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85

评分: +39+x
%E9%B2%A8%E9%B1%BC%E5%9F%BA%E9%87%91%E4%BC%9A_%E5%A4%8D%E5%88%B6_%E7%94%BB%E6%9D%BF%201.svg

自:O5-1

至:O5-3


Beq,

欢迎加入监督者议会。三天前你还是Site-62主管时,可能还不清楚为什么我们要如此大费周章地布置这个计划。但既然现在你已经成为了O5的一员,你也就有足够的权限查看这份绝密档案了。

相信看完它,你会理解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行动。我们相信你有足够的资历和能力来帮助我们完成这次计划。

一号监督者
SSCP基金会






您好,O5-3。正在为您打开文档阅读系统,您正在查看的是:SCP-CN-2985






cn2985.jpg

SCP-CN-2985内部的一条通道。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985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特殊收容措施:(于2039年6月更新) SCP-CN-2985目前正处于MTF-辛寅-86 “鲛大校友”的监视之下。根据与SCP-CN-985达成的一致意见,基金会目前认为SCP-CN-2985无需更多额外收容措施。

描述:SCP-CN-2985为一处位于南中国海的大型水下建筑群,曾为基金会所属设施Provisional-CN-001。该设施于1999年8月24日被摧毁并弃用,随后被活动于南海的大量铰口鲨SCP-CN-001-oces群体占据。后者于过去的数十年间有意地对该设施进行维护,并将其扩建为一大型水下复合建筑体。这些个体均可以发声,且互相之间使用一种目前尚未完全解析的语言进行交流。

对SCP-CN-2985的了解随着研究的深入而不断发生改变。现阶段关于SCP-CN-2985已知的全部资料已列于本文附录中。

对SCP-CN-2985的前期调查
文字和视频记录
CN-2985.01




在原Provisional-CN-001于2002年被摧毁后,SCP-CN-2985于2006年被发现被SCP-CN-001-oces群体重新利用起来。相关的研究报告由原负责监视SCP-CN-01-oces的Site-CN-18提交。

以下邮件经监督者议会批准后公开。

发件人:O5-3

收件人:SCP-CN-2985项目组全体


首先欢迎各位来到这个项目组。我知道对被分配的项目一无所知不是什么正常现象,让我先来对之前的情况做个简要的介绍。

在大约三十年前,一个异常宗教在南海制造出了一群对人类具有高度敌意的鲨鱼——SCP-CN-001-oces。它们体型无比巨大,而且就像人类那样活动。它们四处建立阵地,占领海洋;更重要的是,它们攻击它们看到的一切陆地生物。在各种尝试都失败之后,我们意外地发现最传统的拳击方式——或者说“动量的传递”——可以给予这些大家伙们甚至鱼雷都做不到的巨大伤害。异常就是异常,它们不讲道理。

在一场现在看来并不成功的战斗计划之后,我们损失了一座水下设施,而南海的SCP-CN-001-oces几乎被我们消灭殆尽。在此之后,基金会内部爆发了一些分歧。坚持四处殴打鲨鱼的那些研究员决定单干,它们自己成立了一支神出鬼没的队伍,这就是你我熟知的SPC。

但那些鲨鱼只是“几乎”被消灭殆尽了。其中最聪明、最善于躲避的种族——铰口鲨“科曼德”的成员,躲在海底的各处躲过了攻击,并趁我们懈怠的时候迅速重新占领了我们当年遗留下的设施遗迹。我想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了,这就是SCP-CN-2985,你们即将研究的东西。

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堡垒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聚落一样的东西。根据我们现在的外围观察,这里已经形成了初步的城市结构,它们——那群鲨鱼——在这里建立起了文明。是的,鲨鱼文明复活了,而且它们现在的组织形式比以往都更加强大,甚至达到了1000年前人类的文明水准。

一群在水下攻城掠地、对人类抱着高度敌意的鲨鱼,并且已经发展出了文明。我们无法忽略它们,这里可能将是一起SK级支配地位转变事件的发源地,也可能是人类彻底失去海洋的开始。我们之前已经尝试了各种应对它们的方法,有些成功了,有些失败了,但总体看来不尽如人意。

这也是我需要各位聪明才智的原因。接下来我们要如何应对它们,是继续深入了解还是坚持摧毁,我希望可以从各位的研究中得到答案。

为了更好地管理项目,SCP-CN-2985项目相关人员随后被调入Site-CN-20,并计划对SCP-CN-2985开展实地考察。下列内容为对SCP-CN-2985项目探测的行动记录。

时间:2035/3/7

涉及机动特遣队:MTF-辛寅-50“大水冲了龙王庙”

队员:MTF-辛寅-50-Cap,MTF-辛寅-50-1,MTF-辛寅-50-2,MTF-辛寅-50-3


MTF-辛寅-50-Cap:弟兄们,准备好了吗?这是我们第一次进行水下探索任务。

MTF-辛寅-50-1,2,3:准备好了。

四人穿戴着基金会特制的抗高压潜水服和氧气瓶,并携带手电筒,耳机,康德计数器,便携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和水下激光武器离开潜艇,在水中前行。由于此时四人位于较深的深海,四周显得很昏暗。

MTF-辛寅-50-1:啥都看不清啊……

MTF-辛寅-50-2:注意防护。鲨鱼可不是什么善茬,遇到威胁随时开火。

MTF-辛寅-50-Cap:2号别扯淡了,你是队长我是队长?这次任务的注意事项再说几遍都不为过……咱们这次是去交流的,同时也要尽可能的收集信息。我们必须想办法使对方确信我们是友好的,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把枪拔出来。万一和对方起了冲突,就难办了。

MTF-辛寅-50-1:收到。

MTF-辛寅-50-2:难道你跟他说谈他们就跟你谈吗……本来就是鲨鱼了,而且还是已经形成初步文明的鲨鱼,就算我们谈着谈着它们突然拔出一把枪我都不感到意外。

MTF-辛寅-50-Cap:这才是我反复跟你们强调的原因。我的任务是保证你,你们,还有我自己,都以活人而不是鲨鱼排泄物的形式返回海面。所以说最好听我的,集体行动。擦枪走火可不是闹着玩的。

