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00解密2: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

如果有谁在读这个的话,求你,求你,把它搞清楚。给我解释一下。有谁……谁都行。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SCP-5000解密2: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

SCP-5000(“为什么?”) | 项目等级:Safe | 作者:Tanhony | 解密作者:EternalGoldenBraid(/u/Lawh_al-Mahfooz

第一部分 - 免责声明

在我开始之前,希望是在图像小说发行之前(它是不是已经发行了?),我需要写一些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1:SCP-5000的作者是Tanhony。我不是Tanhony。Tanhony已经,简短而未确实地,认可了这篇解密1。接下来的是我自己对SCP-5000的解读,基于我相信是Tanhony有意插入其中的证据。在我使用“知道”、“揭示”、“发现”这类词汇的时候,请记住这一点。即使我的结论不是Tanhony的本意,我也希望我的个人解读能协助您更好地欣赏SCP-5000。

免责声明2:就我所知,这篇解密和任何其他的解读都没有被Tanhony证实是正确的。如果我在这点上误解了,请纠正我。

免责声明3:我在2020年4月左右就开始构思这篇解密了,但一直到2021年6月才开始写作,那时候SCP维基用户“ObserverSeptember”已经根据类似的理论写作了一篇故事。我是在其支持之下写出这篇解密的。对于那些已经读过那篇故事的人,我很抱歉我剧透了这篇解密,但您可能也已经猜想到了它的走向。

免责声明4:我在本解密中呈现的内容与我最初的设想有一些重要的不同。在读过前面提到的那篇故事之后,我考虑过将两者结合起来,但最终还是决定仅呈现我当前更喜欢的版本。

免责声明5:本篇解密将预设您已经阅读过SCP-5000以及yossipossi对它的解密。我同样推荐您阅读SCP-055SCP-579SCP-682以及SCP-2998。事实上,还有其他我推荐您提前阅读的文章,但指出它们可能会破坏这份解密,它们会在相关的时候提到。

第二部分 - 概述

我最喜欢的大学英语老师曾给我上过非常重要的一课,那就是,在伟大的文学作品中,一切都是重要的。象征无处不在,意义隐含在每一个平凡无奇的表面之下。因此,在一切中寻找意义便是在千头万绪中寻到模式的捷径。除此之外,我的理论适应了许多不同的证据,并且没有以我所理解的任何方式明确地与文本冲突。我将它留给诸位来判断其有效性,并对你们会认可它抱有乐观的态度。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发表这篇解密了。

我将以逻辑的顺序呈现证据,而不是从我自己的解释开始;如此一来,我就可以为各位铺上导轨,让大家可以跟随着体验我得到的启示,就像你们也在自己发现谜底一样。这就是我所谓的沉浸式解密啦!

第三部分 - “实体”的特征

我颤抖着拿着文件的双手。“确定是吗?”

他点了点头。“我们昨天收到了PNEUMA成员的报告。每个人都是。”

“连我们也是?”

“连我们也是,Tejani。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赞成这个该死的蜥蜴…”

“我们该怎么办?”

“你知道我们该怎么办。在我们开始动手前,我想,我们必须散布解药。否则它会出手制止我们的。”

“上帝保佑我们,一号。”

“别这样,Tejani。那是在说话。”


yossipossi的解密回答了大部分关于SCP-5000的明显问题,但最大的问题,“”(实体)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我们的答案只有:

它的目的极其邪恶,尽管我们从未知道这一目的具体是什么。

但是我们真的不知道吗?为了确定这一点,我们需要知道那个实体具有和没有什么特征。从这里出发,我们可以开始构建出理论。

  1. 它不是模因性的,至少不是标准意义的模因性。这是因为对实体的解药本身就不是模因性的,而如果实体是模因性的,我们会希望它的解药也是模因性的。(模因论可能借鉴了顺势疗法2。)
  2. 它是人类感觉到痛苦的根源。一旦摆脱了它的影响,我们就会对痛苦免疫。
  3. 解药是暂时性的,至少对一些人来说是这样,之后他们的痛觉以及很可能是实体对他们的影响都会恢复。这显然是随机的,也没有确定的起效周期,否则就没有必要像那个机动特遣队指挥官那样对它进行定期测试了。
  4. 实体位于人类“心智圈noosphere”内,也被称为集体无意识。当心智圈的概念融入SCP的设定中时,它经常被视为一个可以探索和外部修改的物理领域。那实体既不是我们心智圈的天然组成部分,也不是与我们共同进化的,而是一个外来的占有者,在过去的某个时刻侵略了我们的心智圈。(实体可能是类似于SCP-3125的东西:一个“具高度侵略性的异常已扩散模因复合体,起源自我们的现实之外且正与之发生部分交汇。”)
  5. 实体可以与受其影响的人交流。这一点展现出来的唯一形式是接收者听到自己的声音在不连贯地说话的“幻觉”。这无疑是Pietro Wilson在老式收音机里听见的东西,也可能至少是指挥官Morrison和Rhodes博士开始尖叫的部分原因。还有第三个例子,据我所知迄今为止还没有被意识到,将在后文谈到。
  6. 实体同样可以影响受其影响的人的行为。尽管这一点的边界还不确定,它似乎不仅仅是通过上述的交流方式来建议人们做出某一行动。
  7. 实体的存在取决于受它影响的人类。如果受它影响的人类全部死去了,实体也会随之死亡。
  8. 那个实体非常可怕。在发现它之后,监督者议会和伦理委员会都全体一致地、毫不犹豫地、在没有任何外力强迫的情况下投票决定消灭人类。考虑到基金会日常处理的可怕的人类苦难,以及实际的原因,只有无比巨大的恐惧才会使他们突破那条底线。

这些要点里,第2点和第8点在这篇解密中是最重要的。我相信所有这些特征都已经广为人知了,但我认为我应该在这里呈现一遍,确保它们都被清楚地理解了,并且可以在需要时引用。

第四部分 - 其他理论以及它们为何不成立

若是没有批判力,我们将总能得到想要的结论:我们会去寻找并且找到确切的证据,并把目光从任何可能危及我们偏爱的理论的东西上移开。如此一来,我们将很容易就会获得看似拥有压倒性的证据来支持一种理论;然而,如果保持批判的态度,这种理论很可能就会被驳倒。

卡尔·波普尔,《历史决定论的贫困》


关于那个实体的本质和意图的假设,我知道有至少两个其他的理论。我将在这里简单地介绍并反驳它们。

理论1:实体是“同理心”。这一点可以有各种不同解读,但其中最突出的是:实体对人类的影响是唤起同情的感受(情感同理心),作为一种防御机制(见第7点)。失去同理心后,基金会杀死所有人来解决实体的问题就没有了任何道德上的障碍。

这个理论有两个明显的问题。首先,如果实体的影响是那么正面的话,基金会为什么要摧毁它呢?如果是这样,他们会把这个实体分类为Enochian级(基准现实的组成部分)或者Thaumiel级异常。其次,如果基金会把自己从同理心中解放出来了,他们为什么会选择消灭人类而不是奴役人类?精神变态的本质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剥削他人,正如混沌分裂者或者Marshall,Carter & Dark。举个例子,死人不能在强制劳动营里工作,为监督者议会赚取利润。所以这个理论和基金会的行动是不一致的。

理论2:实体是SCP-682。一旦基金会发现了它,他们就被它对人类的厌恶所劫持,因此开始了灭绝人类。

这个理论乍看之下似乎是有道理的,尤其是考虑到SCP-682的访谈记录和Samuel Rhodes3的访谈记录之间的相似性,但它与证据不匹配。比如说,我们看到SCP-682是被释放了,而不是被圈禁起来(既然处决是做不到的),然而基金会在和那个实体战斗,当它出现“在地平线之上,就像个被拉伸的人a person stretched out一样”。拉伸stretch out?这一点很重要,所以要记住。)SCP-682知道那实体,因此O5-1说“赞成这个该死的蜥蜴”,但它们不是同一个实体。

我想这就反驳了对这个实体最流行的假设。若您还有其他假设,请在评论中告诉我。

第五部分 - 对话

我用心的眼光看见了我的主。

祂问:“你是谁?”我答:“我是您。”

您无处不在

而所在不知您的存在。

于我的存在之中,有着我的毁灭;

于我的毁灭之中,我即是您。

曼苏尔·哈拉杰


这首诗和这个论点没有很大的关系,但我对SCP-5000的着迷让我觉得我不摘录它就是对你们的伤害,因为yossipossi的解密没有提到它,而且我觉得这里似乎就是最适合把它塞进去的地方。页面靠近末尾的隐藏文本似乎是两人之间的对话:

你说了入侵,对吧?可能不会再有多少次发生了。

对。

别这么说。那对你来说肯定更糟。每个人发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之后都会这么说。

我的天啊。

这可不是几个小时就能搞定的事情啊,哥们。你能安静几分钟吗?我当然不能了。不能,还不能。被入侵的感觉。

为什么不呢?

