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评分: +57+x

ball.jpg

.

作者:EMON-X与Angoulmuck


以下文档根据《五重历史共同宣言》的声明第三章第四节,自动传输自一并不存在的时间线(已称为SL-2180),该声明规定,若发生无法挽回的XK级事件/异常个体登神事件或相似事件,则有关文件应自动分发给所有其他尚未发生事件的时间线以示警戒。


light

流亡者对于长明灯的画作,约画于1940年的伦敦。

收容站点 项目组长
EXC-特别对外站点十号 流亡者.基金会特别项目顾问。、Dr.Canyon
首席研究员 协助部门
Dr.Canyon、各研究员 多部门.包括但不限于:AIAD、本质物理学、数学、形而上学、思维智能、本质促动、科学、时间异常、外空生物,以及奥秘消解、应用神秘学、模因与反模因以及量子超力学部门。

附录💡.I:文献异常记录


10

EXC-特外站点十号

项目回收记录


文献对比部分

详情:在基金会于莫兰书店回收项目时,特遣队发现异常房间内的休谟水平较低于外界,内部无人员,只有书店内原存放的书籍以及一面破碎的镜子。镜子本身无异常效应,在检查发现无修复可能后存放在地下三层的异常相关证据内。后特遣队将书店内的所有书籍转运至站点内部,在经过扫描比对后发现了大量书籍与其官方版本存在谬误或错印现象。站点文献部门对相关内容进行了整理与登记。

共 1145 则 对比记录
  • 《顶点日记》,拉尔德·席尔瓦著,1980年第11版,169页

炼金术士铸造一面镜子通常需要七日,或是更久;而铸造一盏灯,则需要奉献更多。

每当我想起另一重历史那十几天没有光的日子,我便不由得开始战栗起来。我想象过无数的灾难:五星的蜘蛛、大地的崩裂、人类的背叛、语言的遗忘、还有其他种种。但至少它们都可以找到来处,现在与未来:过去是我们对于灾难的无知,自负与谎言组成的漩涡;现在是无穷尽的眼泪与绝望的脸;未来则是不断寻找出路的循环,直到人类的消失或是黄石的重启。

但,只有黑暗,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人们从不曾找到他的来源,甚至也习惯了在黑暗之中进行生活,点起煤油或是电力的灯来照亮眼前的光景。但人们从未注意过自己的背后和眼前看不见的东西。黑暗就像一个能够容纳一切却看不见底的口袋,它所给出的物品皆为我们见所未见的东西。在黑暗中,我看到一团混沌,那混沌站立在地狱的门前,冲着我咧开嘴,我在它的牙齿上看到了我自己的脸,五张一模一样但却截然不同的人脸。它们交融在一起,变成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妻子,我的子女。从每一秒看到的景象不尽相同,这永久地恐吓住了我,让我永久难以忘记。

我的导师曾嘲笑过我对于黑暗的害怕,他相信灯火和眼眶中的门能够让他战胜一切。他走上自大和无知组成的灭亡之路了,从哪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花了四十九天的时间铸造的这盏灯,为此我献上了我那燧石一般的爱人,我看着她沉没在气泡当中,像是贝加尔湖冬日被冷冻起来的鱼。过去,现在,将来;灯将告诉我一切,我也会通过灯看尽一切。

……

哦,所以真的有五个我。一切真的将最终化为乌有。

  • 《其劖如日》,哥伦巴·索哈姆著,1976年第2版,089-090页

如果说世界的历史像是一块被风和沙侵蚀的石头,那么红色帝国的历史就是一团燃烧的火焰:它是如此的强大,光芒四射;它的朋友为它的光与热所吸引,温暖,胁迫,它的敌人为它的光与热所震撼,畏惧,敌视;然而它最终将燃烧殆尽,变成一团灰烬;或许你一个喷嚏就可以驱散它,让它变成河流里的一把碎鸟骨。

想象一下下一个世纪开始的时候吧,那时候战争的神灵将处在极盛的状态,犹如瘟疫在14世纪的繁荣昌盛一般。我没有时空旅行的能力,也没有占卜未来的心思。毕竟,对于未来人而言,我们的“现在”其实就是他们愚昧而无知的“过去”,他们对时间空间的概念或许将比我们简单而短暂的多,在他们眼里,我们现在发生的事情有着完全不同却又更加深刻的内容和含义。那就是未来,只不过是换了环境,手段与信念的现在而已。过去的时代永不消逝,只是被封存起来,我们无法看到而已。

