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CN-2101 - 无尽贪婪与十三世界

评分: +33+x

注:由于SCP-CN-2101使用的原版式会部分遮挡文字内容,故采用黑标版式(旧)。


本文涉及项目核心内容的解析,请务必在阅读本文前通读SCP-CN-2101全文。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可以说,正是我们的私欲毁灭了我们自己。

SCP-CN-2101-无尽贪婪与十三世界

项目作者:Doctor AnybodyDoctor Anybody

解密作者:Researcher TwelveResearcher Twelve&All things are oneAll things are one

鸣谢:感谢Doctor AnybodyDoctor Anybody提供了部分内容的解析。


前言

各位好啊,我是Researcher TwelveResearcher Twelve一个热心的老实人。

本次是我第一次解密,缺乏经验,可能会出现问题,见谅。

SCP-CN-2101是一篇相当优秀的作品,同时在构局上也极为复杂,我会尽力讲明白这篇文档究竟讲了些什么。需要说明的是,这篇文档共分为明线、明暗线与暗线,其中明线和明暗线是我本人的理解,而暗线由于需要主观猜想,我同时贴出我的想法和项目作者Doctor AnybodyDoctor Anybody的解释。但是,你没必要就以这篇文章中的观点为标准,也不用过多在意作者的想法——作者Doctor AnybodyDoctor Anybody已经声明,SCP-CN-2101是一篇带有混沌多解性的作品,任何人都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想法去解读,无论是祂的想法,还是我的想法,都并非该项目的唯一解。

诸位前辈好,晚辈在这里给各位佬鞠躬了,咱是All things are oneAll things are one一个废物

本次解密没出什么功劳,却忝列之中,惭愧无极。

(搞毛啊喂!您这“惭愧至极”和“晚辈”又是在搞什么卖弱吖!——Researcher TwelveResearcher Twelve


主要故事情节(明线)梳理

好,你点开了这篇文档,那么,让我们先看到特殊收容措施,于是乎,你看到了如下文字:

对SCP-CN-2101的探索应通过D级人员进行,且必须被至少一名Level 4权限人员批准。

更新收容措施:自██/██/████起,对SCP-CN-2101-B13的探索应遵守“鲸吞”协议


空行

我得说,一眼看上去这算不上多长。可是点开协议一看,天,这真是长得令人想咋一下舌头。所以你匆匆扫了一眼,留了些印象,决定看看下文后再回头注意这个部分。因此我们暂且先跳过这个部分,留待下文解析。现在,让我们看到描述的部分:

描述:SCP-CN-2101是一所位于██的大型废弃建筑,其外部有重度破损。SCP-CN-2101目前正处于严重失修的状态,其门窗严重老化,导致SCP-CN-2101难以进入。SCP-CN-2101内部共有十三(13)道可供进出的门,已被编号为SCP-CN-2101-A1~SCP-CN-2101-A13。

当一个SCP-CN-2101-A个体被由外向内打开时,将触发SCP-CN-2101的主要异常性质。此时,被触发SCP-CN-2101-A个体将成为一个时空虫洞,通过此类SCP-CN-2101-A个体可分别抵达十三(13)个不同的平行/口袋空间,已被编号为SCP-CN-2101-B1~SCP-CN-2101-B13。值得注意的是,由内向外打开SCP-CN-2101-A个体并不会触发其异常性质。

进入SCP-CN-2101-B后,除音频记录外的所有信息传输方式都无法正常传递信息。尝试使用无人机探测SCP-CN-2101-B也无法进行。

SCP-CN-2101于19█年██月██日初次被发现。最初,SCP-CN-2101并未引起足够重视,也未对SCP-CN-2101-B进行探索。在SCP-CN-2101-A1~SCP-CN-2101-A12因未知原因无效化后,SCP-CN-2101引起了较高重视,此后对SCP-CN-2101-B13进行了探索。

对于SCP-CN-2101-B13可能的潜在异常性质正在研究中,若对于此性质基金会已获取信息准确无误,则SCP-CN-2101极有可能导致ZK级现实终结情景。具体内容请参考附录CN-2101-C。

这并不复杂。通过描述,我们可以确认以下信息:

  • 这是一栋废弃建筑,有13扇门可以通向另一个世界。
  • 这13扇门中的12扇不知道怎么的被无效化了。
  • 这玩意可能会造成ZK级现实终结情景。

好的,看上去相当唬人,我们搞不好错过了什么。我们现在回头看看收容措施,在“鲸吞”协议的目的中,我们可以看到如下内容:

  • 预防SCP-CN-2101可能的潜在异常性质的显现
  • 在潜在异常性质显现的情况下,控制SCP-CN-2101影响区域的进一步扩张
  • 解明SCP-CN-2101的异常性质

