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未定义 - 收容间#3942

项目编号:未定义(SCP-3942)

收容间#3942

项目等级:未定义


《未定义》是一篇非常难懂的skip,总体来说是因为从表面看它什么都没有解释清楚,出于某种原因,它的项目编号、项目等级和描述全都是“未定义”。但是,只要我们仔细深入地阅读,一切就会开始明朗起来。所以请各位系好安全带,带上您的家人,让我们一起去探索这个skip吧!


刚一出发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警告:

项目编号:未定义

项目等级:未定义

项目编号和项目等级都缺失了。当然,为了搞清楚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继续读下去。好,我们开始吧。

来到收容措施部分,我们立刻认识了收容间#3942(注意,这也正是我们正在阅读的这篇skip的编号)。收容间#3942必须时刻保持完全关闭。一切损坏必须立即得到修复。收容间里的东西——不论它到底是什么——必须被关在里面,这是第一要务。

还有一个有趣的地方值得注意,那就是两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被用在了这里。这表示收容间里的东西能够改变休谟值,也就是说它具有现实扭曲属性。

每日必须至少向收容间 #3942内投放4只烤鳟鱼。进入收容间 #3942的测试对象和人员应尽量投入额外的鳟鱼供应。

……鳟鱼?

我们回头再来看这个。

D-24390已被编为高优先度关注人士。D-24390及其所有已知亲属必须被扣留审问。

这个D级到底干了什么,这些跟这个skip又有什么关系?接着读下去,我们迟早会明白的。

现在是时候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

描述:审核中

……他妈的。

现在我们终于知道为什么项目编号和项目等级都是“未定义”了——描述根本还没有完成。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们能读到它?

又来了,更多的谜团。

接下来我们就要了解到这个SCP最初是如何被发现的。希望它能为我们揭示一些这个skip的信息。

我们得知澳大利亚宾加拉发生了大规模恐慌/逃离事件,一支机动特遣队接到报告后前去调查。逃离的居民全都不愿解释自己为什么要逃离,但其中一部分人指引特遣队来到了城镇中的某几处地方。在另一支特遣队的配合下,他们成功捕获了这个SCP,并将其收容进了——你猜对啦——收容间#3942。

有意思,但是这没有解答多少疑问。不过,我们现在终于来到了本文的精华部分:测试记录。

第一条记录很简单——D-24390(就是此前提到的那个关注人士)被指示进入收容间停留30分钟。她进去了,随后立刻要求离开,但遭到了否决。她在房间里保持一动不动,直至30分钟过后,她离开了收容间。

您应该还记得,最初那个镇子里的人原因不明地开始恐慌并试图逃离镇中的某种东西。我们可以推断这就是为什么D-24390(接下来我会简称她为D-90)一进屋就要求离开。至于为什么她一动不动,这很可能是在你无法逃离该SCP时它所产生的另一种影响。或者也可能D-90只是吓呆了(这个可能性并不大,到接近结尾时我们就会明白)。

下一条记录中,D-90被要求描述收容间#3942的内容物(在这里,我们可以推断收容间里除了D-90和那个SCP之外空无一物)。D-90变得焦躁暴怒起来,随后被施以镇定。我们可以推断,要求对象描述该SCP会导致对象的焦躁,这就是它的异常效应。也就是说,它是某种间接的逆模因。提醒你一下,不是那种“你一看到它就会忘掉它”的逆模因,而是——按照标准定义来说——一段能阻止自身被传播的信息,或者——在这个案例中——是某种能阻止其自身信息被传播出去的事物。

在第三次测试中,D-90被要求携带一条烤鳟鱼进入收容间#3942,并停留30分钟。她拒绝了,但被强迫服从。她扔下烤鱼,在此后的17分钟里一动不动,接下来的13分钟则开始说话,不时停顿片刻。然后她离开了。

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需要烤鳟鱼?为什么她要说话?好吧,考虑到房间里是一个活物,它很可能会因为饥饿而感到不安。于是基金会给了它一些烤鱼。至于第二个问题,这要和下文联系在一起看,D-90被问及为何要说话——她又一次焦躁起来,拒绝作出回答。这就表示她说的话包含了那个实体的部分信息。那么再加上她说话不时中断这一事实,结论是显而易见的——这个SCP有感知力,并能与人交流。

基金会又尝试了一次,依然用上了烤鳟鱼,因为上一次这么做就成功了。D-90进入房间,放下烤鱼,在30分钟内持续说话,间或停顿,随后离开了。该实体在与D-90进行交谈,只不过我们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我们可以推断出我们与D-90之间只存在视觉接触,而接收不到声音的信息,因为我们不知道双方对话的内容。

