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866

SCP-CN-2866

评分: +5+x

项目编号:SCP-CN-2866

项目等级:Keter Safe

特殊收容措施:为SCP-CN-2866所设立的自然保护区允许继续保持运行,且不再限制无关人员的出入,同时自然保护区内需驻扎五名伪装成环境保护工作者的基金会特工,以对该地域进行长期监视,并设置无人探测器对于该地区的植被生长进行长期检测。

描述:SCP-CN-2866是一处面积大小约为210km²的白桦树林1,现位于██████。根据相关实验统计,SCP-CN-2866的异常性质影响半径约为500km。未在其上观测到任何生物的活动痕迹。

描述补充2008/7/10:SCP-CN-2866内部发现至少███名未知人形生物,编号为SCP-CN-2866-1。暂无法进行交流。对于任意时间段进入人员有极强敌意。其表皮为白色,且长有类似于树枝的凸起。

描述补充2010/1/10:部分SCP-CN-2866-1可进行简单交流。SCP-CN-2866-1离开SCP-CN-2866短时间内会失去生命特征。

描述补充2015/7/10:SCP-CN-2866会将任何怀有目的进入其内部的人类转化为SCP-CN-2866-1,并使其与白桦共生,SCP-CN-2866-1会逐渐忘却其进入SCP-CN-2866的目的。SCP-CN-2866拥有其自我意识,并认为上述行为是对所有怀有目的进入其内部的人类的惩罚。

描述补充2015/7/11:SCP-CN-2866暂时失去其异常特性,具体原因不详,推测与研究员Bu∑██的死亡有一定关系。


► 附录CN-2866-A-1:探索记录CN-2866-A1

备注:于1940年组织的首次探索由于突然爆发的██以及SCP-CN-██的影响而失败后,进行了对SCP-CN-2866的该次也是第一次正式探索。

探索记录CN-2866-A1


探索时间:1956年6月17日
探索对象:SCP-CN-2866
负责队伍:白桦林探索者小队 [领队:01-青吾 成员:02-生辉 03-独 04-青山 05-莫]
[记录开始]

白桦林探索者小队进入SCP-2866影响范围内。

24分53秒后,白桦林探索者小队信号丢失。

[记录结束]

[次日凌晨3点,于SCP-CN-2866西南方约500米处发现白桦林探索者小队全体成员尸体,全员于脚腕处发现不同程度勒痕,死因[已编辑]。因当时设备简陋,且只有领队01-青吾佩戴拍摄设备,基金会并未能够回收拍摄设备,所以未能留下更多记录。于01-青吾尸体上发现可能由SCP-2866-1留下讯息,详见附录CN-2866-A-2]

► 附录CN-2866-A-2
备注:01-青吾尸体上发现的可能由SCP-CN-2866-2留下的讯息,刻在一片约14cm*8cm的白桦树皮背面,其左下角有少量血迹,经检验血液内DNA与01-青吾匹配。

%E7%99%BD%E6%A1%A6%E6%9E%97.png












► 附录CN-2866-A-3:探索记录CN-2866-A2

探索记录CN-2866-A2


探索时间:2008年7月7日
探索对象:SCP-CN-2866
负责队伍:白桦林探索者小队 [领队:01-泰逢 成员:02-顺系 03-晓 ]
[记录开始]

白桦林探索者小队进入SCP-CN-2866影响范围内。

01-泰逢:进入SCP-CN-2866,通讯正常,MTF-白桦林全员准备,设备正常。

指挥部:收到。

白桦林探索者小队信号丢失。

指挥部:白桦林,收到回复,收到回复。

白桦林探索者小队音频信号重连,摄像头信号依然丢失。

01-泰逢:呼叫指挥部,白桦林收到。我们正在返回。

指挥部:指挥部收到,摄像头信号丢失。其余设备是否完好?