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CN-2101的异常性质会扩散。

我们继续往下看,看到措施部分。

  • 定期派遣D级人员进入SCP-CN-2101-B13,每月应不少于一(1)名。此外,设置站点常驻心理辅导小组,对成功返回的人员进行心理辅导,以获取更多信息
  • 在SCP-CN-2101周围建立隔离带,严禁任何未经授权的职员或平民接近SCP-CN-2101区域
  • 在站点安装多台康德计数器,以建立有效的监察和观察预警系统,一但休谟值出现异常降低,立即报警
  • 一但SCP-CN-2101的潜在异常性质显现,应投入较多研究人员对SCP-CN-2101进行研究,力求迅速无效化SCP-CN-2101。此外,以下措施将被批准用于扼制/减缓SCP-CN-2101的扩张速度:
    • 数台(具体台数随SCP-CN-2101影响区域的范围变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cranton Reality Anchors(SRA)将被部署于SCP-CN-2101影响区域的外围,以形成一条现实保持绝对稳定的休谟带。数座核电站将被建立,并为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组独立供电。
    • 数个(具体个数随SCP-CN-2101影响区域的范围变动)能保持稳定的快子流通过(最大输出功率为100W)的 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Xyank/Anastasakos Constant Temporal Sinks (XACTS)将被安装并用于稳定因果性,确保休谟带不被摧毁。应对装置每月进行一次维护。
    • 数组(具体组数随SCP-CN-2101影响区域的范围变动)“北中寒”型大型奇术冰结装置将被部署于SCP-CN-2101影响区域的外围,装置应在任何时刻保持运行,以冻结任何可能于SCP-CN-2101影响区域内部因低休谟状态导致出现的异常生物体。捕获的异常生物体应送至Site-CN-00分站进行研究。
    • 应将SCP-CN-2101影响区域及其周围区域划为军事禁区,并在Site-CN-00分站建设大型武装系统,以击落任何进入的航天器等。MTF-丁卯-27“长夏无冬”将负责应对敌对组织或异常的干扰入侵。
  • 若SCP-CN-2101影响范围进一步扩大并呈现出难以抑制的趋势,则启动“鲸落”协议

稳定锚、时间槽、奇术冰结装置,甚至还有常驻特遣队和心理辅导小组。啧,这阵容可真是豪华,基金会得砸多少钱啊。从另一个方向来看,也可以窥出这个skip相当危险。但这还没完,还有一个协议呢:

  • 控制SCP-CN-2101影响区域的进一步扩张
  • 无效化SCP-CN-2101
  • 减小SCP-CN-2101造成的伤亡

继续往下看,你还可以看到基金会废除了帷幕协议,准备进行外太空移民想要跑路,甚至试着向隔壁DDD基金会学习向异常扔核弹,还调配的巨量的研究员去研究这个异常。

很显然,这是一个有点Apollyon气息的skip。

可是这时候,疑点就逐一出现了:

  • 描述部分的B1-B12世界为什么会无效化?和这场灾难有什么关系吗?
  • 为什么一扇门会造成ZK级现实终结的情景?
  • 还有,这个Site-CN-00到底是啥子玩意

好吧,好吧,让我们往下拉一点,你就会发现这篇文有上万字的附录。

因此,就让我们来逐一解读这些记录。


附录CN-2101-a:初期探索记录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四篇附录:

  • 音频记录CN-2101.1
  • 音频记录CN-2101.2
  • 实验日志CN-2101.1
  • 采访记录CN-2101.1

有音频,有实验,还有采访,挺丰富啊。

阅读完这四篇记录,我们可以知道以下信息:

  • B13世界基本没有动物,却有繁茂的植物。
  • “交响乐团”和MTF-乙丑-5遇见了一只类似鸭嘴兽的怪兽。“交响乐团”的队长被其咬死,MTF-5的一位成员被咬伤。这只怪兽最终被MTF-乙丑-5杀死。
  • “交响乐团”和MTF-乙丑-5的队员们自相残杀,似乎全军覆没。
  • X-1 Trumpet和MTF-乙丑-5 Falcon在并没有死的情况报告自己已死。
  • 怪兽能够发出人类的声音,DNA也显示人类的痕迹。
  • X-1 Drum似乎失去了记忆,而且在不久后脑死亡。死前经历了一个奇怪的梦境。

这六点对我们解决上文提出的疑问并没有什么帮助,甚至衍生出来了几个新的问题,主要为:

  • B13世界的怪兽从何而来,他为什么能够发出人类的声音?
  • 为什么收容小队和机动特遣队的人会自相残杀?
  • X-1 Drum到底经历了些啥?
  • 梦境到底暗示着什么?

我们不知道,如Drum所说,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恐怕你会失望的。

除了更多的问题外,我们并没有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我们直接进入下一个附录。

附录CN-2101-b:进一步探索

这三篇记录全在描述MTF-丙申-22的经历。没什么好说的。

但首先吸引你的是一个人名:隋落博士

前两个送命的小队可没有配一个博士进入B13。

而你点开脚注,又发现:
隋落博士曾多次申请进入SCP-CN-2101-B13,原因未知。

于是疑点突然出现:隋落博士为什么要多次申请进入B13呢?这尚且是个谜。抛开这个问题,我们继续往下看,看看我们能发现什么:

隋落博士:也许是这样。但是,一方面,我想对SCP-CN-2101-B13进行更全面的观察,确定此处的生态情况;另一方面,先前所有的队伍都选择了树林进行探索,对于大部分的情形我们已经相当了解。所以,我建议我们沿海岸前进。

前两次小队都是在树林中前进的,而MTF-丙申-22却选择了海岸。

这不是个解释,余生。没有窗户,门封上就是一片黑暗,即使是为了阻挡什么东西,人也无法在里面生活。只有一种可能,为了封存里面的什么东西,封上了门,使其不被什么生物发现。好,柜子里有东西吗?

屋子被木板堵住了,似乎是想阻止什么生物发现屋子,或者屋子里的东西。

隋落博士:全是日志。所谓封存的大概就是这个了。

丙申-22-雪线:整整一柜子啊。

隋落博士:等等,好像还有一张地图。(停顿)哦,全都糊了,用处不大。

屋子里装满了日志和地图。此时能够初步推测出这也许是B13的地图。

丙申-22-雪线:应该可以……(停顿)真恶心……

(未知生物的咆哮声)

丙申-22-雪线:操啥玩意——

(撕咬声,三声枪响)

(沉重的呼吸声)

丙申-22-夜雨:这鬼地方里都是些什么鬼玩意……雪线?