曾经有一位,只有一位,曾经的皇室成员,居住在下诺夫哥罗德.俄罗斯城市,机械工业中心,文化中心。郊区的木屋里,那间木屋伤痕累累,看上去曾经被火焰焚烧,而后被刀刃切削,不过那都是过往云烟了。现在这座木屋只是一座无人问津的遗址,最终才会被那皇室成员所占据。在夏季的正午,太阳的阳光像是利刃一般照射在木屋上,你甚至可以听见木屋里传来的刀剑的呜咽声。

倘若你询问他,对于红色的帝国的印象。那位贵族会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口:既是因为害怕自己的话会流传出去,为自己带来不好的结局;也是因为他确实对过去的,那犹如巨熊一般的旧帝国失去了基本的印象。他曾经住在城堡里,受到众人的爱戴与恭敬,但那已变成了过往云烟。现在的他每天在工厂里,为运送到军队的枪械扣上弹簧,一天可以过手几千件枪械:他没有鸿鹄之志,他把自己的头按进地里,思考自己明天的黑面包搭配自来水还是奢侈的牛奶。

于是,一个夜晚。一位女子,来自海洋边缘的,东方面孔的人,来到了这间木屋。她敲开了房门,看着皇室成员的脸,却说,“这里曾经住过一位老人,一位浑身伤疤的老人,他的力量无坚不摧。”男人知道,陶瓷,茶叶,无数美好都来自于中国,便将女人迎了进去。他绝不会承认自己是看到了女人蓝色的瞳孔和姣好的身材。女子给他看了一本书,书中的人有着月亮一般的面庞和腐败的伤口。皇室成员不记得有没有见过着美好的景象了,至少得有三十年了。

女子还给他讲了许多的故事:银白的画布上七种色彩交相辉映出记忆的光芒;吞噬尸体的圣人与拯救苍生的邪教徒;闪闪发亮的七道门;重叠而难以辨认的人脸和时间。

男人为此深深着迷,甚至连女人离去都不曾注意到。他渴望得到这一切,这一切包括了知识,权力,以及不知尽头的寿命。在红色的帝国里他一无是处,但是他最终找到了机会。这个机会能够让他离开这里。他也无心改造这个国家,他对这个国家并无感情。

他前往了斯大林格勒,那里有一位开着书店的,不知年纪的年轻人。皇室成员并不认识那位年轻人,但是他在年轻人的耳边说出了两个名字。年轻人便转身带他前往店铺的仓库,在那里年轻人为皇室成员开启了一扇门,那扇门的背后是利刃组成的阶梯。

疼痛与创口,才能换得归处。

年轻人显然是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技艺,试图劝退这位没有权利手段和力量的中年人。但中年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开始为危险背后的力量而发狂。他呆呆地在门前坐了三日,随后带着食物和水,赤裸双脚走了进去。一去不复返。

[后面的文字被血液涂抹,但是清楚可辨认的是“未来”二字]

  • 《善于隐瞒的众神造成的种种未知伤害》,C.R.O.D著,2003年第二版,77页

无形之术是一个谜团,从古到今的二十二个世纪当中从没有人能够给出解释。但是年复一年,代复一代的,人们不断跪在地上祈祷着,祈求着这份未知来源也未知大小的力量贯穿自己的身体,再用于他们想使用的地方。

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明白了人们心中所祈祷的力量与未来究竟是什么。他是一个世界,一个位于历史之后、位于无形之术之后,位于寿命尽头的世界。抵达那座世界需要付出卓越的天赋和漫长艰辛的努力,而在那努力的终点,是无数如宝石般光滑而黑暗的苍天巨树,是由奔涌的怨恨与苦难组成的河流。虫子和尸首亲密地缠绕在一起,冠冕在肢干上孳生与嬗变,我仅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呕了出来,我看见我的呕吐物在地上流淌,发出嘲讽的笑。

倘若你真的走过这片混沌,走过嵌合在树木中的人脸,你就能到达那个世界唯一的山川和城市。你将看到远比你长寿的人用比他们年纪更大的火盆烹饪、用水银和黄金炼制杰出的镜子。你抬头看向山川的最顶上,穿过层叠的云峦,穿过用白色大理石或是黑色铸铁建造而成的宫殿,你就能看到他们的眼睛。那眼里没有温柔和怜悯,只有疯狂生长燃烧的欲望。那便是力量的中心,最终的中心。

