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无声的号角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white-space: nowrap;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screen and (prefers-reduced-motion: reduce)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important;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width: 1%; }
    to { opacity: 1; width: calc(100% - 0.25rem); }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
    to { opacity: 1; }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96%4%
评分: +23+x

“何队!平安夜快乐。”看着那满天大雪,小王快活地向着来换班的队长行礼,那神情活脱脱得像一只想要撒欢的小狗。

Site-CN-82-§第三战术小队队长何东来,看着这个精力充沛的小伙子,笑道:“你小子上辈子准是个哈士奇,这么晚了性子头还那么高。别想啦,明天没假期。”他看了看外面的雪景,又看了看小王本来期待现在黯淡的眼神“咱们这儿的王牌‘守护之剑’1被调走了,担子更重喽。”

“可是,我和女友约好了……”小王失望地低语着。在白雪飘落的大街上,在市中心三层楼高的圣诞树下,与女友相视一笑,拥抱在一起。这是小王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

老何见过小王的女朋友,那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他想了想对小王说:“这样吧,明儿我替你半天。放你半天假。”

“谢谢队长……”小王欣喜的表情还没完全展现出来,就听到“轰隆——”声音。伴随着巨响,何东来立刻意识这是PF89式80毫米单兵火箭筒的轰击。比那道意识更快的,是他的一声吼:

“敌!袭!”


他慌忙地逃到地下,作为一名Site-CN-82-§的高层,而且与“十二生肖”议会的人有些关系。他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儿。比如,地底下有一个食堂,那是一个饱受苏联核威胁年代所开辟的附属建筑,目的是给旁边的防空洞提供食物。比如,那个食堂在后来,被改造成了特外区域2。又比如,这个食堂已经被废弃,而他“刚好”有那的钥匙,可以去避一避……他慌忙地开着门,可钥匙戳进来拔出去却怎么也转不动。上面的轰鸣声越来越大,震得建筑稍稍抖动,震得他的双手微微颤动,震得他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坠……

“啪——”门开了,这一声无异于天籁。对他而言,这就是“你安全了”的另一种说法。可是他的心瞬间跌到了谷底——食堂里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坐在桌子旁,漫不经心地看着一本红封面的书。另一个服务生打扮,将一份可颂面包端给了坐在桌子旁的人,随后肃立在桌边。

他看不清坐在桌子旁男士的脸,但这并不妨碍他认出那个男人的身份。毕竟,那种高位者的气场,那种蔑视世间的气质,只要见过一次,就绝不会忘记。他的手仿佛患帕金森一样抖动,冷汗迅速打湿后背,脸苍白地像一个死人。他听见一个声音,这是自己从牙缝挤出来已经变形的呻吟 “O5-CN-7‘馬’!”


广播:紧急敌袭警报


对象:混沌分裂者

当地时间:2000年12月24日22时13分

具体位置:Site-CN-82-§军事划分第一、四、八区


所有战术反应人员,安全人员抵达指定区域立即执行第四档“五防线”安保作战方针应急预案。在场职员保持镇定,按照预案方式撤离。


警报的第一遍还没结束,Site-CN-82-§第一战术小队队长曾夷厚就已经穿完装备,从宿舍楼里冲了出来。他不用招呼他的队员,他知道,剩下的人正在朝自己赶来。

混沌分裂者,这是基金会人员最不想见到的对手之一。仅次于装备精良的GOC特工与手段百出的蛇之手奇术师。他们在战斗的时候仿佛磕了药似的,拼命地向前冲。一副“只要在你干死我之前把你干死就行了”的神色。这使得哪怕他们的装备远比基金会落后,基金会的战损比3也低的吓人。“狂人”,真是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4

他对混分袭击站点并不感觉奇怪。就像GOC与蛇之手,破碎之神教会与欲肉教不共戴天一般,混分,就是基金会的宿敌。他们就是一只只疯狗,只要基金会稍有露出破绽,他们就会扑上去,撕扯下一块块血淋淋的肉。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活,让他的肌肉记忆比大脑记忆还要牢靠,这使得他在一边驰援的时候,还有能力想其他的事情。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可是他想不起来。

“轰隆——”激战中,一枚40×46mm SR低速榴弹炸开,将Site-CN-82-§站标震落。曾夷厚这才想起来,Site-CN-82-§位置对自己人都是机密,混分是怎么找到的?