丙申-22-雪线:大概没事……就是手背被咬伤了。

MTF-22遭遇到了一具腐烂的尸体,雪线被其咬伤。说真的,看到这种情节,我已经有不祥的预感了……

丙申-22-长歌:就这样吧。等等——隋落哪儿去了?

丙申-22-余生:他走在最后一个——该死,我以为他一直跟着我们。恐怕他回头了。我早就觉得他不太正常。

丙申-22-长歌:操。

隋落博士悄然离开了大部队,自己深入了B13。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长出一口气:貌似MTF-丙申22可以幸免于难,我们的预感没准错误了。

那么我们翻开下一篇音频记录。

丙申-22-雪线:(低声)抱歉,长歌、魂归、余生和夜雨。

(三声枪响)

丙申-22-魂归:雪线?你在干什么?

丙申-22-雪线:我不想回去。

丙申-22-魂归:什么?

丙申-22-雪线:在你们处于睡梦之中杀死你们,不仁不义,但我只能这么做。

娘希匹,特遣队最后还是被搞死了。

你只能翻开最后一篇音频,这篇音频关于雪线,发现基本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么我们就只能按照惯例,罗列一下附录CN-2101-b能够获取的信息和问题。

信息:

  • 隋落博士因未知原因多次要求进入B13。
  • B13内部建筑的入口有木板遮掩。
  • 雪线被一幢建筑内的尸体咬伤,在夜里失控杀死了MTF-22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
  • 隋落博士与雪线暂时下落不明。

问题:

  • 隋落博士为什么要进入B13?
  • 尸体和尸体烂成的液体有什么来历?
  • 雪线和隋落在此之后发生了什么?

OK,问题依然多得很。而当你以为这篇文章估计要结束,可以开始梳理一下时,Look:

  • 音频记录CN-2101.6
  • 音频记录CN-2101.7
  • 音频记录CN-2101.8
  • 音频记录CN-2101.9
  • 音频记录CN-2101.10
  • 音频记录CN-2101.11
  • 音频记录CN-2101.12
  • 音频记录CN-2101.13

妙,很妙,简直就是妙到家了。刚才看的一切还不到全文的一半。

你无可奈何,再次梳理了一下得到的线索。然而除了一堆问题什么都没有。

可以进入CN-2101-c了。

附录CN-2101-c:由隋落博士传回的音频记录

啊,让我想想我接下来该干什么……我会返回未知建筑群。对采集到的生物样本进行研究,研读日志,无所事事,等死,就这样?还是没有用。上方有什么东西。对,鲣鸟,一黑一白,品种未知,进入SCP-CN-2101-B13后看到的第一种动物。地面泥泞。

又有疑点来了:前文说B13几乎没有动物,而现在却出现了鸟类。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不过我们上文的一个疑点貌似能够解决了:

不过那一切如今恐怕都已不复存在。兴许是一次K级世界灾难,总之,他们死了。我不知道我何以记得那一切,我本该遭到记忆删除才对。我曾认识过的所有人,我最珍爱的别墅生物圈,我所见过的一切生物,皆在那场灾难中融化。融化,融化,融化。我和他们当时正在吃午餐,我的“父亲”坐在窗前。

“爸,你看上去有点奇怪,仿佛要融化。”

“是吗?”

那时我在和他开玩笑,嘲笑他人到中年开始松弛的皮肤,但是,唉。他裸露的脖子开始融化,仿佛白蜡,本该是他身体的东西从他的衣服上滴下,凝固,像是劣质的凝胶,被我称为母亲的胖婆娘尖叫起来,然后一并融化,糊为一体。我不知道我为何幸免于难,我和他们一样照到了光——光似乎是那现象传播的媒介,但我却毫发无损。我从小就被人说与众不同,在此时仿佛得到了应验。我曾经的养父母向我扑来,已经不是喉咙的喉咙吐出浑浊的音节。我扭身躲开,拉开抽屉,取出一把手枪——我甚至不知道那里有枪,综合起来一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主角光环?——急促地开了十三枪。子弹应该是有用的吗?我不知道。天,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K级世界灾难,凝胶,光。不用点开那个链接,你想必也能猜到了:传说中的「AU级世界末日:破晓之时」
金乌再次被迫害()

这似乎解决了上文的疑点:隋落害怕那个融化一切的太阳,也就是说:很可能是隋落害怕破晓之时,才进入的B13。而从后文隋落的某些表现来看确实如此。

不多说,进入下一篇音频,也就是音频7。

这一篇的长度相比之前简直可以说友好,通读完全文,大概能猜出这也是一支探险小队,在B13里同样遭受到了一些事故。

很快,你就被一个细节吸引了注意:

也许我当时看到的笑容是幻觉,但我对他的恐惧和猜疑挥之不去,而他也一样。也许他也意识到了,但这于事无补,在这鬼地方的影响下,我们不可能理智。我们不知道我们究竟在哪里。这里没有太阳和月亮,更不该有潮汐,但不知何处散落的光线创造了月出和日落,溶解了重重不安的潮水仍然涨落形成潮汐,光鲜的表面下仿佛埋藏了陈年的恐怖,是人无法冷静。我有时会满怀敬意地穿梭于参天巨树之间,它们尖锐的灰色树枝将夜幕撕裂,从天外露出点点星光。

仰望夜空,夜空如此寂寥,没有风吹,没有云彩,我总感觉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穿过星光的缝隙,越过黑夜的屏障,来到我等身边,挑拨我们心中的恶欲。我常常会在天将拂晓之时在溪边散步,水流湍急,我听到祂在我们耳边低语,试图倾听祂的话语与倾听迷雾无异,其中所蕴含的急不可耐的贪婪却难以掩藏。

“祂”,神明的代名词,一个顶点型多功能实体。这个祂也在瞬间解开了一小部分的谜团,尽管并不明确:

  • ZK级现实终结,很可能与这个实体有关。
  • B1-B12的无效化,很可能是这个实体所致。
  • B13的异常性质,也很可能是这个实体所带动的。

目前来说这还不够,所以你记住了这个细节,继续往下阅读:

哦,他们在怎样地阻挠我啊,他们只是我前进的障碍。或许我真变了,但他们就没有吗?我应该离开这几栋破房子,去更深处探索。不,我做不到,我还想活久一点呢。

怪物有开始嚎叫了。(停顿)应该是“又”吧?这家伙恐怕真不太清醒。

我听见它开始敲打木板门。放弃吧,你砸不开这扇门的。想让我给你开门么?敲起门来这么粗野,当然门儿都没有,就算你是哈利也一样。不,不不不,如果你是哈利,我还是会开门的,人总要死在房子里,对吧?哦,悠着点!

门上有裂纹,要是它再努力一点,它就真的能进来了。为什么它在这时候停下了呢?我不知道。可能,它能听懂我的话吧。

上文的谜团又有了解释:木板是为了防止怪兽进入木屋。

至此,我们对前文的两个信息有了还算清晰的解释:

  • 隋落博士因未知原因多次要求进入B13。——因为惧怕破晓之时
  • B13内部建筑的入口有木板遮掩。——为了防止怪兽进入木屋

继续吧,貌似这个记录对解决疑点非常有帮助。

但当你看到了2101.8时,立刻就懵逼了:
这些杂乱无章的文字都是些什么情况??

蠢货干了什么?让我想想……没错,他对他的妻子不忠,因此被扫地出门,一时神经错乱,跑到鬼地方一死了之……不,我不想死,蠢货不想死。才怪。不,不是说蠢货想死,是说这个理由。怎么可能是这种理由啊,拜托,蠢货的故事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要是为女人而死,还是这种蠢原因,那就像太宰治说的,是喜剧,不,滑稽剧了哟。肯定不是因为这个,这种破事当然也没发生过,是因为别的。

不,我想死。我终于明白了。

自从踏上这块土地起,我便已不可能再回头,我注定要走入水中,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既定的结局。只因那不可言说之物,我到死都不可能再度说出的秘密。

来吧。用腐臭的血肉和令人作呕的贪欲,欢迎我的到来。[无法分辨的声音]

乱七八糟,不过你能够注意到一个细节:

无法确定叙述者为何人,推测为隋落博士。

看来隋落博士疯了。

可是当你觉得隋落的故事已然完结的时候,却发现:后面的记录仍然有隋落博士。

额,难道是隋落又恢复了正常?
2101.9,2101.10只是单调的日志朗读,并不能提供什么有很大价值的信息,不过,这里面还是有值得深挖的地方:

(巨大的轰鸣声,嘎吱声,爆裂声)

隋落博士:什——

(建筑倒塌声)

很显然,隋落博士遭受了攻击。

这攻击隋落博士的人,是怪兽,还是别的什么?

那里面有提到“转变”。那么问题来了,“转变”是什么?不,隋落,你不是在给小学生讲课,没必要用这种设问句。根据其中的记载完全可以确定,“转变”指的是人转变成怪物的情况。所以我们现在了解了,我们先前遇到的一切未知生物,大概有不少都是人变的。(停顿)那我遇到的这个巨怪……会不会是雪线?

结合之前看到的日志,谜团轰然解开:怪物是人变的。

这两点是这两条记录中最有价值的地方。继续阅读下去,你会发现2101.11很贴心的帮你梳理了谜团:

那么……第一个问题,SCP-CN-2101-B13究竟是什么?跳过,这个问题我暂时还解决不了。我除了知道这是个空间类异常外,同样一无所知。

简化一下,这个问题就是:SCP-CN-2101-B13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异常?而后的那个问题—— B13到底有怎样的异常性质也是这个问题的一个分支。

继续下去,第三个问题,关于不知何处而来的勘探者们,已及我们早期探索的幸存者们。事实上,这也牵扯到了SCP-CN-2101-B1~B12的问题,这些平行空间早已毁灭,我们对于它们几乎一无所知。我们一直假定进入SCP-CN-2101-B13的人员是来自那里——但是我们甚至没能找到一句保存完好的尸体或制服,所以,为什么这些人员不能来自GOC或者格鲁乌“P”部门之类的地方?我们其实根本无法确定SCP-CN-2101-B1~B12——天哪这也太拗口了——是否会是与B13相同的异常,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消失。姑且不说这个吧,那么,我们发现的建筑由何人建造?造于何时?日志由谁写下,又何时写就?是造屋的人吗?还是说建筑一直就在这里?这堆积如山的问题我现在一个都无法解答。也许以后我会发现新的线索。

而我们早期探索里的幸存者们……他们所留下的“遗言”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们声称——我想我只能这么措辞——自己已经死亡?在记录结束之后,他们又去了哪里?他们现在可能如何?是否已经走向那所谓的既定的结局?这几个问题相较上面还好解释一些,但唯有等到我完全解明SCP-CN-2101-B13对人影响的具体过程,这几个问题才能明晰。还有,他们的通信设备不再传回信息,究竟是已经遭到损坏,还是被人为关闭的?如果是人为的,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简化一下,大概就是:SCP-CN-2101-B1~B12的毁灭原因与“遗言”的原因是什么?

第四个问题,如何准确阐释SCP-CN-2101的性质?别误解,我是指那栋屋子。除了提供前往B1~B13的途径——A1~A13,请允许我如此简称——它还有什么用?也许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一个连通各世界的火车站?真的仅仅是这样吗?

简化版:SCP-CN-2101到底是什么?

