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 : SCP-3790 -反常部

SCP-3790 - 反常部

作者: CroquemboucheCroquembouchedjkaktusdjkaktus


3790是一个十分有趣的SCP,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包裹在系列四的现代性中的简约主义的系列一条目,以一个大气作品的绝对大师级结尾,讲述了一个关于隐藏的秘密的故事,但没有真正给我们它的结论。

不管怎样,我们开始。



项目等级:Safe

这告诉我们这个SCP十分容易收容,只需上锁然后走人就完事了。1

特殊收容措施:通往SCP-3790的楼梯间的门需时刻上锁,并在附近地区设置一名警卫以确保没有任何人员进入SCP-3790。

依据监督者委员会命令,禁止任何人员进入SCP-3790。

禁止进入,呃?你知道的,这反而更让人想进去了。

描述:SCP-3790是一个位于英国伦敦的高级罐头公司(Superior Canning Company)废弃港口仓库下面的建筑。进入这个空间的唯一通道是沿着狭窄的楼梯井下达尽头的一扇黑色小门。该门没有识别标志,只有门把手上一个小型金属标牌写着“SCP基金会反常部”。

SCP基金会反常部?意味着它是一个专门处理异常的分支?这不应该是SCP基金会的全部工作吗?Hmm…

好吧,我能想到两种不同的可能性:

  1. 这是一个更年轻、经验较少的基金会时期的遗物,它的职责不仅仅是关注异常,并且它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或者说…
  2. 这是一个秘密运作的部门,与时间异常部相似,时间异常部处理的事情远超出规范,连基金会本部都无法处理。

或者说,两者皆有。

档案的其余部分已经被监督委员会锁起来了。与其他相比,被锁定似乎是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让我们看看委员会要藏些什么。

虽然有证据表明SCP-3790内部曾有过人类活动,但该建筑似乎已被遗弃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SCP基金会没有任何反常部曾存在过的记录。当前还未获得有关该建筑的信息。

是被遗弃,还是被封闭和遗忘?问题很多,但都没答案。


免责声明:从这里开始,我可能无法具体指出任何真正的联系,也无法确保我所说的是正确的。请持怀疑态度。

让我们从第一层开始:

一层

一号房间
标牌名称:维瓦尔第
描述:房间里是空的,只有房间远处角落还斜倚着一把小提琴。折断的琴弓在它前面的地板上。

似乎指安东尼奥.维瓦尔第的小提琴。维瓦尔第先生是一位著名的作曲家,但他的作品在后来的生活中变得过时,维瓦尔第最终陷入贫困,在默默无闻中去世。

三号房间
标牌名称:没有标牌
描述:房间为空。

可能是指SCP-3930,不存在的东西,如果你进去,你也会不存在。(也可能是指SCP-1935“空屋”,但这不可靠。)

二层

二号房间
标牌名称:哭喊的男孩
描述:房间里放置着一块帆布。一张床单盖在上面。

哭泣的男孩被认为是一幅被诅咒的画,它在一座被烧毁的房屋废墟中完好无损地被发现。后来,更科学的分析揭示了这个谜团背后的真相,于是这也就不再是个谜团了。

三层

一号房间
标牌名称:无限寒冷
描述:房间地板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面。房间的内部似乎要大于它外部允许的物理尺寸。

似乎是指SCP-3799,在这个事件中,相关事故基本上被重新控制,不再发生,水意味着它融化了。在另一个更为meta的意义上,它也可能是指前SCP-2318“在无限寒冷中醒来”,作者djkaktus自己删除了它。

三号房间
标牌名称:无人的世界
描述:房间是空的。

SCP-804,意图摧毁一切人造之物的东西。不过,空无一人的房间很吸引人。

四层

一号房间
标牌名称:晨星
描述:房间后侧的支架上挂着一把生锈的剑。房间的门让人感觉温暖。

似乎是来自djkaktus的提案III的路西法之剑2。考虑到这背后有关O5委员会和管理员的故事,这东西可能是他们想要隐藏的秘密。

二号房间
标牌名称:苦艾
描述:视窗模糊。

SCP-4008“毁灭之木” – 遗忘之种。

三号房间
标牌名称:哈耳摩尼亚的项链
描述:房间后侧的支架上挂着一个素朴的金项链,支架由其上一根高蜡烛缀亮。此房间似乎没有地板。

赋予女人永恒青春的神秘哈耳摩尼亚项链。不知道它是怎么到这里的。

四号房间
标牌名称:没有标牌
描述:房间未被照亮。往房间里张望的个体会在事后感到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

SCP-2740,无法被意识到存在的阁楼,似乎有一种把人存在抹消的能力。

五层

二号房间
标牌名称:工具痕显出原在此处的标牌已被撬走。单词“你好”划在标牌本应在的金属位置。
描述:滑动板被焊合。

听起来像SCP-3935。这里已经有一个很好的线索,但我要引用这句话:“黑暗秘密的螺旋只会越来越深,隐藏在地下,被遗忘,所有的痛苦仍然存在,就像无尽的学校越来越深。”