他交叉着手,坐在O5-CN-7“馬”的对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他刚才仿佛失忆了一般,极度的紧张让他的血液直冲大脑,绷紧的血管狠狠地撞击着太阳穴,就如同鼓槌砸向鼓面;眼球充血,这使得眼前的一切都蒙上了淡淡的血色,就如同身在地狱。恐惧让他魂游天外,等到他神志重新清醒后,他已经坐下,坐在一位“死神”的面前。

他张了张嘴,正打算说点什么。红皮书的后面却悠然地传出一句话,“你来了。”

这句普普通通的话对他来说就像是加百列的号角声,这意味着他与“馬”的相遇不是一场巧合,而将是一场审讯。他有许多小秘密,不能讲的那种……

红皮书被放下了,后面的目光扫视了他一眼,又看向上面,问道:“听到了吗?”

他点了点头,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到。上面的战斗不会因为一场秘密审讯就会停止的,相反,它愈演愈烈。枪炮声,爆炸声,咆哮声,甚至是嘶喊声,哪怕他现在身在地底也依旧能听清。

“枪一响,就有人死。有人死,就有人哭。人一哭,就要说心理话。”O5-CN-7平淡地对他说,仿佛他不在战场的正下方审讯,而是在花园里点下午茶点。“说吧,你至少有三句话要说。”

他沉默着,但他不敢沉默太久。他知道,这种大人物过问的事情实际上不会太在意他这样的小人物的供词,他们要的只不过是一种确认。所以,他可以选择现在说,也可以等彻底被定罪之后再说,不过,两者的惩罚不可能一样。他自认为是有价值的,并且,上头也会有人保他。如果他顺从,那么不会受到太严厉的处罚,最多,死一次,在记录里。

“我说,”他哆嗦着开口,“是……是我把站点坐标泄露出去的。但不是我执行,是……”正当他鼓起勇气,准备全部坦白的时候,“馬”重新翻起那本红皮书:

“不是这句。”

在灯光的照耀下,他苍白如死人的脸,又白了几分。


尽管外面警报与枪声合唱,子弹与炸药齐飞,王玄却没有任何惧意。不,他不是杀人不见血的特工,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二级研究员。但他在Site-CN-82-§地下四层东侧生物危害实验区的封闭培养室里,那是一个霸王龙都撞不进来的地方。只要他不像小羊那样自己打开门,把外面的大灰狼请进来,他就是安全的。

他在查看K-03号培养单元舱,这本来就是他今晚的任务,那是用来培育SCP-CN-1012-A-N.10的,那个可悲的D级已经第四次“化茧”了。上头似乎很热衷于这个实验,想知道人类最后到底会变成什么。以往王玄会出于人道主义,会对那个D级稍有同情,可这次不同。他已经头痛十多天了,让他无法再想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有时候,连工作都进行不下去。

这很不正常,尤其是在SCP-CN-1012还有认知危害的情况下。但是管理部的人却只是是派了几个穿防护服的人,检查了一下空气中有害物质浓度,然后告诉他们一切良好,注意合理饮食与作息,极尽敷衍之能事。唯一的好消息是,止疼药已经无限量供应了。

王玄揉了揉额角,他的头仿佛被一个小锤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那种沉闷的疼让他没法集中精神。他熟练地拆开了镇痛片的包装,这个动作在最近三天做了不下于40次。这种药是特制的,普通的药已经无法止痛了。他没有数有几颗药,而是一股脑的塞入口中。他只想让该死的头痛快点消失。

