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93
评分: +38+x

building

SCP-CN-2993。

项目编号:SCP-CN-2993

项目等级:Safe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993 的入口被封闭,防止平民意外或蓄意进入 SCP-CN-2993。进入或研究 SCP-CN-2993 需获得 3 级许可。

有关杨█的收容见收容措施,当前认为杨█的本质即为███。

描述:SCP-CN-2993 是一位于███████,█████的一座 6 层现代居民楼,自该项目异常显现后已停用。

项目的主要异常性质表现为所有进入该建筑顶端天台的人员都将遭遇幻觉,并出现一定的失重感和时间感知错位1。此种幻觉通常表现为坐于 SCP-CN-2993 天台的边缘,而对象不能或不愿移动2。期间,对象将遭遇频繁且逼真的幻听。

起初,对象将听到类似于弹珠滚动坠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一般持续 20 到 30 分钟3;此后,声音将逐渐替换为塑料制品落地及钝器击地的声音,一般持续 30 到 50 分钟4;最后,声音将被替换为重物坠地、玻璃破碎和肉体爆裂声,此阶段持续时间不定,但是,在此阶段结束后,对象将陷入深度昏迷,并且,80% 以上的对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精神损伤,再次暴露于 SCP-CN-2993 的异常性质下会进一步加重对象的精神损伤。此精神损伤虽然可被修复,但所有的对象均出现了不明原因的坠物癖。

如果多次暴露于 SCP-CN-2993 的异常性质下,对象全身将出现多处骨折,并因重要器官损伤和大出血在短时间内死亡。

附录 20100221:发现记录

SCP-CN-2993 最初被发现于 2010/2/21 日的一起案件中,一名 14 岁的男子杨█于该项目坠楼。该人员以头朝下着地,当场死亡,手中持有一只死猫。其衣物已被血溅湿,但仍有少许血液被辨认为坠楼之前的残留物,后续被鉴定为其手中死猫的血液。由于该项目顶部栏杆很低,该案最终被判断为一场意外。

据了解,杨█没有得过任何已知的重大疾病,也没有任何已知的心理疾病。据其父母描述,在该案发生的前一个月内,其反常地长时间上网以及几乎每次都主动提出丢垃圾。但据邻居描述,经常有摔碎的装满的垃圾袋掉落在草丛里,可能为杨█家中所用。

当时的调查员在进入该项目后,上述异常首次发生。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影响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了一名男子的哭泣声,该声音后续被鉴定为杨█。

据后续了解,调查员在离开现场后登上了一栋无异常的 6 层居民楼,在顶部丢下了一只死猫。他在做完这一切后从居民楼顶部以面朝下直接坠下。其尸体的面部已经完全被血液覆盖并难以辨认,嘴部微张,身体被坠落力揉碎,但经过试验从 6 层坠落完全无法达到如此程度。

目前仍未知这只死猫出现的方式,但基金会后续在 SCP-CN-2993 所处小区里的一只垃圾桶里找到了一只外观完全一致的猫尸。该猫尸爪部有被抓过的痕迹。此后 SCP-CN-2993 被重分级为 Euclid。

附录 20100311:当前已有超过 50 名人员因该项目影响而死亡,更多实验仍在进行中。值得注意的是,在死亡的这些人员中,有 80 % 的概率曾经有过高空抛物的经历,并致使公共安全遭到破坏。有关这两者的联系仍在调查中。

附录 20110411:自 2011/4/11 日后,SCP-CN-2993 楼里的楼道中每日上午 10:35 分均会出现大量破碎的弹珠、四袋无法打开的垃圾袋、一个破碎的鱼缸以及一具难以辨认身份的人类尸体。预测在 2011/5/20 日 SCP-CN-2993 的内部空间会被填满,且该项目将因承重过载而倒塌。届时该项目将无效化。

附录 20110520:SCP-CN-2993 内部空间最终被填满,但在当日 12:22 分,其内部所有物体集体凭空消失,未知去向,而 SCP-CN-2993 也未出现任何有关承重过载而导致的问题。有报告声称于当日晚间其内部传来被确认为杨█的尖啸,且声音音调逐渐升高,最终无法被肉耳听见。当前有证据表明该声音仍然在逐渐升调,未知该声音何时消失。经过辨析,确认尖啸声中重复了超过 120 次“不要”。

附录 20110524:根据超声波探测仪的探测结果,该声音于 2011/05/24 上午 10:21 消失。该声音音调最终可能达到了 ██████Hz。

附录 20110630:由于接到了有关在餐馆饭菜中吃出了人类断指的报告,当前认为 2011/05/20 日消失的所有物品均分散地转移至了全██市各地。未知下一次空间被填满时是否会再次出现该现象。

附录 20110812:当地警方接到有关杨█的目击报告。于 2011/08/12,有 4 位知晓于 2010/2/21 日的坠楼案的██市居民在途经 SCP-CN-2993 时,经过仔细辨认发现已死的杨█坐在 SCP-CN-2993 天台上,手中拿着一据目击报告大概率为猫尸的物体。待警方前往现场后,杨█已经消失,此事件最终以幻觉为解释结束。但基金会研究员在检查该项目时,发现了一具猫尸横躺在天台上。其身上有被确认为杨█的新近出现的指纹。当前无法解释该事件。

附录:从 SCP-CN-2993 天台上回收到的部分文件。

怎么办呢,我就溜出家门去,跑到天台,[模糊]下去。我[模糊]往往就[模糊]根本找不到,而且[模糊]砸到[模糊]。

这种感情渐渐地就开始蔓延,我开始[模糊]。我想[模糊]。

[模糊],我开始以此为乐。我[模糊]出去,当然也[模糊]几大盒的弹珠,然后[模糊]待在天台,趴在矮矮的栏杆上,把弹珠一粒一粒丢下去。有时候会掉到[模糊],但是[模糊]就连扔一整袋垃圾下去也无法[模糊],所以我开始试着[模糊]动物下去。

[模糊]。

然而我[模糊],可我又无法[模糊],我已经上了瘾。所以我开始专门搜索那种能提供[模糊]。我会特意去找[模糊]没有任何[模糊]和愉悦,就和你[模糊]。

[模糊]。我听说邻居家的那只猫死了。我很兴奋,因为我知道只要[模糊]那只猫的尸体——那就是只[模糊]并没有什么感情。第二天的下午我就去[模糊]满心欢喜地[模糊]不在乎。

我意识到有人盯着我。好像在我后面。但我没有管那么多,回头看了看,空无一人。我就抱着那具[模糊]站在栏杆边,想到之后[模糊]感到兴奋。[模糊]栏杆很矮,很容易就能[模糊]。[液体浸湿痕迹]我觉得我好像是被丢下去的。

我是不是另一样被[模糊]?[液体浸湿痕迹]

[液体浸湿痕迹]是谁?[液体浸湿痕迹]

这些笔迹被辨认为杨█所写,未知其与该项目的关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