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or-CN-28(3)
评分: +20+x

楔子

第267号紧急调派令


致:Site-CN-10特工Carter Li

任务时间:北京时间2025年4月19日上午7:30

命令:特派你以Site-CN-██技术人员身份携带Mk026型脑EVE粒子干扰装置进入临时小队A26T07执行无效化SCP-CN-ξ的绝密任务,该任务仅有你与同队的Will Ksuiew特工知情。监督者议会将为你提供任何可能的帮助。

监督者议会全体
2025年4月19日

9

漆黑的楼道中,身着精良装备的男子正在慌不择路地逃命。头灯晃动着,如一只离群的萤火虫般发出错乱而微弱的光。

“Carter,你在哪里?我看不见你!”Will Ksuiew颤抖的声音没传出多远便被身后紧追不舍的生物所拦截。一只全身裹着厚厚角质的人形怪物蹦跳着向Will扑来。Will抬起闪着荧光的步枪朝着怪物的头部猛烈开火,却仅仅稍微减慢了怪物的速度。子弹在怪物面门上敲出的裂缝使它狂躁不安地胡乱挥舞着四肢。几条肉红色的触手倏然从甲壳后伸出,有力地打落了Will手中的步枪。慌乱中Will试图抽身离开,却早已被触手控制住身形。触手随即果断地钻入可怜特工的嘴中。伴随几声响亮的抽吸声,Will已无内脏的尸体被随意地抛在一边,一只粉红色的人形章鱼心满意足地从甲壳后闪出。甲壳则立即扑向尸首,大嚼起新鲜的血肉。

突然间,两只怪物的眼眸同时僵直,随即双双直挺挺地倒地。Carter从走廊的拐角处闪出,收起特效信息素。在忙不迭地给两只怪物的头部开花的同时,Carter十分恼火地想到这次本该是一个简单的双人合作任务却因为指挥部的遮遮掩掩而在任务尚未开始时就已牺牲一人。“指挥部,别装聋作哑了,快点说话!”他没好气地冲着通讯器喊道。

“欢迎回来,Carter Li,这里是O5-6,从现在起,你由我直接指挥。”一个沙哑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O5-6!Carter惊出一身冷汗。即使已经严重失真,他依然能够清晰地听出那看似平板的声音中的老练与狠辣。没想到真有O5来管理此事,看来的确是要闹大的节奏。

“我们将为你直接提供小队其他人实时的视频音频记录以及生命体征检测数据,你有权力决定是否与他们联系。下面我将详细介绍此次任务。请回答是否明确。”

Carter连忙表示明确。通讯器中的O5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任务介绍。

“请务必完成以下任务:

  1. 无效化SCP-CN-ξ
  2. 存活
  3. 保证小队其他成员全部存活
  4. 查明Sector-CN-28转变为SCP-CN-ξ的原因
  5. 尽可能多地带出有关SCP-3396武器化的资料

如遭遇特殊原因导致部分任务无法完成或任务之间出现冲突,则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1及任务2。”

“报告,任务3已无法完成,4号已死亡。”Carter皱了皱眉头,汇报道。

通讯器那头的声音波澜不惊。“明白。情况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本次任务是阻止SCP-3396扩散及防止潜在的XK级“世界末日”情景或ℵK-Class "登神"情景发生的关键。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本次任务同样作为MTF-壬午-08“入梦者”的首次实验性行动。MTF-壬午-08“入梦者”是控制SCP-3396的关键,也是基金会深入人类潜意识作战的一次尝试,请务必存活。”

有意思。登神情景他此前有所耳闻,此刻终于正面遭遇倒也并不惊讶。最关键的是他心心念念的MTF,O5竟直接将这次任务提到了实验性行动的位子。

“从现在起,永久授予你4级权限及3396、3731及3829权限。SCP-3396、SCP-3731、SCP-3829文档、配套空间扭曲后实时地图及作战计划已发送到你的便携式终端。在更多的时间内,请随机应变。”