MTF-辛寅-50-2:听你的。

四人在沉默中继续向深水区行进。约3分20秒后,镜头中出现了一座大致呈圆形、一半区域埋入海床的海底建筑。可见建筑部分坍塌,表面被珊瑚覆盖。部分区域有类似已经破碎的舷窗的结构。

MTF-辛寅-50-3:看到了看到了。坐标,17°12′22″N 111°20′40″E。确认为原Provisional-CN-001所在位置。

MTF-辛寅-50-Cap:喂喂,陆地能听到吗?陆地能听到吗?这里是辛寅-50。我们已抵达预定地点,发现目标。

MTF-辛寅-50-1:小心行进。鲨鱼可能要来了。

MTF-辛寅-50-2:(打开手电筒照向下方)有。观测到了。在下面,大概有……一,二,三……视野范围内目前有46条。

MTF-辛寅-50-Cap:估算一下身长。

MTF-辛寅-50-2:(举起测距仪)……这条大概15~20m长吧。确实和描述里一致。

MTF-辛寅-50-Cap:大家伙们,好久不见了。自从之前从Area-CN-07调走,我已经很久没和他们交手过了。……不过算了,反正都过去了,SPC那群人都已经走人了。

MTF-辛寅-50-1:接下来怎么办?

MTF-辛寅-50-Cap:尽量绕开它们。这些鲨鱼肯定都是警卫一类的角色,我估计它们大概率不会让我们进去。

MTF-辛寅-50-2:等等,它们好像看到我们了!

镜头中,三条鲨鱼转过头紧紧盯着特遣队四人,随后径直朝着他们游了过来。

MTF-辛寅-50-Cap:妈的。肯定是你那破手电筒搞的鬼。1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开火,但是都做好准备,小心被他们偷袭。

MTF-辛寅-50-1,2,3:是!

四人背靠背悬浮在水中。三条鲨鱼逐渐靠近四人,可见所有鲨鱼的右侧腹鳍均卷曲,其中固定有一三叉戟状物体。

MTF-辛寅-50-1:(小声)这也太大了,还拿着武器……这就是SCP-CN-001-oces实体了吧。

很快,其中一条鲨鱼停了下来,随后开始对着特遣队发出不明的声音。

SCP-CN-001-oces:[无法辨认]

MTF-辛寅-50-Cap:别误会,我们是来和你们进行合作的!相信我,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利!

SCP-CN-001-oces:[无法辨认]

MTF-辛寅-50-1:(小声)它在说啥?

MTF-辛寅-50-Cap:我们真的没有开火的意图,不会来打你们的。我们是来友好谈判的!

SCP-CN-001-oces:[无法辨认]

一条SCP-CN-001-oces实体突然加速向辛寅-50-Cap冲过来,并向前举起手中的三叉戟。辛寅-50-Cap迅速躲开,但潜水服仍被划破。剩下两条鲨鱼也紧随其后扰动周围的水流,打乱四人的动作。

MTF-辛寅-50-3:糟糕。

MTF-辛寅-50-Cap:妈的,谈崩了。我不该来的!他们认识我,草!

MTF-辛寅-50-2:你潜水服外面好像破了,这个内胆没办法长时间承受这么大的水压的。

MTF-辛寅-50-Cap:我他妈知道……赶紧想办法脱身。他们应该不会对我们下杀手。

SCP-CN-001-oces:[咆哮]

MTF-辛寅-50-Cap:都听我的,一会我数三二一,开后面的喷气装置,赶紧溜!

三条鲨鱼继续试图攻击四人。在某一时刻,三条鲨鱼的攻击正好将四人围在中间。

辛寅-50-Cap:机会来了。三,二,一,走你!

四人同时启动喷气装置,释放出的气泡扰乱了鲨鱼的行动。四人迅速离开SCP-CN-2985水域。待四人远离后,三条鲨鱼观察了四人轨迹一段时间,确认他们不再计划返回SCP-CN-2985后回到了建筑内部。

MTF-辛寅-50-Cap:他妈的,我们算是被SPC坑死了。


后记:MTF-辛寅-50全员成功返回地面,但是未能带来任何有效讯息。辛寅-50-Cap受轻伤。基金会由此判定人类通过外交手段与SCP-CN-2985内部的SCP-CN-001-oces达成合作并设法获取SCP-CN-2985内部信息的计划是不切实际的。

下列内容记录了Site-CN-20与O5-3之间关于此次调查行动的交流记录。

发件人:Site-CN-20

收件人:O5-3


尊敬的O5-3,

我们的探测行动记录已经附在邮件中。从目前的情况来看,SCP-CN-001-oces仍然对人类保持着极大的敌意,我们无法靠近他们。

如果想继续研究,我们可能不能直接露面,需要使用其他手段。我们在思考使用无人探测设备等等混入SCP-CN-2985内部是否可行,但以他们的警觉程度和社会水平,我们觉得这项计划也有些难度。

发件人:O5-3

收件人:Site-CN-20


说到这个,我确实有个主意。

那条会说话的鲨鱼是不是还在你们中国分部关着?



对SCP-CN-985的采访记录
视频记录
CN-2985.02




经监督者议会批准,SCP-CN-985于2035年4月12日被移往Site-CN-20以辅助SCP-CN-2985的相关收容工作。对SCP-CN-985的采访由三级研究员Dr. Ikaite进行。

时间:2035/4/13

采访者:Dr. Ikaite

Dr. Ikaite:早上好啊,大伟。新家还住得习惯吗?

SCP-CN-985:哟,博士早上好。不瞒您说,这新环境挺不错的。

Dr. Ikaite:舒服就好,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

SCP-CN-985:那哪能麻烦您们那么多呢,现在这个条件对我来说已经很满意了,我还是知道满足的。

Dr. Ikaite:啊,说回正题吧。我想18站那边之前应该也跟你说过了,我们把你请来这里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SCP-CN-985:那可太好了。不瞒您说,来了这边之后我就一直期待着我能帮点什么忙了,有想问的您尽管问,我知道的肯定都回答。我在这里学习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的。

Dr. Ikaite:呃,我们在南海的这个地方发现了一个长这样的建筑。大概是一座城市或者什么的,总之很多鲨鱼似乎在这边活动。你认识这个地方吗?我们也不是太清楚你们的文明是什么样的,所以想看看你对这个了解不了解。(出示SCP-CN-2985的地图及照片)

SCP-CN-985:……等等,等等等等。这个我可太熟悉了。在南海,基本上每条铰口鲨都知道这个,海上交通大学嘛。

Dr. Ikaite:……等等,大学?