别那么说!别再提这个了。

我们应该顺其自然的。

我一直在想,就是,结束掉这一切还比较好一点。不是因为我们发现了什么。他们要花上多长时间?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所成为的一切。你知道他们会说什么的。

是我。都结束了。还需要点时间。

你有洁癖,对吧?

你收到回复了吗?我们不应该看的。你也是。我估计没人会再谈论别的事情了。

我真觉得恶心。


它看起来很像是以加密方式隐藏在最后一张图片里的O5-1和Tejani之间的对话的续集。可是这段对话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它们全部由短句组成,有时还讳莫如深或杂乱脱节:“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所成为的一切。你知道他们会说什么的。”那不是正常的人类之间的对话,但我们已经看到过类似风格的内容了:

七。五。能听到吗?你眼睑之间的洞里有个孔在发光。我之前从来没去过凡尔赛。我想要被爱。九。我正站在你身后。五,我是我们俩中的所有,正站在你身后。女神吞噬了海中的城市。九,地上有个洞,里面有答案在等着你。七,看,你在孵化。你在孵化!


隐藏的对话几乎无疑是那实体在说话。想想它还说了什么:“是我。”比较一下这句话和“我是我们俩中的所有,正站在你身后。”最有可能,这是对图片中那段对话的回应,实体在对O5-1和Tejani说话,阻止他们灭绝人类:“你能安静几分钟吗?”;“别再提这个了!”;“我们不应该看的。”除此之外,隐藏在[文件已删除]后面那空白的三个月里,可能就是实体的独白或与Pietro Wilson的对话。

第六部分 - 名字的含义

We are spirit bound to this flesh
我们是被肉体束缚的心灵

We go round one foot nailed down
我们只能钉住一只脚移动

But bound to reach out and beyond this flesh
但我们注定要延伸并超越这肉体

Become Pneuma
成为普纽玛

Tool乐队,“Pneuma


如我在概述中提到的,这个理论的很多证据都是来自于隐含在名字中的明显含义,并且除此之外,这些名字就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含义了。

这些名字中的第一个就是普纽玛PNEUMA,Pietro Wilson将其描述为“一个跟‘万花筒KALEIDOSCOPE’一样的大型记忆删除项目,除了它是主要关注于人类集体的无意识,心灵空间,随便你怎么叫都行。”“万花筒”是在SCP-4156中提及的,它的作者也是Tanhony,但除此之外似乎就和SCP-5000没有更多关系了。然而,普纽玛这个名字,就是关键。它的第一个谷歌搜索结果是这个定义:

(斯多葛学派观点)一个人充满活力的心灵、灵魂或创造力。

维基百科告诉了我们更多关于普纽玛的信息(如果你不相信我引用的维基百科,可以自己去检查来源):

普纽玛(πνεύμα)是一个古希腊词语,意思是气息,在宗教文献中,它的意思是精神或灵魂。

在古希腊医学中,普纽玛是生命器官的系统机能所必不可少的循环气体。4


半口语地说,PNEUMA有一个特别具体的英语翻译:“breath of life(生命的呼吸)”。

另一个有着隐含意义的名字是Ganzir,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要塞城市,在Samuel Ross在那里受访之后被摧毁了。这个地点,可能比任何其他地点都更与实体相关。再次转向维基百科,我们发现它的名字来源于古美索不达米亚传说中的冥界女神埃列什基伽勒Ereshkigal的宫殿。这个传说对死后世界的描述如下:

……位于地底深处的一个黑暗、沉闷的洞穴,人们相信那里的居民还在“以影子般的形式”继续着“地球上的生活”。唯一的食物和饮料就是干燥的尘土,但死者的家人会在祭奠时把酒洒在地下供他们饮用。和古代的很多死后世界传说不同,苏美尔人的冥界里没有对死者的最终审判,死者也不会因为在世时的行为而受到惩罚或者得到奖赏。

埃列什基伽勒也在SCP-4960成人内容预警!)中有提及5。只是随口一说。

现在我们有了足够多的符号来把一切拼凑起来了,再多的支持细节都只是进一步的确认。那个实体,它同时既是“生命的呼吸”,又是一个不道德的地下干燥世界,全人类都在那永无止尽的可怕洞穴里永世不得超生。

这让你想到了什么?

第七部分 - 启示

神智学者们已经猜测过,宇宙以宏大而壮丽的方式循环着,而我们的世界、我们人类这一种族的存在,不过是转瞬即逝的偶发事件。他们暗示世上还有一些怪异的远古残留造物,若我们没有被盲目的乐观遮蔽双眼,就会为这些造物而胆寒。

H. P. 洛夫克拉夫特,《克苏鲁的呼唤6


也许是某个糟糕到可以达到实体特征第8点所谓非常可怕的标准的东西?