信息急不可耐地涌入Carter的终端,大量虚拟投影在智能目镜上闪动。Carter飞速浏览着发来的文档。与此同时。小队那头的实时信息也呈现在镜片上。Carter不经意间瞥了一眼那些还在自己制造的废墟中挣扎的队员,突然见证了诡异的一幕。“等等,他们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指挥部,也许不仅仅是3396失控这么简单,小队其他成员似乎遭遇了一个未知的智能体,并且该智能体貌似具有现实扭曲能力。”

“情况已了解,似乎是传声奇术。目前按照原计划进行,请立即前往地下二层主控室以启动Mk026型脑EVE粒子干扰装置。”O5-6显然是见惯了大场面,波澜不惊地答复道。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10

初步探索视频记录4

日期:北京时间2025年4月21日

探索队伍:临时小队A26T07

目标:SCP-CN-ξ

小队成员:A26T07-6

笔记:本记录与记录3同时发生。


[记录开始]

A26T07-6:一层区域有些不正常。

镜头跟随A26T07-6前进,观察到一层走廊内存在大量杂物,大部分房门均被摧毁。

A26T07-6:随机进了几间房间,大部分房间的共性是几乎所有的终端都被摧毁了。指挥部,我认为有必要对一层进行一下探索。

远程指挥部:批准。

A26T07-6:注意到有一间房门被堵上了,现在尝试进入。

A26T07-6使用手持千斤顶顶开房门前的杂物,进入房间,房间内没有光源,摄像机记录到一具完整的人类尸体,以及大量散乱在房间内的纸张。A26T07-6检查尸体。

A26T07-6:死者死亡姿势为跪坐,死亡时间不超过三天,致命伤为左胸的一处枪伤,直接导致心脏破裂。死者右手持一把左轮手枪,大概率为自杀。

A26T07-6:死者面前有一只荧光指针电子表,由于曾长期被血液浸泡已经损坏。电子表指针停止在9:13。

A26T07-6翻查尸体随身物品。

A26T07-6:确认死者身份,姓名██,生前曾任Sector-CN-28通信部研究员,权限4级,识别号█████████。请指挥部确认身份是否属实。

远程指挥部:已确认,属实。

A26T07-6:收到。检查屋内其余物品……尸体附近的纸张较少,似乎是死者生前有意将其移开以免被血液污染。不得不说他也的确是个有仪式感的人。

A26T07-6:整个房间墙面存在轻微破损。墙面上充满了意义不明的刻画,有少许血迹。房间角落有硬物撞击的痕迹。

A26T07-6拿起地上纸张。

A26T07-6:大部分纸张内容重复,无意义,字迹极其缭乱。观察到“为什么赢不了”之类的信息大量出现。

A26T07-6:有几张有价值的纸,正在阅读。

A26T07-6:似乎记叙了死者生前一次文字工作的过程,除了工作量大得离谱和完成速度出乎意料的相当快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成分。不过,这工作量也太大了,简直就是自虐。

A26T07-6:喔。

A26T07-6:纸张内容已发送到指挥部,房间内电子终端完好……数据……一如既往地完全没有。根据纸张内容,Sector-CN-28可能仍有幸存者。我认为有必要对一层进行全面探索。

远程指挥部:批准。那么就过会儿见了,我们要去分析一下纸张上的内容。

A26T07-6:收到。

A26T07-6离开房间,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尸体。

[记录暂停]


[记录继续]

远程指挥部:Carter,尸检报告出来了,虽然不是很准,但是你最先发现的那个死于4月18日上午7点到11点,后面发现的几个死亡时间都太长,具体时间只能确定到天,分别是10日,12日,13日,11日,14日。

A26T07-6:收到。

远程指挥部:另外,实际上4月14日Sector-CN-28曾出现过一次信号紊乱,当时没太在意,但是现在想来……

A26T07-6:14日吗……还有18日上午……好的,已收到。另外,确定之前那面振动的墙是使用奇术造成的吗?

