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

« 家庭

姐妹 »

现今


从与Joanna Cross的奇特的最后一次采访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这一天在基金会的错误将要终结世界的那刻开始了。但Kendra Campbell并不知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Kendra Campbell越来越确定自己能听到某种嗡嗡声。而其他人都听不到;这绝不是个好兆头。

她决定在周一给站点的治疗师打电话。她希望Glass会再次出现。他总是很酷。

时间在流逝。

离世界末日还剩30分钟。

Campbell在午休后回到了办公桌前,发现有一条信息正等着她。

博士,

恐怕我还没有完全对你坦诚相待。

脚步声,在她身后。Campbell回过头——盯着枪管。

Joanna Cross靠近了Campbell的办公桌,她一只手拿着一把枪,另一只手捉住巨大的盆花的茎部。

“你好,Campbell博士,”她说,“好久不见。”


爬了几小时楼梯,游过五颜六色的海洋,爬过图书馆下方的机械,Alison Chao小心地跨过一团树根,踏上一块在稀薄的空气里突出的又细又长的花岗岩楔形石块。Rain,Septima,Dega跟在后面。

还有三十分钟,Alison想道。

他们在一片广袤的天空前站立着。

“天空”这词来形容略欠妥当,但似乎没有更好的描述了。它晴朗、碧蓝,而且有许多看起来令人愉悦的云朵。天顶之上,由根形成的巨大的网络向远方编织着。无定形的漂浮光源在根部悬挂的吊灯中话暖移动,这种吊灯于图书馆中随处可见。

下面的天空似乎一望无际。Alison甚至不确定下面是否存在地面。确实,这个空间严格来说都是包含在图书馆内部的,但……

Dega甩了甩尾巴,“现在说我恐高合适吗?”

“我有些石头能扔下去,”Rain说,“所以我们能听声音判断何时它落到底部。”

Septima膝盖跪地,把耳朵紧贴在石头上,然后开始低语。

“天哪,”Rain说,“只是一个不好的玩笑。”

“我需要安静!”Septima说,“我在和石头交流。”

“别,”Alison说道,“你们需要用全部的力量来面对我们要去的地方。”

Septima瞪了她一眼。“这不需要任何力量。我只是在交流。甚至不如说,这会帮助恢复我的力量。”她像一只愤怒的猫一样略微喘着粗气。“求你了,我需要安静,需要有敬意的沉默。”

然后他们在沉默中等待了几分钟。

现在,一个形状朝他们飞来,展现出一个拥有四只巨大翅膀的人形。

“很好,”Alison说,“他在这里。”

Septima跳起来,“我已经完成了和石头的交流,”她说,“这回是一条非常,非常,非常长的路。”

“好的知道了。”Rain喃喃道。

有四只翅膀的身影拉近距离,落下来。他落地时折起翅膀,平稳地过渡到一个鞠躬。Alison和她的伙伴一起鞠躬。

“你们好,”那人形生物说道。他的脸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羽绒,而头发似乎完全是羽毛。除此之外,他看起来更像人类一些。“我是Ataxis。我相信我们没有时间做充分的自我介绍,因为我们必须赶快了。”他指了指Alison。“你有我要的东西吗?”

“有,”Alison说。她伸向口袋,拿出了一把普通的银钥匙,然后把它放在半禽人的手里。

Ataxis从不同角度仔细观察着钥匙,试探性地舔了一下,然后把它整个吞下去。

他的脸上露出无比高兴的表情,“非常好!”他称赞道,“非常令人满意,非常。你是个很懂交易的女人!所以,闲话少说——”Alexis单脚着地,面向天空,同时张开四翼,左手向上一扫。

前一秒花岗岩突出的边缘只有天空,下一秒那块地方就被一扇巨大的水晶门占据了。

Alison伸出手摸它,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然后她笑了起来。

“这会起作用的。”她对Ataxis说。

“那就最好了。”Ataxis说,“如果在你打开这扇门之前我就远走高飞了,你会明白的。然后……你进去后记得关上它。”

“好的。”Rain说,“这是扇门。它通向何方呢?”