倘若有一天,你能够走进那些宫殿,走进那些在这里以及其他所有时间里的力量的最高点,站在那个穹顶的十字路口,其他的人静静矗立在那里,等待你加入他们。到了那时候,千万别忘了:无形之术是一个谜团,他们需要跪地祈祷才能获得力量,如果有人向你寻求力量,请不要吝啬。

后记:SCP-💡的研究团队在进行完文献的对比工作之后,发现了其中大量的文本有关一个或数个与当前基准现实相独立的时间线/历史线/平行世界的存在。随后研究团队将此事进行了上报,申请进一步研究。


结束附录


附录💡.II:关于部分超自然历史重合与差异性的研究报告


drygioni-full.svg

第17号文件历史调查考

历史考据简论 #01207


2023/05/11
Shadow Moosion博士
文明型异族研讨会-误传部-历史文献管理组联合


正文:基于SCP-💡的异常效应,基金会为验证异常对历史文本扰动而进行的文本对照实验,其中的第17号文件——原内容为《中国西域历史考论》中对于新疆及中亚地区的考古发现——我们在研究的过程中将第17号历史文件与基金会当前所掌握的历史文件进行比对,发现文件当中所展现的国家政体、文化、习俗上高度贴合历史实际中的“狄瓦文化群”;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第17号历史文件当中提及到了狄瓦文化群,以及“南狄瓦帝国”.又称“东狄瓦汗国”, 位于今中国、俄罗斯、蒙古三国交界处的呼伦湖、贝尔湖及额尔古纳河上游地区。狄瓦族最后一个自主的国家,为燕国将军秦开所灭最终的灭亡原因。

根据文件的描述,该国家在历史上的位置以及疆域大小处在一种不断变动的状态,这与其高度集中的军事集权制度有关,同时,他们的文化也呈现出高度的阶级性:贵族、祭司位于整个社会制度的最上层,被称为“孔雀”.与我们当前社会当中存在的孔雀鸟类有所区别,该文化中的“孔雀”指的是“含有剧毒”。——流亡者注;并且从同一位祭司以及国王的统治时间来看,可以明确该国家的上层等级实际上是一种异常存在,通过某种奇术仪式或是其他的未知手段使自身具有了异常性的寿命长度以及肉体能力。.文件原文为:“祭主于此会,屠过三万,集流血,若涌流河。母持权杖,导之入于人之身,以为坚之士。其次五百年中,为母与祭之大忠卫。

在该文件中,这一国家及民族被称作“索罗斯德”。很明显的,这是一个由英文口音直接进行音译的名字,并没有实际的含义。于是我们重新对文献上所记录的大事件以及疆域变化进行了记录和分析。在索罗斯德的历史之中,有一个事件被特地用一整段进行了强调处理:“奴隶起义事件”——一位因为北方的战争而被输送前往极北省份的奴隶,带领着与他同样的大量奴隶,及并不拥有完全公民权的平民们发动了一场叛乱;这场叛乱的背后包含着浓重的宗教气息,甚至在宣道之后发动了对于帝国的总攻。值得注意的是,昔日的奴隶为了能够同帝国的战士们进行战斗,使用了近乎自残的方式来改造自己的身体,从肌肉到神经,有一部分信徒甚至完全丧失了神智,用以换取极端强大的肉体。这与我们历史当中,欲肉教的创立与战争是极为相似的。

而更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大瘟疫。就在这一场盛大的叛乱之后,战争带来的残躯和死尸将整个帝国的空气都变为腐烂的汤汁——帝国内部的瘟疫遍布开来,而这个瘟疫的感染者最终将会变成一滩滩恶心的、蠕动的脓血,从奴隶到战士,无一幸免。这场瘟疫让我们最终寻找到了“狄瓦文化群”同“索罗斯德”之间的高度相关性。

之后,我们通过对比包括SCP-███、████以及████等多份与狄瓦历史相关的异常项目,最终得到了狄瓦文化群与索罗斯德之间的高度重合性,文献记载的大部分事件的发生时间与结果均与狄瓦历史吻合。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部分事件也与我们所记载的狄瓦历史有着较大的出入,甚至有部分的大事件存在着自我时间线的冲突情况。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狄瓦的最终灭亡。

