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句话外围

前言:用一小段话(不一定要是三句话)讲述一个故事,每个人都可以参与!

欲查看已归档的原创短篇故事,请点击这里


创作短篇故事的地方不是用来发布随便想到的段子或无意义玩梗的。同时请各位投稿人稍微留心一下长度,毕竟八百多字可算不上“三句话”。(为什么不单独投原创呢)

显示顺序:最新发布 | 本周最高 | 本月最高 | 历史最高 | 随机

提示:如果你希望改变你的评分,请先点击“X”取消你的评分,再重新评分。


20██/██/██ ██:██, 地点:██████


你一直深爱着她。
虽然你已经忘记了她的面容和身姿,忘记了你们的相识与相爱,忘记了她同你度过的那些时光。
但你依然不会忘记对的爱。


作者:XashFXashF

发布日期:24 Sep 2020 15:41


20██/██/██ ██:██, 地点:██████


在O5-13走后,O5-11拿出了小孔的档案。
“其实我没想过这个结局,没有什么抗争,也没有什么灾难,甚至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只是一个普通的清晨,有的人留在了昨天。”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23 Sep 2020 14:45


20██/██/██ ██:██, 地点:██████


“刚才你和那个三级研究员说了什么?”

“他刚才问我小孔死的真相。”

“嗯哼?所以呢,你怎么回答的?”

“执行任务时被敌人击毙。”

“好,那么,现在,告诉我,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哦,我还以为其他O5和您说了呢,亲爱的O5-13”
O5-11嬉皮笑脸的如是说道


作者:ZGYNZGYN

发布日期:22 Sep 2020 11:39


2020/██/██ ██:██, 地点:Zgyn博士的家中


这天,我们在基金会工作的的Zgyn博士被批准回他那已经近乎三年没有回到的家,据邻居说这房子因为长时间没人住都开始闹鬼了。

Zgyn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他拿出钥匙略带生疏的打开了房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血腥气,他的手向灯的开关的地方伸去,但是灯坏了。

“见鬼,”他说,“这次又特么的是什么情况?!”

他向着卧室走去,这里的血腥味最浓重。就在这时,一只腐烂的、恶心的、血肉迷糊的手搭在了Zgyn的肩上。

“啊啊啊啊啊我草!刚买的西服啊,”这位可爱的博士尖声叫道“你特么……”

第二天,细心的人会发现,基金会又多了一个平淡无奇的收容物


作者:ZGYNZGYN

发布日期:20 Sep 2020 00:50


20██/██/██ ██:██, 地点:██████


“刚刚调过来几个月的小孔,昨天死于心梗。”

“我是三级研究员,告诉我属于三级研究员的真相。”

“她出外勤任务,被敌人毙了。”


作者:Account DeleteAccount Delete

发布日期:16 Sep 2020 11:08


20██/██/██ ██:██, 地点:██████


“又收容突破了,去安全屋呆一会吧。”

… …

您的编辑锁定已失效


作者:Account DeleteAccount Delete

发布日期:12 Sep 2020 11:18




好困……不行,我必须赶完这篇scp……

嗯……好的,多谢……..!卧槽,是谁,刚才给我烟的西装男是谁?

…还好,转头四处看去没有人在旁边,欸,困得迷糊了…….再不睡就猝死了…….

不行…….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20


N/A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麦克斯韦宗的天才工程师,编写了一个穷举法程序,意图“写尽”世界所有的文学作品,让别人无物可写。之后他在计算机上运行了七日,才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16


N/A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14


2018/6/21 各大站点


站点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包包糖果,职员们揣测,这或许是基金会高层给的惊喜吧。

他们一撕开包装,袋子中忽然涌现出五颜六色的糖果,宛如彩虹喷泉,将整个站点都淹没了。

大家都愉快地笑了,互相推对方摔入红橙黄绿蓝紫的甜蜜海洋中。

虽然事后职员被模因部检查后都以认知危害为由记忆删除了,不过大家还是愉快地笑了

而逆模因部也展开对“不存在的”项目负责人和项目的调查。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12


N/A,万界回廊


“砰”的一声,对面的面具男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缓缓走过去,用骨杖挑了挑其面具,
沾染了黑色血液的面具下,
拖曳出用其他皮子缝缝补补的怪脸。

“呵,果然又是Ecun。”

他舔了舔牙齿,
上面似乎还残有餐后的肉渣的酸味,
默默地从一开始念起,直到停顿在九上:
“那么……还差最后一个Ecun…….”