SCP-CN-985:对啊,大学啊。我之前跟……噢不是跟您说的,但也和其他人说过了。这可是中鲨国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学校之一。不瞒您说,这就是我考研的目标学校。我高中的时候就想考这里,但可惜差了几分……好吧,说谎不好,差了几十分,没考上。还是我不够努力。如果不是我跑到这里来,估计我现在已经在联系那边的导师了。

Dr. Ikaite:嗯……原来如此。这名字确实挺耳熟的,人类也有几个叫交通大学的学校。

SCP-CN-985:我听说“海上交通大学”这个名字,就是为了纪念人类呢。

Dr. Ikaite:呃……其实有件事我们想找你帮忙。你有没有去那里看看的意愿?

SCP-CN-985:什么?

Dr. Ikaite:我们人类没办法接近它们,那些鱼对人类的攻击性太强了,但你是它们的同类,它们应该会……对你友好一点?

SCP-CN-985:不应该啊,铰口鲨对人类都很友好的。而且都把人类当成陆地上的老朋友和我们的榜样的,甚至我们最古老的传说里都有人类帮助我们的桥段。我跟您说,从小我就开始看你们人类的那些事迹,我们铰口鲨遇到人类都是把他们当成我们的老师的,怎么可能会对你们有敌意呢?

Dr. Ikaite:这个……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但实际情况确实是这样。所以你愿意帮这个忙吗?

SCP-CN-985:那我可太愿意了。这是帮我实现梦想啊,我谢谢您还来不及呢。只不过……您帮我联系好导师了吗?

Dr. Ikaite:……这个,说实话,没有。

SCP-CN-985:……唉,这样啊。那我自己去问问吧。哎反正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但就是那学校有点难考,如果需要什么学习资料可能还得再麻烦您这帮我找找,最好能辅导一下什么的。

Dr. Ikaite:这个没问题。那要不我们过几天先带你去探探路?

SCP-CN-985:好嘞。

Dr. Ikaite:但这个可能需要你加入我们,而且……说实话,让一条异常鲨鱼加入基金会,还是挺有挑战性的,我们可能得问问上级。先问问你自己的意见吧,你想加入我们、协助我们工作吗?

SCP-CN-985:当然愿意了!我在这里学习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的。谢谢您一下子给了我这么多好消息,博士!我一定竭尽全力协助你们工作。

监督者议会于几天后批准了派遣SCP-CN-985探索SCP-CN-2985内部的提案。

通告
文字记录
CN-2985.03



MTF 辛寅-86(“鲛大校友”)

%E4%BA%A4%E5%A4%A7%E6%A0%A1%E5%8F%8B

特遣队任务:机动特遣队 辛寅-86 由1个鲨鱼型异常实体(SCP-CN-985)和数名来自Site-CN-20的协助者组成。该机动特遣队主要负责探索SCP-CN-2985内部环境,并负责与占据此地的SCP-CN-001-oces群体交流。SCP-CN-985已经通过基金会员工的忠诚度测试,其将作为该机动特遣队的队长,以基金会正式特工身份参与行动。

协助收容的项目:

  • SCP-CN-2985


探索日志
文字和音频记录
CN-2985.04




SCP-CN-985于2035年5月2日携带防水通讯设备抵达SCP-CN-2985海域,其探索结果以日志形式发回Site-CN-20。MTF-辛寅-86其余成员于附近海域待命以保证SCP-CN-985的生命安全。

下列录音记录回收自SCP-CN-985前往SCP-CN-2985的途中,通讯员为MTF-辛寅-86-Alpha。

MTF-辛寅-86-Alpha:队长,你现在感觉如何?

SCP-CN-985:没问题。除了海水有点冷,其他的都没什么问题,但凉快一点也好,毕竟现在大夏天的。这里的南海和我们那个时代不太一样,明显荒凉多了,也没有城市什么的,看起来我们的文明还没建立起来呢。和我在历史书上看到的一样。

MTF-辛寅-86-Alpha:哟,这我可没听你说过。你是从未来来的吗?

SCP-CN-985: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注意。但我之前用电脑,发现里面的日期都是公元二零几几年。其实……我是从公元3525年来的。或者说其实我们那会也已经不用公元纪年了。

MTF-辛寅-86-Alpha:这样的吗!

SCP-CN-985:现在这个样子的南海我只在历史书里见过。我们那个年代的水温比现在要高个八九度吧,一到夏天贼热。如果是以前,现在这个季节我就已经天天待在海底舔冰盐水了。也算亲自当了一回历史学家,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果然如此。不得不说,这样布满自然生长的珊瑚、没有开发过的原生态海底,真的是很迷人啊!

MTF-辛寅-86-Alpha:那你们那个时代,还有人类吗?

SCP-CN-985:快没了。海平面上升,所以就把人类的城市都淹没了嘛。但全世界所有的鲨鱼都会说,自己的文明是继承自人类,所以我们对待人类都像对待老师一样的,能帮助他们就肯定尽力帮助他们。我们还修建了保护区呢。我跟你说,你们人类遗留下来的资料,我们都保存的特别好。我小时候特别爱看人类的各种纪录片。

MTF-辛寅-86-Alpha:诶,但是我们之前还被那边的鲨鱼袭击过啊。

SCP-CN-985:我刚来的时候,也被暴徒殴打过呢。可能现在这个时代,大家还没学会和谐相处吧,我们的文明刚刚起步嘛。

SCP-CN-985:诶,到了。虽然没有我看到的那么华丽,但是看起来这学校一千年来都保留了差不多的核心布局啊!我还以为这是他们招生官跟我们吹牛呢。

MTF-辛寅-86-Alpha:你的那个时代,这学校也长这样啊?