第17号文件详细描述了该国家灭亡的过程。其中,该国的第184代主母,芮妲卡婆,她先刺杀了当代祭司思陶婉并在其死后剥去她的皮肤,然后披着思陶婉皮肤的主母伪装成祭司,在国家首都的中心祭坛上举行了一场超大型奇术血祭,首都中所有的生命均被献祭,而此时国家正与华夏族鲁国交战,该场血祭间接导致了战争的失败,引发国家的灭亡。但实际上,我们所认知的狄瓦灭亡的时间点远比鲁国交战的时间更早,而狄瓦灭亡的真实原因也是缘于狄瓦在多处的战争中失败,内部高层的叛乱,欲肉教的入侵以及狄瓦共首“哈斯塔”的登神失败等事件的共同影响。其次还有东方军团的神秘消失.第17号历史文件讲述了东方军团最终因为50万“金帐军”的打击下最终灭亡的事件;而实际上东方军团的真实消失原因暂时还不可得知,这份文件提供给了我们一个额外的角度。,狄瓦宗族力量起源.第17号历史文件详细的讲述了狄瓦最初处于松散邦联状态时的四处征战和掠夺的过程,并且陈述了内战及之后盟约的细节。等多个不同点。

而在17号文件中,同样出现了与狄瓦族相敌对的夜之子种群——“斯卡忒”。他们作为与“索罗德斯”的大敌而被着重介绍。

在关于“斯卡忒”和“索罗德斯”的一个大事件中,我们得以确信“斯卡忒”即为夜之子的指代,这起事件被称之为:神火之盗。在我们所知的历史当中,作为夜之子的大事件,在一些人的研究报告或者史学文献中表示,“狄瓦的力量最初来自于窃取夜之子的魔法,并加以不断完善”。

但不同于我们所知的历史记载:狄瓦族曾依靠于夜之子生长壮大,而后背叛——17号文件中的斯卡忒并非索罗德斯的旧主,而是生而对立的种群,而索罗德斯依靠自身的智慧成长,并于“神火之盗”事件中从斯卡忒的手中得到了全新的文明技术,并凭借这份偷来的力量灭亡了斯卡忒。

到此相信问题已然浮现,在我们已知的历史中,夜之子以公元前10000年为界区分为原始时代和繁荣时代,而大约在之后14个世纪左右,夜之子由盛转衰陷入低谷,而后发生灭族事件。需要知晓的是,在相当的一些文件中,人类才是当时的夜之子族群的灭绝者,而在有一些实例中,精灵族则取代了夜之子原有的位置和人类进行生存斗争。

这些历史相互冲突,我们并不了解哪个值得相信,又或者哪个毫无价值。

无论是狄瓦族还是夜之子,他们的历史,无论是异常带给我们的全新记载,亦或是由我们历史文献管理组记录并保存的相关历史考证和收录。几乎全部内容都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性和相悖的地方。

最为荒诞不经的是:以上的记录绝对真实可考。这些彼此矛盾、冲突、互不兼容的历史,在我们的调查研究之下,以及收集到的历史文物的旁证下,结果均为:真实的历史,或者说,真实发生过的事。

以我们目前的能力而言,我们并不知道此种异常情况应该如何解释,它像是一种异常影响?或者是某种世界规则?换句话说,这是否是一种直属于人类的异常效应?那些对我们存在着威胁的异族被击败后,就要被遮挡在帷幕外,把它们藏进历史当中?哪怕这些历史彼此之间存在冲突……但这依然说不通为什么几个历史事件能够同时存在,但是在时间线以及事件的发生逻辑上都完美的符合现实。

于是我们便只能提出猜想:或许他们都是正确的,只是发生在了平行的时间当中。在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所身处的历史中,人类的发展脉络是有迹可循的,强敌与异族都隐藏在了帷幕之下。而那些其他发生过的事件,并非“现在”的故事,而是另一段历史,它们身处阴影之中,直到被灯重新照亮。

