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只小老鼠

六只小老鼠从地板上过

“Eddy,你现在当真要看新闻?”

我从手上那本《时代》杂志上抬起头来,瞪着Justin。“拜,伙计。这件事根本没啥可操心的,两个小时来这里的样子都没有变一下,而且我们仍旧没有靠近那个尖叫者一点点。”

“你是指那个孩子吧。”Dean说。

“我就是那个尖叫者。那仍然可能是个诱饵,你懂的。”我往后翻了一页。这简直不可理喻,但我得把它紧紧贴在我脸上才能看清东西,而我还开着头灯。蠢罐头(Can,UIU术语,指异常事件/区域,参见UIU指南)还有它那愚蠢的黑暗和楼梯!”我真希望他们能允许我带我的iPod来。

“但我们必须耳听八方!”Emmy尖声说。我不需要抬头就能知道她笑得像个傻瓜。

“那是为了啥?”我猛地合上杂志。我还正看到这篇文章的精彩部分,但这些家伙的唧唧歪歪扰乱了我的注意力。愚蠢的语言中枢。“尖叫者就像个破唱片似的不停重复叫着,而那个面具根本不会发出任何声音,除此之外这个蠢地方唯一的噪音就是我们了。”

“……我们不是噪音,Eddy。”

“那只是一种表达方式,Em。”

“那才不是。”

“噢我的上帝啊,你们俩真要为了这事吵起来?”Justin问道,同时一只手从他的步枪上拿了下来,摩挲着他的鼻梁。

“不。”我说。

“就要。”Emmy同时回答道。

“你们都给我停下来。”Johnson特工打断了我们。

“是的长官。”我们多多少少都有些无精打采地回答道。

一只的尾巴夹进了门缝

我们到了下一个平台,但当我转过弯去时,我感到自己的安全绳索被扯紧了。“该死,绳子卡住了。这些玩意到底有什么作用?”

Emmy转过身来,已经张开嘴准备对我说教,但是她很快瞪大了眼睛开始尖叫。我几乎跳到了空中一英尺高,急忙转过头去,跟随她越过我肩膀的视线去看。

当我看向那该死的面具的无瞳之眼时,我整个人都被冰冷的恐惧定在了原地。它甚至没有在看我;它在看我的那本《时代》杂志。

大坏猫的利爪啊你们逃不脱

我终于得以驱使自己的肌肉做出反应,但已经太晚了。我的绳索被扯紧了,而它靠得太近了。

我最后感到的是一阵烧灼的热度,切开了我的软骨和骨骼。

还剩五只让他吃个够


五只小老鼠从甲板上过

我推开了Emily,然后朝着那面具开火。我的每一丝意识都在尖叫着(就像是Emily一样;Emily正在尖叫),告诉我我应该拔腿就跑,藏起来,把我的脑袋埋在膝盖间,因为那是跟我的屁股吻别的最后机会了。但我不能那么做。我有一个小队要保护。如果我就这样跑掉,把他们留给这种东西听任他们死亡(脑袋该像那样冒蒸气吗?),什么也不做的话,我该怎么面对Edward的妻子(Justin的妻子,Dean的妻子,Sam的妻子,Emily的妻子……)?“切断你们的安全绳索,继续前进!”

一只的脑袋没了着落

在枪声之下,我没有听到他们的回答,我甚至不清楚那面具到底受到了伤害没有(它现在被融化的铅弹溅落出的物质覆盖了;这会让它慢下来吗?),但当它继续向前时,我仍旧坚守目前的阵地。

大坏猫的利爪啊你们逃不脱

当我的脑袋滚下楼梯时,总算是我看到我的小队已经逃脱了(而这是暂时的;也许他们能够成功,因此我要对他们怀有信心),这样我至少能在意识消退之前抱有希望。

还剩四只让他吃个够


四只小老鼠从碗里过

Dean抓住了Emmy的手,因此我专注于逃命。我们成功逃脱了。一层楼又一层楼又一层楼又一层楼又一层楼直至模糊不清。我在整个小组的最前面,能听到他们在我身后的脚步声。我没敢回头看那个抓住了Eddy的东西是不是在那里,但是我祈祷着Johnson特工搞定了那个玩意,然后就没事了。

一只跑得太快掉进了洞

“SAMMY!”

我听到Justin在叫我的名字,随后才意识到自己在坠落。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楼梯上的那个洞。一开始,我认为我会撞到我们下面的那段台阶,因为我更倾向于相信欧几里德几何学是管用的,除非事实证明它是错的。

“SAMMY!”