微微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王玄的神情开始有些恍惚,就如同一个微醺的酒客。头部撕裂的感觉开始缓和,耳旁的轰鸣声渐渐消失,一种朦胧的感觉袭来,让他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时,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夜很深,黑暗的天幕下,只有舞动的极光伴着月亮和星辰,将淡蓝色流水一般的微芒洒在大地上。静静地躺在草间,听着晚风抚过草叶吹来的虫鸣,似刚刚出生的孩童:一尘不染,无牵无挂,就好像找到一处属于自己的归宿,终于可以洗净一路上纷扬的尘土。月光之下,在这个宁静的草原中,一朵精致的水晶花,悠然绽放。

而就在王玄沉溺于脑中草原时,K-03号培养单元舱的压力阀读数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


他又沉默,按理说这个罪名已经足够了,这是一个足够打击敌对派系乃至伤到他们的罪名。按照上层们心照不宣的游戏规则,这已经是认输的表现了。

难道说,这位大人只是想揪点小问题?只是想敲打敲打?

想到这儿,他的神情缓和了许多。当然“小问题”只是对于他们那种大人物而言,对于他,恐怕不降为D级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但,那也比在记录里死上一遭,从此不见天日的好。

“是……是我下令继续SCP-CN-1012的实验,我知道这违反了道德伦理委员会的规定,但……”

他话还没说完,“馬”就挥手做了个手势。

“啪——”“馬”身后的一个红箱子开启。里面的东西已经很难叫做生物了,那一丝丝“红线”交织在一起,仿佛想要聚拢在一起,互相依靠,成为一个整体;那一阵阵血腥味把这里变成了屠宰场。这种场景无疑是令人作呕的,只要直视一眼就能感到精神受到了污染。

他吓得说不出话来,他以为自己做的已经够过分的了,谁知真正的大人物比他想象的还要疯狂。这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是用哪种生物,“化茧”几次孕育出来的了。而且看着它们聚拢出来的样子,它们似乎……可控?

“也不是这句。”那句淡漠的话再次飘来。


张子昂抱着“阿尔法”M44式7.92mm重机枪,大步地向前扫射。一个小时前注射的“Гнев”愤怒让他气血翻涌,十分亢奋。他能听到血液在身体里沸腾,骨骼嘎吱嘎吱地作响;他也能感受到肌肉膨胀撕裂,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呼喊着要沐浴敌人的鲜血。

现在,身体的枷锁全然打开,意识跌入虚幻海洋中。对他而言,硝烟就是最好的亢奋剂,对方的惨叫就是最热烈的喝彩;弹片的嵌入不过是刮痧,重机枪的反冲不过是胸部按摩。

这位混沌分裂者第七冲锋队队长,已然变成一只癫狂嗜血的“怪物”。

当他闯进地下四层时,张子昂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却没有也不想管。如果说“一切恐惧来源于火力不足”,那么他手里沉甸甸的重机枪与长长的弹链,就是在告诉他什么都不用怕。他要做的就是用子弹撕裂对方的身体,再用枪管打爆敌人的脑袋!

“嗞——”前面的一扇门开了,那边好像是生物危害实验区。张子昂本能的瞄准出来的生物,随时准备打出去一梭子。那好像是一只猴子?

操操操 操你妈的它根本不是什么猴子之类的东西 它挥着肢体,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像世界被扯开了,头在晕,视野里全是黑雾 蜂鸣声似乎从身体中传来。都疯了,看不到他它的脸主啊,该怎么办……

感觉不到右腿了,不能……

外面有东西顺着走廊向内滑行,门轴断裂了哈哈哈哈屋外有一棵叶子黄了的树庭中有枇杷树?不不明白这是,变淡模糊灰暗 黑 夜 黑黑的月亮蓝蓝的天,蓝蓝的月亮两头尖 我在 止头支头枝头坐 只看到窗户看到星星救……能感觉到正在被扯开正在剥离正在忘记正在忘记不要不要不要正在面对主忘记正在神忘记正在忘记主已经降临而是永远的永远的永远的永远存在使正在忘记正在被忘记正死去死去死……