冗余记录已编辑

随便吧,省了我一些力气。

我们看到了另一次测试,D-90被指示用卷尺测量房间里一切东西的长度并将其记录下来。以下是测量结果:

  • 60 cm(鳟鱼长度)。
  • 175 cm(对象身高)。
  • 525 cm(收容间 #3942长度)。
  • 310 cm(收容间 #3942高度)。

注意到了吗?她没有测量那个SCP。基金会当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又把她送了回去。她测量了某个东西,但却没有记录下来——她因此受到了惩罚。

咚,又一段冗余记录编辑。跳过了3次测试。

D-90被指示携带一条烤鳟鱼进入房间,但这次必须使用上了橡皮子弹的手枪来阻止鱼被夺走。对象进入了房间,从这里开始我们发觉有些不对劲。她直接丢下了鱼,然后开始演示如何使用手枪,接着把手枪也丢掉了。此后她被强制带出了房间。枪中的子弹全都射向了安保人员,枪被回收时已耗尽弹药。D-90被严厉惩戒,随即被调任至SCP-028

那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乍一看,似乎是D-90袭击了安保人员——但很快我们就发现并非如此——向安保开火的是那个SCP,D-90教会了它如何使用手枪。这个SCP和D-90是一伙的。正因为如此,D-90受到了严厉的处罚,被重新分配到其他SCP项目去了。

从这里开始事态变得诡异起来。

下一次测试中,D-24391(D-91)进入了收容间,并被要求拍下该SCP的照片。D-91突然陷入痛苦,并最终死亡。D-91和相机无法被收回。

然后D-24392(D-92)带着录音机进来了,然后也死了。同样无法收回。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首先,我们知道这个SCP有逆模因的特性,基金会一开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留下它的记录,但是现在有别的什么变化发生了。这个实体有了新的目标,我们很快就会看到。

接着是更多的删节,耶。

D-94393(D-93)带着笔记本和笔进入了房间。D-93被要求提问“你想要什么”并记录下所得的回应。D-93记录下了一个回答,随后就被杀死了。他们成功取回了笔记本,但无法取回尸体。笔记本上写着“带她回来”。

到了这里,您应该已经注意到我全程都在用“她”称呼D-90。那是因为这段笔记中的“她”指的就是D-90。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自从D-90走后,该实体就开始杀人了。这个SCP与D-90之间显然存在着某种形式的友谊,从调任之前的那次测试记录里就能看出来。

实际上,基金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真的把D-90带回来了。

~ 记录删节 ~

D-90又回来啦!基金会让她带着鳟鱼进入房间,指示她在里面停留5分钟。当然,她照办了,还和实体说了话。然而当她被安保强制带出房间时,很多安保人员受了伤,并有一人死亡。对象遭到了惩戒。发现没有?虽然有一名安保人员送了命,但这里没有像之前那样用上严厉惩戒这种字眼。这表示很可能袭击安保人员的不是D-90,而是那个SCP。

~ 记录删节 ~

哇哦!我们跳过了8条记录!这可真不少!让我们来看看这一次的测试发生了什么。

D-90被指示携带卷尺和记号笔进入房间,测量此前未测量过的东西,并留下记号。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D-90扔下了尺和笔,开始呼叫医疗协助,并获得了批准。在D-90被镇定之后,她……呃……

对象发生宏观尺度的有丝-减数分裂,造成生物量损失。

啊这

为不太了解这方面的读者科普一下,有丝分裂指的是一个细胞分裂成两个的过程,而减数分裂是一个细胞进行两轮分裂变成四个细胞的过程(当然它们之间的区别不止于此,但对于这篇解密来说知道这些就够了)。我推测此处的“有丝-减数分裂”指的是:D-90的生物物质分裂了一部分出来,形成一个“细胞”。这个细胞分裂成两个,此时D-90又分裂了自己的一部分出来。我很快就会讲到这一推测背后的逻辑。

不过,我要先指出一个重大的事实,我第一次阅读时完全没意识到这个:

D-90是在生孩子。

在此前的8次测试期间,该SCP通过某种方式使D-90“受孕”了。当然,作为一个异常实体,它繁殖的方式与正常人类并不相同。我们知道那些孩子确实活了下来,很快我们就会在文中看到进一步的证据。另外,从最后一句来看,我们可以了解到只有D-90和医护人员离开了收容间,这意味着分裂出来的生物物质被留在了房间里。

