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73
评分: +265+x

项目编号:SCP-CN-2973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尽管本项目只不由中国分部负责,但考虑到本项目所展现的诸多与中文文化圈强相关的性质,仍决定将本项目录入CN数据库,编为:SCP-CN-2973。

除中国分部外所有基金会分部均需将“出现在桌子底下的脑袋”、“桌下中国怨鬼”、“案底头”等相关关键词录入该分部基金会网络爬虫的追踪监视表。网络上一经发现存在相关话题的讨论,立刻进行清理与IP溯源调查,确认为新的SCP-CN-2973遭遇事件时,需要进行记忆删除处理。

描述:SCP-CN-2973是一个有概率出现在除中国外全球任何地区的异常实体。该实体外观形似一颗亚裔男性的头颅,其面部表情始终保持在一个极度扭曲的狞笑。当一名不身处中国地区的人员坐在桌前独处时,均有概率遭遇SCP-CN-2973。尚不明确SCP-CN-2973如何定义“桌子”,在一次事例中,一位人员在跪坐在床边整理放在床上的衣物时遭遇了出现在床底的SCP-CN-2973,显然在那次事例中SCP-CN-2973将床也等效视作了“桌子”。

SCP-CN-2973将会出现在遭遇者正在使用的桌子下方,将脖颈截面通过一种未知手段固定在地面上,并抬头面朝遭遇者。之后刻意发出一声笑声引起遭遇者注意,在笑声发出的同时,遭遇者将因为异常原因导致身体麻痹1至3分钟。似乎是SCP-CN-2973刻意选择出现位置所致,遭遇者多数情况下不会因为视角问题无法在麻痹时看到SCP-CN-2973。

在SCP-CN-2973与遭遇者对视之后,项目便会开始低声吟唱一首或几首打油诗歌1,其内容均为对遭遇者的一件或几件不为人知的重大“恶性行为”的讽刺。重复数次后,SCP-CN-2973会发出几声笑声,然后消失。

统计显示,对“恶性行为”的判定往往与该行为对他人或在道德伦理方面实际造成的损害无关,而完全取决于遭遇者自身如何看待那一行为。SCP-CN-2973的诗歌所讽刺的“恶性行为”往往是遭遇者自身极度在意,无法接受,以至于绝对会刻意隐瞒掩盖的。可以合理推测,没有做出过此类行为的人员不会遭遇SCP-CN-2973,但显然,这一猜测无法证实。

在绝大多数案例中,SCP-CN-2973重复吟唱诗歌所需的时间长于遭遇者身体的麻痹时间,因此在遭遇者恢复身体支配能力后,往往会立刻对SCP-CN-2973进行记录。这使得SCP-CN-2973作为一个全球随机性出现异常,留下了相当多的影视资料。

然而,由于项目在吟唱诗歌时使用的是中文,使得几乎全部遭遇者无法理解诗歌内容,同时由于诗歌中频繁使用的双关、谐音等手法,也难以第一时间使用翻译软件进行翻译。因此,遭遇者在网络上讨论自身遭遇事件或报警时,不会忌讳公开这些包含了自己“恶性行为”的资料。

同时,也有相当的遭遇者会出于恐惧对项目进行攻击行为,但这些行为似乎均不能对SCP-CN-2973造成实际影响,SCP-CN-2973也从未对攻击行为做出反应。有记录的最早的一次攻击发生在1993年,一名遭遇者在从麻痹中恢复后立刻拿取家中水果刀砍向SCP-CN-2973,在其额头留下了数道伤疤,这些伤疤在之后发生的遭遇事件中也有出现,且随着时间推移明显出现愈合痕迹,这为多年来全球出现的SCP-CN-2973是同一个个体提供了证明。

可以合理推测,SCP-CN-2973其实是会出现在中国地区的,但目前没有任何可信案例证实这一推测。

    • _

    三个月前,也就是2021年12月某日,时任O5-3遭遇了SCP-CN-2973。根据此次遭遇所得到的观测结果,可以确信:SCP-CN-2973一定会将遭遇者所实行过的所有“恶性事件”全部创作为诗歌,而同一诗歌反复吟唱的次数取决于该行为在SCP-CN-2973所遵循的某个标准下的“恶性”程度。在吟唱完一位遭遇者的全部诗歌前,SCP-CN-2973不会离开。

    也就是说,未来至少30年内,SCP-CN-2973都将被收容在前O5-3的办公桌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