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戰爭×SCP基金會=自20個世紀以前…


rating: +18+x

自1945年第7次超自然大戰結束

SCP基金會便一直在面紗之後守護人類文明的薪火

縱使朝鮮事件令他們曝光

他們依然恪守職責,帶領人類放棄地球

以逃離SCP-3848的威脅,直抵浩瀚的群星

而在那之後的歲月中,他們仍持續堅守著艱難的崗位

直到今日始終如此

始終…


sral%20logo.png

西元3999年SCP基金會某泡沫內殖民地地面武裝站點


"真是可悲啊…"

痛苦攫住了房間內最後一位還活著的特工,他拖著兩隻歪扭的腳踝想要逃離那個屠殺了他所有同伴的怪物。而那怪物用自己那畸形的鐵足踢開了地上一個印著基金會三箭盾的頭盔,同時擺動著背上5隻駭人的不協調械肢,用醜陋的金屬面龐向那最後一人狂笑道。

"看看你的表情,多麼地驚恐、卑微…又惹人憐惜。告訴我,基金會的小卒子,在你那脆弱不堪,注定凋零的皮囊中都裝了些什麼?究竟是什麼樣的好處使你們不願醒悟,擁抱不朽與全能的機神?!"

特工發出慘絕的尖嘯,因為那怪物踩爛了他的右腳膝蓋。

"很痛,對吧?這就是你們這些皮囊所選擇的可笑缺陷。看看我!這受到真神庇佑的身軀!"

怪物自豪地展露出它那詭異的無機軀幹。

"沒有痛苦!沒有缺陷!永垂不朽!只有無盡的力量…與神的一部份。"

隨怪物的語調傲慢至極點,痛苦的特工被一把掐起。

"再看看你…一副毫無力量的空殼…你究竟想以此戰鬥來保護什麼?常態?文明?生命?喔呵呵呵…沒有關係,偉大的WAN將憐憫並完整你們這些可悲的殘次品,而我…會負責送你去見祂!"

欣賞著特工難受掙扎的模樣,怪物發出更加猖狂的病笑,同時啟動了其他械肢上的武裝。


"讚美WAN!!!"


無力反抗的特工絕望地閉上眼,迎接最後一刻的到來。

然而伴隨著優美的兩聲琴響,他狠狠地跌落到了地上。

"我死了嗎?"正當他這麼想,一個年輕而清澈的嗓聲隨之響起。

"嘿,廢鐵之神的小碎片。在你廢話了這麼久以後,也讓我告訴你幾件事吧。"

特工睜開眼睛,驚愕地發現整個房間已經消失…不,應該說是被切割成了幾塊獨立空間,並像無重力般飄散了開來。

那原本近在眼前的怪物已身在10米之外,正為斷開的械肢哀號著。

"為、為什麼…?這具身體…"

"超痛的,對吧?那是因為我的演奏法是將靈魂注入音樂之中的演奏手法。靈魂,你懂嗎?就讓我告訴你,在那具可悲的皮囊究竟裝的是什麼吧。"

又幾聲樂音響起,2發光彈集中怪物眨眼前逃離的位置。

"僅僅是一個靈魂,人類的靈魂。"

身穿軍事迷彩服卻手拿指揮棒的少年站到特工身前,向那怪物喊道。而不用看到表情也能知曉他的憤怒。

"或許你擁有永恆的軀體,超凡的能力,但你付出的代價卻是自己純淨的靈魂。"

少年舉起指揮棒指向面前的怪物。

"光憑這點,你就只是團會動的廢鐵罷了。"

怪物狂怒地張開所有武器,向少年猛地襲來。

樂聲隨著指揮棒的舞動再度響起,少年腳不離地便躲過了所有的雷射與飛鏢,而受傷的特工則出現在了安全的遠處,目睹著眼前的一切。

各類管樂器融合著切割次元的弦樂器將一道道光質彈幕掃射成形,不可視的脈衝波自打擊樂的節拍而出,配合著平台式鋼琴所編織出的主旋律向怪物席捲而去。

而在那盛大交響樂中,少年的話語卻彷彿不曾停歇地傳進耳裡。

"我告訴你,在20個世紀以前,像他這樣的皮囊便在不停地戰鬥著…

他們面對的,是神速的殺人雕像、不滅的非神造物、無從記憶的威脅,以及數不清像你這樣的邪神玩物。

20個世紀以來,他們帶著你口中的可笑缺陷與那些超越常態的存在交手了無數遍。

而他們守住了防線…整整20個世紀…"

樂章在怪物的慘叫聲中作結,然而少年的話語卻沒有隨著鞠躬終止。

"即使他們無法長生不死,也無法動念便改變現實,但他們自20個世紀以前便屹立至此,只為了守護自己的靈魂…"

少年走到奄奄一息的怪物上方,一腳踩住那滲著機油的殘軀。

"現在你明白了嗎?廢鐵?"

[拳擊聲]


"那名少年將我從站點的廢墟中扶出,交給了即將趕到的救護小組,便跟著他的長官一起離開了。我試著問他的名字,他卻笑說我的權限太低了,不過我很清楚記得他的脖子上有個音符形狀的胎記…"

抱著剛滿10歲的孫女,蒼老的前特工坐在陽台的搖椅上訴說著那久遠,卻又歷歷在目的故事。

即使來到了4K時代,基金會依舊貫徹著自己的使命。

自20個世紀以前開始…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