SCP-CN-985:差不多吧,但是面积大多了,而且可气派了。还修了好几个新校区,这里基本就当成博物馆用了。毕竟是这边最好的大学之一嘛。唉,反正是我没考上的学校。

MTF-辛寅-86-Alpha:现在机会不就来了嘛。

SCP-CN-985:不聊了,我进去看看。一直跟你们说话我怕被他们发现异样,之后我会每天找时间跟你们联络的。

MTF-辛寅-86-Alpha:好的,回见。队长,看你的了!加油!

SCP-CN-985:加油!

下列文件为SCP-CN-985的例行报告,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发回。

日期:2035年5月23日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内心的激动之情……在我们族群里一直流传一个传说,上古时代我们的祖先都是体型巨大的鲨鱼。在我们的时代自然没人会相信这种传说。但这居然是真的!!!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化石证据和考古学证据的传说,听上去贼荒诞,居然是真的!

那些鲨鱼看上去完全就是我的同类,但体长足足有我的十几倍。他们居然还在说古代鲨语。幸亏我中学语文知识还没忘干净,不然就麻烦了。他们看到我的震惊程度和我看到他们的差不多。还没跟他们聊几句,一大群鲨鱼就凑过来了,似乎都没见过我这个体型的会说话的鲨鱼……太奇怪了。他们的体型真的……很吓人。不过他们也一直在安慰我别害怕。

总之,大概搞清楚情况了。在这个时代,所有会说话的鲨鱼体型都极其庞大。


日期:2035年5月30日

晚上好。这里是大伟。

不得不说,和巨鲨们的相处虽然有些吓人,但却意外地让我找回了一些过去的感觉。我出生起就没见过我的父母,某种意义上我是一条生来就习惯了和陌生“人”相处的鱼。不论它们是我的同族、人类还是现在的这些巨型鲨鱼……至少他们还有点儿像是我过去的同学和朋友们。

和我预料的一样,它们的水平真的很原始。但我却没有想到这里根本还不是一所大学。它们几乎就只是一群住在这里的……反正看起来不像是在研究什么,只是住在这里而已。我确实不应该对史前时期的鲨鱼抱有太高的期望。虽然老实说,我确实有点失望,我本来以为这里应该是一千年前的高等学府,但现在看来这个时间点还是太早了——早到这里还不是一所大学。

但和它们聊天儿还挺开心的。它们管我叫小不点,在各方面也都很照顾我。和我聊天的时候,它们似乎更关注我为什么没有变大。它们会问我是不是没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我确实没有,而且在我们的时代这些疾病都是罕见病,我们统称“巨鱼症”。它们还会问我那些很小的缝隙是不是我也能钻过去,是不是我不需要吃太多就能吃饱……之类的。我问它们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大,似乎它们自己也不知道,它们生来就是这么大。


日期:2035年6月6日

晚上好。

这周我想最值得汇报的事情就是,我终于了解了它们对人类的态度。确实如你们所说,它们对人类极为仇视,倒不如说它们对所有陆上动物都很仇视,只不过人类是它们最痛恨的那种。

我问了它们为什么,它们说,虽然它们自己也不知道,但它们的直觉告诉它们,它们身上的一切苦难——包括它们臃肿的体型——都是人类造成的。还有一群活跃在海上神出鬼没的人类,遇到它们就会对着它们来两拳,几乎能夺走它们的性命。

这和我听到的版本完全不一样……我想他们说的可能是当初我也遇到过的那些人。不过……在我们的传说里,人类却是帮助我们鲨鱼从诅咒中解脱出来、并建立文明的种族。这和我听到的版本完全相反。不管怎么说,我没有太敢表现出我和你们的关系,因为它们似乎听到人类这两个字就……咬牙切齿,或者害怕得要死。


日期:2035年6月13日

我在这边认识了不少朋友。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巨鲨,它们看上去和我年龄差不多,虽然体型要比我大多了……也有一些“小”孩子,体型只比我大一点儿。我猜它们还是小宝宝。我教了它们怎么在礁石上用珊瑚刻字,它们学得很快。

我感觉我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大概就是把知识交给其它同伴的感觉……我之前没当过老师。虽然我选专业的时候想过,但也没真的付诸实践。但看到它们在我教他们技能的时候那样的求知的眼神,当然还有一点点崇拜……当我把它们教会之后,我真的感受到了成就感。

我觉得或许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我可以教它们一些知识,这样我也可以和它们更熟悉,也有助于我们工作的推进。


日期:2035年6月20日

自从上周教给它们一些简单的小知识之后,这周更多的鲨鱼,老的小的,都来找我了。它们希望我教给它们更多东西。

说是教,其实我完全没教给它们任何高中难度以上的知识……只是给他们讲了讲诸如小学数学加减乘除法这样的东西,还有一些实用生活尝试,类似怎么利用潮汐捕鱼、怎么躲避虎鲸之类的。在这个年代虎鲸应该还不是被关进动物园的极危动物,但以他们的体格,好像也不需要躲避虎鲸。

即使这样,它们还是听得很认真。我觉得这里开始有点大学的味道了,可惜还不是真正的大学。算了,在知名大学的前身上过把老师瘾的感觉也还不错。

在SCP-CN-985潜入SCP-CN-2985期间,SCP-CN-001-oces于南海其它海域活动的频率明显下降。于06/27/2035,SCP-CN-985发回了通信请求。下列内容为SCP-CN-985与MTF-辛寅-86成员之间的对话记录。

MTF-辛寅-86-Alpha:队长队长,这里是Alpha。

SCP-CN-985:收到。通信状态良好。

MTF-辛寅-86-Alpha:好的。队长,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SCP-CN-985:我想有几件事还是要直接和你们说一下。

MTF-辛寅-86-Alpha:什么?

SCP-CN-985:第一,我大概了解清楚它们和人类敌对的原因了。

MTF-辛寅-86-Alpha:说来听听?

SCP-CN-985:这个是我从部落里一个活了五六十年的老爷子那里听来的。他出生的时候体型还没这么大。你们听没听说过之前有一个信奉所谓海神的邪教,到处用奇奇怪怪的鲸鲨血液之类的东西感染鲨鱼的事情?