门开始打开。首先,门口只有少许散漫的光线;然后雾气散开,显示出普通的金属灰色的走廊。

“这……”Alison说,“是条直接通向Site-17的路?”

当Alison和她的同伴们踏进门时,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种说不清楚的嗡嗡声。


很长一段时间里,Kendra Campbell盯向Joanna Cross的枪管子。然后Cross放下枪。

“如果有必要,我会开枪。”Cross说。“但我真的,真的不想这么做。”

“为什么?”

Campbell注视着那株植物。“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株植物……实在不堪入目。绿色的,开着粉色与红色的花,但上面有一种光泽让颜色看起来仿佛在游动。而且构成的形状——绿色有些不对劲,茎太粗,太过光滑。它似乎是一个被塑造成植物这个概念的东西,而不是一个有机体。

“这是一个焦点。”Cross说。“当你两个月前问我是不是来这里带出巫魔幼女的,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不是全部。”

“好吧。”Campbell说,“那全部答案是什么?”

Cross看了看绑在手腕上的表。有意思,Campbell想,我已经很久没看到有人带腕表了。

“离世界末日还有26分钟。”Crosss说。

“什么,”Campbell说。

“25分钟了。”Cross说。“跟我一起走,我需要你的钥匙卡来开门。”

“我们要去哪儿?”

“去Site-17的酒吧。”

“你想去喝酒??”

“还有什么时间会比末日前夕更合适呢?”Cross大笑起来,“不,有一个实际的理由。我们快走吧,时间不多了,你懂的……”


Sigurrós Stefánsdóttir还在聆听着。只剩二十分钟了。

歌声在变,逐渐增强。更多的词和非词被加入到副歌中。一种来自全身各处的奇特的痛觉,全身的头痛干。她几乎无法坚持下去。

然后,他看到脑海中的光亮打开了。走廊上。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还有三个同伴。

那边的女人开门的时候,她还在拔出身上的管子,但她还记得她的礼仪。

“你好,”她说,“我叫Sigurrós。很高兴终于见到你。”

“我也是。”Alison说,“请原谅我在这里正式一些。我,Alison Chao,人称L.S.,又称黑皇后,代表这个星球的住民,代表蛇之手,代表我自己,来这里与您见面。我此番是来与您做交易的。”

还剩15分钟。

现在歌声中有了新词,Sigurrós所能辨认出的新词。

不再不再不再不再

昨天和永远

永远和永远和永远和永远

不再不再不再不再

不再不再不再不再


Cross带着Campbell通过Site-17的迷宫般的走廊。

“你很明显不应该在这里的,”Campbell说,“我们过安检的时候你就会被袭击了。”

“我给自己施了点魔法,”Cross说,“但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我不觉得会有多少人过多地注意我们。”

走廊前方传出了喊声。Campbell聆听着扬声器中回荡着的安保代码。

“该死,”她说。“收容失效。SCP-239。”

“一刻也不耽误呢。”Cross说。

你要终结世界了。”Campbell说。

“什么?”Cross的声音中略含惊讶。

“真的,前面说了那么多,就是这个意思。你释放了个现实扭曲者然后世界要毁灭了。”Campbell说,“想不到我差点被你说的那些鬼话给骗了。”

Cross叹了口气,“我们不是在终结世界,我们是在拯救它。”

“是。”

Cross停了下来,走到Campbell前面,小心翼翼地在角落窥视一周,继续说道,“还记得那次收容突破——你和朋友抓住我的那次吗?我们没有造成收容失效,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阻止它的。”

“你们来这里阻止收容失效?”

“我们早就知道了,”Cross说,“现实中的一个洞抹去了整个星球——是的,那会留下痕迹。在未来过去都会留下痕迹。这对我们是幸运的。”

他们来到了Site-17的酒吧前。十几个MTF分遣队从他们身边跑过去,没人眨眼。

“我看魔法的效果还不错,”Cross说,“这是因为Rita,尽管她不知道……家庭成员之间有种神秘的联系。这种诱惑力让我看起来应该融入这里因为我的妹妹。”

