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873
评分: +22+x

项目编号:SCP-CN-2873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因SCP-CN-2873在外表与行为习惯上与寻常人类个体不具有明显差异,且SCP-CN-2873的人口基数过大,目前无法对SCP-CN-2873群体进行隔离措施。应逐步分析且归档目前仍具有生命体征且拥有自主意识的SCP-CN-2873个体,同时,针对使用疾病,意外或小型军事冲突等手段缩减SCP-CN-2873人口,直到SCP-CN-2873人口占比下降到1/8为止。

应同时记录已被聘为基金会职员的SCP-CN-2873个体,并将该类个体分批次降职或解雇,避免基金会职员中SCP-CN-2873的数目超过一定占比。同时需避免SCP-CN-2873个体拥有3级及以上权限。应保留一部分D级SCP-CN-2873用于实验需求,但避免D级SCP-CN-2873参与重要实验。D级SCP-CN-2873存在能有效减少监管D级人员的资源消耗,因此应将D级SCP-CN-2873在D级人员中占比保持在25%左右。

O5-11已被归类为SCP-CN-2873并处决,应甄选不具有SCP-CN-2873的异常性质的人类晋升为新的O5-11。

描述:SCP-CN-2873是一类人形实体的统称,异常个体生理结构与精神习惯与人类无任何差别,且不具有与人类的生殖隔离现象。SCP-CN-2873的异常性质有68.2%的几率通过血缘遗传,且有12.4%的人类个体会因体液交换而获得SCP-CN-2873的异常性质。人类的新生儿有3.15%的几率,在其血亲不属于SCP-CN-2873的情况下显现出异常性质。目前未发现SCP-CN-2873个体对其自身的异常性质有明晰的认知,因此推断出SCP-CN-2873群体不具有对人类的敌意。目前基金会认为SCP-CN-2873群体普遍将自身认知为普通人类。自2021/2/16日为止,SCP-CN-2873群体已构成地球人口的1/4。

SCP-CN-2873的异常性质在于,当SCP-CN-2873进行主观行动时,其行动的结果会对其所在的社会群体造成难以预料的长期危害。该社会群体的最大包含人类整体,最小包含由3~4人组成的小型社会。SCP-CN-2873造成的危害在通常情况下无法在短期内显现,除此之外,SCP-CN-2873个体所进行的被其异常性质影响的部分活动造成的长期危害能够被突发的小概率事件引起或影响。因此可推测出,SCP-CN-2873个体并非有意对其所在的社会群体造成危害。除此之外,SCP-CN-2873个体的异常性质所造成的危害显现所需的时间,通常与其所影响的群体规模呈正比例关系,因此SCP-CN-2873不具备主观意识到其自身所具有的异常性质的能力。

目前已证实由SCP-CN-2873导致的事件如下:

  • 明代的土木堡之变(证实王振被甄选为宦官是由SCP-CN-2873影响)
  • 雷曼兄弟破产事件(由SCP-CN-2873影响,导致该公司过多依赖于低流动性资产,促成其破产原因之一。)
  • 多个SCP-CN-2873个体的决策(包括十字军占领君士坦丁堡时的劫掠行为)促成中世纪东西方基督教分裂,使拜占庭无法依赖西方诸国的救援,导致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帝国攻陷。
  • 法国在二战中投降并建立傀儡政权,已证实当时法国陆军部长安德烈·马奇诺的祖父为SCP-CN-2873。

SCP-CN-2873的异常性质所造成的影响不具有普适性,在以下情况下,SCP-CN-2873的行为不会造成危害。

  • 进行数学运算时,在法则运用与运算过程无差错时,不会因SCP-CN-2873的异常性质得出错误的结果。
  • 在行动前事先被人类个体告知步骤及目的时,该行动不会因SCP-CN-2873的异常性质造成危害,也不会导致后续发生会影响SCP-CN-2873个体的行动使个体行动产生危害的意外事件。
  • 若另一SCP-CN-2873个体的行动已进行完毕,其余的SCP-CN-2873个体的行动不会改变先前个体的异常性质所引起的长期危害的性质改变,但仍可能会加剧该危害的严重程度或影响该危害的显现时间。(该特性需满足两个前置条件:由不同的SCP-CN-2873个体所进行的行动其性质与目的不同,以及进行不同行动的SCP-CN-2873对彼此的行动目的不具有详细的信息。)

目前SCP-CN-2873的人口数为10亿,约占现人类人口数的1/4。由于部分SCP-CN-2873个体的异常性质所引起的危害耗时时长及满足以上条件时未显现出危害的原因,该异常性质不会对SCP-CN-2873当下的生活环境与社会环境造成影响(即是说,部分SCP-CN-2873个体所做出的短期社会贡献与寻常人类一致),因此,大量的SCP-CN-2873个体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包括但不限于政要,意见领袖(意见领袖中SCP-CN-2873的占比极高),科研人员,基金会及其他相关组织的高层人员。该现象可能会在未来1~2世纪中造成贫富差距加大,文化衰退,人口下降,可农耕面积减少,犯罪率与自杀率剧增的现象,部分少数民族文明将灭绝或进入濒危状态。