MTF-辛寅-86-Alpha:有听说过,好像叫鲨鱼帮。但他们自己说那是“拯救那些鲨鱼”。他们不应该和那些异常鲨鱼是一伙的吗?

SCP-CN-985:别听他们瞎扯。那些人完全是一些为了自己的妄想改造海洋生物的狂信徒。

MTF-辛寅-86-Alpha:那么所以说,那些人说的“和鲨鱼交流”是……

SCP-CN-985:他们使用奇怪的仪器干扰鲨鱼群的行为,类似于……你们以前给我看过的那个小说,西游记里面的紧箍咒,大概那种感觉。我推测,应该是电磁波或者电流一类的信号。总之,那种东西会让鲨鱼异常痛苦,然后不得不按照它们的指令行事。

MTF-辛寅-86-Alpha:等等,所以说,之前对SCP-CN-001-oces的那些记录都是有问题的?

SCP-CN-985:就我举个例子啊。你觉得铰口鲨能不能和鲸鲨玩到一起去?我换种说法吧,你会把大猩猩看作你的主人吗……

MTF-辛寅-86-Alpha:……有道理。所以它们攻击人类就是因为这个?鲨鱼帮的信徒早在三十年前就被基金会抓完了。

SCP-CN-985:问题是变异没解除啊。咱们自从三十年前的策略不就一直是殴打鲨鱼来着。

MTF-辛寅-86-Alpha:好像是这么回事。那怎么办?

SCP-CN-985:您这儿能不能想办法问问,有没有什么可以解除变异的方法?

MTF-辛寅-86-Alpha:……行,我跟站点那边说一声。还有什么事情吗?

SCP-CN-985:我想打个申请。

MTF-辛寅-86-Alpha:什么?

SCP-CN-985:我现在在这里暂时能稳住他们。但这样的话,我可能要继续教它们一些东西,因为这是我获取它们信任的最快的方式。您知道我其实是从未来来的,我知道的可是比这些傻大个儿多多了。我知道你们可能会担心这会引起什么SK级情景之类的,但我以我的鱼鳍和我考过的接近满分的高一历史打包票,这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在海平面淹没陆地、人类飞往外太空之前,你们至少还会和我们再共存一千年呢。

MTF-辛寅-86-Alpha:这个……我也不太好确定啊。

SCP-CN-985:也是。这样,您先跟上面汇报一声,如果上级信得过我的话我保证完成任务,不行的话我随时回去或者你们随时来抓我,反正我也戴着定位器。人类和他们现在确实是不太好交流,但我是条鲨鱼,我来做这件事儿肯定没问题。

MTF-辛寅-86-Alpha:行。

SCP-CN-985的申请在监督者议会及项目小组内部引起了激烈争议,主要焦点是SCP-CN-985是否可以信任,且其教授的知识是否可能会导致SCP-CN-001-oces种群的快速发展,并引发不可预测的SK级物种支配地位转换情景。考虑到SCP-CN-001-oces的活动频率确实减少,监督者议会最终批准SCP-CN-985有限度地教授SCP-CN-001-oces群体一些不会对人类构成直接威胁的知识。

同时,基金会要求SCP-CN-985每周在教授课程之前将准备讲授的内容向基金会报告,并在讲授完毕之后提交一份课程录像副本,以确认没有额外的“不安全”内容被教授。

日期:2035年7月21日

计划讲授内容:医生鱼、医生虾的养殖

医生鱼、医生虾是可以帮助鱼类清理伤口及污垢的海洋生物。在我们的时代,这种生物已经被广泛养殖,来帮助治疗各种疾病。在这个时代,他们还没有掌握这种技术,饱受各种寄生虫和溃烂伤口的困扰。

我打算教给它们去那里寻找优质的医生鱼、医生虾,以及如何对它们进行定向的养殖。

基金会意见:批准


日期:2035年8月19日

计划讲授内容:简单工具的使用

这个时代的鲨鱼只会使用有限的几种工具,包括最基本的捕猎工具它们都不会使用。这是它们经常误伤渔船的原因之一。我想教它们制造和使用渔叉等几种最简单的工具和轮子等简单机械。这些武器相比人类使用的设备而言相当低级,不会造成明显威胁。

同时我会告诉它们绝对要避开人类活动的范围。

基金会意见:批准


日期:2035年9月25日

计划讲授内容:初等数学

教他们一点简单的数学知识。

基金会意见:批准


日期:2035年11月2日

计划讲授内容:现代鲨语

可别误会了,所谓“现代鲨语”是对于我们铰口鲨文明而言的。相比起它们使用的古鲨语,现代鲨语在古鲨语的基础上进行了充分的演化,并且结合了人类语言的语法,因而变得更好理解。

这门课程不仅能减少我们之间误解的发生,而且我和它们交流起来也更方便。

基金会意见:批准


日期:2035年11月18日

计划讲授内容:如何与人类相处

我已经取得了它们相当的信任,这里的所有鲨鱼现在都开始视我为老师。我想是时候告诉它们一些关于人类的知识了。它们学得很快,也承认现代鲨语确实更容易理解。我想让它们知道,这门更加先进的语言离不开人类文明;我还想把一部分关于人类以及基金会的知识告诉它们,消除误解,让它们友好对待人类。

我现在的计划可能要重点解释一下基金会当时和现在的态度,特别是人类其实希望帮助他们这件事。这样一来我也可以让它们不要总是去袭扰陆地生物。

基金会意见:批准

在此期间,南海地区SCP-CN-001-oces的活动范围几乎被完全限制在SCP-CN-2985内部,在其他海域不再有观察到SCP-CN-001-oces个体的实例。同时,SCP-CN-001-oces的种群扩张也基本停止。

事故报告-20351229
文字和视频记录
CN-2985.05




根据SCP-CN-985提供的情报,基金会开始着手研究使鲨鱼发生定向变异的异常物质“泰珥弥修斯的血液”,并试图研究这种药剂使得鲨鱼发生变异的机制。

以下邮件经监督者议会批准后公开。

发件人:Site-CN-20

收件人:SCP-CN-2985项目组全体


至SCP-CN-2985项目组全体,

我们对三十年前从鲨鱼帮手里截获的那批致变异药物“泰珥弥修斯的血液”的分析已经基本得到结果了。按照我们之前获取的说法,这些物质以鲸鲨的血液为主要成分,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这种物质里除了一种我们之前已经知道的、可以提升鲨鱼智商的病毒之外,似乎还含有某种我们前所未见的纳米机械,它们的作用是定期可控地释放使鱼类肌肉膨大的药剂,这会让这些鲨鱼非常痛苦。这应该也是SCP-CN-001-oces个体产生极大敌意的原因之一。