说罢,他把枪顶在了太阳穴上。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09


2005年8月19日,地点:忘川黄花畔


在雏菊的芬芳中,
谢绝了小女孩的挽留。

小女孩给她戴上茉莉花花冠,
目送她踏上浩浩荡荡的水面,
朝向远方返回到暴风雨中。

但她无所畏惧,因为她现在,
终于有力量能保护她的孙子了。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1:07


20██/██/██ ██:██, 地点:基金会信息记录与安全部门


Ms.Sue,被收容物分食,注销档案。
Dr.Harvey,跳楼,欸,都第几个了,注销档案。
Dr.Clef,哦,现在是Dr.Bright了,转移档案。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0:55


20██/██/██ ██:██, 地点:HMCL会议室


关于改进代号“兽-18”未编号异常生物收容措施:

  • 每隔12日投放:
    • 8~16岁女性x1
    • 未满5月的婴儿x2
    • 铅 5kg
    • 汞 20L
    • 活体驴x1
    • 伐地那非x6.9kg

否 决

婴儿需尽量用于SCP-2845的收容,应加快寻找替代方案————Dr.████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0:50


2044年2月21日,时察派电


锐 讯

国务院日前通过《<关于奇术教学与推广的管理条例>试行草案》,预计于今年6月在江西省鹰潭市龙虎山、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山、重庆市酆都三地展开试点工程,届时将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安全可靠的系统性修真培训课程。

国家异常事物与超常现象管理第十九局局长、中国修真联盟总书记林德水,号召全国公民共同努力修炼道法,增强体魄,从而达到延年益寿、肉身成圣的境界,从躯体上、从灵魂上臻至不朽。并呼吁人们远离眠曲林、黑色安息日等非法精神类药物;以及不到不正规的医疗机构,尤其是齿轮邪教徒私设的地下诊所,进行未登记的外骨骼类产品的改造手术。此类非法行为存在极高风险,且其会对身体产生难以逆转的伤害。

同时鉴于恶性绑架、夺舍转生事件频发,公民一经发现疑似情况,请立即拨打第十九局检举电话1919191919,相关事宜由其处理。请广大人民群众放心,接电员已经经过严格把关,并对个人信息进行屏蔽保护。


作者:EtinjatEtinjat

发布日期:07 Sep 2020 10:46


2018/12/2 11:45, 地点:Site-19


啪嗒。随着混凝土的碎裂,内镶的一个什么东西也弹飞了出来,掉落在地。你小心翼翼地拾了起来:那是一枚与雕像材质手感明显不同的符石,外形呈光滑而又富有美感的正八边形,正面绘有一只由黑色线条勾勒成的小老鼠。

你惊觉自己似乎不经意间打断了该死的注视禁忌,连忙抬头补救,却发现那尊雕像依然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俨然对拧脖子一事失去了兴致。你试探性地眨了下眼,它纹丝不动。

化静物为动物。你张大了嘴巴。


作者:Rye TravisRye Travis

发布日期:05 Sep 2020 13:28


20██/██/██ ██:██, 地点:██████


那个黑色身影迅疾的冲向最后那个敌人,在夕阳之下,依稀可见肩上的基金会的纹章。他轻易的将匕首刺入那个无助的人的鼻梁中,那能最大减轻他死时的痛苦。随着这最后的敌人倒下,黑色身影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尸体,然后转身离去。
他走出几步,忽然感到身上被什么东西砸中,黏在了身上,还发出急促的警报音。“轰!”那枚粘性手雷炸开,掀起一阵尘雾,散开时那黑影以消失不见。一个人从尸堆中站起,发出癫狂般的大笑,说:“基金会的最强MTF成员也不过是一堆血肉,终究是会被伤害摧毁啊。不过,真亏你能在以往的战斗中全身而退。”
忽然,四周响起一阵急促的“沙沙”声。那人向周遭望去,可是没有风吹起。他定睛一看,发现可怖的事情:几簇黑色的物质向水一样汇聚到那个黑影原来站的地方,它们聚集起来,变化成人形——那个黑影再次出现了。黑影转过来,直视那个吓呆了的人。那人从他那目镜的地方看不到人眼的光彩,一切都明白了,一切都解释得通了——关于这个传说为不败神话的MTF队员的种种事迹,他根本就不是个人!黑影侧着头看了一下这人,好像为自己对他的心灵的伤害而惋惜,但最后迅速的掏出一把手枪,精准的击穿了那人的鼻梁——那会最大程度减少他死时的痛苦。