看呐,在世界的另一侧,被遗忘的角落——

江火连天,一簇簇的都是红色的烛蜡,乘着接引游子归家的纸帆。

这是张子昂看到的最后画面,也是几乎所有人看到的画面。


“没有什么要说的吗?”那句话的语气并不严厉,甚至带着几分笑意,但依旧让他打了几个寒战。他大概知道他要说什么了,但有些话真的不能说。

“哦,对了,到现在你还不认识他吧。”“馬”指了指傍边肃立的男人。他有些愣住了,他都快忘了傍边还有个人,有一个手里拿着枪,肌肉棱块分明的男人。“不自我介绍一下?”“馬”对那个男人说道。

那个男人欠身,简短地回复:“MTF-STG-01‘暗夜囚笼’5队长,代号:泰阿。”

他的瞳孔猛然睁大,情况与他预想地出现了偏差。这里不是审讯室!这里是处刑场!他脑海里迅速浮现出许多画面,那是当年“馬”处理政敌与关于“暗夜囚笼”的传闻。光是想想,就能让人魂飞魄散。

“我说,我全说!”他的心理防线崩溃了。是的,有些话说出来,以后死定了,但这也比现在就奔赴黄泉要好得多。“是‘龙’,是那位大人要我联系混分,是他给了我这里的钥匙,他还说……”“等这件事结束,就让你当82站主管,对吗?”

他呆住了,莫非,连这句也不是?“馬”没有管他,而是像自言自语地说,“你说,为什么要把食堂改造成特外区域呢?”

他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事实上,“龙”派人给他钥匙之后,他才知道地下还有这个区域。

“那是因为这里的形成本身就源于一场意外呀。”“馬”唏嘘叹到。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十二生肖”议会内部分裂为“异学派”与“总部派”,互相敌对。“如果能率先掌握逆模因技术,就能从那群老不死手中扳回一局!”在这种想法下,总部派就在Site-CN-82-§,中分逆模因部总部所在地,那个被废弃的地下防空洞中大力发展逆模因。

那些死读书的蠢货呀。“馬”暗暗地想,为了让地下防空洞整体逆模因化,他们开始了一场巨大的实验,并很快成了事故。中分整个逆模因部为之陪葬也造就了特外区域的雏形,就是地下防空洞的附带食堂。那本应该是防空洞的待遇。

“意外?”他略感吃惊。O5-CN-7用怜悯地语气对他说,“如果那场意外发生时,你不在82站。那么让你呆着这里,等到致死模因将其他人处理之后,让你担任主管也不是不行。可惜呀,祂一口吞掉了整个逆模因部,那么中分逆模因部总部所在地Site-CN-82-§祂又怎么会放过呢?”

“您的意思是……”他颤抖地问。

“这里是‘十二生肖’的污点之地,也是模因的漏洞之地。当年事故遗留的复杂信息让这里成为了一处炸弹,与其让它炸掉这个世界,不如让我们趁着威力还不大,先行点燃它。”O5-CN-7打开了放在底下的箱子,里面是一个反正不是圆形的东西,“看看这个,虽然是仿品,但足够吸引那个吃掉整个逆模因部的家伙了。”

他惊呆了,“那……那82站怎么办?那些员工怎么办?就……就这样……”

“那些,都是必要的牺牲。”O5-CN-7不在意地说,“§的职能,都已经分给四个分站点了。至于这员工……很抱歉,我们不是伦理道德委员会那群人,我们甚至觉得不够多。不然,你怎么会有机会泄露站点位置呢?

