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太长不看-J

项目编号:SCP-太长不看-J

长度等级:太长

特殊收容措施:Vang博士已被指派为SCP-太长不看-J起草新的收容措施,且预期在一周内完成任务。旧的收容措施真的很长,所以Vang博士标志性的简洁风格有望派上用场。

太长不看版:SCP-太长不看-J是一份具有多种形式的可变形文档,每种形式都具有独特且通常是无意义的异常特性。当一个个体试图完整阅读SCP-太长不看-J时,它就会变形成为一种该个体会因为长度而忽略的形式。

附录:以下列表列出了SCP-太长不看-J的所有形式。说实话,你真的可以跳过这一段。

  • 形式A是一份大卫·福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所著的《无尽的玩笑》Infinite Jest的副本。形式A会发出被描述为“苦杏仁”的气味1,以及“D级倒在地上抽搐的声音”。无其他明显异常特性。
  • 形式B是一份基金会C17-G4N号文档的副本。当形式A转形(?)成形式B时,某个地方就会出现某种不可摧毁的影子怪物,我们必须得出动MTF“九尾狐”Nine-Tailed Fox或者“虚拟世界”Roblox之类的去收容它。至少它们的归档文件还是很简短的。
  • 形式C是一份赫尔曼·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所著的《白鲸》Moby-Dick的副本,且有能力展现出一种“南方人的热情好客”。部分[之?]2人员对形式C提供的住宿、食物和良好的交谈给予了高度评价。
  • 形式D是一份说明,深入描述了一本不存在的小说如何以各种方式歪曲军事科技与程序,语气挑衅且轻蔑。形式D有能力写作和打印原创的虚构故事,通常详细描写居住在洞穴里、有恋物癖的人工智能。或者是类似的东西——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读过它写的任何一篇故事,因为形式D已承认,它为了现实主义的目的而故意把这些故事写得很无趣。
    • 进一步审查发现,以图画文字和抽象符号表达时,形式D创作的小说突然获得了文学价值。
  • 形式E是一份斯蒂芬·金Stephen King所著的《穹顶之下》Under the Dome的副本。你知道形式E曾被车撞过吗?只是觉得有必要考虑一下这件事。
  • 形式F是一份艾茵·兰德Ayn Rand所著的《阿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的副本。距离形式F几米远的受试者会产生一种专注于实现特定目标的执念。受试者一致将他们的动机描述为“呃,它想让我做一个客观主义者,但听起来太蠢了,所以我打算用我的方式去兜个圈子。很机智吧?[停顿]好吧,至少觉得挺有趣的。[停顿]我是不是也开了一个关于守望先锋的玩笑?关于瞄准目标3的?[停顿]也对,你说得对。有点太冷了。”
  • 形式H是一份由Andrew Hussie创作的网络漫画“Homestuck”的副本。与形式H的物理接触会使受试者能够通过心灵感应与世界上的任意一匹马交流。此种交流通常由不同的“嘶鸣”和“*鼻子喷气声*”组成,只能由受试者正确解读,且会导致受试者变成一个“马人”。
  • 形式I是一份苹果媒体服务的合同条款(包括iTunes等)。无论USB插口的方向如何,形式I都无法接入任何USB插口。
  • 形式J是一份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所著的《尤利西斯》Ulysses的副本。阅读了形式J任意部分的受试者都会产生对胀气的性癖好,与乔伊斯本人的情况类似。说真的,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去搜。或者别去——太恶心了。
  • 形式K是一份由荒木飞吕彦创作的漫画《JoJo的奇妙冒险》的全汇编本的副本。一个完全由纸组成、能自主活动且肌肉发达的类人结构会伴随形式K出现。该类人结构自称“In-A-Gadda-Da-Vida4,和那首歌的名字一样。[停顿]好吧,我也不知道,好像之后还有人用这个名字命名了什么东西,所以我想说清楚一点。其实也不重要。”理论上,它有能力通过一系列快速的打击使任意一份文档具有“太长”的属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只会使受影响文档被摧毁。
  • 形式L目前是一份SCP-CN-1968主要文档的副本。形式L的确切性质会在不规则的时间间隔中变化,但目前已知的所有迭代都是基金会文档。形式L具有智慧和心灵感应能力,会频繁地提出出门的强烈要求。将它放置于门外时,它又会强烈要求进门。
  • 形式M是一份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所著的《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的副本。形式M是个千禧一代5。*白眼*