01-泰逢:探测设备完好,摄像头正在尝试重连。

02-顺系:左边,左边有东西!晓!人,不是……他们浑身都是树枝,啊……

03-晓信号丢失。

01-泰逢:指挥部,我们遭到攻击。晓……

杂音

01-泰逢:他们根本……子弹没用……别过来!别……

指挥部:白桦林,收到回复,收到回复。

杂音

[记录结束]

[次日凌晨2点,于SCP-CN-2866西南方约500米处发现白桦林探索者小队全体成员尸体。随身设备完好。全员于脚腕处发现不同程度勒痕,死因[已编辑]]

► 附录CN-2866-B-1:研究员Bu∑██个人记录

█████████████████████。对于SCP-CN-2866的探索,是无意义的,我们的技术可能,甚至永远不会达到可以让我们对SCP-CN-2866进行探索。这个异常在此屹立了多久?SCP-CN-2866为什么要在████?为什么是白桦?我们要做出解答。

但“失败的”探索并不是没有收获,从55年开始我便研究这片林子,它安静、祥和,那些白桦中蕴藏了一个秘密。

对于这片白桦林,最早引起基金会的注意的记录是1942年,█军的士兵在这一片失踪,█军因为战事紧张而放弃搜寻,此后还有大大小小的失踪案,都是围绕这片林子。

值得注意,如果按照记载,进入SCP-CN-2866的探索队应该是消失,但他们回来了,某种意义上。这是不正常的,我竟然和异常谈论正常。这不能不让人去想为什么,而那些奇怪的生物,很难不去联想那些失踪的人,可如果是,他们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白桦林的面积在逐年增大。它也在进化,第二次探索,我们升级了所有装备,但信号依然会被其屏蔽。对白桦林的探测结果总是不停地变化。我不由得想,这片林子是否有着高于我们的智慧,这种进化就是我们无法对其进行探索的原因。

我们等待突破。

► 附录CN-2866-B-2:SCP-CN-2866-1-A采访记录
笔记:这是突破。——Bu∑██

受访者:SCP-CN-2866-1-A

采访者:Bu∑██

前言:2009年8月3日凌晨5点,于SCP-CN-2866东南方约200米处发现SCP-CN-2866-1-A,由特工██带回SCP-CN-2866临时基地,凌晨7点左右,SCP-CN-2866-1-A于4号病房苏醒,研究员Bu∑██尝试与其进行交流。

[记录开始]

Bu∑██:你好。

SCP-CN-2866-1-A:别哭,我的孩子。我很快会回来,到时候,就有吃的了。

Bu∑██:什么?

SCP-CN-2866-1-A:我,哦,不对。不,不行。水,我要,水。

Bu∑██:你要喝水吗?

SCP-CN-2866-1-A:不是,我。

Bu∑██:抱歉,我无法理解。

SCP-CN-2866-1-A:我带来警告,然后,枯萎。我,害怕。

Bu∑██:你害怕什么?

SCP-CN-2866-1-A:我不记得了。时间,没了。

Bu∑██:没有什么?怎么了?

SCP-CN-2866-1-A沉默约20分钟

SCP-CN-2866-1-A:很久以前,我踏入那里,为什么来着?我不太记得了。那里住着一位……她厌恶我们,不让我们离开。

Bu∑██:那位?为什么厌恶?

SCP-CN-2866-1-A:不知道,她尤其讨厌那些新来的人,她说,欲望是一切邪恶的源泉。不过有两次例外,她没留下他们。

Bu∑██:那你是怎么离开的?

SCP-CN-2866-1-A:她让我来,告诉你们,不要再妄图进入。对了,时间!我在这里多久了?

Bu∑██:我看一下。时间怎么了吗?

SCP-CN-2866-1-A:不,来不及了,我感受得到,他们开始了,不!!

SCP-CN-2866-1-A开始抽搐

Bu∑██:怎么了?你还好吗?