三号房间
标牌名称:频道55
描述:房间中央放置着一台小型阴极射线管电视。有什么东西正于屏幕上播放,但一块黑布将其覆盖。

是否可以参考SCP-055和SCP-2998?SCP-2998是一个异常(电视)信号,其中包含外星人最终占领了世界的内容。为了重置它,使用了SCP-055和SCP-579(按照Roget的提案)来反转一切,并且清除了SCP-2998的全部信息,以防止重蹈覆辙。

六层

一号房间
标牌名称:沉默先生
描述:一个又高又黑的木箱靠在后墙上。它被用铁链和锁铐起来,正面用金色饰边装饰着一个亮紫色的“W”。

一则故事

三号房间
标牌名称:奥兹
描述:一层冰覆盖住视窗,导致能见度模糊。在房间中央可看到一个黑色的形状,但无法分辨出细节。

奥兹,也被称为冰人,是欧洲已知最古老的自然人类木乃伊。更新:可能是厄洛斯,在SCP-4812中所述的被埋葬的菲公主或人类公主的遗骸。

四号房间
标牌名称:亚坡伦之冠
描述:房间中央的桌子上放置着一个银锁盒。值得注意的是门外部布满划痕,仿佛有什么东西曾试图进入房间。

SCP-2317。所有的控制程序都归结为“把自己的一切都埋在沙子里,希望一切都好起来”。O5议会确保让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件事一无所知,而真正的SCP-2317文件除了最高层之外对所有人都保密。也可能是指Tufto的提案,其中基金会认为深红之王不再是威胁,而忽略了潜在的问题。

更新:确定是指SCP-4840

最后,七层

虽然通过电梯的格栅地板可看到七层的入口,但是电梯的机械装置似乎已被修改,无法再进入该层。

好吧,看来貌似不是什么好事。


就这样。反常部似乎是一个小型原始基金会,在早期的基金会内运作,运作的时间不明,目的不明。而且,也不知道是谁或是什么人在管理过这个地方…

虽然有证据表明SCP-3790内有人类活动,但该结构似乎已被遗弃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 这里早就被抛弃了,只留下了一堆设施。

通过个人观察,这些房间里的东西似乎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是我们故意忘记或忽略的东西,因为我们不再觉得它们有趣,因为我们被迫忘记,或者因为它不再存在。奇怪的是,反常部本身也符合这个标准,考虑到:

SCP基金会没有任何反常部曾存在过的记录。当前还未获得有关该建筑的信息。

通过阅读SCP-3790,这似乎是有掩盖什么迹象:没有勘探日志,没有进入七层3的尝试,甚至没有草率的尝试,以研究在这里所收容的东西。

对于所谓“SCP基金会反常部”的事情,理事会似乎很想尽可能少地记录下来。见鬼,我惊讶他们竟然让我们看这份文-

…呃。


他们为什么让我们看这个文件?为什么不把这东西限制为5级权限呢?为什么要不辞辛劳地锁定它的其余部分,却首先要让别人知道存在一个“SCP基金会反常部”?

因为这是在设套。

如果委员会认为这件事足够危险,以至于封锁了其内容,那么告诉我们它的标题似乎会适得其反,而且这个文件也似乎不属于机密。事实上…

锁定已覆盖

我们越过了锁进入了3790内部。我们的好奇心征服了我们,现在我们正在探索一篇文章的反常之处。

还记得我说过“问题很多,但都没有答案”吗?这就是SCP-3790的意义所在。这是一个秘密被安放的地方,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这让我们提出问题,建立联系,抓住那些原本不该被发现的答案。

归根结底,这个东西所包含的在事物的大计划中并不重要。他们在那里作为诱饵,让我们继续挖掘,上帝保佑,我们做到了。


太长不看

我无法表达对Croquembouche和djkaktus所写的的这篇绝对一流文章的赞誉。

SCP-3790从设计上讲是一个不完整的叙述,以一种专业的方式,从我们看到“反常部”的那一刻起,吸引所有人进入无法进入的七层,让我们着迷,通过在封闭的外墙上挖个洞的方式,让所有好奇的人都去积极的寻找答案。

反常部到底是什么,第七层是什么?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

当那一刻到来时,也许我们最终会明白,发掘那些永远不会重见天日的秘密是要付出代价的。



杂散观测

+SCP-3790包含了现实生活中的神话和物品(维瓦尔第,哈尔摩尼亚的项链)现存的SCP类存在(艾草,沉默先生)和一些尚未被破译的起源(伊恩,观察者),很像现在的基金会。

+虽然文档内隐喻这是个反常的部门,但有些证据表明“反常部”其实运作的更加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