如果可以,我申请进一步进行调查。我将这种现象称为“多重历史”,而不是多元宇宙或是平行时空。过去的历史已经发生,它是世界的隐秘,而我们则需要找出它们。


  • 对潜在历史线的数量、情况的了解情况

无相关信息


补充说明:在进行调查期间,我们向站点的主管申请并最终取得了SCP-4005的档案。SCP-4005也是一盏来源未知的灯,并最终在过去的某一个迭代引发了了一场K级情景。我们并不了解SCP-4005与此项目之间的关联性,但是前者资料当中的“朝圣终点”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朝圣终点的存在,与我们之前比对文献中大量出现的另一个世界有着极高的相似性:那是一个极端美好的世界。两者之间所存在的区别只是4005所产生的世界是“一个真正的乌托邦”,而本项目当中的世界往往被描述成“一个追求力量终极和知识终极的世界”。同时,我们开始对SCP-4005中的事件进行调查,抛开我们中间走入的误区等不谈,至少我们可以得知,尽管4005档案中的历史事件在时间线和发生逻辑上都符合现实,但是我们却无法在现实的历史当中找到蛛丝马迹。我们不得不怀疑那是另一段被隐藏的历史。

而随着对“另一个世界”以及“多重历史”概念的研究,我们开始注意到“无形之术”的概念。它被描述为“直接向另一个世界寻求力量”的手段,我想这可能是我们通往认识那个世界和历史的突破口。

申请对我们已有的奇术体系建立研究,并归类。

附录结束


附录💡.III:奇术类型归纳与溯源行动结果


行动详情

日期:2022/11/11-2023/5/18

参与人员:

  • 计划顾问,流亡者
  • 计划主管,Dr.Canyon
  • EXC-特别对外站点十号-历史文献部门
  • 基金会内部各历史文献部门及相关aic

前言:由于本次溯源行动当中所包含的奇术数量极为庞大,且需尽可能对奇术进行历史性的溯源,EXC-特别对外站点最终申请了各地区站点的文献及人员支援,最终计划人数超过1.3w人。