那么,SCP-2718中Roger Sheldon的独白如何?把这些选段放在一起,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Sheldon:一开始我不敢说出来。你们不会让我离开收容的。真相是,我记得所有事。我记得有一开始是一阵甜蜜的湮没,就像沉睡一样;但回想起来,我觉得这还不到一天。缓慢,但很明显,我带着梦一样的意识回到了身体上:在一开始我毫无知觉,盲、聋、麻木,但接着就像所有的神经都再次连接上了一样,我的感官恢复了—比还活着时更甚。我感觉自己困在一个动弹不得的躯壳里,挣扎的烈度慢慢提升:敏感,接着尖锐,再接着就是煎熬。我不能完整地向你们表述—但请摒住呼吸,超越冲动,超越痛苦,超越绝望—头痛欲裂,眼球外凸—一次无尽的窒息之梦。[…] 在那期间,我确实、绝对、彻底地孤独着,没过多久我所有的记忆就枯萎成灰、被无尽的痛苦所掩盖。

Ganzir:……位于地底深处的一个黑暗、沉闷的洞穴,人们相信那里的居民还在“以影子般的形式”继续着“地球上的生活”。

Sheldon:在我过去的生命里,我有思索过天堂地狱,以及我会去到其中的那一边、或者两者之间的问题。但和我想象中天堂的麻木或是地狱的折磨而言,这种感觉完全不同。在地狱,至少有确实的施虐者、有对过往行为的记忆、以及少许正义,即便是我的灵魂已经违抗了它。我能想象到在地狱的宽慰,对于我这样的心灵确实如此。

Ganzir:没有对死者的最终审判,死者也不会因为在世时的行为而受到惩罚或者得到奖赏。


如果你还没有读过SCP-2718,很抱歉这里的剧透,并且请务必去看一看。同样可以在这里找到/u/modulum83的解密。解密的结尾提到:

有一个理论是,人本身的信念决定了他死后世界的样貌,我们的死后世界是和我们的宗教或信仰一致的。SCP-2718在此基础上更进了一步,重新定义了你原本的身后事,代之以无尽无果、甚至超越时间之界限的苦痛。一旦你接触到这一信息危害,这便是在死后等待你的最终命运。


实体便是那信息危害,从很久很久以前它侵入我们的心智圈之后,我们就一直暴露在其中。Roger甚至间接描述了实体的物理形态,他提到“一种我的每个部分间可怕而令人发狂的延展stretching感。”实体就是人类一切苦痛的来源,很可能需要痛苦来维持自身的存在。无论如何,它在人类心智中的存在便生成了一种普纽玛,将我们的意识不自然且永久性地绑定在尸体上,无论它们最后变得多么微末。

鉴于Roger Sheldon对他那史无前例的双向旅行的描述,我想这确是非常可怕的。

现在我可以说出ObserverSeptember写的那个让我一跃而起写完这篇解密的故事了:《令人作呕》。

延伸这个解读,基金会承担了“死者的家人”“把酒洒在地下供死者饮用”的角色。杀死一个人类就是将他们送往Sheldon受过的折磨之中,但杀死每个人类却会让这个实体消失,因为尽管它是所有生者和“死”者痛苦的根源,它的存在仅仅依赖于活着的人类。基金会的斗争并非为了拯救我们,而是为了拯救每一个死过的人的灵魂。

对于那些古老的死者,我们还想象他们的痛苦吗?

也许,在这种情况下,灭绝人类仍然是最好的结局。有两种更坏的结局。一种是Pietro呈现给我们的带着-055跃进-579之后带来的大重启。另一种,我相信,是实体的“孵化”。我如此解释是因为,在此之后,或许就连灭绝人类都无法终结这永恒的折磨了。而第一个结局便会去往第二个的方向。

第八部分 - 进一步的证明

现在我们知道了实体的本质,这一部分将据此给出SCP-5000其他部分的解读。

在日记条目0001-5中,Pietro讲述了一个故事,是SCP-5000故事的平行微缩版。他发现一只猫一直在撞翻他父亲的植物,便告诉了他父亲,于是他父亲就把猫踢死了。在这个故事里,谜团最后揭示了,可Pietro并不乐于知道它。

在整合文件0001-2中,我们了解到,在向所有的高级职员和站点主管发送了一连串指示后,有“一股自杀与辞职的浪潮”席卷了基金会,那些指示或许详细介绍了消灭人类的计划以及这么做的理由。这是他们在得到实体的解药之前,也许意味着是实体在影响他们去自杀或辞职。