“所以——”Campbell准备发话。

下一秒,他看到了一个街区外的收容设施上空的巨型爆炸云。那很不自然:一阵黑暗的闪烁,而不是亮光。下一个瞬间,她被冲击波炸飞了。

Cross也被炸倒了。她做起来,仍旧抱着她的巨型盆栽。她盯着黑色的火焰咒骂着。

Campbell把自己从地上拉起来,用她的钥匙划过卡槽,跌跌撞撞地进了门。

嗡嗡声现在到处都是。


Rita Butler一直在喝酒,一个人坐在Site-17的娱乐室里。这里的规矩很宽松:很容易用透明塑料瓶偷偷装进伏特加。

这里的娱乐室总会有人,但他们都做自己的事情——打乒乓,锤吊袋沙包,举重。他们没人和她说话。

从某种角度讲,这种存在完全可以接受。

当电警铃响起的时候,她还没想到要快速走向大门,等她走到门前时就已经被拥挤的人群挡住了。

然后,一阵绿光将侧门直接炸开。

进来的是四个明显不属于自己这边的人。一个蜥蜴人,一个挥舞着法杖穿着华丽衣服的女子,还有一个皮肤变色的女子。

领头的女子穿着街头服装,拿着一把造型奇怪的猎枪和奇怪的花,神情死气沉沉。

“不想死就离开这儿,”领头的说。为了强调这件事,她把猎枪举在空中,对着天花板发射绿光。

众人散开了。领头人把她的下属指向不同的方向,但她自己向前走去,在人群中搜索——然后目光落在Rita身上。

该死。她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你得跑了。

但在她意识到之前领头人就已经来到她跟前,抓住她的手臂靠在耳边嘶吼着。“你妹妹在这里,试图拯救世界。帮助她,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在食堂里。去吧。现在就去。”

然后她大步流星走了,留下Rita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楼里,身子颤抖着。

一会儿后,Rita向门口冲去,路上抓起一个废弃的挎包。


Sigurrós Stefánsdóttir听到这首歌的歌词已达到了她一直在等待的高潮,那是她所害怕的。

他们在走廊里奔跑,Alison就在它的前面,其他人紧随其后,但他们不能及时到达地面。在上面的某个地方,她能听到无数翅膀在颤动。

她可以把自己传送到那儿……但她能感觉到现实正在那表面形成,你永远不想对另一个现实扭曲者如此马虎。她听说,他们可以把你打回你来的地方。

Sigurrós抬头看向天花板。她的脚从地板上抬升,腾空而起。

不再不再不再不再不再不再不再……


Site-17酒吧的好处是,它的一个主房间有一堵墙上是监控摄像头的画面。

基金会了解自己的人员,至少在这种程度如此:如果在晚上(大多数)人下班喝酒的时候发生了收容失效,让尽可能多的人了解状况对大家都有好处。即使他们中有些人喝醉了。人们打趣说收容突破之于基金会犹如体育运动之于其他人。

现在显示的就是SCP-239收容失效。

项目239正以极快的速度穿过摄像头,通过最直接的路线前往站点的地面。她只是——将房间和走廊在前面展开然后在她身后折叠回去。这既令人叹为观止,由诡异地整洁。

Campbell从未见过一个现实扭曲者在进行扭曲,但她心中产生了这种念头:她至少知道收拾身后的东西。

在她身后,Cross正在——做些什么——对她的盆栽。她把它从花盆里拿出,一只手拿着它放在地板中央,另一只手在空中比划出奇怪的形状。

“我对上天祈愿你说的试图拯救世界是真的。”Campbell说。

“该死,”Cross说,“这不可能。”

Campbell被摄像机吸引住了,她看到了熟悉的东西。

一个她上次看到穿着SCP-963的生物。一个面无表情,皮肤黝黑的人形生物。


Sigurrós冲破地面,让双脚接触水泥,将身后的道路封闭起来。

再次呼吸到地表的空气,感觉有些震惊。身体上的,不仅是梦境中的那种感觉。她没想到差别会这么大。

事实上她意识到这样呼吸的感觉非常奇怪。她需要回到她的房间。她需要再睡一会……再睡一会儿……

她惊醒了,因为差点摔了跟头。肾上腺素的冲劲抵消了其令人清醒的作用,她意识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存在。

她转过身去,看到一张空白的、带着鳞片的脸,正看着她,通过不可见的、无数的眼睛。眼中有眼、眼中有眼。没有嘴,但有声音。那永恒的呢喃……

不再不再不再不再不再不再不再不再

那呢喃声有一种浸透了的感觉,一种想睡去并永不醒来的冲动。无法察觉,直到你走近,直到一切都太迟……

“我叫Sigurrós。”她告诉那东西。“你是谁?”