远程指挥部:基本可以肯定。

A26T07-6:是吗?但为什么偏偏是奇术呢?之前从来没出现过……

[记录暂停]

11

“SCP-CN-ξ一层已基本探索完毕,敌对人形实体分布很少,现已基本解决。搜集到SCP-CN-ξ内幸存者留下的部分记录,可以确定未知实体SCP-CN-ξ-1的存在。记录显示,Sector-CN-28至少在30天前就已经发生异常,但由于SCP-CN-ξ-1对Sector-CN28内设施及人员的控制,我方并未及时知晓异常情况的发生。具体记录已发送到指挥部终端。”

Carter在黑暗中稳步前进。他已经把一层跑了个遍,整栋建筑的诡异也越发明显。建筑中显然是曾经发生过战斗,他不时能经过一段段布满弹孔与瓦砾的走廊。

活死人的尸体——O5和这里的文献将那种怪物称作活死人——相当多,但已经几乎没有一只还活着了。Carter解剖了几只不同样式的活死人,有一些长着弹簧般跟腱,全身几乎只剩两条长腿的家伙腹腔中充斥着肺泡与血管,消化器官可怜地萎缩成几个拳头大小的肉块;还有几个除了骨骼就是肌肉,脂肪被准确地堆积在躯干的致命部位。叠甲的和发射抛射物的更是比比皆是,甚至有几只将自己的头盖骨加宽加厚成一面盾牌。那些盾牌都无一例外地布满弹孔,明显这些家伙是防守担当。

所有活死人的共同点都是极端的分化,甚至是抛弃了存活的目的而分化。Carter惊叹于基金会居然能够将如此低浓度的SCP-3396分泌物使用到这种程度,但在他比对O5-6那边已有的资料时,他发现了疑点。

活死人的原来用途是中等规模作战时使用的人形兵器。这些珍贵而残暴的生物绝对不是消耗品,因此基金会在此方面的研究并没有使活死人的特化达到破坏其生存能力的程度。但现在,大部分活死人如果扔到自然环境中绝对活不过一周。

另外,基金会为了使活死人发出足够多的脑EVE粒子以便于控制,专门将活死人的智力保持在了一个较高的水平。但目前Carter发现的大多数活死人,其智力水平都是动物级别的,有些的颅腔里甚至都被某种空间扭曲发生组织填满了。

所以,基本可以确定,在Site-CN-28中还有一个势力将活死人研究引导向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结合小队那边的遭遇,Site-CN-28内存在一个智能异常实体的事实已经很明显了。

Carter这样想着,抬手打碎一只闪着红光的监视器。

“还有这个,”他想,“最能说明问题。”

对幸存者留下的文字记录进行的采集已经差不多完成,也是时候联系一下O5了。

[记录继续]

A26T07-6:SCP-CN-ξ一层已基本探索完毕,活死人分布很少,现已基本解决。搜集到SCP-CN-ξ内幸存者留下的部分记录,可以确定未知实体SCP-CN-ξ-1的存在。记录显示,Sector-CN-28至少在30天前就已经发生异常,但由于SCP-CN-ξ-1对Sector-CN-28内设施及人员的控制,我方并未及时知晓异常情况的发生。具体记录已发送到指挥部终端。

远程指挥部:已收到。监督者议会已于不久前进行了紧急会议,现保持原命令不变,但取消原任务安排,任务安排暂时变更为尽一切可能搜集有关未知实体SCP-CN-ξ-1的信息。另外,立即前往负一层空间异常应急控制室,改变建筑内部结构以辅助执行原任务。具体坐标已发送到你的便携式终端。

A26T07-6:收到。另外,发现SCP-CN-ξ内闭路电视监控系统运转基本正常,推测为SCP-CN-ξ-1及时获取设施内各处情况的手段,由此可以推测SCP-CN-ξ-1应该不具有超感官能力。目前已破坏一层大部分监控摄像头。但观察到活死人的智力水平普遍偏低,极有可能是SCP-CN-ξ-1能够相对更高效地控制活死人,因此放弃不必要的脑结构所导致的。

远程指挥部:已了解。正在评估SCP-CN-ξ-1的综合实力与行为动机。

A26T07-6:……小队那边遭遇了一些活死人的攻击,目前静观其变……活死人们展现出较强的战术素养,应该是SCP-CN-ξ-1控制所导致的。等等,有一个外表正常的人形个体出现了,推测为SCP-CN-ξ-1。