现在看来,这些纳米机械应该是人为地被什么人操纵着。我们目前仍然在调查这些纳米机械的终端。或许现在看来,这些东西可能还在他们手里。

于2036/3/12,基金会突然收到一条来自SCP-CN-985的求救信号,内容如下:

请求帮助。SPC正在我们所处的海域周围展开大规模围捕计划,可能造成人鱼双方的巨大伤亡。

我没办法拖住其它鲨鱼太久。请求支援。

经监督者议会批准,基金会中国分部的数个站点组成联合特遣队赶赴SCP-CN-2985周围稳定局面。此行动详情请参考下列行动记录。

时间:2036/3/13

作战双方:SCP基金会,殴打鲨鱼中心

参战兵力

  • SCP基金会:驱逐舰5艘2,潜艇4艘3
  • 殴打鲨鱼中心:配备了大量新型殴打鲨鱼用武器的驱逐舰3艘和潜艇4艘

6:28:33:基金会Site-CN-20管理层正式决定,派出舰队前去营救SCP-CN-985。

6:50:00:基金会下辖的9艘战舰从[数据删除]港出发,以最高速度前往战场,预计将在30分钟之内抵达战场并参展。

6:55:23:旗舰“黑珍珠”号报告,舰队状况良好,天气晴朗,风浪较小,适宜作战。

7:17:32:位于阵型最前方的SCPU-887报告称,发现敌人。从该潜艇传回的图像可清晰的看到SCP-CN-2985所在海域聚集了3艘殴打鲨鱼中心所属的驱逐舰,其上的工作人员正在向下投放殴打鲨鱼用的机器人。

7:17:48:SCPU-841报告称,该区域的Akiva辐射值异常偏高。

7:18:01:SCPU-841传回水下图像,可以看到SCP-CN-2985已被殴打鲨鱼中心的机器人和特工团团包围,一群体型巨大的鲨鱼正在与前者战斗,但是在火力的压制下逐渐落入下风。没有发现SCP-CN-985的身影。

7:18:22:“黑珍珠”号舰长发布指令,5艘战舰依次成弧形排开,对中心的三艘驱逐舰形成单面包围。

7:18:37:三艘殴打鲨鱼中心的驱逐舰发现了基金会的战舰,停止了攻击。

7:18:47:“黑珍珠”号舰长向殴打鲨鱼中心方面发送了通讯请求。

7:19:05[殴打鲨鱼中心]:你们好,这里是殴打鲨鱼中心,请问有何贵干?

7:19:24[SCP基金会]:这里是SCP基金会。你们此次行动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已经对这里的鲨鱼制订了收容计划,在过去的一年里它们并没有侵略性的行动。

7:19:51[殴打鲨鱼中心]:还说是谁呢,原来是你们这群懦夫。要不是你们当初阻拦我们的计划,这群鲨鱼早就没有为非作歹的机会了。如果你们还识趣的话,看在过往同事一场的份上,别拦着我们。

7:19:24[SCP基金会]:我想最好还是不要那么冲动。始终保持这样的敌意,对推进收容并没有好处,反而还会激怒鲨鱼群。

7:19:46[殴打鲨鱼中心]:激怒?你们还好意思说这个?当年要不是靠着武力,凭监督者议会那群酒囊饭袋,难道要让鲨鱼自己解决鲨鱼帮和他们的发明?现在他们的余孽就在你眼皮底下,你们不仅不帮忙还来增加乱子。还说什么相信鲨鱼,你们是人均加入伦理道德委员会了还是怎么样?

7:20:22[SCP基金会]:(另一人夺过话筒)我他妈知道是你,Gloss。我就问你一句话,这座建筑,当初怎么陷落的?还不是因为你那愚蠢的“至高天之拳”行动吗?

7:20:54[殴打鲨鱼中心]:原来如此。Philip,好久不见啊。当人类叛徒当得爽吗?

7:21:00[SCP基金会]:你当时对我,对Adamn,对Anna都是这么说的。“因为SCP-CN-001-oces可能还存在。”没错,它们还存在,它们到处都是。你们打了这么多年鲨鱼,打了什么?这群鲨鱼不仅数量没有半点减少,还越来越多。还记得当初为什么你们会被监督者议会扫地出门吗?这么多年,我们死了多少人,损失了多少站点和设施,你们不行动还好,每行动一次,这群鲨鱼就要折腾大几个月。你们居然管这叫做解决问题?

7:21:36[殴打鲨鱼中心]:听着,我不是什么圣母。我的职责是保证人类永远不会变成一群鲨鱼的食物和宠物。肉体上消灭它们是最好的办法。

7:21:51[SCP基金会]:知道我们和那群只会毁灭异常的GOC成员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7:21:26[殴打鲨鱼中心]:GOC?

7:21:51[SCP基金会]:我们有脑子。

7:22:18:殴打鲨鱼中心发起了对基金会战舰的攻击。“黑珍珠”号舰长宣布迎敌。同时,SCPU-809报告称,基金会的潜艇遭遇到了不明对象的攻击。

7:22:42:SCPU-809报告称,该舰已确认敌方身份,为殴打鲨鱼中心用于水下作业的大型潜水艇。

7:23:35:SCPU-809报告称,该舰遭受了敌方的集中火力输出,宣告报废。船上成员请求弃舰逃生。

7:24:16:SCPU-895报告称,已成功击毁一艘敌方潜艇,但是自身受到严重损伤,已失去作战能力,船上成员请求撤离战场。

7:24:29:基金会方和殴打鲨鱼中心方的驱逐舰之间发生了猛烈交火。与此同时,有大量携带专业设备的殴打鲨鱼中心特工入水,决定从水下对基金会方的驱逐舰进行攻击。

7:25:08:“黑珍珠”号发布指令,抛弃SCPU-809;命令SCPU-887,SCPU-895撤退。此二舰派出部分具有格斗经验的水手与水下的殴打鲨鱼中心特工进行肉搏。