现在我们来到了本文的高潮部分。

D-90被指示带着鳟鱼进入房间并停留一小时。D-90进入了房间,前5分钟她表达了喜悦,随后又表达了担忧。安保人员已在准备进入房间强行带走D-90,她在悄声说着什么。

在进入房间11分钟后,D-90使用了从SCP-028处获得的知识,制造了一个“基础动作符”。等一下,动作符是什么玩意?概括地说,动作符就是通过某种特定的身体动作来创造物体或操纵物理规律的法术。总之,想象一下《降世神通:最后的气宗》大电影就差不多明白了。于是D-90创造了某种护盾,安保人员发觉后立刻呼叫了增援。

D-90开始展示如何施展某一复杂的动作符,此时安保正在尝试拆毁最初她制造的护盾;D-90很快又将其修复。最后,D-90完成施法,通过在连续时空中刚刚开掘出的裂口,跳转到了某个未知地点。配备便携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MTF在此后赶到,稳住了休谟值水平并摧毁了所有的动作符。

那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在D-90进入房间后,她先是表达了喜悦,推测可能是因为即将实施的逃跑计划。在五分钟的谈话后,她又表现出担忧——但这是为什么?最有趣的部分来了:我们也不知道。尽管这看上去像是个借口,但它确实能解释后来的一些情节。然后,她用神秘的动作符魔法创造了一个护盾,“展示”(注意:这个“展示”是在教谁还是随便做做?)了如何在时空中开启一条通道,并跳入该通道逃走。SRA被部署起来,而我们并不清楚异常实体和它的子嗣有没有成功逃走。请记住这一点。

现在来看最后的测试。这是情节的“收尾”,但它也只是解答了我们的大量问题中的寥寥几个而已。

D-24407(D-407)被指示携带4条烤鳟鱼进入收容间,并在其中停留一小时。ta扔下鳟鱼,在房间里维持不动了一段时间。随后ta小心地在室内走来走去,在测试结束后离开了房间。

其余的测试记录因冗余已被删节。

那么,这条记录和此前的一切又有什么联系?它到底能解答什么问题呢?

您应该也注意到了,贯穿这个skip全局的主题是“不知道”。我们不知道它的编号,等级,实体的具体信息,D-90担忧的真正原因(也许是某个本文中并未说明的问题),等等等等。这也正是基金会面对的问题:他们啥也不知道。他们不知道有哪些东西穿过了D-90制造的“传送门”,他们不知道究竟有1个、2个、3个还是——该死,甚至可能是全部的实体都穿过了那道门。但是,至少有1个还在——从最后的测试记录中我们可以确认它的存在(正因为如此,它没有因为无关紧要而被删节)。我们不知道收容间里现在剩下了1个、2个、3个还是4个实体,我们只知道至少有一个。这就可以解释项目的等级了——之所以是未定义,是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它该算是keter,uncontained还是euclid。描述部分是“审核中”也是该实体的“逆模因”(比起逆模因来其实更接近于反概念)特性造成的。

让我们回到收容措施的部分,有几件事现在我们终于搞清楚了。4条鳟鱼是分配给房间里的四个实体的食物——假如里面真的有4个实体的话。但给得多总不会有坏处,不是吗?这也解答了为什么D-90会被视为重点关注人物。

至于那些SRA,实体究竟做过什么扭曲现实的事?它顶多也就是杀了几个人,还撩拨了某人的感情——离现实扭曲还差得很远。那这是为了什么?

好吧,不知您还记不记得,D-90的动作符最后是被便携式SRA摧毁的。所以,收容间#3942里装这些SRA会不会并不是为了阻止某种东西出去……

……而是为了阻止某人进来?

《未定义》的解密到此为止。


总而言之,《未定义》讲述了两个被敌对势力捕获并一同囚禁的生物相恋并最终分离(?)的故事,而基金会全程都在企图拼凑起事情的全貌。它告诉我们,即使是基金会收容的最诡异的怪物内心仍然有可能拥有人性。说真的,这是个非常美好的主题。

……当然,前提是你按照上述解读来看本文。一篇SCP往往有很多种解读的方式,这一篇也不例外。关于这篇SCP已经有好几种其他的解释,而且它们全都非常有理有据。这是我个人对本文的一些浅见,我已尽力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只要你愿意,你完全可以对其作出自己的解读。;)

“D-90”计数器:在本文中“D-90”总共被提到46次。


“我的原创角色勾搭上了我的改编055然后他们用方便快捷的现实扭曲能力私奔了”
——/u/njj3400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