作者:tenno-215tenno-215

发布日期:05 Sep 2020 00:43


20██/██/██ ██:██, 地点:██████


“不要让我看到你下一次再这么无礼的撞到我身上。”(思考片刻,抓住对方的手,一把拉过来,拉人入怀)
“不,没有下一次了。”
“不,放开我。”(还没说完,被对方一把拉入怀中)
“不可以,不可以!”(刚说完就被对方吻住,毫无还手之力。)
只见一位倾城的美人儿被仪表堂堂的绅士一把拉入怀中,长吻后开始了一段柠檬腐朽后酸臭又令人羡慕的恋爱。
(我们的美人儿不久前碰过性转石。)


作者:Jun LiaoJun Liao

发布日期:04 Sep 2020 14:12


SCP-8900-EX忽怠协议执行方案


指针 结果
常态 成为内部
颜色 进入内部

作者:R_YukikazeR_Yukikaze

发布日期:04 Sep 2020 08:46


有天使的房间


这家伙已经这样很久了。
我们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他如何存在,或者说他从未来过,也从未存在过。
与其说他是一个人,不如说他是一群思维的组合体。
他?她?它?祂?
我们知道且仅知道的是他已不复往日荣光。
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我们分明未曾见过她。
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知道它的存在,可他们分明从未见过祂,他们分明不了解他,他们却代表她,
人们说着无意义且无逻辑的话语,最常见的有核路,跑炸。
你问我这是一种模因吗?如果是,那我们早已失败,因为我们根本无法分辨这是什么,我们也无法阻止,哪怕只是拖延一下时间。
基金会内部也产生了问题,先是D级,然后是普通工作人员、研究员、特工、机动队、站长、博士、异常,没有什么能逃过这一切,就像你自己无法逃离自己。
它说过一次话,可我们能理解且记录下来的只有一句。
“我们的确该吸收新鲜血液,可我们如何判断新鲜血液?”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30 Aug 2020 04:53


20██/██/██ ██:██, 地点:██████


Ninth BB望向电脑屏幕,抱着踩在凳面的左腿,却浑然不知在思考什么——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半小时。
有的时候,创作的冲动欲望和毫无思绪的寂静思维相结合,会变为一种折磨。

想写文,但是没啥想法啊


Ninth叼起一根软中华,趁着办公室没人在时偷偷地点火,然后深呼吸,让烟云过肺。
她今天的工作就是盯着电脑屏幕,监视着作者的动向。
此时,任务栏里的QQ闪烁着橙色。

想写文,但是没啥想法啊


快给我写


作者:Ninth BBNinth BB

发布日期:28 Aug 2020 14:50


20██/██/██ ██:██, 地点:███市███大街


“我们收容,我们失效,我们跑路!”当他护送着那个戴着头套的苍白哭泣者走向安保输送车时,那些围观的群众不知羞耻地高声嬉笑着。
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
他把那个头套摘下,套在自己头上,然后默默坐下。
你们罪有应得。


作者:YifanovYifanov

发布日期:20 Aug 2020 02:15


20██/██/██ ██:██, 地点:██████


A:你还记得上周的事故吗?

B:忘不了,我记得是一个休谟指数有葛立恒数那么大的绿型试图把珠穆朗玛峰给化了。

A:后来呢?

B:另一个休谟指数为TREE(3)的绿型又把它冻上了。


作者:Yoghurt-rescuerYoghurt-rescuer

发布日期:09 Aug 2020 16:19


2021/8/8 20:21, 地点:Site-01


O5-3:WAN怎么出现了?

O5-13:他们成功了。

O5-3:WAN怎么又没了?