再继续看,最后的问题可能让你毛骨悚然:

还有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的行动,是否在被暗中控制?不是说被基金会控制……我是说,为什么我们的行动的结果,都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这甚至都不能说是几个相似的故事,因为它们在开始后的不久就结束,甚至……毫无故事性可言。

结合一下那个所谓的“祂”,想必你也能猜出来几分:我们的行动被这位顶点性多功能实体所控制。

好的,问题梳理完了。我们来看下一篇——2101.12。这是一篇非常长的文档,由于几乎全文都可以纳入重点,我在这里放出整个附录。当然,也并非必须阅读,因为我在后面仍会取样进行分析。

巨长,但也巨丰富。

我们来梳理一下前文几个问题的答案吧。

  • 遗言问题:

“他们在最后一刻面对了现实,小部分的现实。(咳嗽声)接受了最后的结局。我们都将死去,死于此地。可以说……我们死定了。”

  • “祂”的来历:

“按照基金会的叫法,祂大概是个顶点型多功能实体。如果是从前,我想我甚至会愿意称其为神……可是祂又算什么神?(剧烈的咳嗽声)如果要说的话,祂其实可以轻易将世界连根拔起,这对祂来说和你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可祂没有这样做,这不是祂的仁慈,这是祂的戏谑。祂是在满足自己的欲望才这样做。(长时间的停顿)祂的本质是贪婪。甚至可以说,祂就是贪婪。

没人知道祂什么时候诞生,但是可以说,祂的诞生并不怎样伟大。(叹息声)不,这段没什么好说的,只要继续走下去,你很快也会知道。我长话短说。(干呕声)祂因贪欲而生,但并非贪欲之神。祂植根于所有智慧生命的脑中,因为智慧也意味着私欲的诞生。祂在世界之间游走,不断毁灭以取乐,却始终没有找到意义。(咳嗽声)就像我们每一个人。”

  • 特殊收容措施的原因:

如果将现实比作沙子,那么SCP-CN-2101-B13与毁灭的那个世界便是沙漏的两段,SCP-CN-2101-B13在下,遭受这灭顶之灾的世界则在上,SCP-CN-2101则是这中心的孔眼。(干呕声)名为休谟的细沙倾泻而下,随即消失不见,无法再被用于填补。人们不会察觉,除了现实扭曲者们。因为现实已经成为一片彻底光洁的平坦,任何的凸起和下陷都不被允许出现,因此他们扭曲现实的本领也将消失。像基金会这样的组织将会经历短暂又盲目的欣喜,因为从表明上看,一切能对现实造成影响的异常都已被无效化。(咳嗽声)这只是表象而已。以SCP-CN-2101为中心的涡状现实空洞以缓慢的速度扩张,所谓的高休谟现实被用于填补,却于事无补。可是这没有人知道。

(咳嗽声)

他们总算还是会知道的。SCP-CN-2101周遭的休谟值已经出现显著的下降,中心却始终维持着极高的水平。这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但是他们却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现实会如抽丝剥茧般慢慢崩溃,灾难迟早会蔓延到城市。(干呕声)帷幕迟早会被撕碎,他们也会为人类的存亡作出最后的努力。但恐慌和流言将会比一切跑得更快,因为祂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界的现实之中。祂会操纵人心,让一切的努力成为无用功。那是个阴谋论盛行的时代,(停顿)他们不被民众所信任。开始只会出现小规模的暴动,他们还会保持理性,以较为温和的方式镇压民众,但是很快他们就会发现,倘若不将除自己外的所有人屠杀殆尽,别说人类的延续了,似乎连他们自己生还的机会都不会有——于是他们愉快地丧失了理性,投向兽性。(轻笑声)毕竟谁不想活下去呢,何况全人类血统里亘古以来的自私因子已经被祂成倍地放大。(干呕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能活下去。SCP-CN-2101的扩张永远不会停止,总有一天,整个宇宙的现实都会崩溃,而他们也将死去。

  • B1-B12的无效化:

在这种愚昧无知的氛围下,第一个世界毁灭了,悄无声息。我们没有注意到,起码我们这个世界没有注意到。也许有那么一两个窥得了一丝机密,但只能说可有可无。(停顿)还是有一些作用的……这大概是,(干呕声)最早一批牺牲者出发的原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充当了我们的替死鬼。(停顿)不,这样说并不准确,因为所有的世界最后都将被祂所毁灭,他们只是拖延了时间。(干呕声)不过是死刑缓期执行而已。

  • 梦的部分解释(并不完整):

那是失忆效应出现时的并发症……在这个时候,人很难再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们会不自觉地挖掘自己内心的最深处,从而在无意中透露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干呕声)反正也没有人听见,这并不重要。可这会导致恐惧情绪的进一步加强,也就是说,(剧烈的咳嗽声)症状将会进一步加剧。(停顿)可是内容……内容……关于这个……我不知道。

  • 兽化和失忆的原因:

转变和失忆,这是长期待在SCP-CN-2101-B13的必然会出现的现象。这两种现象产生并不一定有确定的先后,视“祂”——恐怕我只能这么称呼那个未知实体——对你的心灵蚕食情况而定。

转变意味着,(咳嗽声)心灵中人性的丧失。一但所谓人性完全丧失,兽性便会迎来全面的解放,然后转变就会即刻发生。这个过程悄无声息,也许会有人发现自己的情感在逐渐丧失,但永远不可能知道转变何时到来。(干呕声)尚未失忆就转变是可怕的——就像你把一个人的全部记忆塞到一头猪的脑海中。转变者将会饱受回忆之苦,在失忆尚未到来前就在恐怖中死去。