远程指挥部:相关信息正在收集中,请继续汇报。

A26T07-6:SCP-CN-ξ-1在与小队成员的交手中展现出了显著的现实扭曲能力,其身体素质也明显高于普通人类。目前无法确定SCP-CN-ξ-1所谓的不败是真的如其所言还是由于其实力过强的原因。

远程指挥部:了解。

A26T07-6:呃……小队成员似乎出现了某种精神影响,可能是SCP-CN-ξ-1造成的……好吧,我之前一直认为所谓“不败”只是那家伙自命不凡的表现,不过现在看来还真有这种可能。但是疑点还是太多,既然它是不败的,那它如此大费周章地占领Sector-CN-28有什么意义?为什么它不大摇大摆地走到联合国大厦前宣布自己占领全世界,然后徒手打败全球联军?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资料。

远程指挥部:了解。时间不多了,请尽快前往负一层空间异常应急控制室。

A26T07-6:明白。

Carter一边前往通向负一层的楼梯,一边关注着小队那边的情况。那边几位还被蒙在鼓里的可怜人刚刚经历了一场痛苦的生死离别。牺牲者徐海波作出了正确但残酷的选择。看到这一幕,Carter无奈地想到也许正确永远不能两全其美,大团圆结局终将只是小说中的梦幻。

但不久他就发现事情不对头,作为队长的王涛显然是过分的悲伤了,小队中其他两人的情绪也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响。他查看了一下王涛的资料,发现他居然和徐海波来自同一只MTF。Carter实在闹不清O5们这选的都是些什么人,但现在如果不解决小队成员情绪低落这个问题的话,以后的任务绝对会很难搞。

可以关闭自己脑子里的那个机器,让共情异能来解决问题。Carter厌恶自己这个想法,因为他以为自从那个项目主管勇敢地献出生命之后,自己就告别了有关自身异常的一切。当他最终意识到这一切的抗争都不过是将问题扫进看不见的角落时,他无奈地选择了妥协。

O5-6当然是乐于看到这一切的,收获一个强力的属下比保证自己的非异常更加重要。但Carter很难接受现实,它使得自己长久以来的努力变得像一个无趣的冷笑话一般尴尬,特别是使用那个他最厌恶的能力来得到自己根本配不上的同情,使他愈加地厌恶自身。

他又回想起自己的异能最终被确定时“镜像大脑”研究小组的分崩离析。他记得那些过去的队友看他的眼神,那是看一个骗子的眼神。“是的,就是骗子,我就是骗子。”他绝望地想。

可惜了王海宣,为自己奔走,为自己承受冷眼和臭骂,最终也没挽回任何一个人。于是,又一个三年,从头开始,走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辛苦,但他不是骗子。

但现在,他只能做回骗子。

依照习惯向O5申请,后者果然一口批准。Carter长叹一声,关闭了反共情异能模块。随即从脑中传来一丝滑腻的触感,连续反复的脑电波在他头颅中疾驰,将无形的异常传向几百米外的那三个人。

他突然觉得讽刺,她教会了他如何生活,如何学习,如何探索,如何爱与被爱,却阴差阳错地将这个宿命般的枷锁在两人相见的那一刻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希望她能把自己忘了,去远离这个懦夫,去开始一段正常的人生,但他知道那是奢求。

Carter坐着静待异能起效,脑中却不住地冒出各种消极的想法,似乎他将自己所有的同情都给予了他人,使自己只留下灰暗的负面。“要是真这样就好了。”

“有一就会有二。”突如其来的思维蹦如Carter的脑海,他打了个寒颤:不会真的如此吧!难道我注定摆脱不了过去?难道我注定要当一个骗子,当一个懦夫?

他将这些会影响任务的思绪压下去。这么做轻而易举,毕竟自己过去30年就是这样过来的。由于长期处于行为与思想相反的状态下,他形成了一种能够精准控制自身思维的技巧。“镜像大脑”组件也内置了辅助这种技巧的系统,只不过现在并未开启。

“任务是第一位。”他信心满满地对自己说。他看到那三位的情绪已经有了明显好转,自己也快乐了起来。即使这欢喜是虚假的,但那毕竟是欢喜啊!

