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84
评分: +62+x

Site-CN-12异常战术部的通知

经决定,SCP-CN-2984将于2021年12月31日正式退役。

— Roc·Katy,甲辰-37-“涅槃”队长,异常战术部主任


项目编号:SCP-CN-298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984目前收容在哈尔滨市周边山区的一个Site-CN-12下属站点,检修、武器检测及日常安保工作均由MTF-甲辰-37-“涅槃”负责。

经Site-CN-12站点主管和甲辰-37-“涅槃”队长批准后,允许将SCP-CN-2984投入行动。

描述:SCP-CN-2984是一座俄式大型防御城堡,城墙高21.3米,主塔高48.6米,占地约12500㎡1;SCP-CN-2984内有大量火力点供使用,主塔上还有一门经过改造的巨型奇术火炮2,城堡内全部火力点可通过主控制室进行手动操控,也可以多人协同作战;SCP-CN-2984依靠EVE粒子供能来驱动城堡下方的移动模块(由八条长23.7米的机械节肢和一组火车轮组成),最高时速可达100km/h,在铁轨上时,可开启奇术门径在铁路网上进行传送3

SCP-CN-2984内部可存放大量载具,并通过城墙上方装载的指示法阵来进行短距离传送4,包括重型坦克、运兵车、步兵战车等;顶层有2处人造拓扑空间,用于存放侦察机(可容纳8台),使用时可从顶层弹射起飞,并与SCP-CN-2984上的重型火力搭配作战;SCP-CN-2984的城墙内安装有大量曲射炮和机枪,可由EVE粒子供能制造能量子弹,也可自备传统子弹进行攻击。

历史:SCP-CN-2984建造时间约为1886年,由一名沙俄贵族聘请中国奇术师和破碎之神教会信徒修建,其目的可能是为之后沙俄皇帝尼古拉二世的“黄俄罗斯”计划做准备。值得注意的是,SCP-CN-2984的建造者们在海兰泡大惨案和江东六十四屯大惨案发生后的一个月内赶往莫斯科,向主持建设的那名贵族讨要说法,在得知黄俄罗斯计划后将其绞死,并策划刺杀尼古拉二世来停止计划实施,但迫于公共安全与秩序保卫局5未能得手,最后返回远东将SCP-CN-2984摧毁。

SCP-CN-2984在1917到1919年间也被作为布尔什维克在远东的联络点之一,后来苏俄成立时,也有布尔什维克提出把SCP-CN-2984带回苏俄的想法,但限于现实原因而无法完成。

SCP-CN-2984在之后便处在无主状态,在1924年间被一位流落东北的中国奇术师修复。因缺乏能源,SCP-CN-2984并没有表现出异常,直到1931年日本法西斯侵略中国东北,才被IJAMEA发现并进行研究,作为四代目白泽计划项目之一。然而在IJAMEA解体后,由基金会解明的计划文档中得知,此项目并没有取得成功。

SCP-CN-2984第二次使用是在1936年末。来自东北抗联的奇术师们驾驶着更换上重机枪和榴弹炮的SCP-CN-2984和IJAMEA下属的妖怪大队进行战斗。在后来,因为日军加速进攻,而不得不使SCP-CN-2984转移到吉林市进行维修。在1944年初时SCP-CN-2984以“东北解放号”的新名称重新投入战场。SCP-CN-2984一直服役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SCP-CN-2984在当时因受损严重,只能将其停放在哈尔滨市,由后来前往东北的异常回收小组6负责维修和收容,在1950年时转交给SCP基金会中国分部,技术由双方共享。

附录SCP-CN-2984-1:SCP-CN-2984主控制室内文字记录节选

05/23/19177
暴雨
那些走狗抓不到我的。我可以在这里待上一个月,之后再考虑回圣彼得堡去。
这里有些潮湿,但好在还有蜡烛和黑面包,包括书籍和房间。对于一个快要走投无路的布尔什维克来说,简直是太幸运了。
原先的主人留下的手稿也挺有趣的,可能是关于中国的一些民俗文化或者封建迷信?关于道家缩地8之类的。我对中文掌握的还不太熟练,这种语言太难懂了。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俄罗斯呢。

甲子年9十月二十九日10
北伐战争已经开始,东北是有希望的,东北人民是有希望的。可悲的是,我已经无法看到那一天了。
只希望后人们能够发现这里吧,这是我能为他们所做的最后之事了。

昭和7年114月15日12
IJAMEA的人准备把它带回日本,说是研究困难,需要总部支援,可是高层要求尽快完成研究,把技术复制出来,为军方制作更多的战车,加快大东亚共荣圈的建立。哈哈,真可笑。
军国主义都是一群畜生,我们本来就不该来到满洲,去侵略中国人民!现在还要求我们拿走他们的东西,去制造武器,把战争带给更多的人。
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

1949年11月23日
东北已经解放,新中国已经成立,但是IJAMEA和其他组织留下的异常仍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如何处理好异常。这也是我们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异常对于新中国在超自然领域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回收、修复、利用等等,都是急需解决的任务,我们有信心完成中央交托给我们的任务。

附录SCP-CN-2984-2:“东北解放号”战斗车组老兵采访记录(节选)

受访者::张██

采访者:中国官方内部记者(下称记者)

前言:采访于2012年的八·一建军节,作为官方记者来采访张██老先生。

<记录开始>

记者:张大爷,您身体还好吧,没出啥毛病吧?