失忆则是记忆被彻底摧毁的体现……并不是大脑的记忆系统受了损伤,而是……彻底的遗忘。在祂吞食你记忆的同时,你心中的“遗忘”会不断扩张,直至你忘却一切,也无力再记住任何东西。(咳嗽声)这个过程漫长而痛苦……因为你仍有情感存在,你将会饱受良心谴责。今天你还记得你有个儿子,明天就忘了他的名字,后天,连他的面貌也已模糊。(停顿)直到你遗忘一切才会停止——彻底而不可逆的遗忘,即使离开SCP-CN-2101-B13后也一样,你记不起任何在三天以前的东西。(干呕声)其实……这样也好,也许,在这里,能遗忘倒是福气。(咳嗽声)

  • SCP-CN-2101的本质:

我们的世界,和那十二个世界互相包裹,互相缠绕,形成了一个世界团。但是虽然如此,它们之间却罕有接点,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仅仅一个而已。(干呕声)也就是SCP-CN-2101。我们应该都发现了这个地方,也隐隐察觉了对方的存在,可却从未想过联系对方。(停顿)但是即使我们联系上了对方,对一切事先有所了解,自救也难于登天。

  • 雪线的出现和短暂兽化的原因:

(吃吃的笑声)博士,你差一点就对了!(停顿)可实际上你错得离谱。我没有转变,没有。我更不是个例,(干呕声)但也算得上特殊。不,我所受的影响不是这两种中的任何一种。我被同化了。

同时,雪线在最后说出的西班牙语,也和遗言的本质相似。不过,他的情况更为特殊,因为他是遭遇的转化是相对特殊的“同化”,他即将被彻底同化,他的心灵在最后终于陷入崩溃,向他的童年时期退化——他是满怀着孩童般的快乐死去的。我们唯一可以庆幸的,是隋落似乎在关键时刻击毙了他,可能阻止了同化的完成。

大量的问题被揭开,这位顶点性多功能实体的本质也浮出水面。

但很显然,有些问题仍然没被揭开,比如2101-13的几个问题:

回顾雪线的叙述,我还是能从其中找到疑点。他死后不久尸体便开始肿胀,皮肤皱裂炸出蓝光,很快就变成一堆蓝幽幽的灰烬。在他对于种种转变的叙述中,他对这个只字未提。他同样没有对第二次探索时在记录中据说被发现的粘液作出解答。我们都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那些并非死于异常效应,而是被他人所杀死的人都怎么样了?为什么这样?在比如说,为何SCP-CN-2101-B13内的植被如此茂密,但除了我们这些外来者,看不到除植物外的任何生物?

再比如前文推测的几个问题:

  • 梦境里的内容到底暗示着什么?
  • 鲣鸟又为什么会在B13中出现?
  • 腐化的粘液又意味着什么?

好吧,这些也并没有解答。
我们来看看最后的附录吧:

附录CN-2101-d:待解析的音频记录

██/██/████,SCP-CN-2101-B13内传回一条音频记录,暂编号为音频记录CN-2101.14。已确认所用设备为乙丑-5 Falcon的通迅设备。

该音频记录严重失真,混有大量杂音,无法确定发送者为何人,待解析。可辩认音频信息正在提取中。

极为草率,不过有个脚注值得注意:

主要为干呕声、咳嗽声、摩擦声、重物拖行声和嘶嘶声。

貌似是兽化的表现。

这边我们并不太好推测兽化的是谁,先暂时搁置。

继续往下翻——

没了?

你不死心,看看有没有隐藏字体,一看,好像真有:

你看完了。
你关闭文档,准备关上电脑,但在这时,你收到了一条信息。

你匆匆扫了一眼,很快,你的目光定格在三个字上:
已击毙。

“已击毙”,这是一个重点。到了这里,我们基本已经可以涉足明暗线,所以我们进入下一部分:明暗线梳理。

明暗线梳理

击毙的是谁?隋落?还是别的什么?如果是隋落,那么又为什么要击毙他?

我们由此开始解析,分成两种情况,被击毙的是隋落,或不是隋落。

但是,首先,隋落在那之后遭遇了什么?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

如先前所说,我会反复朗读这段文字,直到设备电量耗尽为止。这几天里我也写下了关于我经历的日志,我也会继续写下去,直到我死于此地。也许有一天,它们会被又一批的牺牲者发现。

我会去向从未有人去过的深处,去寻找从未有人知晓的答案,去看从未有人见过的景色。我会一直走下去,直到我知道答案,抑或灰飞烟灭。

我不知道我能帮你们多少。但是,在取走我取得的一切信息后,我愿你们将我遗忘。

很明显,隋落将留下他的探索日志,同时在B13世界内寻找答案。

去向从未有人去过的深处,去寻找从未有人知晓的答案,去看从未有人见过的景色。

什么意思?从未有人去过的区域,这是指哪里?是指隋落走到了极深处吗?大抵如此,但是,也有其他可能。

让我们继续往下看。但是,显然,下面已经没有与隋落强相关的附录了。但是信息未必埋在下面,也可能是上面的伏笔,让我们在这句的上面找一下。

所以,一方面,我已经退无可退,另一方面,我也想找到真相,我决定,也只能继续深入,走到尽可能远的地方。我还剩下不少的食物,但是饮用水不多了。因地形变化出现的河流水质清澈,偶尔会呈现出奇怪的古铜色,或许可以作为饮用水的补给来源,但未必安全。我打算沿着河流向上游走,往那个方向眺望,我可以隐约看到河谷的深红色岩壁,似乎还有蓝绿色的光芒闪烁,这场景似曾相识,像是在冥冥之中暗示着什么。

除此之外,结合Drum的访谈内容,我们可以揭开真相的一角:

X-1 Drum:我掉到一个水潭里,水是古铜色的,拍打着大理石质的堤岸。我从水中爬出,感觉头痛欲裂,三个我应该认识却毫无印象的人站在水中看着我……

X-1 Drum:(语无伦次)蓝色与黄色的疯狂,群青色的潮水。祂伸出触须,抽去世界上的一切。衪的笼子有极限,也会因此落下残渣,但是衪不会。我不明白。所有事物皆在万种罪恶构成的万魔之夜中消失殆尽,只余黄昏中致命而美丽的——

对比一下,出现了明显的符合。那么这是梦境中的场景么?是的,这是梦境。

按理来说,每个人的梦境都是独一无二的,不会被其他人踏入。什么?你说这明明有第二个人了?那么也许隋落根本就没有成功去到未有人去过的地方呢,又或者说这个地方只是梦境的起源呢?我们只知道,抵达这里是Drum唯一说出的东西,在他胡言乱语下表露的痕迹也与隋落所描述的重合。除此之外,我们再看不出什么了。

那么隋落有被异化吗?咱们心心念念的主角最后怎么样了?他有找到真相吗?他有被击毙吗?

向上回顾,看看音频记录11。

即使我已经做过了这个离奇的梦也不例外。

耶和华的裤子啊,隋落也做梦了。也就是说,他要开始失忆了。


既然已经谈完隋落做了什么。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的问题了:“到底谁被击毙了”。

先从隋落被击毙开始讲。

隋落被击毙结局的分析

结合上文,很明显,隋落已经开始转化,至少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了。

我们再次结合附录CN-2101-d,其中传回的内容是兽化的表现,也就是说,可能是某个兽化的生物,通过乙丑-5 Falcon传回了信息。如果我们大胆猜测,那么不妨把它想成隋落。

那么隋落此后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隋落继续往B13内深入,然后遇见了乙丑-5 Falcon——或生或死,更可能,乙丑-5 Falcon已经异化,而隋落只是捡回了他的通讯设备。从时间线上分析,若隋落得知了真相,他定然会试图传回这一信息。最原始的做法是写成日志,但是这个风险太大,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基金会很难找到。而且根据隋落此前传回的信息,基金会大概也不会再派特遣队来送死。所以,隋落应该会选择使用通讯设备——而他自己的早已坏了。

隋落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乙丑-5 Falcon的设备的,然而,在B13世界内待了这么长时间,隋落恐怕早已兽化,虽然还保有残存的神志,但他传回的信息,也就只能是这样的杂音而已。

隋落自然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尝试失败后,他开始寄希望于返回,希望回去之后能发挥自己最后的价值。他成功了。他出去了。可这个结局恐怕不是他想要的——他被当做SCP-CN-2101产生的异常,意外击毙了。

多么讽刺,基金会就这样亲手摧毁了自己最后的希望,步了前面十二个世界的后尘,自己却一无所知。

而且,进一步往下延伸,按照常理,基金会未必会干下这样GOC的事情,那么,基金会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因为万恶的上层叙事,因为作者Doctor AnybodyDoctor Anybody心中的私欲,因为我们希望构建出那样一个残酷结局的私欲。

无论是我们,还是我们笔下的那些角色,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充满自私欲望的。这才是作者所想讽刺的真正内容。

非隋落被击毙结局的分析

喔,很好嘛,隋落没死在基金会的枪下。但是他可能死在B13世界,或者彻底消洱了所有的神志。最终还是坏的结局,这一切都应归于作者Doctor AnybodyDoctor Anybody名下。

那么,如果不是隋落被击毙了,又该是什么?是其他的怪物吗?

看看雪线曾经说过的那些东西吧。

他们的灭亡并非最为可悲之处。可悲的在于,当他们终于全部死去的时候,他们的派出的最后一批贡品还没有死去。这才是悲剧,被故乡抛弃和背叛之人亲眼看着故乡灭亡,因此失声痛哭,倍感无力,讽刺至极。(长时间的咳嗽)更重要的是,当他们终于归于尘土的时候,他们竟然不能将他们那些关于他们可憎故乡的记忆带入坟墓。因为他们早已成为无知无觉的野兽。(停顿)而他们的日志会留下,无一不书写着旧日的荣光。(干呕声)所有的世界都是这样。

被故乡抛弃和背叛之人,在异地徘徊,知识与记忆被吞噬,仅余日记仍记载昔日的荣光。是他们被击毙了吗?这是否意味着他们终于可以解脱?这是个好结局吗?我们不知道。

如果不是这批流浪者,可能存在的猜想还有两个:其他怪物,或者B13世界的废物。

第一个猜想没什么意思,请看第二个。

这是我们此前没有讲过的概念,B13世界的废物是什么东西?

但恐慌和流言将会比一切跑得更快,因为祂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界的现实之中。祂会操纵人心,让一切的努力成为无用功。那是个阴谋论盛行的时代,(停顿)他们不被民众所信任。开始只会出现小规模的暴动,他们还会保持理性,以较为温和的方式镇压民众,但是很快他们就会发现,倘若不将除自己外的所有人屠杀殆尽,别说人类的延续了,似乎连他们自己生还的机会都不会有——于是他们愉快地丧失了理性,投向兽性。(轻笑声)毕竟谁不想活下去呢,何况全人类血统里亘古以来的自私因子已经被祂成倍地放大。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那位神明为什么又融入了世界的现实之中?这是什么意思?自私因子被成倍的放大,祂融入了世界的现实?这指的是至高神性抵达现实,并作出影响吗?或许是的。而配合此前Drum的话:

X-1 Drum:(语无伦次)蓝色与黄色的疯狂,群青色的潮水。祂伸出触须,抽去世界上的一切。衪的笼子有极限,也会因此落下残渣,但是衪不会。

祂终会降临,而祂掌中的笼子,SCP-CN-2101-B13,会落下残渣。但是,祂又会在什么时候降临?