Carter不再耽搁,向着负一层前进。

12

A26T07-6:指挥部,我即将通过楼梯下降到负一层。

远程指挥部:收到。负一层活死人分布可能较多,请小心。

A26T07-6:明白。已进入楼梯,有部分杂物但不妨碍行走。观察到几具活死人尸体,均出现明显腐烂。已下降到负一层,目前正在朝目标接近。等等,出现活死人。指挥部,是否开火?

远程指挥部:开火!

枪声、空气收缩声以及重物倒地声响起,镜头剧烈晃动,记录到大量活死人有组织地从走廊旁的各个房间中涌出,活死人中包含此前记录到的多种类型,以及未观察到的新类型。A26T07-6迅速击倒靠近的活死人,但遭到大量抛射物攻击,寡不敌众处于劣势。

A26T07-6:妈的,怎么突然出来这么多!不行,我一定要打败他!……

远程指挥部:怎么回事,Carter?

A26T07-6:该死,和这些活死人交战时似乎也会受到精神影响……不行……打死他……这些活死人好强,分工也很明确,还有战术……

观察到活死人组成了一个类似于阵列的群体,阵列前方布局防御型活死人,后方各类活死人不时冲出防护网进行攻击。两只速度型活死人高速向A26T07-6冲去,A26T07-6使用短刀切断了其中一只暴露在外的跟腱,但另一只成功踢翻了A26T07-6,其余活死人随即一拥而上。

远程指挥部:你还好吗?

A26T07-6:不好,这种精神影响,它要替换掉我的固有人格……可恶,赢……我只想赢……申请……申请……

远程指挥部:别管程序了,批准开启“镜像大脑”思维管控辅助系统。

A26T07-6:开……开启它。成功开启。

火辣辣的感官刺激着Carter的眼球,无比锐利的智慧切割着他的理智。他清醒了,面对着一张张留着口水的血盆大口,他冷静地将匕首扎入一只挥过来的只有肌肉的手臂,就像切割一盘牛排一样冷静。但他随即发现自己没办法扣动扳机,毕竟这种事情还是需要求胜欲的。

Carter立即关闭镜像大脑关于求胜欲的反转,现在他所有非求胜的思维都会导致求胜的行为。他自如而又冷静地收割着一只只活死人,而这些活死人相较于几秒钟前的纪律严明,却已像一群没头苍蝇一样各自为战。虽然这些过度特化的怪物在某一方确实超出Carter很多,但论全面素质,它们都是些废柴。

O5-6的声音及时响起,终结了这场酣畅淋漓的作战:“别浪费时间,直接开启脑EVE粒子干扰装置。”

Carter轻触背包里的那个大箱子的表面,只觉得思绪骤然凌乱,但效应迅速地被镜像大脑抹去。周围的活死人们就没那么幸运了,它们都已经四肢抽搐着倒地,无法再妨碍Carter分毫。

一切尘埃落定,Carter却仍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他将思维退回自己开启思维管控辅助系统的时候,那刀片般清晰的思维太过锐利,太过分明,但那本就是自己正常的思维!回顾过去自己种种的判断,他似乎都在有意绕开某个关键的因素,而种种负面情绪涌现得也太过热烈,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要把他推向自卑与绝望的深渊。那压迫现在消失了,他才骤然清醒。

是什么影响了他?SCP-CN-ξ-1?