SCP-1440对分配给它在难民营之间运送的人类没有影响。这可能意味着从实体中解放会使它的运送者基本上变得“非人类”,就像Pietro在Site-19的基金会研究员眼里看到的那样:“但是他们的眼睛……就像是那里缺了点什么。缺了点火花。只盯着他们的双眼,我看不出他们是人类。可能甚至已经死了。很难描述,但是让我毛骨悚然。”然而,也可能是SCP-1440从根本上就和死亡交织在一起,而死亡又和实体交织在一起,因此从实体中解放也就导致了从SCP-1440的解放:

SCP-1440:如果你为了你的生命选择以一局纸牌游戏挑战死亡,那么千万不要做一件事。

Dr. ████:什么事?

SCP-1440:赢。


当Samuel Ross将[信息已删除]说给指挥官Morrison和Rhodes博士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是“尖叫,随时间推移音调越来越高,在录音的剩余部分持续不断。”如果他们仅仅是知道了实体是什么的话,那么不管它有多可怕,这对两名久经沙场的专业人员来说也过于反应过度了。但有可能导致这样一种反应的原因是,告知他们的内容让实体注意到了他们,随后它给他们施加了剧烈的痛苦,迫使他们自杀。GOC可能并不理解发生了什么,因此某个自动认知危害过滤器或者受实体影响的数据库管理员删除了这段信息以防Pietro录下音。若非如此,他们应该会和基金会结盟。

如《令人作呕》中所述:

“你怎么忍的?”另一个皮肤苍白,棕色头发的女人大声说,“普纽玛治愈了我们,但我们仍然能感觉到周围的死者。如果我们能在没有消除痛苦的情况下发现它,那它就会变得更迟钝,但是——我仍然能感受到它们。疼痛蔓延到所有这些微小的碎片上。这……”

“令人作呕。”


想象一下用完整的痛觉感受这段经历。我想我也可能会尖叫。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对付实体的解药,但Bright博士是这样描述它的:

女孩:喔,冷静点,孩子,我们有的是时间。那就是一大堆图像而已——鸡蛋、树木、宗教的东西。本身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但是我猜它们之内有某种编码。不过没有起到他们应有的效果——(轻拍项链)——可能是因为这玩意。

鸡蛋涉及到实体说的“孵化”,但“鸡蛋”、“树木”、“宗教的东西”三者就涉及到了生命的总体概念。“宗教的东西”可能与救赎有关。因此,对实体的解药可能也就是它在概念上的对立面,它包括了生命和救赎,这是与实体施加给我们的东西完全相反的。

第九部分 - 评论意见征求

尽管我已经解密了大量的象征符号,但在SCP-5000中仍有一些我尚未破译的名称和事件似乎是有意义的,如果它们真的有什么含义的话。若您在评论中发表了对其中的一个或者多个名字的含义的解读,而我也认为是正确的话,这些解读将会整合到这篇解密中,您的用户名也会在概述里被提及。这难道不是很鼓舞人心吗?

它们是:

  • Morrison、Rhodes、万花筒,以及Crow教授的欧罗巴这几个名字。
  • 奇怪地特别指出了在Charles Gears博士逃脱后,有一支暗杀队伍前去追杀他,但结果未知。
  • 实体的这段陈述:“你眼睑之间的洞里有个孔在发光。我之前从来没去过凡尔赛。我想要被爱。”

第十部分 - 后记

一种既隐藏又可感的力量似乎持续地占据着,以暴力的方式揭示了生命的原则。[…]然而,又有什么存在能毁灭那毁灭一切的事物呢?是人!被指控屠杀人类的正是人类自己。[…]永远被鲜血浸透的整个世界,它不过是一个巨大的祭坛,所有的生命必须无穷无尽、不加限制、永不停歇地献祭,直到万物的大圆满的到来,直到邪恶被永久地灭绝,直到死亡本身也就此死去。[哥林多前书 15:26]

约瑟夫·德·迈斯特,《圣彼得堡的第六段对话》


倘不是因为害怕不可知的死后,

害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

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

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折磨,

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

威廉·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一场7


我见日光之下有一样智慧,据我看乃是广大。

就是有一小城,其中的人数稀少,有大君王来攻击,修筑营垒,将城围困。

城中有一个贫穷的智慧人,他用智慧救了那城,却没有人记念那穷人。

我就说:“智慧胜过勇力。”然而那贫穷人的智慧被人藐视,他的话也无人听从。

传道书9:13-168


喔。

所以原来如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