张██:从床上撑起)你是哪个后生……

记者:帮老人躺好)我是组织上来的记者,特地来采访您的!

张██:诶呀,记者同志嘛,怎么不早说呢?你看这,多不好意思。

记者:没关系,毕竟这次是秘密采访,还是带着任务来的呢。

张██:严肃)什么任务?

记者:首长们命令我们采访像您这样的老兵,然后拍成纪录片,给年轻的战士们学习呢。

张██:诶,那好,好!那——

记者:我也姓张,说起来还和您是本家呢。

张██:那小张同志,这个采访(停顿)要说些啥嘞?

记者:您就说说在东北战斗的日子吧。(打开笔记本

张██:东北……那可真是个好地方呀。想当初,我跟着游击队在雪地里打游击,专门逮着那些鬼子,偷袭他们的补给和巡逻队,把他们搞的晕头转向的,我心里就来劲儿!哈哈。

张██:我祖上是湖北的,老爹死啦,跟了娘舅,他又是个胆大人,打算去山东闯闯,闯出了名堂,就在那里娶了媳妇,安了家。12岁那会儿,鬼子进了北京,搞了七·七事变,整个中国都不安生!

张██:我听我娘舅说了,那鬼子把东北夺了,还要把华北夺了,最后还要把咱中国、亚洲都给吞了。你说,这我能咽下去气吗!他奶奶的,休想!

记者:那后来您是如何参加革命的?

张██:我一个人揣着娘舅的私房钱,跑去东北了(怀念的笑)那时候我还幻想,走着走着就可以去东北、打跑鬼子了。一路上我也被人打过,也被人骗过,但最后我还是找到了抗联。在我加入抗联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我一生的使命将会和脚下这寒冷而又炽热的土地紧紧联系。很多人都死在了那里,但我没有,我可以陪着她,我很幸运……

记者:我听说您从44年就在解放号13上战斗?

张██:‘铁疙瘩,解放号,大炮一响鬼子跑!’歌唱,同时模仿炮响,最后哈哈大笑)那当然,我可是我们小组里最好的机枪手,干掉过三个小鬼子精锐呢14

张██:那还得从同年的2月说起。当时我们在打一个大县城,鬼子搞坚壁清野,我们只能苦哈哈地打攻城战,结果通讯员说:‘太好了,东北解放号要来了!’我就问他,啥是解放号?他跟我讲,那是组织上最好的战士组成的战斗组,驾驶着一个大家伙——听他说比我老家的城门还高!去把那些鬼子车站通通拔掉,嘿,神气的很!

张██:但我还是不信,但在第二天的战斗里我就没这么想了。(咳嗽

记者:倒水)您慢点说,不打紧的。

张██:喘气)我就看见同志们冲上战壕,把那些鬼子打得哇哇叫,然后砰的一声!一个老大的铁皮疙瘩就冒着火开出来,狠狠地炸那些小日本。一炮下去,些许十几个鬼子都成渣了。

张██:我就在想,要是我也可以成为战斗组之一就好了。之后,我就抓紧训练,终于在44年下旬成为了战斗组的一员,担任重机枪操作手。

张██:我好怀念那段日子啊(叹气)小张同志,它现在咋样了?

记者:稍稍沉默)您放心,它现在在东北呢。(声音压低)我跟您说啊,组织上还打算给它颁奖呢,到时候您这样的老战士也要一起过去领奖!

张██:真的?诶,那可真是太好了……

小女孩:爷爷,陪我玩火车!(爬到床上,递给老人一辆玩具火车

张██:火车啊?爷爷看不上!爷爷开过一个更大的,叫解放号呢!

记者:安静离开,并带上门)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前辈……

摄影师:不过你说的那些算不算违反保密条例?

记者: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看向半掩的房门)张老已经87岁了,晚年应当有个美好的回忆。

摄影师:你说得对。走吧。

<记录结束>

备注:张██,男,山东青岛人,祖籍湖北武汉,东北抗日联军老兵,“东北解放号”战斗车组优秀成员,一等功获得者。于2015年病逝于家中。
鉴于“东北解放号”战斗车组全体人员和东北抗日联军对东北解放事业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监察者议会中国分部决定,对烈士子女实施优待政策,同时通过官方渠道给予社会补贴。

附录SCP-CN-2984-3:在SCP-CN-2984墙壁上发现的文本

一样的是这悠久的年代的风,

一样的是从这倾圮的屋檐下散开的无尽的呻吟和寒冷,

它歌唱在一片枯槁的树顶上,

它吹过了荒芜的沼泽,芦苇和虫鸣,

一样的是这飞过的乌鸦的声音,

当我走过,站在路上踟蹰,

我踟蹰着为了多年耻辱的历史

仍在这广大的山河中等待,

等待着,我们无言的痛苦是太多了,

然而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然而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