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731
评分: +15+x

项目编号:SCP-CN-731

项目等级:Tichonderoga1

特殊收容措施:无。

描述:你感到不对劲,是吗?

我们将异常过程人为的分成了三个阶段,而进入第三阶段的受试者少之又少。

若受试人员佩戴项目进入第三阶段,应在保存实验数据后立即取下项目,并执行记忆删除删除所有记忆。

为什么要记忆删除?

他们的实验数据呢?

这一切,不奇怪吗?

·

·

·

·

·

·

·

·

·

·

请牢记,求知欲有时会使人丧命。

·

·

·

·

·

·

·

·

·

·

正在启动CN-731-α模因触媒……

启动成功。

cc

未接种CN-731-alpha模因疫苗会导致你的脑部死亡。

但在这之前,你还有几分钟的时间。


下列是有关“██禹”的资料,请酌情查看。

视频记录


人员:Dr.C████

笔记:来自实验CN-731-a-5,由于这是项目有关实验中受试者第一次进入第三阶段,故将此次记录保存下来作为与项目有关的重要资料。


[记录开始]

实验CN-8888-5开始,D-74654进入第一、二、三阶段,此时D-74654已完全丧失原记忆。

受试者:客客气气的问候语有点俗气了,开门见山吧,我是[黑屏消音]禹。

C:不,我不认识你。

受试者:那你总该知道那13位人物吧,那大名鼎鼎的议会。

C:O5议会,我们的最高领导。

受试者:再想想,O5的口号,我们的目标?

(受试者双手握住Dr.C████的右手,Dr.C████的眼神逐渐涣散。)

受试者:感受到这些了吗?想起来了吗?

C:我们……基金会会尽全部手段保护全人类……

受试者:是的,很伟大!为了我们人类!为了生存!多么充满激情的口号!

C:是啊,我就是因仰慕才加入的基金会。

受试者:但你,和我,只是他们口中的手段。

(时长5分钟的沉默)

(Dr.C████的眼神逐渐聚焦)

C:你到底是谁?

受试者:我是试验品,我是实验品,我是科技的尖峰产物,我携带着全人类的梦。

C:荒唐……

(监管人员注意到Dr.C████右手食指上的戒指,安保成员闯进访谈室,谈话被终止)

[记录结束]


笔记:我不想再面对他了,我觉得恶心。

——Dr.C████

页面版本: 20, 最后编辑于: 2 Jan 20█1, 10:59 (1 seconds 前)
停止关注网站 scp-wiki-cn.wikidot.com [?]
编辑|█|评分 (0)|█|标签|█|讨论|█|历史记录|█|附件|█|打印|█|网站工具|█|+选项

你真的找到这里了啊。

不用担心你还能活几秒了,也别去想着什么CN-8888-Alpha模因疫苗了,那东西只有最上头那13个才能用。我早把模因触媒改成无害的图片了,但是牺牲了一个有着4级权限的无名小卒,这算不上损失,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是“手段”。

“为了全人类,不择手段”,基金会雄伟的口号听起来不错,但谁知道,手段才是我们,为了全人类只不过是为他们的享乐找一个借口罢了。

让我来揭开他们的丑恶嘴脸。

人类在科技上的发展离不开大自然,人们期待像鸟一样飞翔,他们发明了飞机;人们幻想像鱼一样遨游,他们发明了潜艇,或者这叫,仿生。

没有很多人意识到这重要的一点,生命才是科技的尽头,人类几百年的努力大多花在模仿上,他们不懂得成为大自然,这样才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眺望未来。

但是他们发现了这点。

去年前年的十月份,我正在实验室小睡,隔壁站点的特遣队回来,我没有详细问,我以为他们只是D级成员不够用过来借点,到我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把我们也拉走了,我和我的同事们与一群穷凶极恶的死刑犯蹲坐在充满了牛粪味的大卡车上,我不知道他们要干嘛,我们随着大卡车的颠簸,来到了现实的反面。

车厢门透出一丝光,我知道这是到地方了,但仍无一丝日光,我不知道这是黑天白天,我似乎在车厢里震荡了很久。领队的人——貌似是个MTF队长——告诉我们要去做实验,我看了看队末的那一片橘色,应该不会有我事了,我这样想。

走过了钢铁长廊,一个手术……不,那应该是实验室,实验室的门摆在我们面前,队长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他把队首我的同事推了进去。

“不!!!”他拼命的往外跑,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

“低级研究员留在队首,D级人员留在后面,其余人和他走。”

我呆滞在原地,听着实验室里我一个个同事的惨叫声,直到轮到我我才回过神来。

他们把我按在手术台上,连麻醉药都没给我打,我的头部被接上了一堆线,我想起了很多事情。

我看见父母被异常杀害,我看见基金会的人在向坐在血泊中的我邀请入职,我看见被绑在楼顶,我看见……

我看见我毫无生气的脸接在我一动不动的冰凉身体上,我感觉我离死亡不远了,但是他们把我拽了回来。我被粗暴的塞进一具容器里,这就是地狱了,我绝望的想着,在他们模模糊糊的惊呼声中失去意识。

这样的实验又做过几次,痛苦至极,但我跑不掉,我连身体都没有了。

那次实验刚刚结束,他们貌似在讨论要把我转移到哪里去,我在意识失去的最后一刻把我带有毛发的爪子指向桌上的戒指。

我成功了,接下来的实验,他们把我转移到了戒指里,很不可思议,他们已经可以制造生命了!而外界科学却还在苦恼于制造蛋白质。但我显然顾不了那么多,我努力让自己的意识在这个“生命体”中活跃,他们没有抛弃我,他们把我当成了掌中宝。

那次,一个D级被他们命令带上我,被佩戴上的那一刻,我又有了以前实验的感觉,与以往不同的是,我眼前(如果我还有眼睛的话)浮现的画面不只有父母的尸体和楼顶的恐惧了,我看到了另一些人,监狱里的那个男人,站点里的那个男人,他下跪感谢站点主管,他带着惊恐的眼神看向异常……

他是这个D级人员!我看见一双橘色袖子的手在面前挥舞着,捶打着地面,我愣了愣,理了理胸口上写着D-34238的号码牌,把右手抬起来。

一枚戒指赫然带在我的手上,我感到眩晕,似乎是戒指引起的,也许基金会为了防止盗窃,在上面用特殊手段加上了模因危害什么的。

子弹的声音从我耳边划过,下一秒便击中了我的腹部和心脏,第一次体验死亡的滋味,我的意识在慢慢消退,感觉身体浮了起来,然后便被戒指抓回去。

永生,这个词语在我心里划过,渐渐消退的意识中涌起一阵狂喜。被放回黑暗的器皿里也没有那么恐惧了,我期待着盒子的下一次打开。


为什么只有3级及以下人员才能访问后续文档,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那是因为,只有他们才不能肆意的修改文档啊。


盒子被打开,我又一次的被带上,但那是一具尸体,一具很眼熟的尸体。

周围的人也换了,没有人像以前那样对我了,他们都在讨论着“12号站点”,我明白这是哪里了,我被伪装成一个普通的异常收进基金会管控了,没有人知道我,没有人知道这枚戒指曾经经历过什么。

我为一个又一个的人带上自我,我从黑暗中跑出,步入另一条黑暗。

我秘密修改了后续文档,只为你们能瞧见深渊。

我将细数基金会的罪孽


一派胡言。

——O5议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