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15



评分: +6+x

3月26日,阴




宝贝,你还好吗?


今天是你离开的第132天,
妈妈还没有放弃…


我知道你恨妈妈,
都是妈妈的错…


……


他…
是他…


……


妈妈向你保证再也不会了…






























哦,对了




































scp_cn_2915_1.jpg

要下雨了,你带伞了吗……




































雨开始下了……







scp_cn_2915_2.jpg

根据██████。

项目编号:SCP-CN-291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与全部SCP-CN-2915出现地政府签署协约,禁止个人和殡仪馆在雨天举行殡葬,并呼吁群众尽量不要在雨天外出。基金会内部工作者伪装成当地记者或政府人员,负责收集关于SCP-CN-2915的目击信息,并及时对目击者进行记忆消除。

描述:SCP-CN-2915是一名高约185cm,体型近似标准人类男性的异常人型实体。出现时通常身着黑色西装,手持黑色雨伞,并习惯使用雨伞遮掩面部。

根据多方研究与对目击报告的调查得出SCP-CN-2915的出现地有以下特征:

  • 天气为雨天且能见度低。
  • 地点较为偏僻并经常出现在███处。
  • █████████████████。

目前基金会对于SCP-CN-2915的了解十分匮乏,大多数信息来自对目击报告的研究与调查,难以确定其真实性。对于SCP-CN-2915异常能力方面的探讨还在进行中。












































4月15日,雨




他付出了他应得的代价。


宝贝,妈妈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昨天做梦我梦到你了。
你坐在门前的椅子上,
你说你好孤独…


……


妈妈错了,宝贝…
妈妈错了…


如果能行的话,能让妈妈来陪你吗?
哪怕一分一秒也行…
























雨还在下……








采访记录#2:

时间: ██/██/████
采访人员:Dr.███
目击者编号:#CN-2915/02


<记录开始>

Dr.███:大爷您好,我是当地报社的记者。我从附近村民那听说您遇到了怪事,想来跟您了解些信息。

#CN-2915/02:好好。有什么就尽管问,我能想起来的一定都告诉你。

Dr.███:请问大爷您遇到怪事是在什么时候?

#CN-2915/02:就上个周……周三还是周四来着,我去田里插秧。

Dr.███:能说得详细些吗?

#CN-2915/02:上个周我去田里插秧,早上去的时候天还放晴,下午插完回来就开始下雨了,风还不小。我出门习惯带个斗笠,雨不怎么大,也没怎么淋着,就慢悠悠地往回走。

#CN-2915/02:就走到隔壁村王家那个鱼塘,我告诉你啊,那地方可不吉利,听说以前死过人。那阴着天的还挺吓人,我就想着快点走,突然呼哧一股大风,把我头上的斗笠给吹掉了,说起来那股风也挺邪门,就专吹我那斗笠。我弯腰去捡,带好后往前面一看,你猜怎么着,一个人楞是在我前面。

Dr.███:一个人?

#CN-2915/02:对,就是一个人,在我前面五十多米地方,也是往前走,挺高,打把伞,还穿了个洋服。你知道我们这边都是些农民,哪见过那些,你说人家穿了个洋服去我们村里干什么呀?

#CN-2915/02:我心脏砰砰地跳,吓得我赶紧往回跑,跑了几步一回头,那人不见了!这下是真遇着鬼了,我就没敢再回去,绕道去隔壁村我表妹家,到了那我咕咚咕咚喝了三大口米酒才定下心来。我把我遇着的跟他们说,嘿,他们偏说我眼花看错了,都不信。你说好端端地我怎么能看错呢?

#CN-2915/02:就那以后我宁愿绕弯,也不走鱼塘那道去田里了,太蹊跷了!

Dr.███:好,谢谢您大爷。

<记录结束>




































4月23日,雨




宝贝,
妈妈又梦见你了。


对了,
你旁边给你打伞的那个男人,
他是谁?


……


妈妈不是个好妈妈…


妈妈叫你,
为什么不回啊…
你为什么要跟他走…
一定不是自愿的对不对…


……


那个男人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


他是在帮我吗?
我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他…


不过,如果能弥补我的过错,我将不惜一切代价。


……

































采访记录#5:

时间: ██/██/████
采访人员:Dr.███
目击者编号:#CN-2915/08


<记录开始>

Dr.███:女士,打扰一下。

#CN-2915/08:你是?