O5-13:栈溢出了。


作者:Yoghurt-rescuerYoghurt-rescuer

发布日期:08 Aug 2020 12:22


2020/08/06 14:30, 地点:我的房间内, 会客区


我是我最喜欢的作者,也是我最喜欢的读者。我就爱反复地观看我自己的作品,尽管那算不上多么好的作品,但好在阅读过程中我可以随心所欲地修改,从替换细枝末节到删改大片段落、调整情节走向,直到我自己看得顺眼为止。而我所作的改变也总能令我满意。

我试图向他们解释这一点,然而他们始终无法理解,也不为所动。

这些身穿白袍的人将我称为,5级现实扭曲者。


作者:ForgotMyDrugForgotMyDrug

发布日期:06 Aug 2020 01:09


手持两把锟斤拷,口中疾呼烫烫烫


在生与死的边界,他向她狠狠的抛出了什么。

“我于深渊中刺向你”

不是Gungnir,也不是Lance of Longinus。

是一根未拆封的波板糖。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23 Jul 2020 10:34


20██/██/██ ██:██, 地点:██████


“哥,这个箱子我来搬吧。”
“别啊██酱,这个你搬不了啊。”
“哥哥不是希望人家证明自己不是肥宅的幻想吗?”


作者:la kanrola kanro

发布日期:22 Jul 2020 08:41


无时,无刻。


“他杀他们”

“他们杀他”

“一人化身为众,众人终将为一”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22 Jul 2020 07:51


20██/██/██ ██:██, 地点:██████


他吹掉了灰,读了起来。
“世本如常,而前后世之隙,生赤帝。本无形,众意既行,旁右生其体。其之罪,应归异学会,因以明为贵,又附会。双本一体,之一欲亡另一,则必亡于寂,或重现双形。余无论之,盖其必归于一,不必入,不必出。”
“此章必焚。”


作者:zhangxukunzhangxukun

发布日期:22 Jul 2020 06:35


20██/██/██ ██:██, 地点:█分站████


爆炸声、呼救声、警笛声被空气揉成一团塞进了我的耳朵里。

一群身躯破损本应死去的机动特遣队队员向我冲来。

我试图举起枪瞄准他们,可我的手却用颤抖轻易打消掉了这个念头。

“你们不应该在这里”

“哦,是的,如果你背后那个家伙没有出来的话”


作者:Macro ZMacro Z

发布日期:22 Jul 2020 06:00


1███/██/██ ██:██, 地点:欧洲某国


牧羊少年看到了满天繁星
咿呀学语的妹妹指着星星:“哥哥,它们是什么啊?”
牧羊少年轻声说:“它们是星星,星星是自天堂而来的小小灯火。”
若干年后
当年的牧羊少年早已长大,成为了本地赫赫有名的公爵
公爵在一次旅游途中遇到了一条健谈的龙
一次闲聊时,龙问他:“星星是什么?”
尽管科学快速发展,博览群书的伯爵从书本中窥见了一点星星的奥秘
但伯爵回答龙的依然是他少年时的答案
“星星是自天堂而来的小小灯火。”
他的声音充满了敬畏与虔诚
一如他初次遇见星星和龙时


作者:achsabachsab

发布日期:22 Jul 2020 03:27


20██/██/██ ██:██, 地点:██████


祂们的目光在不经意间交错,
祂们害羞地挪开了目光,
留下地面上两道交错的深深沟壑。


作者:Bluecat ErrorBluecat Error

发布日期:19 Jul 2020 10:57


20██/██/██ ██:██, 地点:Heavenbow的办公室


“你确定这台笔记本里没有剩余的模因病毒了?”Heavenbow盯着自己带的实习生,一本正经的提问。
“对啊,我和组员们一起检查了好久,没发现什么问题啊?”实习生一脸天真的回答。
Heavenbow无奈地把面前的笔记本转向了实习生,屏幕上电脑系统的“扫雷”正运行着…

“那请你教教我,这个‘扫雷’,点出数字‘9’时要怎么玩?”