  • 形式N是一份托马斯·品钦Thomas Pynchon所著的《万有引力之虹》Gravity's Rainbow的副本。形式N是个十足的流氓,而且如果允许的话,会做出各种恶作剧。以下是在基金会不允许形式N做的事情。
    1. 不,我才不写这个,就算是为了延长文章的长度我也不写。太烦人了。
    2. 如果我想要做那个Bright清单的长篇戏仿的话,那是它自己的事情。但问题是,我不想。那个清单充斥着恐怖的无趣、过时、不该见到2017年的太阳的“前卫”幽默感。EDIT:或者2018年的太阳。我写这句的时候它已经有+735分了。我的天啊。
    3. 写一篇没那么幽默的讽刺文意义也不大,因为就算它成功到过分的地步也只会让那个页面的分数从+7356降到大概+600。就好像那有用似的。
    4. 不允许形式N给该隐吃任何含有花生酱黄油的东西。
    5. 这整个“在一个搞笑SCP的中间突然严肃起来作为meta幽默”的主意其实是我已经想不出能搞笑的笑料了。
    6. 我都快怪Bright没把那个该死的页面删掉了,但说实话,我没资格这么说。
    7. 如果这段话在修改阶段过后还留着的话,那肯定有什么地方出现了可怕的问题。
    8. 靠,算了。要是SCP-3999能这么写,那我也能。
    9. 任何一个建议“在鸡精会不吮许刑事N做的噬情”可以开放编辑的人,都会收到回复“啥?哦我亲爱的上帝,你真的需要我再说一遍那句话吗?[停顿]好吧,它扭曲了形式N的形象。以及,求求你在终稿上写这句话之前好好修改一下。”,并且会将其建议移出意见栏,直到另行通知。
  • 形式O是一份马克·Z·丹尼尔乌斯基Mark Z. Danielewski所著的《树叶之屋》House of Leaves的副本。形式O会神秘地影响读者,使其无法对问题“我在写SCP,需要得到点帮助,你们能不能说几个你们决定要读但每次都因为太长而读不下去的东西?”做出直接的回答。
  • 形式P是一份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y所著的《罪与罚》Crime and Punishment的副本。阅读时,形式P会产生一系列的概率性异常,导致一个花生酱黄油三明治被送至SCP-073处。
  • 形式Q是一份米格尔·德·塞万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所著的《堂吉诃德》Don Quixote的副本。当接入互联网时,形式Q会经常出现在线上聊天室,谈论有关梗、共产主义和LGBT的话题。因为此种罪行,它活该被全球超自然联盟处决。
  • 形式R仅在一种条件下出现,即SCP-太长不看-J被初级研究员Riseborough接触时。该研究员曾声称其打算读完SCP-太长不看-J,不管这份文档有多长。形式R是歌曲《我知道有首歌能让所有人烦死》I Know A Song That Gets On Everybody's Nerves7的完整歌词抄本。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 形式S是一份R. Sebastian所著的如何避免写作障碍的过时指南An Antiquated Guide to Avoiding Writer’s Block的副本。阅读时,形式S会产生一系列的概率性异常,导致SCP-073吐出一个花生酱黄油三明治。
  • 形式T是一份列夫·托尔斯泰Leo Tolstoy所著的《战争与和平》War and Peace的副本。形式T以每周一次的频率产生无关紧要的信息危害,其中许多都提到了对着摄像机或其他东西上的电子游戏大喊大叫的人。分析和编目这些表现的任务已经委托给Site-19的一组初级研究员。
  • 形式U是一份J·R·R·托尔金J. R. R. Tolkien所著的《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的副本。阅读时,形式U会产生一系列的概率性异常,导致一个花生酱黄油三明治获得智慧和自我复制能力,并最终占据Site-17。SCP-073将被征募,以把它喂给Kain Pathos Krow博士的方式无效化该异常。后者将在之后咂嘴三十分钟。
  • 形式V是这份文档的一个副本。在这份文档被阅读时,SCP-太长不看-J会变式(?)成为形式V,随后突破收容,转变形(???等我查完词典再来改成对的词8)为这份文档。之后,若一名在两小时内想到过斯蒂芬·金所著的《穹顶之下》的受试者阅读了它,SCP-太长不看-J就会发出明显的“苦杏仁”气味。

嘿,问个小问题。我读完了整份文档,然后SCP-太长不看-J就用氰化物气体杀了我。为什么在起草文件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性?——站点主管Sloane

说实话,我们没有想到会有人真的读完它。——Cage博士

可以理解。确保Vang在他收容措施的终稿里加一条免责声明。——站点主管Sloane

好的。顺带一提,我们对“用氰化物气体杀了我”这整件事都很抱歉。你还好吗?——Cage博士

我以前更好。——站点主管Sloan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