或许,当那些东西被击毙后,就开始了。

如果是这样,我们面对的结局就是。

风暴已然来临,却无人知晓。

暗线分析

很显然,仍然有些东西没被解出来——这就涉及到了文章的暗线。那么,我们就来问问本文的作者——Doctor AnybodyDoctor Anybody吧。

Q&A(项目作者给出的主观分析)

需要说明,这虽然是我给出的分析,但是把这当做解析的一个参考就好,你完全可以有你自己的想法,真正的混沌多解性才是这篇文档的魅力所在。——Doctor AnybodyDoctor Anybody

Q:梦境的具体内容暗示着什么?

A:在SCP-CN-2101-B13中,现实和梦境其实是近乎混乱的,所以,准确地说,梦境是现实和梦幻的结合。Drum提到他从尸体中踏过,有人类的,也有兽类的,这其实是B13中的死者,有的早早被同伴射杀,也有的在兽化失忆受尽折磨后死去。此外,文档中出现的“下坠”的意象,则是一定程度上的隐喻——根据Drum的叙述,他“一直往上爬”,却“一脚踩空,开始坠落”。我们都在欲望的驱使下往上爬,终于,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往下坠去。

此外的另一个暗示就有关隋落的后续了。注意隋落最后留下的那段话——“因地形变化出现的河流水质清澈,偶尔会呈现出奇怪的古铜色,或许可以作为饮用水的补给来源,但未必安全。我打算沿着河流向上游走,往那个方向眺望,我可以隐约看到河谷的深红色岩壁,似乎还有蓝绿色的光芒闪烁,这场景似曾相识,像是在冥冥之中暗示着什么。”而在梦境中,Drum正是踏过了近似的一段路程,才开始坠落。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地点,而我们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也许,那里就是隋落得知一切的地方。

Q:鲣鸟意味着什么?

A:这个可以配合前文。根据文中的一些暗示其实可以发现,每支队伍出发的时间都要隔上几个月,也就是说,前两次探索的两位失踪者的转化,可能已经完成。虽然文中出现的兽化事例中人们总是变成怪物,但是这并不一定。还是可以参考隋落最后的话,“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这么下去我将会如何,变成一只文须雀吗?”这两只鸟,可能是之前迷失的两个人吧,并无特殊意义。

在古诗词中,鸟的意象相当常见,像鲣鸟这一类的鸟,是羁旅愁苦,怀远自伤,而这恐怕也是所有被赠予SCP-CN-2101-B13的牺牲品们,共同的悲哀。

Q:粘液暗示着什么?

A:首先我们注意一下Drum访谈中的片段。“祂的笼子有极限,也会因此落下残渣,但是衪不会。”

再看,第一支标准收容小队中,Oboe死在门前,而下一支小队出发时,就在离门不远处发现了一摊粘液。而负责收集粘液的Falcon,在任务中第一个感到了恐惧。

B13是可以盛放人类贪欲的容器,但不是无底洞。吞噬的同时也意味着负担,遇难者在肉体消散精神破碎之后,在B13留下的欲念的残渣,就是粘液。同时,呼应梦境——B13所能接受的贪欲已经接近饱和,进入B13中的人冥冥之中意识到自己在被世界缓慢吞噬,便在梦境中产生共情,以下坠的恐惧显现。而由此生发,这也可以解释B13中只有植物的问题。B13世界的能力有限,无力支撑一个完整的生态环境,所以,虽然祂能造出蜘蛛网,却造不出蜘蛛。

那么,如果贪欲达到饱和的话,又当如何呢?这就该对应隋落最后遭遇的地形变革,私欲达到饱和后,那个实体将会对B13进行更新。也就是说,新一轮灾难的开始。

非常分析(本文作者的看法)

虽然讲的是我的看法,但是我们的叙述依然按照上面的三个问题来做解析。因此,我在这里也同样写成Q&A的形式好了。

Q:梦境的具体内容暗示着什么?

A:梦境是灵魂深处与潜意识底层的表露,是心理中最原始而存在的情感在意识的谵妄下所浮现的光陆迷奇的景象。因地形变化出现的河流水质清澈,偶尔会呈现出奇怪的古铜色,或许可以作为饮用水的补给来源,但未必安全。我打算沿着河流向上游走,往那个方向眺望,我可以隐约看到河谷的深红色岩壁,似乎还有蓝绿色的光芒闪烁,这场景似曾相识,像是在冥冥之中暗示着什么。而Drum,也抵达了这里。或许,这里就是虚幻与现实的交错的地点,那么,梦境中的,最深刻而本能的情感,就此浮现。

Q:鲣鸟意味着什么?

A:或许,鲣鸟,这随处可见的鸟类,就是至高神性的眼线,或者是至高神性的部分。鲣鸟固然可能是兽化,但也有可能是同化后的产物。实际上,鲣鸟被称为“导航鸟”,而渔民则跟着它们追赶鱼群。看吧,鲣鸟为渔民指示鱼群的方向,随后渔民因此追捕鱼群。那么,鱼群,在B13世界,是指什么呢?我想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Q:粘液暗示着什么?

A:粘液是高度腐烂的尸体“二度腐烂”后形成的。那么,在B13世界中,常可以看见的,令人作呕的黏液,到底是什么?高度腐烂的尸体,高度腐烂,已经彻底失去作为人的共性,失去了人之为人的特点。那么,还剩下什么。他的灵魂已经被放逐了吗?这黏液,就是这灵魂被同化后,最后的遗迹吗?

这个问题,就留待读者诸君自己思考好了。

到了这里,我们就可以给这篇解密画上句号了。

我祝大家都平安幸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