Dr.███:我是《走进异常》节目组的访探员,这是工作证。

#CN-2915/08:哦,我知道,那个节目我挺喜欢看的。你来也是为了打听那件事吧。

Dr.███:

#CN-2915/08:最近好多人都来找我打听,本来我也不想说的,但这么一说至少能让我好受点。

Dr.███:具体怎么了什么呢?

#CN-2915/08:说起来也过了有些日子了。大约是在三个星期前吧,我一个朋友遭遇点事情心情不太好,我和我另一个朋友就想拉着她去逛街散散心。

Dr.███:能透露一下您的朋友怎么了吗?

#CN-2915/08:一些私人问题,恐怕不行。

Dr.███:好,那请您继续。

#CN-2915/08:嗯……那天天气不是太好,我本来想改天再去的,可我那另一个朋友就偏要去,我说不过她就一起跟着去了。我们事先准备好了雨伞,预防下雨。

#CN-2915/08:我们三个人一上午在西边那条商业街走了一圈,真没什么可买的,衣服什么的都土的要命。我早上又没吃饭,一趟下来又累又饿,就拉着他们随便找了个小餐馆进去。还别说,那餐馆的老板娘挺热情的,多给我们弄了两个小菜。我们就坐下谈了谈,谈到购物,她说起市东面新开了家商场,据说生意还不错。我们正愁无地可去呢,听她一说,都想去看看,就匆匆结了账走了。

#CN-2915/08:我们三个人平常都宅在家里,这市南市北的谁也不清楚怎么走。正巧我那朋友手机里有个导航软件,她把那商场的名字一输,路线就出来了。我们顺着那路线走,走了一会,正感叹科技的力量的伟大呐,天就下起雨来了,稀稀拉拉的,还好都有雨伞。这就得说说了啊,去[脏话已删除]的科技的力量,那破导航带着我们左绕右绕,进个巷出个街的,路上半个人影都不见。

#CN-2915/08:也不知来来回回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到了一条步行街。再没走两步就在路边遇见个水果摊,摊主是个四十多岁的男的,好在遇见了个活人。看水果不错,我们就上去准备买点,顺便跟摊主说了几句话。

#CN-2915/08:那摊主见我们来有点惊讶,他说我们到市北来了。市北那地方我听说过,几条街都是专门办白事的,房价特便宜,可没几个人愿意去那买套房,也难怪一路上没见着什么人。摊上的水果不错,我随便买了点橘子,她两个人一直在那挑来拣去,还没忘着跟摊主讲价。闲来没事我就四周看看,果真一条街都是办白事的,大小店都有。可能因为生意不太好吧,好多店都关着门。

#CN-2915/08:就是这个时候,我一转头,竟然看见我们来的地方没多远站着一个人。

Dr.███:能详细点描述吗?

#CN-2915/08:好,有些细节记不太清了。那人好像是穿着一件黑衣服,还打着一把黑伞,雨下的不小,看不清脸,但看身形应该是个男的。你说那地方虽然人少,但偶尔有人来办个丧事也不是没可能,奇怪就奇怪在那个人就直直地站那,一动不动。

#CN-2915/08:我第一反应就是我们被人跟踪了,拉着她们三个人就开始跑。没想到那个人也跟着跑,一直到水果摊那才停下了。我再没多看,拉着她们就进了一条巷子。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市里马拉松冠军,就只顾跑,让我那朋友看看还有没有人跟着。

#CN-2915/08:没想到啊,我那朋友一看,竟然愣在那了,我再怎么垃都拉不动。那个人跑到巷口,也停住了,站在我们对面。我大喊着让她快点走,没想到她突然扔了伞朝着那个人就跑去了,那个人竟也开始朝反方向跑。我当时就傻了,没办法,我们总不能扔下她自己跑了吧,把伞一扔也跟了上去。

Dr.███:您说您的朋友朝那个人跑?

#CN-2915/08:对。我那个朋友也不知道哪来的劲,我们怎么都追不上,没多久就看不见了。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身上湿透了,就放弃了。正当我准备报警的时候,诶,远远地看见我那朋友站在雨里边。我赶紧上前面,她正站在那哭,我和另一个朋友一起把她扶到屋檐下面,给她擦了擦水。

#CN-2915/08:她过了好久才缓过来。我问她发生了什么,她说他看见███了,就追了过去,追到那边跟丢了。你说那怎么可能呢,人都已经走了。

Dr.███:这个███是?