7:25:49:SCPU-887宣布被殴打鲨鱼中心方潜水艇击败,请求投降。

7:26:28:殴打鲨鱼中心方潜水艇停止对SCPU-887的进攻,随后停在原处,继续之前殴打鲨鱼的作业。

7:26:56:“黑珍珠”号和“布里斯班”号成功确认敌方潜水艇的方位,朝海底方向各发射了两枚反潜导弹。

7:27:10:四枚反潜导弹全部命中目标;两艘殴打鲨鱼中心方潜水艇的油箱被击中,开始缓慢下沉;另外一艘遭到重创,无法继续战斗。

7:27:38:SCPU-841对敌方驱逐舰接连发动攻击,通过鱼雷成功击中了2艘敌方驱逐舰的油箱;后者迅速失去战斗力,开始下沉。

7:28:59:敌方旗舰的船舱内发生剧烈爆炸,开始起火。船上的殴打鲨鱼中心人员选择跳海逃生。“黑珍珠”号发出指令,下发小型救生艇对这些落水船员进行营救。

在SPC驱逐舰爆炸后的搜救时段里,下列对话被基金会的无线通讯设备记录。

MTF-辛寅-50-Cap:Gloss。看在你我认识这么多年的交情上,我最后问你一次。“泰珥弥修斯的唇与耳”。这个东西是在你手里吧?

Dr. Gloss: 是又如何?你不会是想从我手里拿走这东西吧,Philip。

MTF-辛寅-50-Cap:这么多年了,你们都用这些设备干什么?

Dr. Gloss: 其他人可能不清楚,你会不清楚吗?你知道这些东西可以吸引那些鲨鱼怪物。我们用它们来寻找目标——不,说是诱捕或许更好。

MTF-辛寅-50-Cap:你知道鲨鱼之所以变成怪物正是这些东西造成的。只要你想,它们就会变回原来的大小,对吧。

Dr. Gloss: 还是被你发现了。

MTF-辛寅-50-Cap: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Dr. Gloss: 把它们变回原来的大小,对于它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听着,那群鲨鱼他妈的是文明。这些东西没办法让它们变回原来的傻子鲨鱼。变小只会让它们获得更多的生存优势,让我们更难找到它们,然后让它们终有一天推翻人类变成世界的主人。

辛寅-50-Cap:……是的,我不会在这一点上反驳你。但你们的行动并没有减缓这个过程的哪怕一丝一毫。这么多年的对抗,鲨鱼群依然在不断壮大。(沉默)事实上,你很清楚。你的行动只是让它们对人类产生了更大的敌意。

Dr. Gloss: 没错。也许这个过程不可逆转,人类终将会被鲨鱼代替——但比起像你们一样自以为的“聪明人”去和它们谈判,我宁愿做点无谓的抗争。

MTF-辛寅-50-Cap:……唉,算了,我不会试图说服你的。是时候上船了,我在黑珍珠号上等你。

Dr. Gloss: 船在人在是作为一名船长的基本素质,Philip。

MTF-辛寅-50-Cap: 真的没必要这样,Gloss。我没对任何人说起过当年你私自带走唇与耳的事情。监督者议会至今还认为那些东西存放在Area-CN-07-α地下一层的保险柜里。只要你现在把它们还回来,你还可以回到基金会来。

Dr. Gloss: 回去?哈,你忘了我当初为什么会退出基金会吗?

MTF-辛寅-50-Cap: 你错了,Gloss。你的理念是错误的。这一点已经被实践证明了。

Dr. Gloss: 我当初加入基金会,是抱着让人类文明永远在阳光下辉煌的目标去的。为了保护人类,我可以放弃一切。当基金会以所谓降低收容成本的理由放弃这个理念时,这样的基金会已经不值得我留下了。

Dr. Gloss:你们永远也别想拿到唇与耳,永远。

基金会在本次战斗中以损失潜艇(SCPU-809)1艘,重创潜艇1艘(SCPU-895)和驱逐舰1艘(“村雨”号)为代价,共击沉了敌方潜水艇3艘,驱逐舰2艘;重创敌方潜水艇1艘,驱逐舰1艘;同时还擒获了27名殴打鲨鱼中心特工。

根据俘获的SPC特工描述,SPC前任负责人Dr. Gloss随旗舰一起沉入水中。对相关海域的搜救未发现Dr. Gloss或其遗体,推定其已死亡。基金会随后接到来自SCP-CN-985的通讯报告。该通讯的内容记录列于下文。

SCP-CN-985:这里是大伟。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MTF-辛寅-50-Cap:这里是基金会三级研究员Dr.Philip。我们这边已经取得了对SPC的胜利。你们那边有受伤吗?

SCP-CN-985:有几条负责防卫的鲨鱼受伤了,其它鱼正在给他们做治疗。但我不是想说这个事儿,我想问一下你们那边做了什么?鲨鱼们都变回正常的大小了。

MTF-辛寅-86-Alpha:等等,怎么做到的?我们并没有找到他们的——

MTF-辛寅-50-Cap:Gloss。这么多年不见,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啊。该让我怎么评价你呢。

MTF-辛寅-86-Alpha:呃……怎么了,Philip博士?

MTF-辛寅-50-Cap:不,没什么。我想,终端大概是在他们的旗舰沉没的时候一起毁坏掉了。

SCP-CN-985:等等,我有点儿没懂。什么情况?

