壳虫就会一举从世界各处的火山中爬出,给世界带来SK级支配转变情景。

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尽管尊者们奋力抗争,但喀壳虫的数量过于庞大,相信即便是古夜之子时期的夜之子们也很难对这种情况作出解决办法。因此我决定和尊者们暂时联手,一同对抗喀壳虫们。

以上,还望基金会批准。

——★——


附录D


日期: 03/04/1900

编辑人: 基金会-O5议会


同意 反对 弃权
O5-1 O5-4 O5-13
O5-2
O5-3
O5-5
O5-6
O5-7
O5-8
O5-9
O5-10
O5-11
O5-12

——★——


附录E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00年3月5日

探索队伍: 勘探家小队#82-01A847

目标: α区域(第一条被观测出现有SCP-CN-2829的非人工地下通道)

领队: C.H.

小队成员: Goffee、Kevin、Leo、Peter

随行研究员: C.H.、Frank·Hans


[记录开始]

尊者奥里斯: 这里。

Hans: 谢谢您的带领,尊者奥里斯。

尊者奥里斯: 不用,谢。

Hans手持夜灯草进入一处洞穴中,内部有六个尊者飘浮在Hans面前,并分别介绍了自己,最后同时向Hans鞠躬以表达敬意。Hans同样予以鞠躬回敬,并开始介绍自己的来意。在陈述过程中,尊者凯夫首先打断了Hans的陈述。

尊者凯夫: 夜,之,子,已经,灭亡,了?

Hans: 是的,这是不争的事实,烈阳之矛们率领着日之子,引导了花开之日的降临。

尊者凯夫: 我们,守候,在这里,已有,万年,历史,未,曾,真的,见到,太阳。

尊者格里斯: 我们,需要,新的,引导者。

尊者凯夫: 谁,能替代,夜,之,子?

尊者奥维尔: 基金会?

尊者们陷入沉默。因为尊者们没有面部表情,Hans无法分清它们的神情。

Hans: 不,我们,基金会不会引导你们。

尊者奥维尔: 为什么?

尊者凯夫: 因为,我们,是,夜,之,子,的产物?

在尊者凯夫的话说完时,C.H.同样手持着夜灯草从洞穴外走进。他义正言辞地打断了尊者凯夫继续后面的话。

C.H.: 并不,基金会只想和你们合作。

尊者瑞斯: 合作,是,什么,意思?

尊者奥维尔: 尊者,不,需要,合作者,我们,需要,指引。

C.H.: 不,你们需要。在我们进来的途中,我们发现了许多几乎被啃食殆尽的附魔盔甲,想必它们早已死去。

尊者们陷入了沉默。

C.H.: 你们需要人手,正因此基金会才决定以合作者的态度与你们结盟。

尊者克利斯: 你,说得,对。

尊者奥维尔: 克利斯!

Hans: 尊者克利斯,看来你们需要一个结论。

尊者克利斯: 奥维尔,这位,新朋友,的实力,不容小觑。而且……

尊者克利斯的语气突然变得迟钝了起来,尊者奥维尔像是不愿看见尊者克利斯的脸一样向右微微转身。在短暂停顿后,尊者克利斯继续说了下去。

尊者克利斯: 我们,确实,缺少,同伴,我们,不能,再,损失,同伴了。

Hans: 您说的对,尊者克利斯。

尊者瑞斯: 我,没有,异议。

尊者凯夫: 奥维尔,克利斯,说得没错。长久,以来,的战斗,损耗,了,我们。我们,需要,帮手。

尊者奥维尔: (叹气)好吧。外来者,我们,希望,你们,不会,背叛,我们。

[记录结束]

——★——


附录F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00年3月5日

探索队伍: 勘探家小队#82-01A847

目标: α区域(第一条被观测出现有SCP-CN-2829的非人工地下通道)

领队: C.H.

小队成员: Goffee、Kevin、Leo、Peter

随行研究员: C.H.、Frank·Hans


[记录开始]

尊者克利斯: 请,原谅,奥维尔,朋友。他,只是,有点,偏激。

C.H.: 请您放心,尊者克利斯,我们不会介意的。

尊者瑞斯: 你的,那位,同伴,似乎,对,我们,很,好奇。

C.H.: (苦笑)

Hans: 尊敬的尊者克利斯,请问您是否能带我们去看一看那台被你们称为……“罗穆塔”的机器?

尊者克利斯: 当然,作为,合作者,这是,必要的,情报,共享。

Hans: 十分感谢。

尊者克利斯带着C.H.和Hans进入了洞穴内侧,一座宏大的地下宫殿突然展现在二人面前。Hans因为过于激动,拉着C.H.一同摔倒在地。在慌乱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后,Hans和C.H.跟着尊者克利斯一同进入了这座地下宫殿。

Hans: 这是……这是……

尊者克利斯: 我们的,主城,塔瑞尔。

C.H.: 塔瑞尔……多么宏伟啊。

尊者克利斯: 请,随,我来。

一行人穿过正在打磨地下宫殿墙壁的尊者们,进入了塔瑞尔的正中间平台上,其上嵌有一半球状紫色晶体。在靠近时,Hans和C.H.同样反应出了强EVE粒子不适症。在短暂不适后,二人深呼吸了一口气,并靠近紫色晶体。

C.H.: 这就是……

尊者克利斯: 罗穆塔,的,碎片。它,承载了,我们,死后,的,一切。

C.H.: 死后的一切?

尊者克利斯点了点头,并用左手点了一下晶体的表面。随着晶体发出紫色的光芒,上面突然呈现出了几行古夜之子文明的文字。

C.H.: ……来生?