#CN-2915/08:哦,我那个朋友的姐姐,去世了。

Dr.███:嗯……

#CN-2915/08:后来我们几个好不容易打了一辆出租车,一回去就住院了,高烧三天。北区那个地方还是等我没了以后再去吧。

#CN-2915/08:大概就是这些,有什么问题可以再联系。

Dr.███:感谢您的分享。

<记录结束>
































4月35日?




宝贝,我们永远不会再分开了。


至少下雨的时候不会了…



























采访记录#11:

时间: ██/██/████
采访人员:Dr.███
目击者编号:#CN-2915/23


<记录开始>

Dr.███:嘿,同学。

#CN-2915/23:额,你有什么事吗?

Dr.███:是这样的,我是《走进异常》节目组的访探员,想跟你来了解些情况。

#CN-2915/23: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

(#CN-2915/23准备离开。)

Dr.███:先别走同学。我听闻了你的事情,想跟你了解些情信息,我们会对你的隐私严格保密的。

#CN-2915/23:……

#CN-2915/23:好吧,只要你别当故事听就行。

(#CN-2915/23稍作停顿。)

#CN-2915/23:就在大前天下雨那个早上,我跟往常一样去上学。从我们小区出来就到了南华路,走到头就是学校,不远,所以我平常都走的晚些。但是那天早上我起晚了,匆匆忙忙背着书包,拿上雨伞就出去了,早饭都没吃。

#CN-2915/23:南华路上每天早上都有个烧饼摊,一些起晚的学生习惯在那买张饼充饥。别说那饼确实不错,不过就是买饼那人有点抠搜,别人的饼卖一块,他就非得买两块,还不给讲价。没办法,谁让起晚了呢。

#CN-2915/23:出了小区没走两步就到那了。那摊位上买饼的只有一个老太太,穿的脏兮兮的,看样子有八十岁了。那老太太从衣兜里掏出一堆硬币,要么是一毛,要么是一分的。烧饼摊的老板也是真有耐心,帮着老太太一个一个数钱,整整数了三遍,每一次都不一样。急的我也去帮着数,又数了两遍,一共是18角3分。

#CN-2915/23:老板硬是不让那两角钱,最后没办法,只卖给老太太半张饼。老太太攥着饼就匆匆走了。我忍痛买了一张烧饼,一看手表,已经迟到五分钟了,没办法继续跑呗。那刚刚买完饼的老太太也没走多远,她没打伞,身上的大袄都湿了。我想过去跟她一起打伞,不过她跟没看到我似的,急匆匆地朝前面走,手上招呼着,嘴里还支支吾吾的念着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方言。

#CN-2915/23:我朝她招呼的地方看过去,前面三十多米的地方有个人,是个男的,也跟什么都没听见似的。

Dr.███:你的意思是那个老婆婆在招呼那个男人?

#CN-2915/023:应该是。那个男人穿了一身西装,打了一把黑伞,很高,有一米八。他走路从容不迫的,而且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从我那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肩,肩往上的地方就被伞遮住了。也不知道当时我哪来的一股热血,想上前面看看他长什么样。

#CN-2915/23:我悄悄靠近他,从伞底往上看,里面竟然是黑的,像是被一层雾遮住了一样!

Dr.███:你当时有什么感觉吗?

#CN-2915/23:嗯……惊讶,再就是头晕恶心,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那个人就一点一点消失了。

Dr.███:那再后来呢?

#CN-2915/23:后来我就晕倒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躺着了。听护士说还是那个卖烧饼的老板看见我的。医院也没检查出什么,只是有点受惊,休息两天就好了。

Dr.███:那之前那个老婆婆你还遇到过吗?

#CN-2915/23:没有。后来警方介入了,没查到那个人的信息,亲属什么的也没有,就好像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样。哎,这破地方越来越玄乎了,前天我们学校还从六楼跳下个女的,听说是乡下转来的,现在也没了消息。

Dr.███:你的学校叫什么名字?

#CN-2915/23:你不会想知道的。

<记录结束>





































今天应该是3月15号,应该是,家里停电了,看不了时间。外面一直在下雨,我真的很想出去玩,可是我没有伞,妈妈也不让。哎,妈妈走了好久了,我好想她。




































外面的雨还在下,屋角上已经浸出水渍痕了。在家好无聊啊,没人陪我玩,不过今天我看见我们家楼前站着一个人。真奇怪,他打着伞,穿着黑衣服,好像电视里的间谍,难道是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































采访记录#17:

时间: ██/██/████
采访人员:Dr.███
目击者编号:#CN-2915/25


<记录开始>

Dr.███:大叔您好,我是本市报社的记者。我看到了您在《观谬论坛》上发表的帖子,想跟您来了解些情况。

#CN-2915/25:记者?来来来,进来坐。

(#CN-2915/25将Dr.███带入屋内。)

#CN-2915/25:随便坐。

Dr.███:大叔,您客气了。我看见您发在帖子上的经历,能跟我详细讲讲吗?