作者:HeavenbowHeavenbow

发布日期:19 Jul 2020 06:28


20██/██/██ ██:██, 地点:Heavenbow的办公室


“即使是在梦里,我也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生活的冰冷。”
“呵,这或许就是基金会研究员的生活的原貌吧。”

当Heavenbow从办公桌上醒来,擦去嘴角的哈喇子,望着被同事调的极低的空调温度时,如是想。


作者:HeavenbowHeavenbow

发布日期:19 Jul 2020 06:25


20██/██/██ ██:██, 地点:Site-CN-29


“Hey,Heavenbow前辈,你听说过第五教会吗?”
新来的研究员总是爱提问题,尤其是面前这位可爱的大女孩,总是缠着Heavenbow不放。
Heavenbow有点开玩笑道。
“啥,‘嘀咕’教会,我们站点负责研究这种名字奇葩的GOI吗?”
“不对啦,前辈。是‘第五’!不是‘嘀咕’。”女孩瞪着可爱的大眼睛,目光像聚光灯一般聚了过来。
“屁股?”
“啊啊啊,前辈讨厌啦。”女孩拉着Heavenbow的胳膊,令他转了个身,Heavenbow没有反抗。
“前辈拜拜。”女孩推开Heavenbow,借着劲转身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Heavenbow回头,望着女孩离开的方向,缓缓的松了口气。
“多可爱的女孩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交流交流,”Heavenbow自言自语道。

“如果下次她的脑袋上没有一只那么大的螨虫的话。”


作者:HeavenbowHeavenbow

发布日期:19 Jul 2020 06:09


[已编辑],[已编辑]


于是理念圈部成立了。

理念圈部发现了

一批批精英倒在这里,基金会终于弄懂了它是什么。

随后他们发现,已经有人解决过这件事情了。

接着他们发现,理念圈部的圈字是这样解读的。


作者:Dr HormressDr Hormress

发布日期:08 Jul 2020 14:27


2020/7/2 地点:██████


我杀了敌人
正当我转身离去
他的手伸来


作者: Universe647 Universe647

发布日期:05 Jul 2020 02:55


231█/██/██ ██:██, 地点:过气梗博物馆


我又一次来到了这里。
在这里看着柔光灯下的那些展品,仿佛又回到了冬眠前的黄金时代。
“过气梗-046-PPAP
一个苹果和菠萝的嵌合体,两头各插着一支笔
没什么特别的展品,但是这个展品前总有人驻足观赏
也许没有特点便是它最大的特点。”
“恩,是个好时代。”


作者:xiaokaer8xiaokaer8

发布日期:04 Jul 2020 14:09


20██/██/██ ██:██, 地点:酩酊街


遥望无回路
此地徒有雪与夜
居此共酩酊


作者:achsabachsab

发布日期:04 Jul 2020 05:01


2019/2/5 09:54, 地点:美国新泽西州


"暴雪天气将持续一段时间,建议广大市民留在家中,注意安全。"
王博士铲起铺满地面的游戏卡带、光盘和激活码。也没那么坏嘛,她想。


作者:Cynthia7979Cynthia7979

发布日期:03 Jul 2020 09:50


公元4020年, 丰饶公社星


伊凡诺夫踏进单人发射仓的时候,面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他受够了混凝土色的广场与铁锈色的矮楼,受够了警卫手中的监督棒,更受够了只属于猪猡与娼妓的生活。所以他干得很多,吃得很少,十年的辛苦全部换作一张返乡探亲券,他当然不会再回来。仓门关闭,幽闭的空间让他开始有些紧张,于是他合上眼回忆起银色的母星,冰封于雪原上的小小湖泊,还有——
 
此时进料口已经完全闭合,操作员同志拉下丰收机的运行阀。以Gears和Bright社长之名,机器内部的那个脱离者、思想叛徒、令人作呕的蛆虫,在半分钟之内被自动粗加工成了1750盎司的优质肉馅。


作者:ForgotMyDrugForgotMyDrug

发布日期:02 Jul 2020 02:37


20██/██/██, 地点:Site-██,平行宇宙监测部门


“你脑子被驴踢了?我跟你说过多少遍这种神话不能当结论使!”

“可这确实能解释UA9202为什么在经历了一百年的暴涨期后突然坍缩……”你斜着眼睛,瞄了一眼那份报告。

神说,要有光。

所以有了光。

随后神因想象力不足放弃了创世。


作者:Sirius DawnSirius Dawn

发布日期:02 Jul 2020 00:07


已累积6391.3小时未确认到SCP-CN-066异常影响, 地点:Stocking博士的办公室


Stocking博士收到了一份farmer特工送来的跨位面快递,里面是两篇文档:
最后的铃响.scphtml
再次铃响.scphtml
文档的下面还有十三包柠檬糖,其中一包上写着:来自███的102岁生宴。一份薄礼,但表敬意——研究员farmer
Stocking博士恶狠狠地吃光了柠檬糖。
“啊,还算不错。”

。。。。。。

Stocking博士豪爽果决地点下了否决按钮。


作者:agfarmer331agfarmer331

发布日期:25 Jun 2020 13:52


{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我用颤抖的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抹下一缕殷红。

“医生,这么说,我没什么大碍?”