奇术类型 奇术发动前提归纳 追溯结果
光源相关类(包括了自体发光,光源制造,激光杀伤等) 光源类型的奇术通常情况下需要施术者在进行仪式之前准备诱饵,诱饵大部分是一个由梦境延申而来的路径或门扉,少数情况下也包括了灵体或是灵魂。这一类奇术的准备时间相比起其他类型相对较长,需要7-20分钟不等,通常情况下是吟诵术式,来让施术者口中的“不含怜悯的助手”降临。随后使用玻璃灵液勾画术式,并最终向守夜人等神灵寻求力量。值得注意的是,有关太阳的术式在十四世纪之后便失效了 根据则及利亚唱诗班所提供的《Crossrow》的乐谱以及歌词,这类法术被确定起源于“花园之城”,该城市现今的具体位置并不确定,只能知晓坐落在“遥远的西部”,光源奇术的发明最初是因为这座城市并不欢迎安静,他们需要光明来为他们点亮夜晚。
炼金术式类(包括了物质重塑、再造、生成,以及生灵改造类等) 通常情况下此类法术需要在一件名叫“熔炉核心”的精密仪器当中进行(但该器具似乎没有统一的要求)。第一步将精炼材料,也有少数的奇术师将这一步称为杀死材料:使用高温以及炼金原料将原本的物品融化,并置换为新的材料。随后使用罗盘,计算出能够成功完成仪式的时刻。最终在该时刻进行祈祷,最终完成仪式。注意,祈祷的神灵不同将会直接影响最终成品的类型。 该类法术是唯一一类我们能够确认其发源地及时代的法术:来自于公元前48年的埃及亚历山大港。 在同一年,举世闻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遭到了焚毁,两件事情之间的关系尚不清楚,但可以确定有大量有关炼金的书籍最终成为了此类奇术的起源之一。
直接杀伤类(包括了几乎所有的物理伤害形式奇术) 这类奇术是所有类型中最简单的:只需要向相对应的神灵进行祈祷即可。在大部分状态下,祈祷的神灵都为战神或是军人,只有在发动血魔法时,祈祷的对象是已死之人。 这类奇术起源于马其顿和波斯帝国之间的战争,意图在战争当中能够杀伤对手。但是在收集到的文献当中,波斯帝国最终与历史相反的,顶住了马其顿的进攻,并最终繁荣到了公元五世纪。
记忆操纵类(包含了记忆删除,记忆铭刻,禁言等) 此类奇术通常并不进行语言上的祈祷,而是采取书写的形式。通常情况下运用一种蓝白色的,名叫“喉青”的墨水,我们在其中发现了鸽子血的成分。仪式通常先进行三日的断食,随后将祷告词书写于纸上,最后浸泡在毒药当中,直至其溶解。 此类奇术的创造几乎源于冷战时期英国对于记忆手段上的研究,我们在一副来自于精神病院的镣铐上面找到了相关奇术的踪迹。
治疗鼓舞类(包含舞蹈,伤口治愈,提升精力等) 施术者在仪式中通常伴随着心跳的节奏进行舞蹈,通常情况下除了心跳作为节奏外,也会让协助者拍击鼓面,所有人共同吟诵祝词,保持热烈且虔诚的希望直到吟唱和舞蹈结束。在雷雨天进行此类仪式的效果会更好。 已知来源中起源时间最早的,和早期人类对于图腾的歌舞祈祷相似,只是通过了祷告词以及鼓点,天气等进行了强化。此类奇术还可以进行储存。
欲望操纵类(包含性欲操纵,幻象诱惑,混乱法术等) 仪式通常使用鲜血,放入香料后制成药剂,在人体上绘制法阵(亦存在使用诅咒娃娃等情况),而后向赤杯等神灵进行祈祷,并使用特殊的容器(如骨杯,银质刀叉等)进行药剂的进食。 该类型的法术是所有法术中的一种异类:几乎没有物理上的效果,甚至只包含心理暗示。这类法术的起源不明,最初发现在SCP-2000的奇术文献之中,原因未知。
言语操纵类(包括欺骗术,也包含寻觅踪迹,占卜等类型) 该类型的仪式通常与“交换”一词有关,但交换的内容并不局限。施术者往往手拿剪刀或是小刀,对于受术者进行头发或是指甲的裁剪,有时也会交换血液或是骨头。 相传此类法术最初来自于中国的道教中的“卜术”,即使用符箓或科仪来进行占卜的仪式。名为“翠仙圃”的道观是我们能找到的最早使用相关法术的地点,此地供奉的除了传统的道教神灵之外,也包括了两对双生子以及一位旅行者。
通灵召唤类(包含开门术,物质拆解术等) 通常情况下需要施术者本人的身上具有伤口或是特殊的工具(如经过祝福的钥匙等),并根据所需要召唤的灵体的类型或进行术式的效果来附加别的元素的物质;如果是复活死者,则需要死者完整的躯体,以及特殊的手段(植物复活或是封口复活等)。在仪式中施术者需要向蚁母等神灵发出祈祷,并表达出献出伤口的志愿,随后伤口将作为代价而愈合。这一过程必定会留下伤疤。 根据团队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地区带回来的文物,认为这类法术最初源于坐落在这里的波斯帝国的图书馆“创口之墓”,这座图书馆在当前历史当中从未出现过,但是被相信最终在波斯帝国与希腊之间的战争当中焚毁。
传说类 相关类型的奇术在当前的现实当中几乎不存在,仅仅作为奇术师之间一个口耳相传的传说存在。这类法术似乎被刻意的压制、遗忘或是被抹除。因此也没有找到相关的启动仪式。 没有可供追溯历史的证据,仅能找到最初的传闻疑似来自于一次英国康奈尔大学的学生集会。

后记:尽管我们并没有找到有关不同奇术类型之间统一的起源说明,甚至一大半无法进行溯源,但我们依然察觉到奇术的施展有相同的步骤,即“向对应的神灵进行祈祷,获得力量,并最终达到目的”。部门内并没有对于神学体系有着充分知识储备的同事,我们只能将情况记录下来,并按照能够找到的神灵名字进行匹配。

然而真正让我感到异样的是,大部分奇术的来源都源于我们不可知的地点或是历史,即便可以找到的,他们也在历史发展的路上被毁灭或者散佚。这样的情况连续发生了九次,连续九次的巧合,倒不如说是猴子最终真的写出了《莎士比亚》。那些历史仿佛真的被人为的隐藏和抹除。这份庞然的未知萦绕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头。

与对于奇术来源的未知历史相反的是,一群具有着强大力量,漫长寿命的神灵,或者说是黑型实体,几乎是可以被确认的存在。如果向神灵拜请力量,而神灵并不存在,那么力量从何而来。正是因为奇术,或者说是“无形之术”的存在,我们才得以确认给予力量的来源是存在的。这些有着伟力的神,将自己隐藏在了历史的背后。倘若世界真的如同我们所见,那么知识就将毫无用处。好在它们最终奏效了。

建议立刻组建研究团队,对包括不可知神灵在内的隐藏历史,以及可能存在的平行空间/独立世界进行调查。


附录结束






当前文件有更新。是否阅读?(Y/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