Hans: 我有几个问题想问,罗穆塔是什么?

尊者克利斯: 是,这座,塔瑞尔,的,神。

Hans: 神?是神性个体吗?

尊者克利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尊者克利斯: 我,一生,从未,见到,罗穆塔,降世。

C.H.: 这块水晶的能源来自于什么?

尊者克利斯: 岩浆,这颗,星球,的血液。它,为我们的,带来了,生命。如果,这枚,水晶,的能源,被切断,我们,所有的,同伴,都会,消散。

Hans: 能带我们去看一下吗?

尊者克利斯: 我们,也,不知道,在哪里,它,直通,地心。

[记录结束]

——★——


附录G


日期: 03/06/1900

编辑人: Frank·Hans


描述:

塔瑞尔,意为“神最后的降临”,是一座古老却又辉煌的地下宫殿。尊者修缮人们不分昼夜的在这座宫殿里打磨着塔瑞尔的墙壁,维护着塔瑞尔。塔瑞尔外围呈现出一类方形结构,正中间呈圆形平台,罗穆塔的碎片被安置在其上。

每时每刻,都有尊者在战斗中牺牲,它们的附魔盔甲被带回并放到平台之上,在尊者克利斯的启动下,这些盔甲如同被附魔了一般,重新汇集到一起形成一个尊者,它们称这个时候为“归来之刻”。如果要用现代理论来解释这种现象,我猜“意识下载”会是一个最好的解释。

塔瑞尔是在古夜之子时期被建造出来的,原本是用来祭祀一部分夜之子们信仰的未知神性“罗穆塔”的远古祭坛。塔瑞尔被认为是第一座夜之子和人类共处的城市,并以开放、包容为城市的主旨,其中不少人类同样信仰“罗穆塔”,并自愿被献祭后融入罗穆塔,成为它的一部分。这也为之后SCP-CN-2829泛滥后,制造尊者这一计划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据说,早在古夜之子时期还奉行着祭祀一种赤红色的花朵,被当时的人们称为“彼岸花”,只是现在在这座塔瑞尔不再能看到了。

——★——


附录H


日期: 03/26/1900

编辑人: Frank·Hans


描述:

我们的联盟很顺利,直到……是的,我们发现了那台“罗穆塔”机器的能源输入接口,在地心附近,深入岩浆之中。幸运的是,夜灯草的存在让我们得以在高温下呼吸。但同样可怕的是……

没错,我们发现那群喀壳虫,在能源接入口的位置,它们正源源不断地汲取着输入口的能源,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最近那台机器发出光芒开始微弱了下来。尊者们希望能和我们一同将那些喀壳虫给消灭殆尽,但它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想必那只母虫也在这附近大肆产卵。

C.H.向我提出了一个非人道的主意,就是将那台机器彻底关闭,可是如此一来,尊者们将会因此而彻底死亡。

——★——


附录I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00年3月30日

探索队伍: 勘探家小队#82-01A847

目标: α区域(第一条被观测出现有SCP-CN-2829的非人工地下通道)

领队: C.H.

小队成员: Goffee、Kevin、Leo、Peter

随行研究员: C.H.、Frank·Hans


[记录开始]

尊者克利斯: 我们,做不到。

Hans: 可是……

尊者奥维尔: 你这个,叛徒!你不该,说出,这个,主意,你这是,在,杀死,我们。

尊者瑞斯: 冷静,奥维尔。但是,朋友,他,说得,对,你这是,在,杀死,我们。

C.H.: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

尊者们陷入了沉默,C.H.不再言语,和Hans一同等待着最后的结论。

尊者克利斯: 我们,做不到。

Hans在听到回答之后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尊者克利斯: 但,你们,可以。去关掉吧。

尊者奥维尔: 克利斯!

尊者克利斯飘浮到Hans的面前,并向他鞠躬。Hans同样回以鞠躬,以表示敬意。随后Hans离开了洞穴,并向基金会总部寻求意见,留下C.H.与尊者们。

尊者克利斯: 奥维尔,这是,我们,的使命。

尊者奥维尔: 你!

尊者奥维尔用右手化为了一把等离子刀刃切向尊者克利斯,尊者克里斯没有躲避。在刀刃即将砍到尊者克利斯的时候,刀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手。尊者奥维尔紧紧地拥抱着尊者克利斯。

尊者奥维尔: (低沉的古夜之子语言)

尊者克利斯: (低沉的古夜之子语言)

Hans从外面进来。

Hans: 基金会同意了,我们决定趁那只母虫还没注意,将能源接口炸毁,这样那只母虫就只能乖乖束手就擒了……它们在说什么?

C.H.: 没什么,只是一次离别罢了。

[记录结束]

——★——


附录J


日期: 04/07/1900

编辑人: Frank·Hans


描述:

我们成功了,能源输入接口被我们给炸毁了,成功把那只母虫逼了出来——那是一只无比巨大的……蟑螂?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它——幸运的是,即便是那只进化了万年岁月的母虫,也抵挡不住奇术振荡枪的攻击,它很快就倒在了我们的面前。

只是我们可怜的尊者同伴们没能成功看到这一景象,愿它们在罗穆塔内度过长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附录K


日期: 04/08/1900

编辑人: Frank·Hans


描述:

我们将尊者们的遗骸全部堆放在了塔瑞尔里,这次我们终于能静下新来看塔瑞尔墙壁上的壁画了。

——★——


附录M


日期: 04/08/1900

编辑人: Frank·Hans


描述:

救……

啃食声。

虫鸣。

<记录中断>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