[记录结束]

结语:SCP-CN-2866-1-A在记录结束后失去生命特征,现封存在Site-█中标准收容间内。

► 附录CN-2866-B-3:研究员Bu∑██个人记录

我们要做出解答。

1744年,“传说中”蕴藏黄金的沼泽地迎来第一批访客,长出第一批白桦林。

1773年,拓荒的冒险者被砍下的白桦反噬。

1800年,白桦林悄然蔓延,渐渐吞噬了周边的村落。

1867年,“白色幽灵”的故事开始在周边地区流传。

1942年,思家的人扎根异乡。

1943年,战火让寻求和平的人走向死亡。

1956年。

2008年。

未曾离开的人们,都怀有着不同的与这片白桦林有关的目的进入那里。

► 附录CN-2866-C-1:研究员Bu∑██留言

这里,我将解答一切。当有人看到这个的时候,我估计已经死了。

欲望,这是她给人类定的罪,超过一切的罪。一切的起源到底是什么,这可能永远是个谜。我们寻求一切的秘密,其实她也在等待一个答案,没有答案就不会停下一切。SCP-CN-2866警告过我们,她想让我们看清我们犯的罪。白桦林探索者小队,他们是幸运的,没有变成那种怪物。

那些白桦,就是我们的欲望。

但欲望不是邪恶,她错了,她错怪了一切。

我要结束一切。不用更多牺牲了,我一个,最后一个。

► 附录CN-2866-C-2
备注:2015年7月8日上午8点,研究员Bu∑██被发现于SCP-CN-2866内一白桦树梢上,死因[已编辑]。研究员Bu∑██在2015年7月7日晚9点发现失踪,三小时后,SCP-CN-2866内传出枪声,后分析是由于研究员Bu∑██随身所带武器引起。于研究员Bu∑██身后白桦上发现以下图案。

无标题.png












► 附录CN-2866-C-3:研究员Bu∑██录音笔留言
备注:录音笔发现于研究员Bu∑██所穿衬衫内部。

[未知]:停下,你。

Bu∑██喘息声

Bu∑██: [急促的喘气]找到了,这片树林的,不,应该说,终于,这片森林回应了。我来这……

[未知]:然后走向死亡,这是你唯一的结局。但你应该要知道,是你内心的欲望驱使你成为这里的一员。

Bu∑██:可,这是罪孽吗?欲望无罪。

树枝断裂声

[未知]:这是极恶!我警告过,欲望,看看吧!拥有它的你们,永远身配枷锁,你们,正是因为欲望,将一切毁灭。我能感知你们内心的一切,我能嗅出你们内心的邪恶。

Bu∑██:你知道我们是否怀有“欲望”,但你又何曾知道这不是邪恶。

[未知]:一切已经证明,只是你们没有看见。万物哭泣,只因你们的索取,生灵涂炭,只因你们贪婪无度,你们自相残杀,你们,自毁前途。我是审判官,我降下对你们的惩罚,直至你们忘却一切邪恶。

Bu∑██:很多年前,“一个被欲望驱使走入这里的人”,被你判为罪恶。可所谓的罪恶,只不过为了自己的孩子,来寻求水源。这是否又是罪恶。

无声,约10分钟后

[未知]:欲望即是罪,这是真理,永恒不变。正如你,来此地,不就是为了探求一切的秘密,然后摧毁这里,并获得无上的荣誉,这就是欲望,这就是邪恶,不论有何所想,在欲望的驱使之下,一切行为不是毁灭就是贪婪。你也不例外。

Bu∑██:但正是欲望,推进着一切,使人类进步,使万物进步。这个过程中,会有副作用,这或许无法避免,但我坚信,欲望不是罪,我们只有拥有探索一切的目标,才能驶向更好的未来

[未知]:狡辩!你无论何言,都无法掩盖你内心的罪恶。自私,贪婪!

杂音,约10秒后

Bu∑██:我会证明我们是对的,我来这里,只为说服你,别无他想。我会证明。

约5秒后,枪响

► 附录CN-2866-C-4:研究员Bu∑██留言
备注:发现于研究员Bu∑██所穿衬衫内部,由血写成。

她说,一次机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