#CN-2915/25:没问题。不瞒你说,你大叔我虽然已经要年过半百,但还是会点东西的。就那天,二月██号那天,一个村的老伙计联系我让我帮他看个玉佩。哎呀都是些爱好,偶尔玩玩,他偏不听,一定得让我来。约好日子我就开着我就那辆老古董车去了。

(#CN-2915/25点起一根烟。)

#CN-2915/25:那还真是个挺僻的地方。为了早点到,我四五点钟就起床就往那赶。那时候天还蒙蒙亮,下着点儿小雨。我按着那老伙计说的路拐进了条土道,这土道让雨一浇,坑坑洼洼的,加上这雨看不太清,还是稳着点好。那地方真的越看越奇怪,这本来这七月天,草,树什么的应该是最茂的时候。这一路上也没什么树,零星几棵,叶子都稀稀拉拉的。地上也不见什么草,露着土黄的地皮。

#CN-2915/25:我当时倒也没想太多。又走了没一会,就在前面看到一队人,朝我这边走,看起来人数还不少。我继续往前开,一直到那伙人离我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才看清,好家伙,原来是一伙送葬的。

#CN-2915/25:你说晦不晦气,阴差阳错地就让我给遇上了。当时我想快点避开,用力踩了脚油门,没想到踩大了,一下子陷进一个泥坑里。那老破车跟着我十多年了,发动机都要锈上了,哪出的来。你说这怎么办,送葬的队伍才过了一半,我总不能去拦个人帮我推车吧。没办法我就在车里等着,看着一个个人从车边过去。

#CN-2915/25:那伙人还真不少,男女老少的,一个个穿着丧服,低着脑袋。那丧服都让雨给浇透了,底下或多或少粘着点黄泥,看样子是从远地方来的。十几个老汉抬着一口大楠木棺材,左右前后又是撒纸钱的,又是搬花圈的,又是抬家伙什的。我在车里边数,光是后面的就有四十来号人,再加上前面的,怎么也有一百多人。这怕不是哪个村里元首级别的大人物走了吧。

#CN-2915/25:那队伍慢悠悠地整整走了二十分钟。你说奇怪吧,那一队人都是清一色的白丧服,排最后面却跟了个穿黑西装打洋伞的。

Dr.███:穿西装打洋伞的?

#CN-2915/25:没错。那人跟在队伍后面,百十号人都好像没看见似的。那人挺高,左手打伞,右手还端了个木头盒,我当时以为是骨灰盒,还真是中西合璧哩。

Dr.███:您能看清那个人的样子嘛?

#CN-2915/25:看不太清,车窗上蒙着一层水雾。

Dr.███:哦。

#CN-2915/25:等他们走了,我下了车,推推看,卡的死死的。没办法我只能把车先留那,打着伞走着去了。我从早上四点钟走的,到了中午午十一点多才到。那村里的房子还都是青砖红瓦砌的,应该有些年头了。去那一打听,你猜怎么着,那托我看玉佩的老家伙已经死了三天了!吓得我浑身冒冷汗,你说一个死人怎么联系上我的呢?

#CN-2915/25: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他儿子家,说了才知道,原来我早上碰见的那伙人就是给那老家伙送葬的,他是那个村的村长,一辈子做过不少好事,在附近声誉很高。我谈起那块玉佩,原来是他儿子看他老爹要不行了,竟打起玉佩的歪主意,用他的名义联系的。那块玉佩据说是民国的时候一位老道士送给他祖上来报恩的,后来他老人家一直形影不离当做宝贝,临死前还不忘拿着下葬。

#CN-2915/25:谁知那玉佩早让他儿子用假的给调换了,一直藏在床底下。那天早上刚给他爹出完殡,一回来就发现玉佩不见了,嘿,他藏得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不见了?看样子人家是有什么心思,我也没再多问,跟他喝了两盅,他就让人开车把我送回来了。

(#CN-2915/25手中的烟熄灭)

#CN-2915/25:在路上我就在想那天早上的事,是越想越不对。诶,就突然想起了那个穿黑西装的那个人了,他手上拿的那个盒子,好像很眼熟。我打开手机里面他儿子给我发的玉佩照片,再一想,不就是那装玉佩的盒子嘛!我就说呀,人家都有棺材了,哪来的骨灰盒?