那人缓缓转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朗声说道:“没有什么人想要除掉你,你只不过是因为长期接触模因异常,再加上繁琐的工作导致的轻度心理障碍罢了。我现在给你开点药,回去照着康复疗程上写的做。”说罢,他又从抽屉中掏出一样什么东西,递给我说:

“还有,我可不是什么医生,你正在流血呢。”

他握着的,是一把和我手上一模一样的枪。


作者:Jane RochesterJane Rochester

发布日期:24 Jun 2020 10:51


20█年, 地点:超自然战争对敌指挥部


研究员踹开门,从一间散发着可怕恶臭的房间中冲出来,喝下一瓶记忆巩固药剂。背对着地板上四散的肉块和组织,点了一根烟,喃喃自语道: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起自杀案件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作者:Jane RochesterJane Rochester

发布日期:24 Jun 2020 10:42


81400/██/██ ██:██, 地点:腦葉星雲


Tokma靠在小艇的窗邊,寂靜的星海上飄逸著大量的金屬殘骸,在恆星的反射下顯得光彩奪目,意外地美麗。

“Tokma,等[聯邦粗口]贏得了這場戰爭,咱們到崁扎斯的那間酒吧喝到翻吧!咱請客!”

“好啊,Yalkuth…我一定讓你請…”

“小Tod的婚禮,一定要有滿滿的大氣球…”

“咳咳…沒問題,Ninah,都聽妳的…”

他望著窗外自言自語,直至那致命的星影擋住了風景。


作者:Yu Ken DaiYu Ken Dai

发布日期:21 Jun 2020 12:54


2020/3/1,“花”


总是咧着嘴笑的柴郡猫其实也会有烦心事。

对于Dr.Alto Clef来说,
最糟糕的东西莫过于空了的薄荷糖罐,走音的尤克里里,以及,一条必将被重启的世界线


作者:DrCoreDrCore

发布日期:20 Jun 2020 04:34


2020/6/19 21:54, 地点:浴室内


在水声哗啦作响时醒来。

浴液,尿液,皮屑和泥垢掺杂在忽冷忽热的水流里一并灌入它的喉中,它照单全收。习惯了污秽,习惯了等待,习惯了饥肠辘辘时还要咬牙忍耐,它告诉自己这一回一定要吃干抹净。它还清楚地记得,上一次草草捕食后第二天的尖叫声,是如何招惹来一群全副武装的黑制服人,操作着怪异的仪器,逼得自己不得不临时解除伪装仓皇逃窜。

水幕中的黄黑色身影绰绰,不时甩动下些什么,顺着水流淌下,它不甚在乎。与接下来的饱餐相比,这点委屈算不了什么。随后水声断停,黄黑色的身影愈发清晰,它知道机会来了,它聚拢起它的嘴,地漏上的每一道缝孔都演化回密密麻麻的尖牙,连通占据着排水管道的它的食道。正当它打算猛地暴起,撕咬猎物时,喉部却传来异样的瘙痒感,引得它一阵痉挛。它一时没忍住,喷出一团黏糊糊湿漉漉的黑色丝状聚合物。

呸呸呸呸这什么玩意啊这。


作者:Rye TravisRye Travis

发布日期:19 Jun 2020 13:54


20██/██/██ ██:██, 地点:██████


下层叙事安保部门生存指南:

别被写到任何一个条目的探索日志里,他们都死无全尸。


作者:Account DeleteAccount Delete

发布日期:18 Jun 2020 13:23


20██/██/██ ██:██, 地点:██████


2077年,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很多名人的脑细胞都被拿出来拍卖。

一名基金会特工在标价区看到霍金的脑细胞标价是10万美元,爱因斯坦的是20万美元,而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仲裁员的是100万美元。

“为什么这些仲裁员的脑细胞价格这么贵?”

“因为它们都是没用过的,先生,是全新的!”


作者:FX Max FanFX Max Fan

发布日期:17 Jun 2020 07:21


page 1 of 212next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