“我们需要大量信徒祭品,所以,你才有可能将坐标泄露出去;我们需要一个主祭人,所以,你才能到这。”

“馬”打了个响指,他身后的红箱子全部打开。如潮水一般的“红线”吞没了对面的人,从任何可以钻的地方钻进去,耳朵,嘴巴,鼻孔,汗腺……在一阵阵的惨叫声中,O5-CN-7“馬”将红皮书摆正放好,缓缓地切开可颂面包,吟诵着神圣的庇护自身的古老秘语:

Domine, caro tua sumus participes. 全知全能者,我们在这里分享你的血肉。

Nos adepto asylum vestris, sicut vobis commitment. 我们当得到您的庇护,就如同您承诺的那样。

'Ubi est qui dat munera honestus, ut dona necesse est esse benedictio'“凡诚实者必得馈赠,得馈赠者必得祝福”

Record immolantes ei hostias'agni替罪羔羊已经献祭

Ego nihil mali我已然无恶

他重新平静下来,似乎那些“红线”并没有出现过。他拿着那个反正不是圆形的东西,向“馬”行了一礼,重新回到了上面。他每遇到一个发疯的人,身体里就会涌出一些“红线”钻入疯子的体内,随后,疯子便平静下来,与他同行。

一层又一层,一个又一个。等他到了目的地临时收容单元S076时,站点里所有人与尸体都已经跟随着他的脚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现在的确是主管,不过更像是一个邪教大祭司。

他将手里的东西放在盛开的水晶花上,霎那间,纯净的水晶花染上了妖艳的绯红。他高举双臂就像要拥抱绯红之月,跟随者纷纷跪下,如同虔诚的羔羊。他们在赞美,在歌颂,在祈祷:

永不消逝的迷雾

所有信息的本质

五, خمسة ,5,пять,five

天上的群星急速闪烁,空间泛起了阵阵涟漪。一场大雾笼盖了这里又退下,似乎什么都没改变。Site-CN-82-§?这里有过这个站点吗?


允许访问

机密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重大事故报告

事故时间:2000-12-25

文本优先级:LEVEL5

事故地点:前Site-CN-82-§

总负责人:十二生肖-龙

事故经过


2000/12/25 01:02(GMT+8),一个来自位面K24E57的达内尔·贝塞型门径被观测到于地月拉格朗日点处形成,Site-CN-82-§,即基金会中国分部第八十二号多功能大型站点复合体之本部,从此时起全频段静默。运行日志表明,自事件发生后3分钟起,太湖数据处理中心智能电脑便多次就此发出四级威胁警报,但始终未得到三名当值HMCL监督员的响应。

当日05:57,一个备用的应急数据上传链路被激活,向数据中心传输了共64.2MB采用基金会1997版Y型通讯密钥加密的信息。这是基金会最后一次收到来自Site-CN-82-§的通讯。四分钟后,位面K24E57门径关闭。

08:31,Site-CN-001发布直接命令,CN分部全安保设施自命令发布起进入V级警戒状态,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阵列、“万树寒无色”型反奇术发生器以70%功率启动。位于各主要城市上空的超空间遮罩场展开。基金会本部正与各GOI取得联系以筛查攻击者。

10:04,基金会天基监视卫星将8组扫描数据传输至地表,其中未见地表重构及维度翘曲。

18:59,深空监测部、信息技术部、超维度研究部、科学部、“十二生肖”议会联合发布高层内部通告。通告指出,Site-CN-82-§遭遇了一次致命的概念解离,致使安保设施无法通过任何已知手段抵达。确信这一过程直接造成了安保设施Site-CN-82-§及2305名雇员的损失。全国范围内未见帷幕外曝光。


后续


在长达五日的警戒后,CN分部警报解除。为避免不必要的恐慌情绪,Site-CN-82-§被重定义为受保护掩藏站点,流传于基金会联网信息库中的相关信息均已彻底清除,伪造的站点运行日志将定期投放以造成设施正常运作的假象。

搜救工作已经停止,但基金会仍将持续关注可能发生的Site-CN-82-§异常项目收容突破。

false


“大人,Site-CN-82-§真的被放弃了吗?”

“哦,泰阿。事实上,一座在记录中被抹除的站点,比实际还在的站点,更有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