大坏猫的利爪啊你们逃不脱

事实证明它是错的。一段时间之前,顶上的灯光消失了。在我撞到地面之前绝不会有人够得到我。

我很好奇我会是先撞到什么东西还是先饿死?如果Eddy还活着的话,我们就能打个赌了……

还剩三只让他吃个够


三只小老鼠从棚中过

“SAMMY!”我想要伸出手去抓他的绳索留下的那一小截。就差两英寸。要不是Dean从后面抓住了我的防弹衣,我就会和他一起掉下去了。我等着那一声闷响。我等着他落到下面的那段台阶时,喊点什么出来。

但什么也没有。

一只觉得伙伴之死难以接受

我抓着栏杆然后沿着那个洞的边缘——似乎是靠着栏杆和地板一起才勉强站起来。“拜托。他不可能就这么死了。不可能。”

我那时就本该知道我只是在自欺欺人。如果我不是认为他已经死了的话,我就不会那么说了。慢下步子确认前面还有没有其它的洞令人哀伤,但我总算是到了他本应在的位置。

“他真的不在这里!”

“拜托,我们有个任务要完成。”Dean注意到我停了下来。他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们得继续前进。”

“操他的任务!Sammy刚刚——他最终会出现的,对吧?也许只是时间错了。”

“那不太可能……”Emmy说。

“我们必须继续前进。”Dean咆哮道。

“我要留在这儿等Sammy,该死的!如果你们真的觉得任务那么重要,那么就去啊。我们会跟上来的。”

“……好吧。”Dean拍了拍我的肩膀,“但你要是看到面具就赶快跑,行吧?”

“好。”我点点头。

在消失在视线之外之前,Emmy一直回头朝我看。

大坏猫的利爪啊你们逃不脱

我认为他们已经走了一个小时了。Sammy还是没出现。

……看到面具就跑,嗯?

我本会那么做的,但我真的没法再感受到我的腿了。

还剩两只让他吃个够


两只小老鼠从桌上过

我们走了有一个小时了。不过我认为我们已经接近了。我的身侧有些疼痛,即使是垫着矫形鞋垫,我的脚还是开始疼了。“嘿,Dean,我们不能停一下吗?”

他皱了皱眉头。“我们就快到了。”

一只累得要命走不动

“我知道。我就是要歇歇脚。”

当到达下一个平台时,他停下了。“好吧。”

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坐在了台阶上。“你觉得我们能活着从这儿出去吗?”

“我们必须得试试。”他往后斜靠在墙上,让他的手电筒一直照着我背后的那段台阶。“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个了。”

“是啊……”

即使是我也能察觉出的尴尬沉默降临了。我想到了A'isha。我确信没有我她的钱也够过日子了,但是——

大坏猫的利爪啊你们逃不脱

我最后听到的声音是Dean惊恐的咒骂声。

还剩一只让他吃个够


一只小老鼠从地图上过

一个白色的模糊形状就那样像箭似的冲出了黑暗。

“操!”我根本不知道它能移动得那么快!一个什么东西——可能是Emmy的一块头骨——落到了我的背心上,但我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那里。我已经开始跑了,而且根本不愿意去往下或者往后看。

我跑。我跑个不停。我能听到那孩子越来越接近了,而那是唯一支持我前进的动力。我必须到她那里去。即使是找到之后我马上就要死去,我也至少能告诉她,她没有被遗忘,有人会来救她。如果我们中没人准时回去的话,他们会派大家伙来的。

找到了奶酪掉在陷阱中

当我最终到达底端时,我的鞋子溅上了什么东西。整层楼都被某种液体覆盖了,有一英寸深。这里比在楼梯上还暗,我只能勉强看到面前几英尺远。

“救命!求您了!”

我循着那声音跑了过去,然后看到了她:一个留着黑色短发的小女孩,穿着一条白裙子。我就知道这下面一定是有个小孩子的。我终于放松了,跪到了地上然后抱紧了她。“没事了。我来帮你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谢谢您,先生。我饿坏了……”

大坏猫的利爪啊你们逃不脱

她突然用牙从我的脖颈扯下了一大块肉,那样锋利的牙齿绝非人类所能有的。我本该觉得她正站着而且看上去没有受伤这点很可疑的。

“你在我的肚子里可有很多时间来后悔呢。”当我的大脑窒息时,她对着我低语道。

更多的老鼠等他吃个够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