据基金会研究人员计算,安全的SCP-CN-2873人口占比为1/8以下。在该占比情况下,尽管SCP-CN-2873的决策仍对人类全体具有一定影响,但其影响皆能够被人为的修复。若占比在1/8以上,SCP-CN-2873的占比越高,未来发生人为k级情景的可能性越高。

经实验,已证实SCP-CN-2873现象不会在非人属生物上显现出,但若非人属生物处于SCP-CN-2873所处于的个体,异常的异常性质仍可能对非人属生物造成影响。

附录:

交接信息:

自:王博士

自SCP-CN-2873收容以来,现异常群体所占人口已下降至1/5,然而,我的身体已不允许我继续主管SCP-CN-2873的研究与收容。虽然惋惜,但我不得不将SCP-CN-2873收容主管的位置交接给您。

我希望您获知如下信息:

实际上,判断人类个体是否具有SCP-CN-2873的异常性质的正确率只有70%左右,如果你指着一个已被归类为SCP-CN-2873的人类个体,问我是否确定其真的具有异常性质,那么我的回答是否定的。

换句话讲,我们没法确定一个被归类为SCP-CN-2873的人类个体是否真的应该收容,事实上,就连70%的正确率也是推测而来的(实际上60%或80%都有可能)。SCP-CN-2873的判断基准过于复杂,我们没法准确预测个人的决定是否对其所在社会环境有害还是无害,况且就算我们能够准确推演,也无法预测将来发生的意外事件。由于正确率的浮动原因,其他数据的浮动更大。

此外,我希望您铭记,SCP-CN-2873不是怪物,也不是基因突变的人类,他们就是人类,仅仅是带有异常性质而已。我们所做的事,尽管是为了防止k级情景发生,我们仍然是在剥夺人的生命…我偶尔在想,尽管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全人类,但这1/4的SCP-CN-2873就不算在人类里吗?

但此收容措施,乃是我,已故的刘博士,和丹博士共同商议决定的。不论商议多少次,此收容措施仍然是最佳选择。因此,我希望您能听我一个请求。我希望在您的任期内,能够采取一个更加温和的收容措施。

有时我常常在想,万一我也是SCP-CN-2873呢?

附录2:


交接信息:

自宋博士:

自我继任以来已经过三十余年,这期间SCP-CN-2873的人口占比已下降到1/6左右,这全是仰赖于各位辛勤工作的同事。然而我无法继续担任这一重要职位,因此我将此职位交接。

我无法给予我负责SCP-CN-2873的这一期间的表现给予合格的评价,万分遗憾的是,我无法给予收容措施任何修订,辜负了上一任主管的期望。在我在任期间,曾经尝试过修订收容措施,然而,无论如何商议,也只能得出,现在的收容措施是最佳的选择的结论。

还有另一件让我们倍感遗憾的事,我们申请了无数次的实验(我甚至都没想到这么多的实验都能够被批准),最终仅仅是一次又一次的证实SCP-CN-2873的人类身份。却并未提高归类SCP-CN-2873个体的成功率。

辜负职位若此实在让我汗颜,希望下一任能做的更好。

另:最近一次收容行动的展开间接导致了████国与████政权的代理人战争,是否应该对可能影响世界局势的SCP-CN-2873个体延后收容?

附录3:

交接信息:

自宋博士:

已成功将SCP-CN-2873人口占比降低至1/8,此時我认为我已完成我的职责,更何况,127岁的年龄不再适合作为主管,特此交接。

有别于前两位主管,我认为SCP-CN-2873的收容是正确且正当的。SCP-CN-2873的存在会确实的危害人类全体,且收容完成越晚,危害性就越大。因此,必须尽快收容SCP-CN-2873。尤其是当下局势下,各国已由代理人战争升级到全面战争中,我认为基金会的物资与科技在此时应当有更大的用处。

因此,我建议下一位主管将精力更多的放置于对影响力较大的SCP-CN-2873的检测与对国际局势的影响,而非对所有SCP-CN-2873个体密切关注,减少在SCP-CN-2873上的人员消耗与物资消耗,节省基金会的资源。

据SCP-CN-2873被发现以来大概已经过两个世纪。虽然SCP-CN-2873人口已固定到安全数值,期望看到下一位主管的精进。在此等人类存亡危机面前,我等必保护人类文明至最后一刻。































































SCP-CN-2873收容计划宣告结束



SCP-CN-2873个体已灭绝

“收容闭环”计划实施成功,SCP-CN-2873的异常性质已导致其自身的消失。████岛上残余的SCP-CN-2873个体将在年内接收。正实施苏醒程序并向陆地重新迁徙人口。

287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