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6463 - 一场结局
评分: +36+x

原文在此,作者EstrellaYoshteEstrellaYoshte

解密者WuHu HorseWuHu Horse

前言

各位好,这是本人第一次尝试以解密的形式去分享自己对一篇文档的理解,最早关注到这篇6000参赛作的起因是某位站友截图的这篇文的特殊收容部分,觉得怪无厘头的就点进去看了看。第一遍看完后内心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觉得点子有些老套,但当我回过头去第二次、第三次阅读的时候,我尝试转换视角去理解这篇文档的内容,结果得到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理解,所以我希望,能够将我那一刻受到的冲击一同分享给大家。

再次声明,该解密仅代表本人对该文档现有内容的理解,请勿将其作为文档内容的唯一答案,如有其他理解欢迎在讨论区进行分享。

好了,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开始这一趟单程旅行,准备好了吗?


项目分级

收容等级:
PENDING

上来就是一个机密分级,该分级意为“等待分级”,其位于机密分级完整列表里的系统分级,通常无关项目内容的系统错误分级或占位符等都会划分在此分区。值得一提的是pending同时还具有多个词义,若使用最常见的用法则翻译为“悬而未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先把它搁置在这里吧,等我们往下有线索后再回来看看。


特殊收容措施

Charles Gears博士负责监视与测量SCP-6463的拓扑空间或维度间的不规律性。与基金会重新建立联系将被视为最高优先事项。

N/A。

好像什么也没说的样子,但从这简短的话语中我们得知了两个重要的信息:
1.Gears博士是这个异常的主要负责人。

2.他被困在这,出不去了,且已与外界失联。

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能困住人的异常多了去呢,还是再接着往下吧。


描述

SCP-6463是暂定标记为882R53号的一处维度地点、大小未知的超维度平面。SCP-6463类似于盐滩,其表面为固体,并表现出近乎完美的反射率。表面也被注意到具有咸味。

据信,SCP-6463中的实体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能量消耗和衰变的影响,因为带进SCP-6463中的一些电子设备已经持续运作了至少296516年,而且其中的人似乎没有老化或需要维生,这使得他们在生物学上是不朽的。

SCP-6463在很大程度上是无特征的,除了一棵树(以下称SCP-6463-A),它表现出一种认知危害效应,使观察者能够始终知道它的位置,无视距离或能见度。

Charles Gears博士的尸体被发现靠在SCP-6463-A的根基上。根据该文件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戳,以及随后的尸检报告和从他的硬盘上恢复的1779095个视频记录表明,他在约450000岁时死于自然原因。


这……内容如此简短总让我有种刚从起点站坐过了三站后告诉我已经是终点站的感觉。一眼就能从头看到尾的描述,总结起来好像就是,一个存在于某处的超维度晒盐场上种了一颗树,Gears还死树底下了,这都哪跟哪啊。算了算了,既然这是6000的参赛作,必然会有其独特的地方,还是让我们挑出描述里引人注目的地方来一一分析吧。

据信,SCP-6463中的实体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能量消耗和衰变的影响,因为带进SCP-6463中的一些电子设备已经持续运作了至少296516年,而且其中的人似乎没有老化或需要维生,这使得他们在生物学上是不朽的。

这一段告诉我们,在这异常空间内的所有事物都是永恒存在的,不朽不灭,不受熵增的影响。但有一个地方很奇怪。

而且其中的人似乎没有老化或需要维生,这使得他们在生物学上是不朽的。

但后文里,却又出现了这样的内容:

Charles Gears博士的尸体被发现靠在SCP-6463-A的根基上。

wtf?他是怎么做到死去的?这和前文不是冲突了吗?那么多矛盾的内容,难不成这是掩盖文档?亦或者是有白字?但很抱歉的是,这些文字已经是全部了。好吧,让我们再看看,有没有遗漏什么,等等,你们还记得这个吗:

Charles Gears博士负责监视与测量SCP-6463的拓扑空间或维度间的不规律性。与基金会重新建立联系将被视为最高优先事项。

N/A。

为什么要删去原本的内容然后又注明不适用呢?这对联系后文的描述没有任何帮助啊,如果是写给自己看的话何必多此一举……是啊,这篇文档,它是谁写下的?!找到了,所有矛盾点的突破口——文档的撰写者!一直以来,基金会的项目都是以第三人称的临床腔写就,所以我们都很习惯这一客观的描述方式,且通常都会认为其由同一人写下。

但谁能写出自己死后发生的事?并且黑蓝字间内容相互矛盾,如果是同一个人不可能会不注意到这个。那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在这超维度平面内,除了Gears博士外还有一个进入者,是他编辑下了这篇文档后续的蓝字。

太不可思议了!但只有在这前提下才能解释这些红字内容:

Charles Gears博士的尸体被发现靠在SCP-6463-A的根基上。根据该文件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戳,以及随后的尸检报告和从他的硬盘上恢复的1779095个视频记录表明,他在约450000岁时死于自然原因。

好吧这很离奇,但所有矛盾如果以此为前提的话,就全都不攻自破了。最原先的特殊收容措施被划去的原因也非常明了,Gears博士摆在那的尸体已经能充分说明所有尝试离开和联系外界的行为都是无用功。那现在在我们面前的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Gears博士是怎么死去的?

他在约450000岁时死于自然原因

寥寥几笔带过,含糊的令人不自觉地去思考:什么样的死法,是在生物学可给出的解释外,却又和自然有关?恐怕那位进入者也不知道答案,而拥有解脱之法的Greas,给自己写下尸检报告的他、注视着自己逐渐死去的他却无法将其传给这位后来者。

结论

好吧,让我们把一切得到的答案都总结起来,一个绝望的故事从文档的深处现身了。

这是一个处在未知地点的超维度平面,除了朝四周无限延伸的盐滩和一颗无论在哪能被看见的树外,别无他物。Charles Gears博士因为某些未知的、他自己也未搞清楚的原因,被与自己随身携带的设备被送到了这里。紧接着的,就是来自时间的折磨。几十万年的时光里,这里仅有他一人。是不是很熟悉的剧情?是的,那篇经典的条目SCP-3001,这下斯克兰顿博士有伴了。但斯克兰顿博士即使是死,最终也见到了妻子一面。那Gears博士呢?摆弄摄像机,给自己拍摄数不清的录像,抱着绝望四处游荡。但不赖的是,他最后还是死去了。

这篇文档的撰写者又如何呢?他也许是基金会的成员,也可能只是一个普通人,于Gears死亡不知道多少年亦或者万年后进入到这里。同样的折磨降临于他身上,绝望,如同深渊般的绝望即将吞噬他,但在其中还有那最后一点散发着血色的微光:Gears的尸体。

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他看完了Gears博士留下来的所有视频,企图以此来寻找理解那篇尸检报告的方法,但很可惜的是他做不到。也许还有几千年,也许还有几万年,甚至是千万上亿年在等着他,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和Gears的尸体一起在那颗永恒之树下等待。

等待那场仍未到来的PENDING结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