作为回应,它伸出手,无形地,用它的心灵,触摸着她。寻觅着,探索着。Sigurrós已被这一切足够震惊到了,她没有立刻阻止它。然后她探回去。

这个奇怪的生物似乎打开了,展开以回应她的探索。而且它还在展开,越来越远,永远在分叉的卷须,伸向远方,直到永远——

“你是……一条密径。”Sigurrós大声说道。

距离世界末日还剩五分钟。


这几乎很是滑稽;Cross看着她那奇怪的盆栽的样子,显然非常沮丧。

“好吧,”Cross说,“呼吸,重新开始。”她又开始以一种新的模式移动她的手。

Campbell看着屏幕,“什么那东西?”

“我被抓时你也在那儿,”Cross说。“你看到Bright博士被杀和复活。”

“是的。”Campbell回想着,回忆起那把剑上卷着的项链,可是……

“你就继续问我问题吧,”Cross说,“我没在开玩笑。我感到焦虑,谈话能消除我的焦虑。”

“哦天不是吧,”Campbell说,“好吧,我看到963……Bright……接管了那个……那东西。我以为那东西……杀了它?”

Cross笑了一下,“那东西是受损的密径的拟人化,被迫变成人形以自愈。”

“一条密径?一条神奇的通道吗?”

“至少你们这些书虫知道。”Cross移动手指的速度快了些,在空中划出形状。“这种转变几乎从未发生,尤其不会像这个样子。你们基金会先发现了这些算我们倒了大霉。独自一人在荒野游荡,在高速路上踉跄地走,吓唬农民……”

“为什么963不杀了它?”

“因为杀掉密径是不可能的。但你可以破坏它。你可以让它变得脆弱。而且,密径里有东西在生活着,他们将脆弱者视为猎物。他们中有些东西从未存在过,也永远不会存在,也不存在。但却极力、竭尽全力地想要存在。”

“那他们是……危险的?”

“比你能想象的任何东西都要危险。”Cross沉下脸,她那不可见的花纹的编织停了下来,拿出一只手,继续说道,“他们是Neverwere。你可以把它们理解为灵魂的寄生虫。”

“哦。”

“他们非常不悦,非常饥饿,然后这一个已经寄生了它能想象的最强大的宿主。这个东西正试图成为密径,来接管他的宿主。”

“好吧。”

“它之所以能有这样的立足之地,是因为那损害……来自灼烧灵魂的勋章造成的损害。963。然后它之所以成功只是因为密径是这个形态的,所以它的灵魂变成了一种Neverwere所能理解的东西。”Cross笑了,“这就如同现实在和我们作对一样。”

“这为什么会是个问题?”

“因为它不会成功。它不能成为密径。而它的方式,只能令其保持稳定这么久。很快……它就会变成核弹。”

“那样又会如何?”

Cross阴沉地笑了笑,“在宇宙中本该是地球的地方出现个洞。”

Campbell听进了这句话,“我们怎么解决?”

“巫魔幼女,”Cross说道,“她必须杀死它。”

“那植物是干什么用的?”

“是个焦点。”Cross调整了植物的茎的角度,“Sigurrós很年轻,缺乏经验,也是这个星球上唯一能够拯救局势的人。这些东西都是为了帮助她设计的。”

“好的。”

“我们要把它形而上地种在Site-17的神奇的‘关键’区域。在这种情况下,酒吧是一个人类能量的中心点,但它这样的能量太过于醉人以至于我很难——”

Cross不再说话。

Campbell一直注视着239和那无面人,他们面对面静静站着,显然就如同进行着什么对视竞赛一样。她转身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她看到Rita Butler,站在门口,用枪瞄准Joanna Cross的脑袋。


« 家庭

姐妹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