MTF-辛寅-50-Cap:几句话说不清楚前因后果。不过,恭喜你和你的伙伴们,你们自由了。诅咒已经解除了。



对SCP-CN-985及SCP-CN-2985的收容决议
文字和视频记录
CN-2985.06



在事故CN-2985-20351229后不久,基金会收到了来自SCP-CN-985的通讯,内容如下:

基金会的各位,

首先,请允许我以MTF-辛寅-86队长的身份,向参与了SCP-CN-2985收容行动的各位表示诚挚的感谢与衷心的祝贺。没有各位的协助,收容行动将不会进行得如此顺利。

我的同族——这里的鲨鱼们,也都十分感谢你们。基金会为他们带来了知识、解除了痛苦的诅咒,还将他们从仇视鲨鱼、攻击鲨鱼的SPC成员手中解救了下来。因此,他们向我表达了这样的想法,而也请允许我代表生活在这里的全体铰口鲨,向基金会提出一个请求。

目前定居于SCP-CN-2985内部的全部铰口鲨群体,希望加入基金会。

如你们所知,鲨鱼在水下活动方面具有人类无法比拟的优势。它们的加入将极大地增强我们对位于海面之下的异常的应对能力。如果这个提议获得通过,我希望它们能和我一样加入MTF-辛寅-86。作为一名基金会成员,我相信它们能为我们的收容工作做出巨大的贡献。

此外,我也希望能继续留在这里。我离开我的同族已经太久了。我想,铰口鲨的文明,一切都始于这座学院,而带着一千五百年后的知识回到现在的我,自己也希望能推动这个进程。也许一千年后我们还是无法阻止人类文明的消亡,但至少我希望我们鲨鱼——人类文明的接替者,在遥远的将来,能够记得他们的文明科技是继承自人类的。

我知道这个提议看上去风险很大。如果监督者议会仍然认为这一行动风险太大而不愿接受,我也毫无怨言。我将按照预定计划与MTF-辛寅-86的成员见面,返回Site-CN-18继续我的收容。

大伟 敬上

由于鲜有类似的先例,这一提案在监督者议会内部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反对者的理由主要为对具有智慧的铰口鲨群体进行培训将可能引发SK级支配地位转变事件;然而,无法证明否决这一提案可以消除此种可能性或阻止这一进程。最终,监督者议会以7-6的投票结果通过了此提案。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指示,SCP-CN-985被重新分级为Yesod。

通告
文字记录
CN-2985.07



MTF 辛寅-86(“鲛大校友”)

%E4%BA%A4%E5%A4%A7%E6%A0%A1%E5%8F%8B

特遣队任务:机动特遣队 辛寅-86 由总共608条具有高度智能的异常铰口鲨(Ginglymostoma cirratum)个体(曾被编号为SCP-CN-001-oces)和数名来自Site-CN-20的协助者组成。该机动特遣队具有极其优秀的水下行动能力,主要负责应对各类人类及机械设备难以完成的海下异常收容及应对活动。

根据已达成的协议,SCP-CN-985担任该机动特遣队队长。同时,MTF 辛寅-86的全体铰口鲨成员将佩戴即时定位系统,实时向基金会报告所处位置。MTF 辛寅-86的主要活动据点为Provisional-CN-001(即SCP-CN-2985)。在非执行任务期间,MTF 辛寅-86成员将尽量减少公开活动,以降低对常态的扰动。






档案查阅完毕。已退出文档阅读系统。






%E9%B2%A8%E9%B1%BC%E5%9F%BA%E9%87%91%E4%BC%9A_%E5%A4%8D%E5%88%B6_%E7%94%BB%E6%9D%BF%201.svg

自:O5-3

至:O5-1


Ale,

你发给我的邮件我已经看完了。从文档的时间来看,这应该是一千五百年前,人类基金会所遗留下来的一篇文档吧。

我猜到了你们把我提升入监督者议会一定会让我知道一些爆炸性的消息,但这一条的冲击力确实够大。一直以来,甚至是在加入鲨鱼基金会之后,我都对“大伟”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这一点深信不疑。我知道“没有什么是绝对可靠的消息”,但这个我必须说我真的没怀疑过。我当年上学的时候,学校里的“大伟雕像”我们都是当神像去祭拜的。

毕竟,任何鲨鱼都很难相信——鲨鱼文明历史上最伟大的大学之一和最庞大的常态维护机构居然是由同一条鲨鱼创建的,这条鲨鱼同时还是电力的发明者和把人类文明传递给鲨鱼的大智者。甚至包括”鲨鱼的科技承继自人类的科技“这件事情本身,现在也没有充足的证据。

你知道的,如果这份文档公布,对世界造成的冲击恐怕将不亚于一次世界战争。

所以这就是你计划的依据?你真的打算按照这份文件来执行?而且,说实话,我还是有点担心。你要知道,“大伟”毕竟是个很普遍的名字,尽管我也知道这名字其实就来自于这个传说,但这可能只是巧合?你说的那个学生,未必就是这个“大伟”吧。

三号监督者
SSCP基金会

%E9%B2%A8%E9%B1%BC%E5%9F%BA%E9%87%91%E4%BC%9A_%E5%A4%8D%E5%88%B6_%E7%94%BB%E6%9D%BF%201.svg

自:O5-1

至:O5-3


Beq,

我想,执行这件事不是我的决定,而是历史的必然。

人类有个词叫“人择原理”。既然我们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发邮件交流,就说明我们必然在某个时间点,把基金会最初的创始人亲手送回了一千五百年前,那个鲨鱼文明刚刚诞生、陆地还没被淹没、人类依然主导地球的时代。

不管怎么说,人类纪元3525年,未来科学研究部的开放活动,——一切都符合人类基金会对它的描述。我想没什么疑问了,现在就是那个时刻

一号监督者
SSCP基金会

%E9%B2%A8%E9%B1%BC%E5%9F%BA%E9%87%91%E4%BC%9A_%E5%A4%8D%E5%88%B6_%E7%94%BB%E6%9D%BF%201.svg

自:O5-3

至:O5-1


Ale,

看来你对这件事已经胸有成竹了啊。那我也没什么好推辞的了。

伪装好的浊流修正会成员已经到达指定地点了,我也已经和研究部的那群人打好招呼了。一切计划顺利的话,它会在一起我们策划好的”事故“之后被“不小心”突破收容的“SSCP-182”送回一千五百年前。

在那里,大伟将会带着我们的祖先加入基金会,教给我们的祖先人类的文明与技术。从那时起,鲨鱼基金会将和人类基金会并肩作战,把人类从一千四百年前的那场自海底苏醒的大灾难中解救出来,然后迎来人类与鲨鱼共同统治地球的时代。

那么——祝你也祝我好运。

敬人类文明,也敬鲨鱼文明。

三号监督者
SSCP基金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