一个模糊的构想在他脑海中逐渐浮现,碎片化的线索彼此联系,拼接成一副合理而可怕的图景。

灵光乍现,他想通了。

Carter急忙对着通讯器说道:“指挥部,我想我大概已经弄清楚SCP-CN-ξ-1是怎么回事了。”

没给他任何传达出有用信息的机会,杂音迅速覆盖了正常的音频。不久后,沙哑的嗓音从大量杂音中再次涌现,但这次通讯器那边的人是在大吼:“通信出现了……障碍……,……有需要什么……就做吧……不用通知我了……待会通知……O5-1,……应付一下伦理道……会那帮理想主义者……保重,Carter……靠……你……了……”

通信中断。这次是真断了。

Carter毫不怀疑是那个家伙搞的鬼。现在,真正的对决,已经开始了。

Carter迅速分析了一下局势,自己背上的那台机器是他致胜的关键,但它的内置电源只能使用十五分钟。为不引起SCP-CN-ξ-1的怀疑,他采用小步跑的速度加快向空间异常控制室前进,顺便将几粒陷进肉里去的活死人抛射物抠出来并包扎好伤口。不久后他就来到了控制室所在处。根据教程在墙壁上刻画了几个特殊符号后,一扇门从走廊尽头浮现。Carter没有犹豫,打开门就走了进去。

空间异常控制室显然尚未被SCP-CN-ξ-1发现。虽然房间内没有灯,但电力却未中断。也许是地方太小了,房间内的各种器具上并没有积太多灰尘,一个巨大的书架占据了房间内一半的空间。在唤醒房间内的电脑,将Mk026装到增幅器上并设置控制室在建筑内随机移动后,Carter立即关闭了干扰装置。

还好,电力还够用13分钟。

Carter的注意力落到电脑屏幕上那个复杂的实时地型控制装置上。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奇术回路被嵌套在地图内。Carter试着调整了几条走廊的位置,系统立即提示奇术回路被破坏。奇术回路的复杂与脆弱是Carter所没有想到的,他此前构想的好几个地形都被证实不能使用。

将手电筒对准左手边的书架,Carter看到成排的纸质奇术回路教程工整地排列着。显然控制室内的所有计算机资源都被用来进行空间异常控制了,想要使整个建筑的地形来为自己服务,他必须啃下这些数十万字的使用说明。

忙碌会使人麻木,刚刚还在纠结“有一就有二”的Carter如今已然踏出了第二步。然而,现在他的心中除了放虎归山的舒畅外已没有了半点纠结。被困住的猛兽竟与困住它的枷锁结成同盟,共同化身为最可怖的魔王。那个三年前的自己回来了。

小队那边的攀谈已接近尾声,该轮到自己登场了。Carter重新回顾了一遍自己的全部猜想与计划,深吸一口气。

“那么,行动开始。”

尾声

施华路和袁明睡着后,王涛兀自坐在寂静的房间中,聆听着两人此起彼伏的细微鼾声。在确定两人都已陷入深度睡眠后,王涛抓起通讯器。

“Carter,在吗?”

“在。”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什么?”

“别装傻了,你热心向我们介绍5级机密时我就知道整件事肯定有鬼。另外两个人现在在睡觉,你最好给我讲清楚。”

死一般的沉默。

临时队长的剪影被昏黄的篝火放大,与促动的火苗一起在坑坑洼洼的墙壁上永不停息地跳动着。

通讯器中传出一声不易察觉的轻叹,随后自知再也瞒不下去的Carter将整个计划与自己的猜想和盘托出。

王涛听的很认真,甚至饶有趣味地点着头。末了,他漫不经心地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所以我们都是来送死的,是吧。”

“这并非监督者议会的本意。”

“是,是,不是本意,是恶意。”

“我死了,你们更别想出去。”Carter没好气地说道。

“你脑子听起来还不错,空转了这么久,想出点办法没有?”

“嗯……有倒是有,只怕你不能接受。”Carter将自己的计划简单介绍了一遍。

“Carter,”王涛迅速瞥了一眼身旁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两具躯体,压低声音:“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就是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你能让那两个家伙活着出去吗?至少是施华路那个小子。”

“……我尽量。对了,向身边人隐瞒这次暗中交易,你能做到吗?”

王涛不屑地“哼”了一声。“至少我不必背负着罪孽活下去。”

又是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Carter梦呓般地呢喃道:“不去想,就不会痛。”

于是,Sector-CN-28在短暂的插曲后再次回归寂静,还在躁动着的,只剩下了活死人时断时续的低吼,与虚空中永不止息的尖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