#CN-2915/25:我这一辈子见过这么多世面,是第一回遇见这么蹊跷的,后来我把这事发到《观谬论坛》上了,里边一群人还都当笑话看。那可怜的老伙计的儿子后来也没落得好,好像是盗墓给抓起来了。

Dr.███:好的,谢谢大叔,我先告辞了。

#CN-2915/25:好好。有空来啊。

(Dr.███:离开#CN-2915/25家中。)

<记录结束>







































这几天睡觉总是梦见前几天在楼下看见的那个人,我晚上睡觉都不敢关灯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屋子里有别的东西,好像一直在盯着我。妈妈应该快回来了吧,她答应我回来后要带我去游乐园玩,好期待!




































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竟然一点都不饿,真的很神奇。今天那个奇怪的人来敲门了,我从猫眼里看不清他的样子,他为什么要在楼道里打伞?突然来了电话,好像是那个怪人打来的,他说他是我的爸爸,让我开门。嗯……可是妈妈说过爸爸在外面工作,不会回来,所以我没给他开门。真的越来越奇怪了。





























时间: ██/██/████
采访人员:Dr.███
目击者编号:#CN-2915/██


<记录开始>

(Dr.███开始敲门。)

██████:……

(Dr.再次敲门。)

██████ :……

Dr.███:请问……

(屋里传来未知女性声音。)

██████:我们不接受采访,请你离开。

Dr.███:我是政府派来了解情况的,希望您能配合。

██████:我说了我不接受采访。

(屋里传来女童声音。)

#CN-2915/██:妈妈,是爸爸回来了吗?

██████:不是。回去。

Dr.███:小姑娘,你几岁了。

(屋门被打开,一女孩被其母亲挡在身后。)

██████:……回去……

#CN-2915/██:叔叔……我…我五岁了。

Dr.███:五岁了呀,真懂礼貌。

██████:……回去……

Dr.███:叔叔问你件事好嘛?

██████:……不。

(女孩看向母亲。)

#CN-2915/██:……好。

Dr.███:你能告诉叔叔下雨那天你在家看到什么了嘛?

██████:……不。

#CN-2915/██:那天……那天我爸爸来了。

Dr.███:你爸爸?

(女人表现神情有些不悦。)

██████:……不!

#CN-2915/██:嗯。就是我爸爸,他回来看我了。

Dr.███:他来的时候什么样子?

██████:……不!!

#CN-2915/██:爸爸穿着黑色的衣服,还打了一把黑伞……

Dr.███:你确定来的人是你爸爸吗?

██████:…………

#CN-2915/██:嗯,一定是爸爸。他拿了一只小熊,妈妈说爸爸会给我带小熊回来的。

(女孩再次看向母亲,随后从女人身后探出一只棕色泰迪熊。)

██████:……不!!!

#CN-2915/██:我没…没给爸爸开门,因为…因为…因为她不让。

██████:……

Dr.███:好,谢谢你小姑娘。这是叔叔给你买的水果糖。

#CN-2915/██:妈…妈妈,我可以要吗……

██████:……不!!!!!!!!!!!!!!!!!!!

(一只小手快速将糖果拿走,随后房门关闭。)

<记录结束>







































又过了好久好久,雨还在下,屋顶已经开始滴水了。那个奇怪的人今天又来了,不过这次他把一封信放在门前就离开了。我悄悄把信拿了进来,是爸爸写的?难道那个人真的是我爸爸吗?他知道我和妈妈的名字,还知道我的生日,还有以前我们一起去的那个公园的名字……下一次他来我要试着开门了。




































今天妈妈回来了,不过她看起来好奇怪,为什么一直打着伞,一句话也不说呢?

哦,她是来给我送伞的对吧?

我真的好快乐,屋里在下雨耶。

















































宝贝,下雨了,你还好吗?

宝贝,下雨了,你还好吗?

宝贝,下雨了,你还好吗?

宝贝,下雨了,你还好吗?

宝贝,下雨了,你还好吗?







































好……















scp_cn_2915_3.jpg

雨下得很大,不过有你的伞在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